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线木偶陷阱》

第四回:地下室的雅子

作者:赤川次郎

安详的下午。星期五,修一到峰岸家的第十天。

上完课,吃过下午茶后,纪子提议到树林中的亭榭去看看,修一答应了。

两人从书房走出庭院。空气很凉,却很舒畅。他们越过草坪,巡看水池周围漫步。

从二褛看水池四周全是密生的草,实际上是铺着砖瓦的小泾。沿着蜿蜒的小径走的路

上,祀子不太说话。

“好安静!”修一叹息,“住惯吵闹的东京,反而不能习惯。”

从小径踏入树丛中,眼前突然开出一块空地,亭榭建立其上。圆筒形的亭榭,下半部是砖墙,上面是木造的。几根石柱往中央撑住屋顶,窗子四面都有,现在大部分关着。

“进去吧!”纪子领先从对面一个没有门扉的入口进去。圆形的房子中央有张图桌,周围摆着板凳。

“孩提时代,我们常来这儿吃饭,心情像野餐。”纪子一面说一面开窗。

“那一定很有趣。”修一坐在板凳上。

“那时真太平啊!”

“你有个好父亲吧!”

“父亲是一切。这幢房子是他的一切,他又是我们的一切!”纪子说得非常认真,令修一讶异。

可是,她立刻回复往常的冷淡态度说道:

“你的父亲是怎样的人?”

“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

纪子凝视他:“过世了吗?”

“不叹得。”修一苦笑。“总觉得自己出身不清不楚的。我懂事时,已经在叔父家了。叔父从来不提双亲的事,我也从来不问。长大了些,自然廉见一些谣言。附近的孩子时常笑我是『没有爹娘的人』,作弄我。我常跟一大堆对手吵架呢!”

修一停顿一会,望着窗外,继缣说:

“在我童年的心裹,只知道吵架必须吵羸人家,不能输给别人。叔父就像局外人,从来不维护我。我离家出东京时,他没阻止,而且直接表明他松一口气。那样也好,人是独自的个体,每个都是外人。”

纪子一直聆听他的话,然后站起来走近窗边:

“可是,你不是有人在爱你吗?”

“唔。”

“你不爱她?”

“是想爱的。”

“她是外人么?”

“一个亲密的外人吧!”

“你真冷酷啊!”纪子慢慢地说:“这样说来,你那位心上人,对你而言,就像我一样没有多大分别?”

“也可以那么说。”

“想不想跟我亲近一点?”

修一挑挑眉头:“我不想那一百万不翼而飞!”

“你真坦率。”纪子笑了。“---我们回去吧!”

他们谈谈笑笑,一路走回洋房去。

日子平稳的过去。秋去冬来,没有任何风浪。不觉一个月过去了。

那天早晨,连续几天的灰暗术天突然变成万里晴空。远处落完叶的细枝完全静止,阳光普照,充满小阳春似的温煦,风和日丽。

修一在九点半醒来,拉开窗帘,又回到∷上赖了半个小时。

今天礼拜六。美奈子要陪浅仓教授出席拉丁语学者的国际研讨会,所以这个周末他不回东京。这是他第一次在洋房裹休假。纪子和芳子一早就出了门,他更无所事事。

十点才起来。整装下褛去饭厅,昌江已在等候。“早安!”

“早安。起迟了对不起!”

“哪裹。早餐吃火腿蛋好吗?”

不消一会功夫,香喷喷的天然rǔ酪法国翱包、火腿蛋和果汁就端到他面前。

“先生今天留在这儿?”昌江一边倒咖啡一边问。

“大慨是的。有什么事?”

“如果是的话,下午我想出去购物。”

“你去吧!我来看门。”

“对不起。岛崎会开车送我去。”

“这裹买东西不太方便吧……”

“附近什么都没有,必须一次买大量来囤积,除了那些东西是配货送上门之外……”

那些东西是指进口的红茶、rǔ酪、香皂、化妆品等等,每月一次,从东京的百货公司集合途过来。

“祀子小姐她们出去了吗?”

“一早就出陀了。”

“每逢礼拜六礼拜都出去,知不知道她们去哪儿?”

