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七、计划

作者:赤川次郎

直升机缓缓升空,搅起一阵旋风。首相在机中向着外面的人们挥手告别。

中山行了个礼。水科尚子以及其他干部都动作一致地低下头来。

玛莉感到迟疑:究竟该怎么做才得体呢?弯下腰低着头非常简单,然而这就是宗教的本部,在这般神圣之处,“教祖”的地位远比首相或在场任何一个人都高,即使自己是个冒牌货……

凭着瞬间的抉择,玛莉并未把头低下,只是仍旧挺直站立,跟对方同样挥手致意。

直升机由缓而急舞上高空,愈变愈小。

“好冷!”

玛莉打了个寒战。

众人现在位于本部建筑的顶楼机常强劲的风速席卷来阵阵寒意。

在不经意之下猛然发觉中山与水科尚子正以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自己,玛莉以为是不是衣服穿反了?赶快往下瞧没错呀!

“玛莉!”中山说,“你刚刚为什么不低下头?”

“哎,对不起。我太失礼了吗?”玛莉吐吐舌头,“我自己擅自做主,因为在这教祖最大,所以最好是别向人低头……对不起,没经过你们同意。”

“不,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中山回答:“好不容易可以送走贵宾,大家都疏忽了。应该告诉你应对礼节。本以为你会跟我们一样鞠躬……没想到你竟做得很好,出乎我意料之外。”

“那么我做对了?”玛莉惊讶地反问道。

“嗯,你是个了不起的女孩!”中山‘砰’地把手搭在玛莉的肩膀。

姑且不论这件工作是非对错,玛莉因受赞美而满脸通红。

然后:“哈嗽!”杀风景地打了个特级喷嚏。

“哎呀哎呀!”

中山进入隐密私室,大为松了口气:“累惨了,突然光临本山,真教人措手不及。”

“有身分地位的人都带点神经质。情绪不稳。”

水科尚子微笑地说,“要喝点什么吗?”

“啊!威士忌,加水的。”

中山扯开领带,眼光始终落在水科尚子背影上。

“可是,首相似乎很满意这次的接待。”

水科尚子说,“我陪你喝不介意吧?”

“当然不。说到酒,要喝多少就有多少,n公司总经理就是我们的信徒。”

“把全国的工商行号全囊括进来如何?”水科尚子笑笑。

“这并非不可能。总有一天会实现的,我相信会比预期更早完成,”

“希望如此。请!”

“你也坐嘛!”

“我站着对身体比较好。”

“尚子,你……”

佯装作没注意到中山的话,水科尚子问道:“代替教祖的玛莉做得挺不错的。”

“我有同感。这证明我眼光果然正确。”

中山颇为宽慰:“没想到她竟然做得那么称职。”

“而且,是个诚实的孩子,虽然带的那支狗有点古怪。”

“和加奈子很像对不对?旁人根本分辨不出真假。”中山正色地说,“尚子,你……”

“不行。”

尚子摇头:“很抱歉,答案仍是no!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

中山深深叹道:“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只能说白白被糟蹋了!”

“这赞赏我倒乐意接受。”

尚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可是……你现在不是没有‘爱人’吗?”

“和我同居两年的女人跑了。反正暂时不想沾惹感情,不管对象是男是女。工作才能带给我快乐。”尚子接着说:“中山先生。”

“什么事?”

“你可不能碰玛莉哦!那孩子跟加奈子虽然长得像,但个性南辕北辙。无法做你玩乐的拍档。”

“喂!”

中山苦笑道,“你这么说仿佛说我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我还没饿到需要找小孩解馋呢!”

“但是你和加奈子”

“是她自动送上门来,我可没强迫她。对她而言,我只不过是个发泄工具罢了。”

“她在美国不知道进行得如何?”中山喝尽最后一滴酒。

“有坏消息?”

“我雇了私家侦探监视加奈子的一举一动。根据情报显示,她在深夜偷溜出旅馆勾引男人,并且带回寝室。”

尚子了一下眉头:“这就麻烦了。教祖要接受电视台采访呢,若是给新闻媒体逮到的话……尽管如何小心预防,危险性仍然在。”

中山亦有同感:“不过,美国方面若再不努力拓展,这边就会做得相当辛苦。”

“没错。”尚子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教团一日一牵扯到丑闻,‘计划’不就都泡汤了?”

“我也想过这点。”

中山站起来,甩甩头。像是要赶走睡意般,而后缓缓地在房中踱步。

“你不觉得加奈子的存在对于我们是种阻碍?”中山猛然止步。

“那又怎样,她现在是“教祖”呢!”尚子说,“而且。那孩子怪可怜的,整日忙得不可开交!多少该替她想想。”

“已经让她过得如同公主般奢侈的生活了。”

“即使有全世界最舒适的床,要是缺少睡眠时间,有什么意义呢?”

“她极满意现状。‘教祖’,多么深具魅力的地位,只要在位一天,她不会挑剔其他不便。”

“你别忘记我们可不是经纪人,目的也不是培养偶像明星,能够说本人满意就是万事诸顺吗?”

“话题到此为止,总而言之……”中山有些生气,他讨厌别人跟他唱反调,“她的事交给你负责。”

“这工作可不轻松呀!”尚子把杯的酒一饮而尽,“好吧。今晚够累,也该休息了。晚安。”说完朝门口走去。

“尚子。”中山唤住她。

“什么?”

“如果……让玛莉‘永远’代替加奈子的职务……”

“永远?”

