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线木偶陷阱》

第三回:第四组餐俱

作者:赤川次郎

翌晨醒来时已经九点。第一天上课不能迟到,于是修一慌忙爬起床来。床垫太过舒适,厚窗帘又全遮掉外面的光亮,不知不觉就睡过了头。

拉开窗帘,阳光突然挤进来,一瞬间有点晕眩感。昨晚的雨过,变成绝好的天气。睁眼一看,原来后院有个大水池,晨光映照在水面上闪闪发光。对面是树林,昨晚看到好像枪芒的地点。树丛之间隐约可见高耸的石墙包围着整幢房子,外边全是一望无际的树林。

洗过脸剃完胡子后,整个人清爽不少,下楼时已经九点半,进去饭听时,昌江在等着。

“早安。请坐!”

“那位……小姐们呢?”修一不知如何称呼纪子和芳子。

“在客听惑书房吧,我想。”

昌江把法国面包、天然rǔ酪和橙汁端来,喝了冰冻果汁后,修一完全舒爽。餐后喝杯热咖啡,向昌江道谢后,走向客听。“睡得好吗?”穿着浅蓝针织套裙的纪子对他微笑。

“想再早点起床的,无奈睡床不放人。芳子呢?

“她在书房等着。”

“那么,我们开始吧!让我来预备课本。”

“有劳你啦!”

穿过客听才能到书房。说是书房,并非四壁是书的暗室,书架仅仅占据一面的墙壁,另一面是通往后院草坪的落地玻璃窗,阳光充沛的溢进室内。面积比客听还大,间隔地摆著许多沙发和长椅。

芳子穿着昨天的服装坐在沙发上。正好十点。

“我们开始吧!”修一说。

纪子和芳子坐长沙发,修一在小桌子的斜对面单人椅上坐下。他有当过好几次家庭教师的经验,像这般气氛豪华的还是第一遭。

“让我们从最熟悉语句开始。”

修一在桌上准备好的白纸上用签字笔写“我爱你”三个字……

上午的授课转眼过去。

他们在书房的凉台上吃午饭。清凉的室气沁人心脾。呈带状的草坪夹在水池与房子之间,是条适中的散步道。

“昨晚的雨弄湿了草地,现在不会太好走。”

“占地颇广哪!”

“相当宽大,但还不至于会迷路!树丛那边有个小亭榭,找个时间带你去看看。”

简直进入电影世界了,修一暗忖。

下午的授课只教问候句的练习,很快就结束。

“谢谢。”纪子笑着说,“休息一下吧!”

在客听憩息时,昌江算好时间端茶进来。银茶□、古典茶杯。平日不太注重这些器具的修一,也不觉地欣赏起茶具的色调和设计来。

“这红茶的味道真好。还有这些茶杯。啊,我不懂得监赏这个……”

“你喜欢么!这是家父最欣赏的茶具,英国皇族的赠品。”纪子说这话时,完全没有炫□的意味。

“我们三个都是红茶党呢!”芳子说。

修一突然觉得奇妙。芳子说“我们三个”,等于把他算进去,似乎不太自然。

“小姐……”昌江出现在门口,表情有点困扰。

“甚么事!”纪子问。

“有客人……”

“谁?”

“是我。打扰了。”昌江背后的男人低声回答。

修一拿杯的手定往。推开昌江挤身进来的,就是昨天在路边餐室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更令他惊奇的,乃是这个男人很适合整个环境的气氛。

“是你!”纪子的表情强硬起来。“这回有何贵干?”

男人没有回答,却很好奇地钉著修一。

“这位是谁?可不可以介绍?”好像第一次碰面的样子。修一心想,他应该记得的。

纪子有点踌躇,之后无可奈何地说:

“刚来的家庭教师,上田修一先生。这位是**”

“幸会幸会。”男人打断他的话,我是警察厅搜查一课的小林。”

原来是刑警。修一把他从头到脚飞快的一瞥。

“家庭教师么?教什么呀?”

“法语。”

“喔,那真了不起!”

