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系列》

九、殉情

作者:赤川次郎

“起来!”

“真是的,布斯……你是魔鬼,还怕什么?”

玛莉坐起来……

“啊!”

原来旁边不是布斯,而是野口,他正看着自己。

“对不起,我还以为是布斯。”

“布斯,那支狗的名字?

野口不可思议地说,“你和狗说话?”

“不,不是,我是在做梦!”

“你说什么魔鬼”

“我说过这种话?平日爱看恐怖小说。所以……”玛莉辩说:“已经天亮了?”

“十一点。”

“这么说是中午喽?睡得真熟。”

玛莉伸伸懒腰。打个哈欠。“谢谢你让我们过夜。”

“小事一桩。”

野口表情不大对劲。

“怎么了?”

“百合他们昨晚没有回来。”

玛莉回想起来了:“嗯。大概在总部过夜了吧。一定是和加奈子和好如初,闲话家常,以致于忘了时间。”

“要是这样就好了。”野口似乎放不下心。

“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我试着打电话过去。”

“教团总部?”

“嗯,可是对方说他们并没去!”

玛莉睡意全消。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我再打一次。这次换个女的来接,叫水……什么的。”

“水科小姐?”

“对,水科。我把事情整个解释一遍,她说他们没派人来接。”

“真奇怪!”

“我明明看到车子来的。”

野口强调:“对方似乎也询问过他们的干部,可是每个人都予以否定。我觉得事有蹊跷。”

“等等。那么百合女士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是这点最教人担心。如果不是对方的车,那会是谁呢?究竟把百合他们带到哪去了?”

玛莉也想不透事情的来龙去脉,尤其是车主是谁这个谜。

“我……我不干了。”

野口难为情地说,“我想回去。可是没有钱付旅馆钱。”

玛莉叹口气。这位不知“工作之乐”的人,活在世上有何意义?

“你有钱吗?”野口问道。

“要是有钱的话,就不会告诉你说我要洗盘子。说起来也太差劲,你到底几岁了?”

“不自觉得可耻吗?这种年纪还向小女孩伸手讨钱。”

“一点也不。”

玛莉顿时哑口无言。这样子下去怎么行?

“我想吃点东西,肚子快饿扁了。”

“有早饭.不过大概已经冷了。”

“无所谓,有得吃就好。布斯若不弄吃的给他,一定会摆出即将饿死的表情。

玛莉匆忙赶到外面,布斯正舒舒服服地在打盹儿。

“喂,怎么回事,你吃过饭了?”

“当然,难道要等你拿来吗?”

布斯说,“厨房有个爱狗的太太,稍微向她撒娇,她就给我很多东西吃了。”

“害我替你穷操心。”

玛莉轻轻蹲在布斯旁边,“事情不大妙哦!”

“什么事情不妙?”

玛莉把阿部百合与她丈夫出门未归的原委详细说给布斯听。

“嗯,的确非比寻常。”

“你也这样认为?水科小姐不会随便敷衍两句的,她不是散漫的人。”

“换句话说……两人被挟持了?”

玛莉听到布斯的推断吓了一跳。

“我竟然没想到,那该如何是好?”

“镇静,还不确定是不是被挟持。”

“可是……可能性极大。某个认识加奈子双亲的人。”

“会不会是他们勒索教祖不成反被惩罚?”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玛莉站起来。“我先去吃个饭再回来。”

“然后你要去哪?”

“回总部,找水科小姐问个清楚……

“他们会让你进去?”

“不用担心。大概会吧?”

其实玛莉自己也没把握……

然而当玛莉以迅雷不及掩耳(真的非常快)的速度扫光早饭正想踏出旅馆的时候,一辆警车驶来。

玛莉和布斯察觉空气凝重,均后退几步,静默地盯着事件的发展。

警察不知道和旅馆工作人员说些什么,按着野口被叫了出来。

“你认识叫阿部的人吧?”

警察问道。

“你是指阿部……百合吗?”

“两夫妇。听说你们住在一起。”

“嗯……”

野口愈来愈怯儒,“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阿部夫妇好像‘殉情’自杀了。”

野口警讯得张口结舌。玛莉也呆在一旁。

“殉情?”

嘴巴喃喃念着。

“表面看来是这样。麻烦你跟我们来一趟。”

“好……”

野口面无血色地问:“可以多带个人去吗:”

“谁?”

“那个女孩子和她旁边的狗。”野口指着玛莉和布斯回答。

雪原之中。

走在厚重的积雪上面十分累人,每走一步,膝盖以下都深深埋进白雪,还好今天是个晴朗的天气,并未下雪,多少有一些乐趣。

“就是这。”警察说。

云的一隅有块凹陷下去的地方,两人就躺在那。

“的确是她。”

玛莉注视着尸体。“你看!”

“我怕……”

野口胆怯得慾哭,“她会变成鬼吗?”