“嗯,或许有一天会议那孩子变成名正言顺的教祖也说不定。”

尚子满脸困惑:“名正言顺的?那么,加奈子怎么办?”

“用钱解决,还记得她母亲吧?”

“那个泼辣的女人?她真的是加奈子的妈妈?”

“是真的。”中山点头说。

“这样……”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只要有钱,什么事都答应,而且身边养了一个吃软饭的男人,绝不会轻易撤退的。”

“要如何做?”

“加奈子愈来愈麻烦,我们必须先发制人。”

“可是……”

“她母亲心目中只有钱。她对我们犹如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会爆发,不过相对的也可以善加利用。”

“利用……”尚子双眉紧锁:“怎么个利用法?”

“这就得要你帮忙想了!我也会想的。晚安。”

中山微笑地说。在旁人面前他绝不会显露出这种表情。

尚子只是浅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才扣上门,立刻就觉得身后有人接近,回头一看,差点没吓晕。

“我以为是……原来是玛莉的狗!”

布斯坐在走廊正中央。

“你的房间在那边。在那边呀!”

尚子手指向一个方位,“你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好像听得懂人话似的。”

布斯装作不懂。

“现在看起来也像在装蒜。大概是我想得太多了吧!”

布斯静静地望着尚子。

“啊,真对不起!”

玛莉慌张地跑过来:“你在这呀!害我找了老半天。不是告诉过你不可以随便外出吗?快跟我回去!”

被玛莉申斥,布斯心不甘情愿地移动脚步……

尚子这时却傻住了,用手揉揉眼睛。

因为布斯住回程途中突然转身闭起一支眼睛。怎么看都像在眨眼示意!

“不可能……”尚子喃喃自语:“一定是人累的关系。”尚子试图说服自己所看到的只是幻象。

然后急急忙忙返回自己的寝室。

另一方面,玛莉带着布斯回房去。

“睡觉时间到了!”

“我想看电视。”布斯回答。

“看太多对眼睛不好。”

“魔鬼是从不患近视的。”

“哦,为什么?”

“根本没有眼镜行嘛!”

“你正经点行不行!”

玛莉被它惹烦了:“懒得理你,我要去洗澡,你爱看电视就让你看个够。”

“可以偷窥你洗洗澡?”

“我有万全准备。满屋子热气加上肥皂泡沫,看你还看不看得到!”玛莉说。

进入浴室,玛莉确定锁上门之后。开始脱衣服。

躺在宽敞的浴缸内,玛莉觉得有些昏昏沉沉,心情却舒畅极了。

不知怎么的。今天似乎变得特别美.与昔日大不相同。

虽然只是替身,承蒙一国之尊的首相莅临访问。而且对自己非常尊敬,这种经验多么美妙!不,玛莉当然不是因为与“达官贵人”相遇而心存感激。

这个世界上贫困无助的人何其多,而所谓的政冶家竟然对这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视而不见,常常叫人十分气愤。

所以无论从那一个角度来看,能够与首相见面一点也不光荣,甚至想正面训斥他施政的缺失。

这的‘神’尽管和玛莉熟知的‘神’差别甚大,不过连首相这种平素一副“全日本最伟大”派头的人到本出来仍不免要谦卑低头,这就叫玛莉佩服了。

我不是神,可是也许大家对无形之物表现敬意,是件具有意义的事也说不定……究竟以现在的处境,我该说些什么,他们似乎连教导我的时间也没有,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自认做得还可以,连首相也末察觉出我的真实身分。

“但是就算做得再好,毕竟是兼差,总不能永远做下去。”玛莉这么告诉自己。

自己是来人世间“研习”,而不是来玩乐的,这一点绝对不可忘记。

在一个场所逗留过久,无法达到修行目的,所以必须时常他迁。这是玛莉的原则。

不过这的工作比起其他洗盘子或是扫地的杂事要来得更适合天使的职责?玛莉突然间又有一种暂时不想离开的意念……

“真会享受呀,泡得那么久了还不出来。”布斯盯着浴室的方向想道,电视正好是广告时间。

啊,是我最喜欢的明星:啧啧,那双玉腿说有多美就有多美!有美女可看,管他会发生了什么事。

布斯刚才窃听到中山与水科尚子的谈话。

这个庞大教团既然可以兴建如此宏伟的总部,不用说一定非常有钱。

而有钱的地方必定泛滥着人类的慾望,就好比油垢漂浮在水面的情形。

从刚才两人的谈话当中嗅得出某种内幕的腥味。隐隐约约透露着卑劣。

那个叫中山的家伙极为可疑,玛莉太天真了,马上就被他邪恶的外表蒙骗,魔鬼竟会担心起天使的处境,真令人难以置信。

玛莉信任中山,愈是认真工作,将来当她知道了自己被利用的时候,打击愈大,太妙了。这真是个绝佳的机会。

玛莉或许会喊出:“再也不能相信人类!”

在她未尝喊出这句话之前,我吃我的睡我的!啥也不管。工作非常轻松呢!布斯姦诈她笑了起来。

玛莉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啊!好舒服!换你去洗。”

“谢谢,感激不。”

“你不洗?冲个热水澡顺便洗洗头,保证你焕然一新!”

“我不要。”

“别闹弩扭,快来!”

“放开我!喂!快住手!”

布斯被玛莉揪着拖往浴室,“救命哪!有人虐待动物啦!”呜鸣地哀叫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