《天使系列》

十四、毒葯

作者:赤川次郎

宴会会场热闹滚滚。

玛莉在人汹涌的障碍中,像支迷途羔羊,备尝辛苦地挤到出入口的地方。

“累惨了!”

大为松口气。

客人愈来愈多。采访的摄影记者、文字记者追逐目标四处游移,更增加了场内的混乱。

怎么办?该去叫加奈子出来了吧?

正在担心的时候。中山朝这边过来。

“你去叫‘她’好吗?”

“是的。”

玛莉得到指示快步地住目的地跑。

加奈子的寝室在二楼,用手轻轻敲打房门。

玛莉喊道:“打扰了。该下楼参加宴会了,加奈子小姐?教祖!”

没有回答,玛莉颇伤脑筋。

或许刚刚不应该让他们两人独处,自己还多嘴说时间还早……两人现在可能在床上,温存缠绵该不会吧!

“怎么想到这么不礼貌的事!”玛莉顿时面红耳赤。

照理说他们不会做“那种事”,如果存心亲热的话。加东晃男晚上再来不就得了?

“加奈子!”再次敲门。“教祖,时间到了哦,教祖。加奈子教祖!咦?”玛莉似乎也昏头转向的,这也许是因宴会会场的热气所致。

她再不出来的话。

门终于开了。

“太好了!赶快准备到”

玛莉切断了话,因为加奈子顶着一张苍白的脸楞楞地站着。事情不太妙。

这与普通的紧张截然不同。

“发生了什么事?”玛莉问。

“进来。”

加奈子仿佛在梦游般地说。

“两者不可以相提并论。这的事交给我,你立刻去做准备!”

“可是……”

玛莉想抗议,然而中山使劲地抓住她的肩膀,以致于什么也说不出口。

“宴会攸关着教团的前途,如果教祖不出席。外界的人一定会认为我们是见不得光的宗教。你要为大局设想!”

玛莉在这种情况之下唯有点头。

声光和音效,声光和音效。

虽然不是初次沐浴在强光之下.玛莉却有种被声光的巨大漩涡吞噬的感觉天国热闹是热闹,但不像这种喧嚣。玛莉心中嗫嚅地说。

当水科尚子陪伴玛莉走入会场的瞬间,镁光灯此起彼落,顿时恍若白天,玛莉眼前一片炫亮,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到底该走到哪?任凭水科尚子搀扶,群众自然而然地让出一条走道。学过的台步早已忘得一干二净,玛莉现在脑中只想认真地走,努力地走着。

当她再度神志清醒时,人早已站在舞台上,麦克风由上垂下到嘴巴高度,俨然一副非说话不可的态势。这时。镁光灯依旧的灼灼逼人,玛莉的视界茫茫一片。感觉得出体内的热血正在沸腾,即便是身为天使。被人这么高高捧在手心,怎么不会有虚荣感呢?必须发表适合教祖身分的谈话。

会场不知在何时变成了记者会,台下频频有人发问,玛莉半句也没听进去,问题全由水科尚子代答。

突然某个声音飞来:“请发表你对在科学万能的时代中,寻求宗教解脱的人们的看法。”

谁问这种问题?这可不是三言两言能解释得清楚的!玛莉傍徨不已,此处非天堂,我不能说等我去问过上级天使再告诉你。

水科尚子站在舞台侧缘,神色慌张。她大概也没料到有人竟会提出这种难题。

“嗯……”玛莉把嘴挨近麦克风,全场群众都屏气凝神静候。玛莉干咳了一下。

“关于宗教,有许多人都对它有所误解。以为哪有‘神明’就到哪膜拜,便能够得着幸福……假若信徒本人认为这样他就得救那也无可厚非。可是人绝对没有办法离群索居。是不是?即使在天国,也有相互扶助的组织。我曾担任过会计的职务。因为打错一行电脑,结果被炒了鱿鱼啊,这是题外话,我们暂且不管。”

玛莉把话锋拉回正题。

“刚刚讲到哪?对了,我想起来了。只讲到一个人无法离群索居,每个人活在世上,靠着亲人朋友,很多人支持才得以立足,千万不可抱持菁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无论你信什么都好,但若因此把家产全都投注进去便是一项错误的行为,宗教若是以敛财为目的,它就是欺骗众生的伪善者。我们这个教团就绝不会做这种事!”

有点打广告的嫌疑。

“我认为人信不信神都无所谓。神并不太在意人们是否崇敬他。总而言之自己确实掌握高尚目标才是最重要的。而科学便是追求理想的一种手段倘若丧失了“崇高目标”。科学很容易流于杀人不眨眼,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的武器,自然与科学不应该是敌对的,只有在防洪治水,或是预防各种天灾时,自然才与科学对立?仔细想想,其实科学也是从自然衍生而来的,在大自然中,再大的建筑物、船只都显得微不足道……我们从天国往下看,一切都尽收眼底。大家不时摇头叹息,人类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破坏自然!”

