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线木偶陷阱》

第十八回:危机

作者:赤川次郎

上西换上素色西装,走下大厅。远藤穿着不习惯的礼服,疲乏地坐在沙发上。

“怎么样?”

“真是……累死了,主婚人不易为啊!”

“还没开始哪!”上西笑着。

“希望早点开始,早点结束。”远藤压低声音:“他们来了。”

卷川刑警带着两名刑警进来。远藤皱起眉头:

“他们怎搞的?简直是挂上警察的标志在走路!”

卷川刑警兴冲冲地走前来:“警长!怎么做?”

“小心不要太明显。一眼就看出你们是刑警啦!上西能不能跟酒店说一下,借套礼服给他们换上?”

上西微笑:“你们穿什么都一样。这样可以的了。总不能打扮成女侍应的样子吧!”然后利落地说:“你们其中两个要从结婚会场到宴会场为止,寸步不离新郎新娘。明不明显都不要紧的。”

“知道了。”

“另外一个先去会场,在里面戒备。我所担心的只是峰岸雅子。我们只有她的拼图。只要见到有点像她的女人就要留意。幸好见过她的人都一致同意她是美女,你们应该看得出怎样才算美女吧!”

三位刑警不约而同傻笑起来。近来追缉的是稀有的杀人狂,使他们的表情生硬而紧着。

“这样行了吧!”上西问远藤。

“唔。……记住,对方是一流的用刀高手,即使相貌很美,绝对不能大意。”

刑警们一同点头。卷川刑警接着把一个重甸甸的纸袋递给远藤,里面装的是手轮和皮套。

“我去预备一下。”远藤拿着纸袋进去洗手间。上西带着刑警们来到旁边的指示图镶板前,把仪式会场和宴会场所的地点说明一遍。

峰岸雅子就在此刻从入口的旋转门走了进来。上西站在镶板前,正好半背向入口。

即使给他看到一眼,他也会在她身上停留一下的。雅子转向右边,寻找升降梯的乘搭口,上西完全没有察觉到。

下午四点三十分。

美奈子单独坐在更衣室里。十五平方米的和式房间。已经换上新娘装,手里拿着花束,等待仪式开始,一边想着蜜月旅行的梦。修一的脚还没完全复原,不能去太远,商量结果是去八丈岛。

有人敲门。礼服上插着白玫瑰的修一探头进门来。

“哟,你不能来这里的呀!”

“我想看看你。”修一凝视美奈子娇美的新娘装扮:“……好漂亮!”

“傻瓜!”美奈子瞪他一眼。

“对了,浅仓教授不晓得来不来?”

“他有回覆说要来的。”

“是他太太寄出的。那位先生呀,连自己的结婚典礼也会忘记的!”

“说的也是。”美奈子也担心起来。“打电话看看。”

“唔。升降梯那边有电话。那么,待会见!”

修一向美奈子打个眼色,走了出去。

雅子见离她几公尺前面的修一由来,赶快止步。他那颀长的身材很适合穿礼服。她突然觉得胸口憋得慌,有窒息感。修一没留意到她,快步背着她走了。雅子觉得一股被人撇弃的寂寞感袭上来,不由打寒战,立刻跟上去。压抑内心的激动,以普通的步调走。经过刚才修一出来的房门,是“新娘更衣室”。牧美奈子在里面。

为着调查这个会场而跟踪牧美奈子时,得悉这个女子的性格,是个专心研究、热情过生活的活泼少女,连雅子也不由对她产生好感。修一爱她是理所当然的。她年轻、美丽、来日方长,不同自己。她有幸福等着她,自己没有。走廊过去一点,大厅的升降扶悌上升处,修一在那里打电话。修一背着她,声音传进耳际。

“……对,教法文的浅仓教援。我是上田。”

突然,雅子想到不如现在动手。四周无人,不怕騒扰。宴会场人多,也许没机会出手。刺死他,然后刺自己。修一背着自己。怎么办?现在还是待会?雅子造惑了一瞬,决定趁早行动。她从手袋探索刀子。

“……先生,已经可以出来了吗?”修一榷续讲电话。“……典礼五点开始。请转告他尽快赶来。我们请他在宴席上带头喊乾杯……”

