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四、替身

作者:赤川次郎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长廊彷佛没有尽头般伸向远方,两人并肩走着的时候玛莉询问道。

“难怪你会有疑问。”

中山说:“这是我们宗教的圣地也是基地。”

“宗教?”

“对,你听过‘追寻道德与平安的教团’吗?”

“道德与平安……不好意思,我孤陋寡闻。”

“没关系。我们的宗教创立不过十年,还算是个新兴势力。现在全国约有五十万信徒。”

“五十万?……”

“其中包括许多大企业的领袖以及大地主,承蒙大家慷慨捐献,集资兴建了这坐基地。”

“可是实在太大了呀!”

“举行全国大会时有五万信徒参加,如果没有这么大,容纳不下所有的人。请走这边!”

弯到岔路,走廊稍微变窄了些。路的尽头是扇坚固的大门。

“是摄影棚,我们进去吧!”

中山使着力气开门,面是一处相当于三十个榻榻米大小的空间。天井挑高的设计,使得室内显得很空旷,灯光以及麦克风几乎三步一架五步一台,而摄影机也有三架之多。

“你们都在这做什么?”

“需要向全国信徒演说或是传达迅息的时候,便曾在此录影,这些全都是货真价实的设备哟!”

“太厉害了!”玛莉看得目瞪口呆。

“你坐在这张椅子上。”

遵从中山的指示,玛莉靠在有扶柄的摩登座椅上。

“这样可以吗?”

“很好。面向正前方的摄影机不要动。”

“请问”

“什么事?”

“我能够呼吸吗?”

中山又哈哈大笑起来。

“又不是要照x光,放轻松点嘛!坐上去。”

中山走出摄影棚。

玛莉被单独留下,心情不再像刚才那么紧张,正左顾右盼周围的机器时,“别动。”突然,中山的声音响彻整个棚内。

“是、是的!”

他一定是透过连线麦克风和玛莉交谈的。玛莉听到纠正马上正襟危坐。

“注视正面那架摄影机。”灯光这时咄地大亮,全投射到玛莉身上。

“对。就是这个姿势。头再高一点,不要用瞪的嘛!”

“哦。”

要求太多了吧?我又不是演员!

“尽量自然些。来,笑一下!”

玛莉竭尽所能想挤出可爱的笑容,然而勉强的结果看起来倒像是受颜面神经痛或牙疼折磨的苦恼表情。

“ok!”中山说,“接下来随便找个话题说一段。”

“啊?”玛莉没料到这一招,“说话……说什么好?”

“什么都行。挑你惑兴趣的事讲,不必有所顾忌。”

“哎”

虽然中山这么说,但是现场除了自己以外没半个人,说给谁听?如果自己是演员那还能唱唱独角戏,但偏偏没表演细胞,更何况要面对冷冰冰的摄影机……“说话呀,你的成长经历也可以。”

事到如今,硬着头皮上了!

“嗯……哎,今天天气真好……不对,好像不对,外面下着雪呢。前进有希望,回程却教人瞻顾。哎呀我在说什么啊?总而言之,几乎就让人以为身处于天堂一般,刚刚醒来的时候。”

“我所说的天堂是和各位心目中所描绘的乐园差距颇大。很多人来了天堂之后都大失所望:‘什么,原来天堂是这种地方。’有些人误认为天堂就像这拥有富丽堂皇的宫殿,可以永远嬉戏,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实根本不是这样。人类成天只想到玩乐尚且遭同济轻视,换在天堂那更不消说。”

“天堂也有所谓的任务或工作,我们天使被赋予职责.但从来末领过分毫薪水,因为在上面根本就没有钱这种东西。我们深谙乐在工作的意义……,只要对人类有帮助,便可以让我们满心喜悦天使的喜悦。这成了我们的教条,每天清晨醒来全体天使必须齐诵三次.不过大家的声音总是不搭调,惹得上级天使非常生气。我们下级天使经常窃窃私语,天使生气不是不太好吗?可是却无法阻止她们发脾气。尽管如此,天国仍是个好地方,如果各位向往天堂,欢迎来参观,一次也好……”

“哈哈,我忘了每个人顶多只一次机会,大概没有人喜欢下地狱吧?人类究竟接触愈多愈可爱呢?抑或愈可怜?……看着人作姦犯科,即便心想他下地狱无疑,然而我就是无法憎恨他。当初每个人都是极其纯真的婴儿。为什么长大之后就变了……对了,在天国,你绝少会看到婴儿或小孩,高龄化问题不管在哪都同样严重。如果天堂拍了一部名为‘天使之约’的电影.片中的男女主角铁定都超过七十岁。由于情形每下愈况。主管机关正在积极研究降低演员、音乐家等审核资格的可行性……”

玛莉呼呼地喘了口气。“……可以了吗?”十分疲乏地问。

沈默片刻:“可以……非常惊人。”

中山回答的口吻带着诧异。“你的想像力真丰富!”