“这个……好像是慈善团体的工作,不太清楚……”

慈善团体?也许适合纪子,跟芳子不太相衬。修一问过纪子,纪子从来不肯正面答覆。

早餐后,修一进书房看藏书。全是精装本的洋书。到底有谁真芷翻阅过?顺手拿了两三本,令他惊讶的是的确有人读过的迹象。

修一浏览书架一角的美术品,小铜像、波希米亚族的玻璃人偶,以及把柄上有雕刻的刀。看了一会,□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引诱,于是穿过凉台走出草坪。

作了一下深呼吸,令人立即被温气浸透。附近没有地方散步。这幢洋房的几公里范围内没有别的人家,是个孤立的世界。当然,光是这裹的庭院就足够宽广来散步了。

修一不期然的想去那个亭榭看看。看看表,十一点半。昌江说下午才出去,现在不要紧吧!于是他沿着水池边朝亭榭方向走去。

随意观赏四周的树木,不觉走近亭榭。窗子全关着。正想转过入口处时,突然听到人声从裹面传出来。修一蹑手蹑脚的走近其中一面窗,从木板制的窗缝往内窥望。

中央的圆桌上,一对躶体的男女正在纠缠着,发出呻吟和粗野的喘息声。周围散落着脱下的衣物。

男的是岛畸,女的是昌江。那个看来天真纯朴的小姑娘,嘴裹发出沈溺于情慾的喜悦聱音,令修一难以置信眼前婬荡的光景。看来他们不是第一次这样做。可能是每逢纪子和芳予不在的周末,他们都在这里愉情吧!

激荡的喘息聱清晰地传进修一的耳际。他静篇离开窗棂,沿着水池回到草坪上,坐了下来,凝望平滑的水面。他感觉刚才那幅不寻常的光景在体内騒扰著。不是那两个人的交合使他觉得异样,他才不管谁同谁好呢!令他觉得异样的是他们选择亭榭为幽会场所。洋房裹那么多房间,岛崎住的又是别栋,不必檐心□人窥见。为何偏偏选中那座亭榭?住在这里的人好像个个都不太正常,超乎常识之外的怪里怪气!修一站起来,拨掉黏在长裤上面的枯草和泥土,准备回到书房。就在那时,他看到一样东西。

沿着外墙有好几处小花坛。其中一个枯萎了的花坛里,竟然有一只手伸出地面来!修一看得目瞪口呆,那只小小的白手居然向他招呼似的摆动---战栗感贯满全身!一只向他招呼的手!修一慢慢地移动,然后向书房冲过去!想要逃脱一个在后穷追的恶梦似的拚命跑……

“我要出去了!”昌江对坐在客厅歇息的修一说。

“请!不必担心。”

修一目送昌江出门去。几小时以前那个发出婬声浪语的身体,若无其事的,一点也不露痕迹。修一出到玄关开门一看,只见昌江坐上岛崎的平治车,绕过喷水池对面消失了。

这样,整瞳偌大的洋房只剩自己了。“不,两个!”修一蓦地喊出来。这时乃是下午三点。

平静下来后,修一驱除了恐惧感。他是合理主义者,虽然相信怪谈,但是想到那只手会动,表示一宏还有身体。十五分钟后他再去花坛看,手不见了,周围的泥土零乱,有个隆起的地方。显然其下有个地下室。看来是手的主人抓破天花板而将手探出来。是谁呢?第四组食器的主人!会用高级食器会吃东西的,当然不是幽灵,也不是野兽啦。

修一从花坛回望洋房,用眼睛测定花坛在那个位置。然后穿过书房和客厅走出大厅。从玄关看,大厅的对面是褛梯口,楼梯口的对面有条小走廊。修一朝走廊往前,到了一道楼梯口,看到左右有几道门。其中一个是昌江的房间。其他的门上有金属板,写着洗衣室、清洁用具室峰杂货室、仓库等等。正面是通往后院的门,一直是锁着的。

最左边的门是“仓库”,下面应该是地下室了。修一把手放在门上,有点犹豫。接着旋转门钮,再也压抑不住好奇心。好像有人在嗤使他似的,不由自主推开了门。

他探手开了灯。小灯泡的光照出一个十平方米的房间。果然是仓库,放着木工道具、园艺用品以及绑好的旧杂志和书本。应一该还有通往地下的入口的!他再往里面走,几个纸箱堆碛着。对面的墙壁有个入口。修一不禁苦笑、是否秘密的地下室?万一踏足进去,会不会进到另一个脱离现实的奇异世界?

