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

10 对话

作者:赤川次郎

“天野?”那男的抬起脸来。“你找天野有什么事?”

“我有点事向他请教。”正人说。“他已经回去了吗?”

正人带看亚纪母亲给他的名片,来到天野做事的房地产公司。已经下班了,但有两名职员留下来工作,于是正人进去打招呼。

“天野那厮不在了。”男人说。“他被开除啦!”

“开除?”正人大吃一惊。“为什么?”

当然,天野被开除的理由跟正人毫无关系,只是听到太意想不到的消息,不由冲口而问。不过,幸好他问了。

“那厮患了上班抗拒症。”

“喂!不要胡说八道!”里头的另一位职员说。

“不是吗?他肯定患了精神分裂症。我打电话去,他在家。拜访他,他也在。可是完全不出门啊!”

“天野精神分裂?那么雄心勃勃的人怎么可能有精神病?”

“谁晓得。也许他比外表脆弱也说不定。”

听到这些对话,正人知悉那叫天野的人不太受人爱戴。

“我有要事非要见他不可。可否告诉我,他的地址或者电话?”正人尝试这样悦。

“好的。天黑了,大概醒来了吧!”男人笑道。

“天黑了就醒来?”正人的心砰然一跳,“这是什么意思?”

“那家伙白天时一直拉紧窗帘关门闭户,不出外面。一到晚上才来上班……这样的态度,被开除也是理所当然的啦!”

“他本人怎样解释?”

“他说阳光太耀眼,不能出去外面。因此大家开玩笑说,他可能是吸血鬼!”

“使女人哭泣的吸血鬼!”里头的男人插嘴说。

“不错。因为他是花花公子。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像他那种德性怎会受女性欢迎。”

“嘴巴甜呀!普通女人以为他是青年才俊哪!”

他们漠视正人的存在进行对话。

正人已经听不进他们其后的谈话。

吸血鬼!这些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所说的乃是“真有其事”。

何其不幸。

正人确信,那叫天野的男人已经成为吸血鬼的牺牲品了。

两名失踪少年、被杀的大学生、大学生的女友、天野,以及亚纪已经有六个人落入那家伙的手中。何况,这只是正人所知道的范围内的事。说不定还有其他更多的牺牲者。

问题在于天野是否已经无可救葯了。无论如何,都有必要查出那位外国贵族的所在。

“这是天野的住址和电话。”房地产经纪给他一张便条。

“谢了,对不起。”正人把便条塞进口袋。“还有,听说天野先生最近介绍外国人租房子,你们知道吗?”

“介绍外国人租房子?”对方侧侧头。“那厮向来独来独往,我不太清楚他在处理怎样的物业。喂,你知不知道?”

“不,没听他说过。”里头的男人耸耸肩。“不如直接问他本人更快。”

“说的也是。对不起,打搅你们啦!”

正人走出房地产公司,拿出便条。他要估计看看需要多少时同去找天野。假如现在就去,回来就晚了。

今晚保护亚纪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任务。

正人决定先去亚纪家看看再说,于是快步往前。

坐在房地产公司靠里边的男人收拾好桌面,站起来。

“怎么,回去了吗?”另一个人喊他。

“噢。”

“要不要找个地方喝几杯?”

“不了。”男人摇摇头。“我约了牙医看牙齿。”

“是吗?我还要留下来一阵子才走。”

“我先走啦!”

坐在里头的男人穿好外套,走出外面。

远远看见正人的背影。那人跟随在正人后面,急步走上前去……

血终于停止不流了。

有子蜷缩身体,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抑止全身颤抖。

向来颇有胆识的有子,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如此恐怖的经历。天野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想也不敢想。

总之可以肯定的是,天野已经不能活了。

只要看到流下来的血量,已经毫无疑问,他死定了。

为何杀了天野?他做错了什么事?还是传来奇异的声音。流水飞溅。唏嗦的相击声。

从那声音联想起时,有子顿时毛骨悚然——那是吮血的声音,吸着舔着的声音!

停止!停止!