“谢谢。”

姑且不论这是不是赞美,总之先道谢再说。

“这个人是?”玛莉说。

“我们的教祖第二代的教祖。”

“这么年轻的女孩子!”

录影机五十寸的大书面上,出现一个白衣少女,对着万头钻动的人群,虽然形容得有些过火,以非常流畅的态势讲道。

“那时候在电视上不是有看过”布斯说。

布斯醒来之后,也溜到紧邻摄影棚的小房间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有点面熟。”

“什么?”

中山感觉奇怪,“你说什么?”

“不,没事。”

玛莉连忙摇头,“请问.这个人现在在哪?”

“她正在美国巡回访问,太平洋对岸那边也设有分部。”

“真的?”势力太惊人了玛莉很单纯地受到感动。

啊,想起来了。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加奈子……”在面店那位看电视的中年男人对着我叫过。

“加奈子”而且刚才穿得像餐厅小弟的年轻人也误以为我是加奈子,他们口中的加奈子是否为同一个人?

“接下来是你。”

中山的话打断了玛莉的思绪。重新注视影像,昼面上的自己睁大眼睛瞪着摄影机。

“哇!丢脸死了!”玛莉羞愧得双手掩面,看不下去。

“不,很可爱呢。”

“骗人,我才不信!”

不过,称赞的话果然发挥效用。透过指问的隙缝,玛莉愉愉地窥探……

“你跟教祖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中山说。

“我……?”

“嗯。因为不是双胞胎,当然还是有些微的差异,比方说眉形、脸颊等。利用化妆技术,这些差异很容易克服。”

玛莉搞不懂话约含义。

“这意味着什么?”

中山暂停录影机。

“你的工作,这正是请你来的理由。”

“我还是不懂……”

“我希望你能扮演教祖的‘替身’”

玛莉楞了:“我!要我做那种事?穿白色服饰?”

“你可以不必讲道。教祖平日非常忙碌,经常做空中飞人来回日本境内各大小地方,有时也像现在。必须飞往国外访问。在她外出的这段期间,特地来总部朝圣的信徒若是无法亲沐教祖的和风,会极为失望。”

“哦。”

“你代替教祖接见信徒,只要点个头,微笑一下。信徒们便会觉得不虚此行,满意地回去,懂了吧?”

“但是有录影档案啊!”

“那种东西不行。他们要的是‘真正的教祖’就在眼前。”

“但我还是觉得”

“你一句话也不用说。我和其他人会守在你身旁,你只管保持静默走路就好,这工作不难吧?”

“不难是不难……万一被识破该怎么办?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绝对不会。”

中山摇摇头。“能分得出来你和教祖的。仅限于极亲近的熟人,我会要求他们保密。”

玛莉十分犹豫。

的确,正如中山所说,工作实在轻松而且简单,也不是什么害人的勾当。

可是。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项“欺骗”的行为。刻意瞒骗虔诚的信徒。

而自己尚未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

这时,房门打开,有一位比中山年轻许多的瘦高女人进来。

“啊,打扰了。”

“不,没关系!”

中山站起来,“这位就是刚才跟你提到的玛莉。”

“哎呀!”

那个女人打量玛莉。张着圆呼呼的大眼,“吓我一跳…!怎么这么像!”

“我说得没错吧?玛莉.这位叫做水科尚子,是教团干部之一。”

“你好!”玛莉衍了个礼。

“我有事想跟你商量”,水科尚子对中山说。

“好。请你在这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完,两人旋即离开。

“这个女人不错!”布斯说。

“感觉充满了睿智,看起来相当干练。”

“这种女人才性感。”

“色鬼!

“你到底在想什么儿?”

布斯唤起了玛莉的烦恼。

“做替身根本是在骗人嘛!”

“又没有人受损受害,我看你还是答应吧!”

“话是不错……但是毕竟还是不光明正大”

“你这么说怎么能够当人?”

“我本来就是天使,你是不是觉得奇怪?”

“奇怪什么?”

玛莉告诉布斯,在面馆吃饭的中年男人,和刚刚那个侍者装扮的年经人。两人都叫自己“加奈子”。

“加奈子可能是这的教祖也说不定,不过那个伯伯看来不像首任教祖。”

“没人规定教祖一定要由直系血亲继承吧?这是他们的事,和我们无关。”

“说得也是。”

“待遇优厚,没有拒绝的理由嘛!我想暂时在这休息一阵。”

“你呀!满脑子享乐主义!”玛莉数落布斯一句。

“他们有没有道德我并不知道。看这些雄伟的建筑和豪华的设备,想必赚了不少钱。”

“的确。凭我的直觉,这也可能是诈骗得来。实在太有钱了!”