雅子拿出一把刀,慢慢靠近修一的背后。修一对着电话,完全没察觉。雅子盯着他的背部。

升降梯传来人声。雅子赶快背向修一,假装浏览旁边的礼物样本玻璃橱。上来的是五六个穿礼服的中年男女,斋斋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开始说朋友的流言非语。雅子轻轻咬咬嘴chún。

“……会场在p酒店。请他无论如何出席。那么,再见。”

修一打完电话。雅子急忙走上升降梯。现在绝不能被他发现。雅子叹气,后侮自己错失良机。她照原定计画,先到上面的餐听吃最后的晚餐。

雅子上了升降梯之后,卷川和一名刑警正好从下面走上来。错过了,没遇上。

下午五点什十分。

晚班的女侍应南明子,战战兢饶的打开从业员室的门。见没人在,松一口气。又迟到三十分钟,被领班看到就糟糕了。即使只迟到五分钟也会被他罗苏一大堆。

她慌忙奔向放衣服用品的壁橱室。脱掉身上的洋装,打开壁橱找制服。

“咦!”不见了。再看一遍,没错是自己的壁橱。

“怎么回事?”她把其他没上锁的壁橱逐一打开来看过,还是找不到。没有制服,□上被开除都有份。南明子哭丧着睑,后侮自己刚才不该跟男翎友鬼混,睡过了头!

下午六点五分。

“各位,有劳久等了!”

司仪稍为提高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在会场飘扬。熙熙攘攘在谈着话的客人,一齐安静下来。

“新郎新娘入场了!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

结婚进行曲奏起,远藤夫妇陪着手挽手的修一和美奈子,安静地进到会场。在掌声中徐徐前进的新人,神韵非凡,直直望着前方。

会场的配置是六张圆桌,一桌八个人。正面金屏风前面是新郎新娘和主婚人夫妇的席位。他们在桌子间转一圈后,新人在正面坐下,远藤和洋子夫人并肩站在两旁。

上西忍不住想吹口哨。远藤露出铁面无私的严肃表情,令他不觉莞尔。

在司仪的催促下,远藤抖着手指拿出原槁,开始介绍新郎新娘。

“……这位上田新郎……”

众人哄堂大笑。远藤的睑色又红又青,乾咳一声又重新来过。美奈子也低下头去拼命忍笑。

上西环视会场。首先客人没有问题。负责受理的人已经确认过双方的亲戚朋友。至于从业员,经过领班确认,全部都是认识的睑孔,没有新面孔。

说起危险度,走廊比会场高。典礼和摄影师都平安地结束了。接着是离席出去换装的事。预先躲在走廊,途中突击的事不难。今天在同一酒店有十几对新人举行结婚仪式,人客相当多。其中一个化过妆在大厅走来走去的话,谁也不会前去查问。

卷川和一名刑警正在走廊待命。会场的角落也有一名刑警在监视。上西觉得这样还不够周全。那个峰岸雅子重复多宗杀人命案,还能逃离警方耳目,自然可能避开戒备混进来。上西提高警惕,准备片刻不离开新郎新娘所在的范围。

终于介绍完毕。远藤坐回原位,挥去额头的汗。

接着是主宾致词,修一那边由高中时代的恩师代表、美奈子这边由上西代表。

“我是被指名的上西。实际上,我和新郎新娘最近才相识,竟然代表新娘这边献词祝贺,十分荣幸。大家都知道,两位新人最近经历一场空前的体验,不必详细再提,大家都晓得是那宗大事件。在这里讲那些话,也许会令在座的皱眉头,我却觉得这是他们爱的胜利记录,应该正当的提一提……”

听到上西把事件简洁慨要的叙述时,一名侍应轻轻用膝盖碰一碰隔壁的同事。

“喂,原来那个就是完成大冒险的女人!”

“嗯?什么……”

无心作答的对手是圾本,刚来不到半年的新手。今天负责照明的开关。昨晚他打了通宵麻将,于是不停地打呵欠。

这个房间的照明开关,就在会场内简单舞台的后面,看不到会场的情形,必须经由舞台另一端的侍应示意板本燥作灯光。

不能睡!板本摔摔头儆醒自己。

“……对于美奈子小姐的勇气,我们脱帽致敬!”上西继续说。“这是从爱来的勇气。……最后,盼望可爱的下一代早日诞生。因为我已经不年轻了!”