男人表示夸张的惊讶。“法语是多么优雅的语言。从前我很迷法国电影哪!巴黎晚会、舞蹈会的请帖、田纳西商船**即使听不懂,光是听见法语就很舒服。啊,lavieenrose!(玫瑰色的人生)“

“警长先生!”纪子冷冰冰的打岔,“我想请教阁有何贵干来此。”

“真对不起。哦,没什么特别的事。就跟上次一样,想知道府上有没有见到陌生人啦、或是其他可疑之点。”

“我答覆过了。这间房子虽然很大,但还不到白金汉宫的地步,陌生人不可能躲起来看不见的!”

“是啊,这个我知道。只是里住的全是女人,车夫又住在另一楝,不能不小心留意……”

“不必费心,保护自己的事还顾得来!况且,”纪子继续说:“这位上田先生从现在起,除周未之外都住在这里,更加没有危险啦!”

“不不不,小姐,”小林摇摇头,“没有人是预先想到被人谋害的。大家会以为绝对轮不到自己,自己不要紧。一旦发觉不对劲时已经太迟了!”

“谢谢你的忠告!”纪子斩钉截铁地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送客了!”

“哎哎,真是打扰啦。对了,上田先生吧!”

“是。”

“打扰你上课,真是对不起。”

“不……”

“那么,如果发现有什么不么,请立刻联络!”

纪子不睬他的话。小林从容不迫地鞠躬,离开客厅。

“这个人不识趣,像恶魔梅菲斯特!”芳子说。

“究竟发生何事,刑警跑上门来?”修一问道。

纪子觉得无聊似的摆摆手,叹口气说:

“已是一个月前的事了,附近的公路上发生货车司机被杀的命案。”

“啊,我晓得这回事。”

“说起来也真残忍啊!”

芳子插嘴:“早知去看看!”

“别胡说。说是附近,其实距离蛮远的。”

“那刑警为这件事来这里调查?”

“这一带住家少,听说一间一间查询过,后来找上门来。可是,自此就常常来……”

“为什么?”

“不晓得呀!每次都问一样的话:『有什么不对吗、有见到可疑的人物吗』之类,烦死了!”

“真奇怪……他说自己是警察厅的人。可是这里是长野县,为啥特地从东京来……”

“总之,是个强蛮、不讲理的人!”纪子有点烦躁的样子。

修一离开客厅回到二楼的房间,本来想看看书,突然觉得喉咙有什么噎住,于是转去饭厅。当他穿过饭厅打开里面厨房的门时,吓得呆立不动。那个小林竟然在眼前。

“是你呀!”小林倒是没有惊讶的样子。

“你在这儿干嘛?”

“想喝杯水。”

“一直以为你已经回去!”

“哦,你不觉得吗?这房子太宽大了。光是厨房,就跟我的公寓一样大。哎哎,当刑警的只是工作辛苦,没有好酬劳哪……”

“我想,纪子小姐不会觉得你的话有趣!”

“哎,我要走了。要看的东西都看到啦。”

“什么东西?”

“这次真的要走了,请留步!”

小林从修一身边挤出去,走出饭厅。

“警长!”修一把他叫住。小林沈默著回过头来。

“你,曾经到过法国吧!”修一盘起双腕说。

“我吗?”小林睁大眼睛看天。“警察的薪水太少啦,想去法国或是关岛的画很久了。为什么这样问?”

“不,只是那样想而已。”

“是吗?”小林有点感兴趣地盯著修一看几眼,然后说声“告辞”,转身离去。

修一待他走后,竟然觉得心情沈重起来。小林一定到过法国,甚至在巴黎住过。刚才他用法语讲的那句“玫瑰色的人生”的“玫瑰”一词发音奇准,那是正统巴黎人的法语发音,只有住过巴黎的人才讲得那么纯正,光是在日本学法语的人讲不到般流利和正确。他那种咄咄逼人的作风,意味着不是小可人物。那么,货车司机命案,跟峰岸家,究竟有何关连?

修一把厨房仔细地看一遍。特大的食器橱柜,宽敞的烹饪台。负责烹饪的钟点厨师还没来,一切收拾得井然有序。除了银器的杯和碟子重叠放在烹饪台上外,没有别的瞩目物品。那个“梅菲斯特”到底来看什么?