“别说傻话。我不大认得出阿部先生,必须由你指认。”

玛莉强拉野口,逼迫他看。

“没错……是百合和她先生。”

说完野口立刻后退了两三步。

“随便睡在这种地方。”

玛莉问“死因是?”

“详细情形必须等调查报告出来才可以确定,大概是吃葯吧!”警察回答。

“吃葯?”

“安眠葯或是其他葯剂。两人在昏睡中被埋在雪冻死。”

“自杀……是殉情?”

乍看之下确实如此。

不过阿部夫妇有要殉情的理由吗?

“诡异!”布斯说道。

“你也这么想!”

“那个女人不像是会自杀的那一类型。”

“那么……”

“百分之百是他杀。”

“可是为什么呢?”

“知道吗?”

玛莉踩着来时在雪中留下的脚印说。

“有人视阿部夫妇为眼中钉。”

“可能因为他们两人去教团总部要钱……”

“所以被杀?你没有其他更有力的推论吗?”(布斯说)

玛莉交叉手臂思考。

“嘿!等等我!”

野口从后追来,“别丢下我不管!

“那家伙真烦人!”布斯不屑地说。

“等一下嘛!两个全死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自己不会想啊。”

“旅馆费……”

“情人死了你不为情人伤心却只烦恼钱的问题。”

“我很悲伤呀!但是悲伤又能怎样?人死不能复生。”

话语中有多少真实成分只有天知道……

玛莉一行人乘坐警车返回旅馆,刚踏进玄关便碰到意料之外的人。

“太好了,你还在!”

中山迎面而来。

“中山先生。”

“当我回到总部看你不在,着急得不得了。我猜想或许你会在这里,过来一看果然还在!”

“教祖……”

“我全都了解。”

中山点头回答。“我向教祖询问过了,她非常生气,一心以为这是件阴谋,计划把她逐出教团。”

“确实不太高兴。”

“抱歉,让你受委屈了。不知道是谁多管闲事把你代理她的事打了电话告诉她,所以才会产生这误解。”

中山松了口气,“总之能够找到你实在是太好了,跟我回去吧!”

玛莉犹豫不决。

“回去?”

“当然是回总部呀!”

“但是?”

“我向教祖解释清楚了,她不会再胡乱发脾气,你放心。你可以再重回工作岗位。”

“好极了!”布斯欢呼。

“中山先生……”

“有事?对了,刚刚你坐警车回来。出了什么事?”

“那个霸道的人是加奈子没错吧?”

“你指教祖?”

“她母亲死了。”

“啊?”

“和她父亲相偕殉情,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殉情?那个女人?”

“令人难以置信。”

玛莉把昨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中山听。中山闻讯后陷入沉思。

“的确非常可疑。”

“我本来以为车子是本部派来的,所以在他们两人外出这段期间根本没想到是被绑架,而且有人会因为杀害阿部夫妇获益的吗?”

“唔……”中山回答道,“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不用操心,你只要照以前一样继续做代理工作就好。”

玛莉毫不考虑地说:“好的,只是有项小小的请求……”

“什么要求,尽管说。”

布斯用鼻尖摩擦玛莉的小腿肚:“告诉他给你加薪!”

玛莉低声地说:“可不可以帮我们付旅馆住宿费?”

“没有问题。”

“而且”朝向野口,“给这个人回东京的交通费。”

“为什么?”

中山感到莫名其妙,注视着野口……

“玛莉!”

水科尚子在玛莉抵达总部时,立刻出来迎接。

“昨天真是对不起,没能帮上忙。”

“不,你客气了……”

玛莉说,“能够回来我好高兴。”

“你和布斯的房间换了,我想你最好不要跟教祖住得太近”

“谢谢。”

走在廊下,玛莉突然对于周遭的一切感到熟悉的怀念情绪。

布斯则因为可以再吃到美味食物而欢天喜地。

“啊!”

走着走着,竟然与“教祖”面对面碰个正着。

她脸上几乎无任何表情,不过眼神清楚地泛着敌意。

“回来啦?”

教祖穿着白衣。

“是的。”

玛莉行了个礼,“请多指教!”

“辛苦你了,我的代理小姐,做事要认真一点!”

很快便擦肩而过。

“教祖”

玛莉唤住对方,“名叫加奈子的人,她的双亲昨天晚上殉情自杀了,在雪地吃葯被埋在厚雪下面……”

“哦。”

教祖背对着玛莉,冷漠地说。“那又怎样?”

“没怎么样。”

“我先走一步。”

玛莉目送“教祖”离去。

“她已经知道这件事。”

玛莉自言自语:“一定知道了,所以不让我看她的脸。”

“走吧,玛莉!”水科尚子催促道。

“那个女人真的死了?”

“是的。”

“真可怜!”

尚子摇头叹息。

可怜?到底谁才可怜?

玛莉有种预感,现在开始将会有一连串事故接踵而至。她相信预感绝对会应验,可是心却百般希望它不要发生。

天使有时也能预知未来。

“当魔鬼最轻松了,只要等人自动送上门就行。”布斯说,尾随在玛莉身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使系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