“制造原子弹、核子武器也是。只会驱策马儿前进,却不知道如何叫马儿停下来的人,不能说他“会骑马”吧!同理,会发动车子却不会踩煞车的人,绝对不能发驾驶执照给他。核子武器一旦出事,任谁也无法阻止它的毁灭威力,制造这种东西根本就是错了天大的错误!”

“天国最忧心的也是这个,希望人类及早醒悟。制造这些武器的,都是对“科学”抱着如信奉宗教般意念的人。他们认为进步就是对的,只要发明绝无仅有,或是崭新的物品,就是真理,而不管后果怎样。这种人太过于偏执。不知道比那更重要的东西换句话说,是“人类”最主要的质素与理想无法判断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既可悲又可叹……然而,这种人仍必须要有神明信仰。在天国已经有人提出广告宣传的意见。但是碍于天使无法上电视打广告的因素,不得已作罢。最终仍是得等待人类自己觉醒……完了!”

玛莉惊诧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以“天使”的口吻发表演说。

怎么办!玛莉走下舞台,想拨开人离去,可是层层包围的人潮,动也不动。

突然掌声响起。刚开始是零星的欢呼,按着便汇成一股巨流,淹没了玛莉“羞死人了!”的声音。

“振作点。要不要喝点凉的?”水科尚子望着玛莉问。

“麻烦你了。”

玛莉坐在椅子上,喘口气。

邻接宴会会场的小房间。平时作为控制室,由于里面没人,玛莉便决定在此略作休息。

“我去拿果汁。”水科尚子说了便去。

“真是糟糕!”玛莉摇头叹息,转过身来。

“喂,你怎么啦?”布斯悄悄溜了进来。

“是你啊?吃过东西了吗?”

什么事不好注意,竟注意到吃!

“等一下再吃也不迟。”布斯说。

“我做了一件蠢事。”

“说得很好呀!”

“你听到了?我紧张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乱说一通。”

“至少大家的印象还不错。”

“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铁定被革职,我早就想走,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

“我十分满意。”

“满意食物!”玛莉数落道。

“不只吃的。”

布斯说。“那件毒杀事件该怎么处理?”

“毒杀……”

“对,哪有人会去杀打工的学生?依我看,包准阴错阳差杀错了人!在不知情的状况下,男方先喝下饮料,关键人物反而捡了一条命。”玛莉瞧着布斯。

“那么目标是加奈子?”

“答对了!她父母也是遭人下毒,你不认为两次手法太接近吗?”的确,玛莉稍稍冷静之后,也渐渐起了疑心。

“有人想杀加奈子?”

“你能够置杀人事件于不顾而离去?”

布斯说了几句,玛莉马上举棋不定。怕人炒鱿鱼,当然二话不说就得走,但是目前还没到这种地步。

中山走进控制室。

“抱歉,刚刚不在场”

挨近玛莉,“觉得好多了吗?”

“对不起,宴会被我搞得乱七八糟。”

“哪的话。”

中山微笑地说,“你做得不错,传播媒体皆大欢喜呢!”

玛莉闻讯简直难以置信。

“真的?你不会开除我?”

“我怎么会!少了你我反而担扰!”

玛莉的手被中山紧紧握着。脸上胀满了红晕。

“我来晚了,不好意思。”水科尚子拿着果汁说,“啊!”

中山立刻放开玛莉。

“教祖正在休息,我给她打了镇静剂。”

“哦。”

水科尚子把玻璃杯交给玛莉,“现在要怎么做?”走近中山。

“照原订计划进行!”

中山说,“计划不能变更。明天中午与某国大使聚餐,晚上参加三场宴会。”

玛莉征了一下。

“可是发生了那种事。”

盯着中山,“死去的男孩要怎么安排?”

“这你不用担心。”

“我怎么不担心?死了一个人呢!”

“嘘……”

中山以手贴着chún,“事情纯粹是项阴谋,企图打击教团。”

“阴谋?”

“我们教团成长迅速,势力庞大而且声名远播,自然会遭人眼红、中伤。你想,如果教祖的情人被毒死在教祖寝室,这消息传出去会变怎样?单单教祖的男朋友来旅馆幽会便足以构成丑闻,更何况下毒的人目标可能是瞄准教祖?”

“所以应该报警”

“当然必须报警,警方一定会查出凶手是谁。可是,加东晃男的尸体放在教祖房内只会增加困扰。”

“那么要如何处理?”

“搬走呀!偷偷的。必须装作加东晃男与教祖无任何瓜葛的样子。”

玛莉哑口无言。她不是不懂中山的话,只是这么做是不对的。尽管知道这么做是错误,但是玛莉却无能为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