修一礼拜二到峰岸家的。教了三天,第一个周未来临。课程进行十分顺利,三个月下来应该可以学得不错了。纪子和芳子都是模范学生,生吞活剥,吸收很快,发音也准。也许自幼生活在西化环境,对法语多少有亲切感之故。

第一个周未假期,修一从车库把那部修检完毕的u地平线”轿车开出来。车库的空间可以放五部车,现在只剩下一部平治和纪子的阿法罗蜜欧跑车。芳子不会开车。修一问她为何不学,她嗤之以鼻回答说:“车子是蛮人的交通工具。”

中午过后,修一抵达k大学的校园。停好车出来后,彷佛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不由四周张望。

“我在这里!”

很远的研究大楼屋顶上,穿白衣的美奈子正在向他挥手,似乎等了很久。他也向她挥手,见她已经奔下来。他走到五层建筑的陈旧大楼入口处,听到奔下楼梯的脚步声。美奈子飞出来,一下子就把他抱住。

修一也紧紧搂住美奈子亲吻。美奈子用力地环住他的胳膊,好像不愿跟他再度分离似的,使修一产生窒息感。

实际上从美子的立埸看,接受修一求爱以致共赋同居的过程发展太快,难免担心这种状态是否久持续得下去。即使分开三四天,出奇地觉得漫长难挨。

“你真的回来啦!”美奈子说。

“当然罗。你不想信我?”

“不是的……一小时以前,就在楼顶上等着。好不好?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好啦好啦,你又不是我妈!”修一笑道。“又不打电话来,害人家担心你是不是病了……”

看到她那撒娇而孩子气的脸,修一心里暗忖,以后就每晚给她一个电话吧!

“工作做完啦?”修一问。

“昨晚开夜车到十二点,把今天的份都赶完了!”

“哗,这么勤劳!”

“今天可以慢慢来了。”

“那么,快点换掉身上的白衣,我们去银座!”

“咦,这么阔气?”

“我先领了十万元薪水!”

“不是要储蓄起来吗?”

“没关系,第一次罢啦!”

“不行啊,这样下去就存不到钱了!”虽然嘴巴这么说,美奈子的声音却充满兴。

“我在这儿等你,车子停在那边!”

眼看美奈子蹦蹦跳跳的走开,修一觉得她真的可爱。

换上粉红色毛衣和蓝裙子的美奈子,前后判若两人,娇美可人。两人像所有亲密的情侣一样,手挽手在人潮汹涌的银座散步、谈天、说笑。看完电影,再上餐厅去。修一以为美奈子的兴趣只是读书,没想她对电影很有心得,尤其喜欢侦探推理片。令他想到,换下白衣的美奈子,就是一名普通的时代女性。

走出阿佐谷车站,慢步踱回公寓的路上,修一说:

“我想找事情做了。”

“你不留在学校?”

“还没决定。苦是跟你结了婚,继续留在大学似乎不太方便。”

美奈子低头去,嗫嚅著说:

“苦是为着我……使你结束研究生活……我……”

“哦,不是那样。”修一笑了,“只是我自己觉得可能不适合从事研究工作而已。”

美奈子急忙捉住他的手臂,靠著他的肩膀说:

“现在不要提这些,我们回去吧!”

修一也沈默著抚弄她的秀发。几分钟就回到公寓。一幢双层灰泥建的廉价公寓。上了二楼,进到屋里亮了灯,修一眼前一亮,以为走错房间。一切井井有条,窗帘换了新的,墙壁改涂水蓝色,整个房间变成耀眼般明朗。原本简陋的二十平方米小房子,就像点了魔术似的改头换面。修一无法置信般呆著不动。

“……你喜不喜欢?”美奈子怯生生地问。

“啊?当然喜欢。你会变魔术吗?”

美奈子开心地莞尔而笑。

仔细一瞧,连床都铺好,一副准就寝的布置。修一正想问,只见美奈子红着脸说:

“我想你也许疲倦了……马上要休息……”

“马上休息?”

修一凝视着美奈子。美奈子走到房间角落,把毛衣和裙子脱下,剩下内衣,回头看修一。修一微笑。美奈子再转过身去,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一件件叠好,然后躶著身体低头站着。

修一依然伫立不动。

“嗯……”美奈子说。“怎么办?我……”

话没说完,修一已经上前来,把她压倒在床上。接下去的一个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回:第四组餐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提线木偶陷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