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

11 窗外的脸

作者:赤川次郎

终于耐不住,睡着了。

正人的头歪向前方,突然醒了过来。一瞬闻狐疑地看看周围,怎么自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糟糕!”

这里是亚纪的房间,发觉自己是为监视吸血鬼到来才在这里时,不由苍白了脸。

睡了多久?笨蛋!为了什么逗留的啊。

看看表,知道顶多睡了不过十分钟时,正人发出安心的叹息。

仅仅十分钟,纵使那家伙闯了进来,也无法吸到亚纪的血吧!

正人的腿上摆着斗大的十字架。铁做的关系,重甸甸的掷地有声。

正人也没自信,这个十字架有没有效,可是目前没有其他武器。

只要查出那家伙沉睡的地点,将桩子刺入它的心脏,就能毁灭它。不,一定可以找到它,非把它干掉不可。

显然,袭击亚纪的就是那位“外国贵族”,查出它的居所并非难事吧!

到时,选择太阳高挂的时间,一口气置它于死地,毁掉它!

无论怎么说,这是文明的日本,不是坦桑尼亚的深山。

它所住的地方,不是需要费时间慢慢寻找的古堡,纵使是大宅,宽阔程度也有限。

这回一定不放过它,正人喃喃地说。

咯哒咯哒——窗口响了。

正人悚然一惊。是风吗?

望望床边,亚纪还在安详地睡眠。

正人关掉桌上的小灯,右手握十字架,左手拿手电筒,还没按掣。

相当昏暗,不过眼睛适应了。他悄悄走近窗边。

其实他想挂一串大蒜在身上,又怕这样做的话,会使亚纪的父母吓得目瞪口呆。

亚纪的父亲对于正人在女儿房间过夜的事,脸色并不好看。作为父亲,也许是当然的反应。

经过她母亲邦江的一番调停,正人才可以在亚纪房间留下来。

邦江似乎已将正人和亚纪的关系悄悄告诉了丈夫。

松永先生的脸色深沉,不过大致上已承认正人的样子。

咯哒咯哒——窗口又响了。不是风,有人在敲窗。

“晤……”亚纪低吟一声。翻了一个身。

原来亚纪快睡醒了。

当然,凭那家伙的气力,大可打坏窗子,或者拆掉窗子跑进来。也许它怕吵醒其他屋里的人引起麻烦吧!

咯啮咯啮……又在敲窗。

亚纪快要被它吵醒啦——不好。

假如她醒来就麻烦了。

正人的手指放在手电筒的掣上,站在窗前。窗帘拉着,看不见外面。所谓外面,乃是二楼。通常窗口外面应该什么也看不到才对。

紧捏十字架的右手渗出汗来。首先可以吓一吓敌人吧!

他那握十字架的右手搭在窗帘上。准备在一下子拉开的同时。用手电筒的光去照对方。

正人深深吸一口气。我来也!

啪一声拉开窗帘,同时把手电筒直直照向正面,按掣。

对方的脸几乎贴在玻璃窗上,突然暴露在光中,愤然睁大眼睛。

不是那家伙!

女人!长发像波浪般在风中摇动。睁大的眼瞳发出红光,狠狠地盯着正人。然后她那张开的大口,发出湿润的血色。正人看呆了,她的发光尖牙也黏着血。

那女人因光线刺眼而愤怒。摊开指甲长长的手,

越过玻璃做出恐吓的动作。

正人反射地退后。

女人尖笑的声音使玻璃打颤。

“晤……”亚纪快要醒过来了。

正人知道必须做点什么,否则亚纪醒来——对了!

他忘掉右手握住的十字架了。

看着这个!正人把十字架伸出电筒的光线前面,使十字架几乎贴在玻璃窗上。

十字架的影子落在女人的脸上。

女人的脸歪了。残暴的表情逐浙消失。然后悲哀地皱起眉头,一边惨叫着一边远离而去。

正人呆呆地目送女人宛如纸屑似的身影,在黑暗中飘舞而去……

女人消失在黑暗深处,她的悲哀叫声还住正人的耳底回响。

她一定是那个被吸血鬼袭击的女子大学生。因为没受招待,无法靠自己的力量进来。

正人回头看床的方向。

亚纪还在沉沉入睡。怎能让亚纪变成那样可怕的吸血女鬼?我一定要保护她!