“基督教还不是一样,有好几座教堂,其富丽堂皇比这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概是吧。”

“总之,信徒是不是能够由此获得安心才是最重要的。”

布斯有时满冷静的。

“可是说也奇怪,现代真是千奇百怪,无奇不有。只要某件事或某个地方能让人快乐,大家便一窝蜂地盲目追求。”

“这叫做现代人的孤烛。”

“你还颇有慧根嘛!”玛莉笑着说。

门开了。玛莉以为是中山,腾地站起来

“加奈子!”

第三次被叫做加奈子。

眼前是个四十上下,相当福态的女人。

“请问……”

“太好!本来以为看不到你的。”

脸上涂着浓妆,夸张地喘了口气,“那个男人说什么也不让我见你。哪有亲娘不准见自己女儿的道理!我对他吼了几句。女儿!那么这个人真是……把我丢在一边,我等得不耐烦,所以才擅自进来找你。果然母女连心。冥冥之中指引我到这,终于见到你。你变得好风光!太好了,还是跟以前一样健康,妈妈非常担心呢!”

对方喋喋不休地磅叨。令玛莉极为困窘……

在做母亲的喜悦中,掺杂着矫饰的成分。

“很对不起。”玛莉说:“我不是加奈子。”

那个女人似乎大吃一惊。

“你在说什么呀!是不是被人洗脑了,他教你这么说?还是你认为有我这种母亲感到丢脸?”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

“别装蒜了。生你养你十七年,我会认错吗?我又不是傻瓜,知道你心打的如意算盘。”

女人双手钗着腰,“我呢,彻彻底底,完完全全了解你的底细,随时可以向新闻界揭发。你懂吗?”恫吓玛莉。

玛莉半晌说不出话来。

布斯建议道:“把这个女人赶出去!”

“咦!什么时候养这种狗的?哼。脏死了!”

“你这臭女人!”布斯……

“请你看清楚,我真的不是你的女儿。”玛莉说。

“事到如今你还是这么说”

女人顿时疲惫地瘫在椅子上。

“加奈子,我能体会你恨妈妈的心情。冷落你,自己却和小白险打得热。可是,你爸爸离家出走,我好寂寞,你懂得这种痛苦吗?我已经和那个男人分手了,最近我想从头做起,正视自己的人生。希望你能了解。”

女人说着握住玛莉的手:“我无意打扰你的生活,何况你过得非常幸福,看到你快乐,妈妈就放心了,可是……”

“我的事情很简单。新工作换句话说,妈妈想开一家店,一间小小的店,这样子才脚踏实地,不是吗?”

“嗯…”

“为了创业,需要那么一点小小的资金,我不贪心,只要……我想想,差不多两千万就足够开张了。”

“钱。原来是要钱?”玛莉终于明白对方笑脸下的虚伪。

“你身为教祖,地位显耀,又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两千万对你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玛莉不知如何是好。天下竟然有母亲认不出自己的女儿。

“要是觉得两千万大多的话,一千五百万也行……加奈子,我也辛辛苦苦养育你十七年了呢!”

门突然被打开。

“果然在这!”

中山顶着一张扑克脸,冷峻地说,“随便擅闯别人家,你不知道会给人带来困扰吗?”

“哼,我找我女儿有什么不对!”女人回答中山说。

“跟你说过几遍,教祖不是你的女儿!”

“我也是这么说,但……”玛莉补上一句。

“哟,一搭一唱,感情真好!”女人恨恨地瞪着中山,“加奈子,你跟这个男人是不是有过一手?”

“别再胡闹了。”中山发出最后通牒。“你若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了!”

“这样更好。警察来的话.不是对你们不利吗?”

刚才见过的水科尚子也进到房间来。

“今天就到此为止,不过可先别高兴,我不会这样就善罢甘休的。我会告诉杂志社,你教祖的父亲是怎么样的男人,等着看热闹吧!”

“水科小姐,送客!”中山说。

水科尚子带领女人出去后,中山叹了口气。

“真是的,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感慨地说。

“她果真是……”

“别听片面之词。她只是在威胁我们,你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那个人目的是要钱。”

“为了开店,需要两千万资金。”

“开始就碰到难缠的客人,难为你了。不过你表现得不错。”

玛莉内心极为复杂,看了一下布斯。

布斯似乎装作没看见,不知是睡眠不足,还是太饱,正张着血盆大口打了个大哈欠……

中山拍拍玛莉的肩膀说,“这样子我就放心了。你一定能够演好教祖替身的角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