入口必须低下头才进得去。他立刻下到堆砌着砖瓦的楼梯,是道螺旋状的弧形悌,从入口看不到下面的倩形。头顶上面有几个小灯泡,充分的照到脚下。修一薜静地跨步。他觉得空气很冷。即使轻声走,在小隧道似的空间听起来有如燥兵似的。下完楼梯时,来到一个十平方米大的空间,裹面摆着一张细长的桌子,像是放食物盘用的。

“是不是昌江?”突然,从暗处传来少女的声音。修一吓得跳起来。正面有道门,上面有个四角形的窗。一名年轻的少女,正从镶了铁格子的窗予望着修一。

“----你是谁?”

修一必须调整呼吸,才能回答少女的问题。

“上田修一。我是家庭教师。”

“啊!”少女说。“我听昌江讲过,你是来教法文的。”

“是的……!”修一说着,悄然走近正面的门。铁窗子对面,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跟他面对面。近乎苍白的脸,长发任意地披在肩上。修一跟少女无言相视片刻。少女的轮廓很深,细长的眼睛,薄薄的嘴chún,深深吸住他的视线。

“你是谁?”修一问。

“峰岸雅子。”

“那么你是纪子和芳子的……”

“妹妹。”

那叫雅子的少女,一直凝视着修一。修一勉强自己挤出一句话来:

“这是甚么地方?好像监狱一样。”

“是啊,真的是监狱。”雅子捉住铁格子说。

“为什么?你为何关在这里?”

雅子露出浅浅的笑,谣摇头说:

“姐姐们说,我是个坏姑娘……”

“可是……”

雅子耸耸肩:“这里住得不错,而且什么都有!”雅子移开身体。修一第一次窥见监狱的内部。裹面相当宽敞,跟褛上的房间差不多。铺着地毯,墙上镶板,壁面挂着好几幅昼,书桌上摆满书籍。

“这房间漂亮吧!”雅子说。“你看,甚么也不缺,甚么也不必做,只是玩。就像鸟笼一样,可以自由飞翔!”说完,雅子大笑。修一听出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笑声。

----突然,雅子变得很诚恳,走近窗边。

“救我,好不好?”

修一看到她的眸子发射出耀眼的光芒,不觉迷醉了。

“我要出来!放我出来!啊,我快要疯了!”

她在狂喊,紧握着铁窗的小手在颤抖。修一上前裹住她的手说:

“静下来!安静下来!”

雅子突然把嘴chún贴在修一温暖的手上。修一带着迷惑,另一只手却轻轻的抚摸雅子的睑。

“……我好想死,真的。我还能活几天呢?”

雅子眼泪汪汪的笑着说:“刚才,我拿掉书桌后面的木板挖开墙壁,从砖瓦的隙缝伸手出到地面呢!”

“我看到了,所以来找你。”

“啊!总算没有徒然。谢天谢地!”

然后,她像回到现实!放低声音问:

“昌江呢?”

“出去买东西,跟岛崎一起。暂时不会回来的。”

“姐姐们也出去了吧!”

“是的。”

雅子彷佛安心下来,把额头顶在铁格上,闭起眼睛。

“为何你的姐姐将你关在这里?”

雅子垂着眼静默一阵子。修一这才发现她穿一件朴素白洋装,像一朵纯洁的花。蓦地,雅子下定决心似的仰起睑来。

“我是个坏女孩,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所以姐姐恨我。”她大喘一口气,说:“我,杀了人!”“----什么时候的事?”

“五年前……那年我二十岁。”

“你杀了谁?”

“在岛崎之前的男工,名字忘了。”

“为何杀他?”

“我没想到要杀他的。那天,大家都出去了,剩下我一个在房裹。那男人跑进来,冷不妨就压倒我,骑到我身上,衣服被他撕破了,我想喊,被他扼住颈项。看到旁边的桌上有把裁缝剪刀,我抓过来用力刺他。刺了一次又一次,突然他软绵绵的倒下去,死了!”

“可是,这算正当前卫,没有报警吗?”

“没有。没有人相信我的话。姐姐们说,如果被警察捉到,他们会关我进真正的监狱!”

“岂有此理!怎能不相信你?”

雅子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地下室的雅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提线木偶陷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