正人拉起窗帘。轻轻走近床边,在亚纪的脖子上轻轻一吻。

当薄日从窗外开始照进来时,正人终于放了心,将十字架收进上衣口袋里。

毕竟,一晚又熬过去了。

门外传来拖鞋声,亚纪母亲的声音说:“平石同学正人把门打开。

“亚纪怎样了?”邦江问。

“睡得很好。我想她很快会精神起来的。”正人说。

“是吗?好极了。”邦江走到床边,俯视女儿的脸。

“真的,血色好多了。”

“我……”正人顿了一会,说。“谢谢你们这般信任我,留我在这里。”

“那里。”母亲微笑。“我明白的,虽然外子有点罗里啰嗦的。你是很好的人啊!”

“多谢夸奖!”

“亚纪太福薄啦!”母亲开怀一笑。“哦,你饿了吧!”

“嗯,饥肠辘辘!”正人坦率地说。

“我马上预备。请稍等三十分钟左右;我得先把啰嗦的外子赶出门去。”

母亲说着,佻皮地向正人打个眼色。

正人的心情豁然开朗,她是好母亲呀!

蓦地心口一痛,他想起失去的至亲……

三十分钟过了,肯定亚纪的父亲到公司上班以后,正人在楼下享用丰富的早餐。

心情松弛了,加上昨晚没睡,又吃过丰富的早餐,自然睡意袭来。

他想忍住,终于当着母亲面前哈欠连连。

“困了吧!”母亲寄以同情。“上去睡一会如何?”

“不,我要回家了。”正人抖擞一下精神,甩甩头,睡意减退了。“今晚也可以来吗?”

“当然可以。你撑得住吗?”

“我回去就睡。我经常外宿的,当然去的是男同学的家。”

“那么,路上小心了。”

“多谢款待。”正人站起来。“万一亚纪有什么变化,随时用电话通知我。”

“嗯,我会的。”

正人走出松永宅。

走路时还在打哈欠,他决定一回家倒头就睡!

总之,昨晚保护了亚纪的安全。这样可以吓倒那家伙几天不敢靠近就好了。

可是,那位女子大学生已经无可救葯了。想到这里,正人的心不由沉重起来。

传来巡逻车的警笛声。

不稀奇的声音,然而渐渐接近了。什么事呢?

走过前面的转角处,看到人群聚集。巡逻车好像是朝这里开过来的样子。

难道……又有人被袭击了?

昨晚没有吸到亚纪的血的女子大学生,抑或是那家伙干的?

正人走向人墙。

“好残忍!”

“好恶心!”

附近的主妇们七嘴八舌地说。

“发生了什么事?”正人上前问。

“一个女子死啦!”

“女子?”

“一定是大学生。”

“是呀!为何遭受那种下场嘛!”

正人正要走过来时,其中一名主妇阻止他,说:

“别看的好。”

“为什么?”

“她的胸口……被桩子刺中,浑身血淋淋哟……好可怕!”

正人急急冲上前去,拨开人群进到前头。

“下去下去!不准进来!”警察发出愤怒的喊声。

正人知道,就是那个女子大学生。

一支摆在工地现场的桩子,尖端贯穿她的胸口,死在那里。

是谁做的?说不定是她本身选择了死亡。

“做得好过分啊!”周围的人异口同声地谈论。

然而,知道这样才能使她“得救”的,恐怕只有正人一个罢了。

总之,又增加一名牺牲者了。

正人离开人群,准备回家时,冷不防有子站在眼前。

“有子!吓我一跳!”

“怎么啦?”有子间。

正人无法用一句话解释,于是催促她。“走吧!”

有子沉默地倾听正人娓娓道来的话。

说完时,发现有子不寻常的沉默,于是正人说。

“你好像无精打采的嘛!”

“没有的事。”有子挤出一个微笑。

“这么一大早,在这里干吗?”

“工作呀。清沽工作。”

“现在去?”

“昨天做通宵,现在准备回家。”

“那真辛苦。”

“没有你那么辛苦啦!”

“是吗?不过,可惜那家伙昨晚没出现,我一定要查出它的所在地。”正人坚定地说。

“有子,今天也要清清吗?”

“一点点啦。还有工作没做完。”

“看来是相当大的房子哪!”

“差不多啦!”有子说。

有子似乎不想再谈下去的样子。正人觉得有点怪异,但是实在太困了。

他只想快点回家蒙头大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爱吸血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