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八、失乐园

作者:赤川次郎

“各位!”

穿着白衣的男人拉开独特的高亢嗓门,同群众呼喊。

“各位真的非常幸运。现在教祖将要通过这里!”

被称作“小集会场”的迷你型大厅,聚集着约一百个人。

他们是来自全国各地到圣地参拜的虔诚信徒。男女老少,各种类型的人都有。

在这个小集会场的天花板高度的地方有一条回廊,而教祖即将通过这条回廊。

宣布这消息时,群众中爆起一阵兴奋的情绪,有几个女人竟然高兴得手舞足蹈。

“安静!请不要扰乱教祖平静的思绪。教祖每天都要接受严格的精神试练,绝对禁止喧扰。请大家静心期待教祖的出现。”白衣男子带着戏剧化的口吻说。“我们崇高的教祖已经来了!”

顿时变得庄严起来。

信徒们不约而同地双膝跪地,望着上面的回廊。

教祖当然是玛莉沉重地前进。

玛莉现在渐渐能够掌握自己的步调,不疾不徐,而且头要稍稍低垂,眼神不可乱瞄。

在她缓缓前进的同时,底下一百个信徒一起向上头膜拜。刚开始玛莉颇有罪恶感与羞愧,如今却觉得内心有着莫名的激动。

群众之间竟然有人流泪……这种真情的流露,姑且不论善恶,玛莉却从不怀疑它们的纯洁。

在漫长的回廊上,玛莉尽可能地注视每个人的脸庞,并报以慈爱的微笑。

这微笑。学问可大着呢。

若是仅仅呆呆地傻笑就和速食店店员机械式的笑法雷同。所以非得“神秘些笑不可”。

突然被告知要用“神秘地笑”,最累人的就是这个笑。

到底该怎么笑啊,用神秘的方式?

‘砰’地一声,有个东西飞到玛莉脚下,是一颗包着纸的小石头。

往下一看,信徒中有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意味深重地注视着自己。从外表判断,他可能不是信徒。

玛莉机灵地拾起石头,紧紧握在手心。

然后会意地点点头,离开“小集会场”。

往后还有十几个像这样的会场必须亲临巡视。

“辛苦了!”在途中休息室等待的水科尚子说。“累了吧,休息一下?”

“可以吗?那么就暂时喘口气吧。”玛莉卸除紧绷的神经,坐在椅子上。

“才走几步路就觉得好疲惫……”

“还用说吗?走了一天不累才怪!要不要喝杯咖啡呢?”

“谢谢。”玛莉说,“中山先生出门了?”

“嗯。教祖明天从美国返国,他去成田机场迎接.顺便到东京办点事。”

接过热咖啡,玛莉细口辍饮着咖啡浓郁的香味,疲惫不知不觉中消除了大半。

“好香哦!”

“你再休息一下,我去看看还剩几场,马上回来。”

水科尚子离开之后,玛莉趁着独处的机会取出字条。

抚平包装纸,上面有几行草书:

“你爸爸身子不适,亟希望见你面向你当面道歉,他现在住在山茂的旅馆,务必前来。

妈妈”

玛莉看了内容顿时楞住,不知如何是好。

署名妈妈的,大概是上回那个女人吧。加东升男不是说她父亲潜逃在外吗?玛莉想起在面馆,第一次错认自己是“加奈子”的那个男人。

搞不好他就是加奈子的父亲?虽然他穿着破旧的衣服,但看来健康情况并不糟。

上回威胁要钱的女人这次换成丢字条,难道不晓得没人会相信这种拙劣的伎俩?这一定是捏造的谎言,目的是要骗女儿出去。

可是……也没有证据显示是假的……天使的优柔寡断本性又出现了。玛莉心想,如果加奈子父亲真的生病想向女儿道歉的话,拒绝赴约就将铸成大错……

“管他的,反正不是我的父母。”玛莉自言自语。

把字条交给中山,请他转交教祖才是最适当的解决方法。

玛莉小心翼翼把字条摺好。

突然间,门呼地打开,玛莉以为是水科尚子:“我休息够了,我们走吧!”

玛莉说着便站起来。

“走去哪?”

眼前是一位穿着和玛莉同样的白色服饰的少女。

“你……是加奈子?”

真的跟我好像呀!玛莉暗想。

“我可是这的教祖呢!”少女咄咄逼人。

“我叫做玛莉。”慌忙之中低下头,“中山先生雇我做你的替身。”

少女目不转眼地打量玛莉:“看来干得很起劲嘛!”尖酸地说。

“你不是在美国吗?中山先生去迎接你了呀!”

“我提早一天回来。不可以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玛莉知道对手来势汹汹,并不好惹。

“你想得太美了,想把我赶出去?”

少女说,“别以为你的诡计能够得逞,我没那么笨!”

“赶出去?我……”

“这只要一个教祖就够了!”

少女嘶吼道,“你马上给我离开,否则我叫人剥光你的衣服!”

“可是中山先生……”

“我是教祖,中山算什么,他只不过是听我的吩咐做事的仆人罢了!”