有子差点喊出来,禁不住用手捂住嘴巴。

那个声音越来越大。

有子用手掩住耳朵,从两边用力紧压。

但她无法把那声音排挤出去。应该听不见的,然而那声音好像永远重复不休似的,在她脑中盘旋,仿如嘲笑她似的回响不已。

蓦然,有子将手松离耳朵。

也许太用力压的缘故,嗡嗡声耳鸣。声音消失时,沉默回来了。

已经无声无息,好像结束了。

有子慢慢吐一口气,全身冒汗。

那个男人去了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传来咚咚咚的声音,开始从头上的楼梯下来。下来了!有子紧张的屏住呼吸。

如果他又回去地下室,说不定自己可以安全逃脱。

脚步声听起来异常沉重,盖因那人背着天野的尸体下来之故。在微暗中,那人的颀长身体宛如黑色而发出锐光的一座山。

天野的尸体被他轻轻松松地扛在肩膀上。

通往地下室的门开着。然后脚步声消失在里面。

纵然关着门,依然听见轻微脚步声。

没事了。他走进地下室去了。

有子松了一大口气。

不,还不完全得救。必须离开这幢别墅。

可是,怎样出去?

玄关大门的锁匙……锁匙?

刚才天野开了锁进来。后来呢?有没有锁回去?

有子记不起来。

可是没有其他出口了。她决意过去看看。

有子想站起来,马上皱眉。太紧张了,而且一直蹲着之故,全身关节和肌肉一时之间不照她的意思活动。

她半蹲着,一阵踉跄,随手一挥,碰倒了水桶。

嘎啦嘎啦的声音在安静的房子中回响。有子脸都青了。他是否听见?

侧耳垂听。上楼梯的脚步声……不,什么也没听见。

身在地下,也许听不见刚才的声音。

有子慢慢站起来,腰部很痛。她轻轻捡起水桶,用力握紧冼洁剂的容器,从楼梯下面钻出来。

由于她穿的是胶底鞋,走路时几乎不发出声音。

一步一步,蹑手蹑脚地走向玄关。

没事的。只要打开了门锁……

终于来到玄关的门前。放下水桶,握住旋钮,轻轻转动。

开到了!行啦!

有子半开大门,伸手拿水桶。

那一瞬间,眼前的门仿佛被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拉看似的,冷不防地关上。咔嗦一声,门锁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摘的嘛!

“拜访别人的家时,应该打个招呼。”

背后传来说话声音。

有子慢吞吞地转过身去。

黑色的斗篷垂到地面,那人站在那里。

“不是吗?”男人说下去。“所谓的礼仪,日本也一样才对。”

有子想,必须说点什么才行。可是,自己还能发出声音说话么?

“你是替我打扫房子的人吧!”那人说着,慢慢走向有子。

“是的。”有子说。

“是吗?做得非常干净了,谢谢你。”

“不……不必客气。”

“不必客气?”男人重复一句。“我会记住这个句子的。”

男人走近时,有子被他的高大身形压倒了。有子属于高大的类型,然而只有仰头的份儿,对方实在太高大了。

“好暗。”男人说。“互相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很难聊天。”

“呃……”

就在转瞬间,不知何处飞来啪一声火花,四周亮起了蜡烛。

几时有的蜡烛?打扫时肯定没有的事。

“这就行了。”男人满意地说。“我喜欢这个程度的亮度。”

“哦……”

“看着我!”

有子慢慢抬起脸来。

意想不到的年轻。

有子原本预测对方的脸像怪物,一瞬间泄了气。

长脸,眼睛深睿,宛如雕像的容貌。黑头发黑眼瞳的他,正在俯视有子。

起码这样凝视自己时,令人感觉到气质高雅的容貌。年龄不明。站在人的立场说,大概是四十到五十之间吧!可是……

这个男人就在不久以前,撕裂了天野,然后啜吮他的血啊!

男人转到有子旁边,因为他的身体遮住了光线。

有子的脸暴露在蜡烛的光中。

——冗长的沉默。

有子发现男人睁大眼睛,仿佛像看到无法置信的奇迹似的盯着自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爱吸血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