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五、重逢

作者:赤川次郎

“早就劝你别去。看你碰了一鼻子灰了吧!”在棉被上翻转个身,野口吞吐着香烟说:“对方不好惹.别再白费工夫了。”

“我绝不死心!”

阿部百合生气地把茶水一饮而尽:“是什么茶,难喝死了!”

“别发火,”

野口笑着说,“大老远来到这种地方,至少交通费得帮我们出吧!”

“你怎么那么没志气!」

阿部百合也点了根香烟。一屁股坐到靠窗的椅子上,眺望外边的风景。

两人落脚处是一家传统式的日式旅馆,才刚洗完澡回到房间。

“喔!”

百合向野口说,“睡前别抽烟,不小心烧到棉被可是要赔钱呀!”

“哦。”

野口起身把香烟拧熄在烟灰缸内。他知道当百合心情不好的时候最忌讳违逆她的意见。

“真的是加奈子吗?那个教祖?”

“我是她娘啊!

百合略微不悦,“就算做母亲的非常差劲,但总不会认不出自己女儿的长相吧?才一年不见而已。”

“可是对方说”

“它是被人唆使的,她看起来虽然瘦了点,但的确是加奈子没错。”

野口耸耸肩“就算是吧,她不承认,你也没辙。”

“我会想办法的。”百合显得焦躁不安,“你也帮忙出个主意啊!”

她似乎对野口无所事事极度不满。

唉!实在受不了,野口偷偷在心叹起气来。

野口是百合的情夫,今年三十一岁,百合则已届不惑之年,两人交往快两年,始终是百合掌握控制权,野口就像是个附庸。

野口本来就是个游手好闲之徒,从一个女人的怀抱游走到另一个女人的怀抱,居无定所。乍看之下颇像个帅哥,刚好对了百合的胃口。

由于百合在酒廊上班供养得起,野口也就乐得吃软饭.顾不得廉耻了。

可是约莫两、三个月以前的某一天,百合呆呆地在看电视节目,突然间跳了起来。

“是加奈子!”疯狂地大叫。

野日和加奈子曾经同住过一段时间,对她多少也残留有模糊的印象。那时电视上放映的,是有关近年来信徒急剧增加的某新兴宗教的报导,副标题是足以吸引人的“教祖竟是十八岁的少女!”

的确,野口也承认萤光幕前出现的人很像加奈子,可是真的是同一个人吗?……,百合斩钉截铁断定绝对是加奈子。既然生母都这么说,应该没有怀疑的理由吧,而且加奈子离家出走,下落无从得知的时候,刚巧也是该名少女川教祖身分出现在众人之前的时间。

所以是加奈子的可能性非常高。

于是百合抛下酒廊的工作,展开对这个新兴宗教的调查。

结果查到,这个教团约有力信徒多由大企业的领导阶层组成,由于他们的支持.这个宗教筹募到庞大的资金,在深山之中建构了一座超大型的圣地,而教祖便住在那。

野口得知消息并不觉沾光,反倒是百合相当得意,由于女儿变伟大了,连自己也都自然而然地提高了地位。

当初女儿失踪也不报警,现在却前后判若两人,积极想攀附女儿,对于这种母亲,野口也只有苦笑的份。

然后百合突然提议去旅行,而且把工作辞掉。我们去找加奈子!女儿住在堆积着数亿元的金堡内,担任首席职务,做母亲的还需要客气什么!。这是百合惯常一厢情愿的想法。

于是昨天风尘仆仆住进这家旅馆,百合便坐了三十分钟的巴士迫不及待赶到教团的基地。

结果嘛,各位都已经知道了。

“有啤酒吗?”

“这没有冰箱,哪来的啤酒?旅馆那些家伙不是说楼下有自动贩卖机,想喝的话可以去买罐装的吗?”

“有吗?那么我去买。要不要喝?”

“不,洗过澡了。”

百合出去之后,野口代替她坐上窗侧的椅子。

该是结束和百合关系的时候了吧?野口想。

当然,如果那个“教祖”真的是加奈子,而且百合能够从她那挖一点钱的话,或许还有在一起的价值。

可是这次的对手势力太过庞大,想要从中获得好处恐怕并非易事。这可是和强迫推销或诈欺契约的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

曾经出入暴力组织的野口深谙集团力量的可怕,因此本能地尽量避免和实力坚强的对手正面冲突。而这种保身哲学已不只一次救了野口的小命。

“聪明的话,应该撒手不管。”

反正说了也没人会听见.野口放胆地自言自语,对方实在太强了,太强了……野口望着远方山顶夸张的照明之下,闪闪发光的教团总部的圆形屋顶。从这么破旧的地方竟然也看得到。

好壮观哪!野口不禁叹道。

简直是拿鸡蛋碰石头,算了,还是早点跟百合分手……野口、心盘算着。

百合牙下到一楼,身子便瑟缩起来。玄关入口台来一阵刺骨的冷风。

啤酒的自动贩卖机在玄关正面的大厅,想喝的话只有忍耐。

几乎是小跑步地冲到机器前面,投入硬币,按下两罐生啤酒,把酒抱在怀又再冲回走廊,想早一点回房,钻进温暖的被窝。

最近这一阵子野口嫌麻烦不肯跟百合亲热,颇令百合不满,所以脾气暴躁多少与此有关。

本来以为今天旅游散心,会增添浪漫情趣,谁想到加奈子的态度以及负责接待的女人近乎赶出门的粗鲁行为,使百合气得半死。

“找野口出气也不是办法。等一下回房间,同他道个歉吧!‘对不起,乱发脾气……’只要撒撒娇,那个人很容易取悦。毕竟我的身体仍旧魅力十足……”

“哎呀!”