少女憎恨玛莉,语中杀气腾腾。玛莉不知所措,心里干焦急。

“怎么啦?你要自己出去,还是要我叫人赶你出去?”

玛莉莫可奈何地软了口气:“我走。只是……”

“钱照算,一个子儿也少不了你的。无理的要求恕难奉陪!”

“我不是这个意思!”玛莉终于生气,“字条给你的。”

愤愤地把字条塞进少女手中。

“告辞!”

夺门而出……

布斯咕噜地发着牢騒:“又要过流浪生活了。”

“我也没有办法。真正的教祖下逐客令还能赖着不走吗?”

玛莉耸耸肩。

“可是竟然没有领到一毛钱,这太离谱了吧,至少辛勤工作的那份该讨回来呀!”

“这个……当时我实在是气昏了嘛。”玛莉自知理亏,有点过意不去,“不过,能够在那种豪华的地方吃住一段时期也算是不错的报偿。”

“你这烂好人,我真是服了你!”

“你曾听过有坏人的天使吗!”两人搭乘巴士,摇晃得很厉害.慢吞吞的行驶速度简直比走路还慢。

“但现在我们要去哪!”布斯问道。

巴士内除了两人外空空荡荡,高声谈话也无所谓。

“我想想看……”

玛莉对于突发状况,通常必须深思熟虑。

“有啦,我有个好主意。”布斯抬起头,嚷道。

“快说!”

“你组织一个新的宗教,自任教祖,这样子赚钱可快了。”

“你别闹了!”

玛莉眺望窗外的景色。

巴士终于是在长途跋涉之后抵达山脚。

“是那家旅馆。”玛莉说。

“干嘛?”

“加奈子母亲字条上写的旅馆呀!

“哦。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很难讲。我只是收到信而已。”

“我们去拜访。”

“不要啦。她又会以为我是加奈子。”

“这副打扮,她会了解你不是的。”

“是吗……”

“或许她会同情我们不幸的遭遇,慷慨地施舍食物请我们吃也说不定。

“不太可能。”

“我也这么想。”

布斯亦不抱太大的希望。

“好吧,我们去碰碰运气。反正我也想询问关于加奈子的一切。旅馆要是有洗餐盘的工作就接下来!”

“先别高兴得太早。”

玛莉‘砰’地敲了一记布斯的头……

相当古朴的一栋建筑物。

进入玄关,玛莉扯开喉咙:“请问有人在吗?”

没有回答。玛莉再问一次。“对不起,有人……”

“这时候旅馆人手不足,”终于有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我劝你最好傍晚再来。”

迎面而来的人令玛莉为之一怔。

“你是投石头的人!”

“咦?”

“你在总部扔了一颗包着字条的石头!”

男人甚为吃惊:“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把字条掷给我嘛!”

男人半信半疑地盯着玛莉……不久张着大眼睛说:“真的是你”

“你不必这么夸张吧!”玛莉说。

“天哪!”

野口表情凝滞,“你一直做教祖的替身?”

“你叫做野口?”

玛莉按着说:“加奈子母亲的……”

“怎么说……情人吧!”

野口跨起一条腿坐着,“钱、爱情,牵扯在一起很复杂的!”

“这种关系很少人会加以褒扬吧?”

听了玛莉坦率的话,野口不禁笑了起来。

“你说话好直,的确如此。”

玛莉跟着打听到他与阿部百合住宿的房间。布斯被遗弃在外头,大发牢騒……

“那张字条上写的是真的吗?”玛莉问。

“啊?字条那个呀,那是百合写的。”

“捏造的吧?”

“不……她父亲的确在这。”

野口接腔,“压根儿没料到会在这碰到他,他无论如何想见女儿,托我传信。”

“这么说生病是假的?”

“上面没写生病哎,只是‘不适而’已。”

“还不是一样!”

“她父亲确实非常缺钱。”

玛莉颇为泄气。

“别找藉口。换作是加奈子,她绝对不会来的,你们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她说她会来。”玛莉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什么!”

“阿部和百合刚刚出门,总部派了一辆车子来接他们。”

“等等。多久以前的事?我接到字条立刻就被赶出来的呀!”玛莉说。

“你们来到之前约……五、六分钟时候,旅馆正门广场来了一辆豪华轿车,说要接百合和她先生去教团总部。百合听了非常高兴,就跟着对方去了。”

玛莉本以为加奈子一定不会理睬字条,没想到刚好相反。

她看过字条,马上叫手下前来……加奈子那么担心父亲的安危吗?

“你没地方去吧?”野口说,“不妨暂时待在这等百合他们,要是她如愿以偿捧着钱回来,也许会请你们吃一顿。”

“我可不敢期待。”玛莉堂堂地反驳:“我会努力洗盘子赚正当的钱。”

“哎哟,了不起!你今年几岁?”

“天使不算年龄。”

“什么?”

“没事。”玛莉连忙摇头否认。

“我常保持精神上的年轻。”

“哦……”

野口张口结舌,“真看不出来,难道你已经三十?”

对玛莉而言,这真是个太大的刺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