美奈子难为情地垂下脸。全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下午六点二十分。

雅子从厕所出来,来到走廊上,迅速的环顾四周。她穿上女侍应的制服,手里拿着装有自己衣服和手袋的纸袋。下到一楼,走到携带品的寄存处。

“客人叫我替他寄存这个。”

寄存处的工作人员,无法记住众多女侍应的睑孔,立刻接受她的纸袋,将号码牌交给她。雅子把号码牌放进围裙的口袋,触及里面的两把刀,冰凉的触觉,给她安心感。然后再把一张小纸条一起放进去。

六点半。

照预定的话,这时正是婚宴上主宾致词完毕的时刻。之后是乾杯,以及切蛋糕。换装在六点四十五分,回来时是七点十五分或二十分……

“请等一下!”

突然有人把她叫住,雅子吓了一跳。原来是个穿戴华丽而显得滑稽的中年胖妇人。

“我是加纳的宾客,接待室在哪儿?”

雅子这才记起自己穿着女侍应的制服。

“这……这个……”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才对?”

“请你到楼下去看看指示图好吗?”

“就是因为看不懂才问你的呀!”

胖妇人突然生气,几乎在发怒地说:“你不是这里的从业员吗?竟然不知道?”

“这个……我是搞混了,今天太多组新人结婚。请你把名字告诉我…………”

这句话使胖妇人完全气愤起来。“究竟这里怎样教导人的?叫你的上司来,我要你说明那句话的意思!”

雅子暗呼不妙。胖妇人的气焰嚣张和大声取闹,已经有客人盯着她们看。

“怎不回答我?你想怎样?不懂就说不懂,我可以问过别人啊。你连这点礼貌都不懂吗?”雅子觉得血液往上冲,依然吞声忍气的低下头去:“对不起!”

“道歉有什么用?我叫你把你的上司叫过来呀!”“这个请你宽恕…….”

雅子不由握紧围裙里面的刀。竟然受一名肤浅无知的妇人侮辱!可是不能粗心大意。正是最要紧的时刻。

“什么事情冒犯了客人?”

一名穿礼服的男人经过。好像是酒店的负责人。

“啊,你来得正好。”胖妇人喋喋不休地说出她的不满。

“真是万分对不起。”男人转向雅子说:“你!好好跟这位客人道歉!”

“对不起!”

“让我带路好了!”男人说。雅子松一口气,终于避过这场胡闹了。可是,男人又对她说:“你也一起来!”

不能拒绝。一旦引起酒店的人疑心就坏事了。雅子无可奈何的跟在他们后面。

下午六点四十分。

“现在,请新郎新妇的恩师浅仓久一郎教授带头喊乾杯!”司仪说。

浅仓教授矫正弄歪了的领带,握着玻璃杯站起来。其他客人一齐站立。

“男的是我的右手,女的是我的左手。可是,现在左右手都离开我远走高飞了!”

冷不妨地,教授如此大声说,客人全体大声笑。修一和美奈子也笑得差点把杯里的香槟倾倒出来。

“真是岂有此理的事!失去左右手,我怎么办?本来不想祝贺他们的。不过我喜欢喝这杯喜酒!来,为这件岂有此理的事情乾杯!乾杯!”

全体一同呼应。

“……接下来,请新郎新娘在结婚蛋糕上入刀!”

“喂!开关!”负责灯光的板本走到开关前面。

“等我的信号!”他的同伴说。

领班站在蛋糕前面,告诉修一和美奈子握刀的方法和入刀所在。四五名客人站出来,准备拍照。领班向门口的侍应示意,侍应传达给板本。板本熄了灯,同时使聚光灯对准蛋糕,相机的镁光灯不停地闪耀。

侍应再向板本打信号。“喂!亮灯!”

板本开了灯,会场又恢复光明。板本觉得愈来愈困。

“现在,新郎新娘一同离席,出去换装。请各位一边用餐,一边欢谈吧!”

司仪和客人同时觉得轻松下来。修一和美奈子在领班的陪同下离席。远藤舒一口气,跟上西交换一个眼色。上西笑着对他眨眨眼。远藤用手摸摸左腋下的手轮。想了一下,弯腰在桌子底下拿出手轮,拆掉安全装置。只要没有激烈的移动,不怕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八回:危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提线木偶陷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