“哎,抱歉抱歉!”

在走廊转角处和人撞个正着。

那个人拍拍胸口若无其事地离去,可是……

“百合!”

突然回头,“这不是百合吗?”

百合在转身之际认出了对方的身分。真是料想不到,早已从记亿中消失的脸孔竟然会在此相遇……

“你怎么会在这?”

“过去”的丈夫,阿部哲夫。哦不,现在在法律上它是百合唯一的枕边人,“你也……没什么,世界真是小啊!”

两人四目相视,对于这次不期而遇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彼此似乎有些生疏。

“你在这做什么?”百合重复刚刚的疑问。

“嗯……我下来买啤酒。”

完全牛头不对马嘴,避重就轻。“你也是?”

“对。还是一个人?”

阿部点点头。“你?”

看到百合抱着两罐啤酒,“两个人?”

“两个人没错,不过这些是我一个人要喝的。”

这算什么对话?啤酒以外可谈的事俯拾皆是。

“要不要一罐?”百合问道。

“可以吗?”

看到对方立刻伸手取走啤酒,百合了解到丈夫手头并不松。

“你有话跟我讲是不?”

百合说,“你的房间在哪?”

“最面,像壁橱般宽的小房间。”阿部苦笑地说。

“到房间再谈吧!”百合道。

进入房间,的确是个狭窄的“壁橱”,两人面对面坐着,膝盖紧挨。

“抛下你们,真害苦你们了!”

阿部拉开拉环,说道:“我一直想找个机会道歉。”

“别提陈年往事。”百合皱起眉头。“我也到处找男人,彼此彼此。我并不怪你。”

“样我就放心了!”阿部好像颇为泄气,“加奈子好吗?”

百合大口灌下啤酒。喘了口气问:“你是不是在电视上看到加奈子才来的?”

“真的是加奈子吗?”

阿部眼睛瞪得好大,“太像了……我原本想亲自看看本人确认一下。”

“自从你离家之后,加奈子失踪了一阵子,音讯全无,害我好担心。”百合平稳地说。“看到电视吓了一跳,的确是加奈子啊!”

“可是我不懂,加奈子怎么会去做那种事?”

“为了钱或是为了男人。总之女儿现在是一副公主派头,我已经见过她了。”

“你见过她了?见到加奈子了?”阿部猛然逼近百合。

“喂。你快撞到我了。可是她不认我。或许是恨我的缘故吧!”

“也难怪她会这样,只要女儿过得幸福就好。”阿部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就不必特地去找加奈子。住在这多浪费.明天我就回东京。”

百合笑了赶来:“你可不能抢先一步哟!”

“抢先什么?”

“我知道你的企图。你想找你女儿要点钱花……”

“喂!”阿部有些不悦,“少损人,我可没有。”

说着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际:“你……要钱?”

“不好吗?那是座金矿呢!”

“那又不是加奈子的钱。”

“但它是教祖呀,就算只是个虚有其表的傀儡,地位还是最高。教祖的父母要点零钱应急应急,他們应该通融,否则就是对教主祖不敬。违逆教义!”

阿部苦笑:“你还是老样子,总有一套歪理。可是对方翻脸不认帐,你又能如何?”

“你见加奈子的目的不是为钱,那是为什么?”

“我只是想向她道歉。问她过得好不好。而且最重要的是想确认到底是不是加奈子本人。”

“哦……”百合若有所思地说,“你单枪匹马去,他们不会让你见它的。”

“或许吧,教祖不比凡人,周遭一定戒备森严。”

“现今搞个像那样的宗教都赚钱,真让人羡慕。”

百合话题一转,“若是你的话……对了,加奈子或许愿意见你!”

“为什么?”

“那孩子从小就黏父亲,你知道的嘛!”

“可是……我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总是比带男人回家留宿的母亲强吧试试看嘛。”

“唔……”

“帮我个忙。假如能够成功,少不了你一份的”

阿部嗅到金钱的味道,似乎颇为心动。

“目标多少钱?”

“今天我是说两千万,可是换作你出马,有了!”百合扬声高喊。“就这么办……”

听了百合的话,阿部皱起眉头:“行吗?这样一来不是蓄意欺骗加奈子吗?”

“算什么,比起他们欺骗数万、数十万信徒,我们算是小巫见大巫。放心,即使触法.罪也不重。”

百合总是能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护卫方法。

“我还是认为不妥。”

“大不了失败,要是成功的话报酬不菲,够用上一阵子呢。反正又没有多大损失!”

“好吧!”

阿部点头.“你朋友怎么办?”

“他对我百依百顺,不用担心。”百合自信满满地说。

“啤酒真的要请我?”

“是的。才几块钱。.”

“谢了。”

阿部说:“我想睡了。唉!这么狭窄的空间!”

百合诡谲她笑了起来:

“你不想让它更窄一些吗?

“咦?”

百合解开腰带。把楞住的阿部压倒在榻榻米上。

不久,纸门被戳破了两个洞。两个人挤在这一小间确实是人小了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