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

12 母亲病危

作者:赤川次郎

将近黄昏,有子终于睡醒。

“噢,几时回来的?”父亲见到从二楼下来的有子,说。

“什么几时不几时的……今早哟!”有子打呵欠。

“爸爸怎么啦?不用做工吗?”

“说什么嘛。”宫泽笑了。“昨晚开始通宵达旦的赶工,好不容易完成订单所要的货。约好今天五点钟以前交货的。”

“那么,做到现在才收工?”

“嗯。工厂那么吵杂,你竟没留意到?”

有子敲敲脑袋,“我回来时,知道工厂正在动工就是了。”

“了不起。”宫泽笑了。“瞧!昨晚我一夜没睡,拼命劳动,依然如此精神奕奕!”

“先别夸口,今晚累倒就有得瞧了。”有子反驳父亲。

确实,父亲的脸洋溢着最近几个月不见的生气,双眼闪亮。有工作可做毕竟是好事。

“附近的人没有来投诉说太吵吗?”

“就是没有!今早遇见邻居,都来打招呼‘忙碌真好’、‘加油之类的’真有人德啊!”

“自己说的不算数,”有子笑了。“我去买菜做晚饭。”

“拜托了。还有下一批货要赶给人家,做点营养丰富的送菜吧!”

“看来不多买些不够了。”

有子走向盥洗室。

“喂,有子。”

“什么?”

“你说今早才回来。昨晚怎样了?”

“清洁工作做通宵哟。怎么这样问?”

“晤。我以为你去男人家过夜啦!”宫泽点点头,煞有其事地说。

有子噗嗤而笑。

“假如是真有其事,你会怎样?不让我进屋里?”

“傻瓜。我会煮红豆糯米饭为你祝贺。”

“怪父亲!”有子苦笑。

“你觉得那个阿正怎么样?”宫泽问。

“正人?正人怎么样?”

“他相当正经。而且是好孩子。”

“算了吧!正人已经有可爱的她了。”

“是吗?大概是你太胆小了。”

“不要为我的事操心。”有子说。

她到盥冼室冼脸。镜子中,可以看见自己那被水弄湿的脸。

还在镜中反照出来。我还没变吸血鬼……

“胡思乱想什么来着?”她甩甩头。

可是,太恐怖了。到底昨晚发生过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不是什么也想不起。她记得那些匪夷所思的恐怖情形。

对,天野被杀了,血像瀑布一般流下……

然后,有人走过来。

一直盯著有子的眼睛。奇异的眼神,仿佛即将被它吞噬掉的黑眼瞳。

在那之前的事,有子一件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接著有子记得的乃是第二天早上,自己站在那间别墅外面的事。然后遇到正人……

昨晚的事,想起来就觉得恐怖。

昨晚,我是否被它吸了血?

她战战兢兢地伸手去摸脖子,没有找到伤痕。根据正人所言,当一个人被吸多次血,伤口就会完全消失,那时那人已经变成吸血鬼了。

那么,我有问题吗?如果没有,那人为何不吸我的血?

“有子!”

父亲的叫声使她回到现在。

“是——怎么啦?”

“刚才有人送这个来了。”

父亲递过一个信封来。

白色的高级信封。取出里面的信,摊开一看,虽然有点不熟练,却是正确的日语,上面写着:

“我非常乐意接受您的邀请。今晚七时到府上拜会,期待美好的相聚。”

宫泽也窥看了内容,好奇地问:

“谁?你邀请了谁?”

有子缓缓地摺好信,说:

“伯爵。”

假如不受邀请,吸血鬼进不去那个家中。

有子想起正人的话。

究竟何时,自己邀请了那位伯爵?毫无记忆。不过,肯定是邀请了。在有子说“请进”之前,伯爵就登门直入有子的家。

“谢谢你的邀请。”伯爵说。

“不……我的父亲。”有子介绍。

宫泽大惑不解的样子。当然喽!女儿突然招待一名外国贵族回家,做父亲的自然大吃一惊。

“幸会幸会。”伯爵先伸出手来,用力握住宫泽的手。“你有这么一位能干的千金,真令人羡慕啊!”

“啊,不,那里那要。”宫泽完全慌张失措了。“这么简陋的小室……小女若是提早告诉我……”

纵使提早告诉你,你也不可能重新装修房子吧!

宫泽依然穿着工作服,因为手中的工作不能因此停工不做的关系。

“我会招呼客人的。爸爸,你忙你的吧!”有子说。

“晤。对不起,我必须赶一赶工。”

“请不必操心。”

伯爵说着,脱下斗篷,挂在玄关的大衣挂架上。

“那么我失陪一下——”

宫泽走向工厂前,瞄一眼女儿,摇摇头,似乎表示不明白。

“对不起,这么简陋的地方。”

有子穿了一件比较有女人味的洋装。她的裙子不多,而且这是很久以前做的,腰的部位有点紧。

“不晓得合不合口味……”

匆忙的关系,饭菜十分简单。伯爵在不相称的桌前就座,微笑盎然。

“不,我不是为吃饭而来的,只是想看看你。”

“喝酒吗?虽然只是便宜货。”

伯爵迟疑一下,说:“喝一点也好。”

我家可没“血”款待,有子在内心喃语。

二人稍微沉默。伯爵一直凝视有子。

“昨晚……我到府上打搅的事,记不太清楚了。我说了什么?”有子说。

“过去的事别提了。”伯爵说。“你令我想起某个女人。”

“某个女人?”

“下回你来我家时,我把肖像画拿给你看,她是美女。”

“那就不像我了。”有子说。

伯爵听了笑起来,“你很风趣。”

“你的日语很精。不过,对女性说‘风趣’的话,通常不是赞美哦!”

伯爵用奇异的眼神看著有子。有子怕被他的眼睛吞噬掉,尝试移开视线,突然醒觉时,又跟他四目相投了。

“我有语言天分。”伯爵说。

“看来是的。”

“你有意中人了吗?”

“不,没有。”有子说,又补充一句。“不过,朋友是有的。”

“我可以荣幸的成为你的朋友吗?”

“你?”有子不懂伯爵的真意。他有什么企图?

电话响了。有子松一口气,姑起来。

“失陪一下。”

出到走廊,看到父亲站在面前,吓了一跳。

“爸爸,干嘛?”

“不……有点不放心。那男的是谁?”

“以后再解释好了。”有子急急拿起话简,“是,我是宫泽。承蒙照顾。什么?”

有子的脸转白。

“我妈?知道了。我马上来!”

“怎么啦?”宫泽也脸白了。

“妈妈发作了,失去意识。赶快去吧!”

“好,好。”宫泽慌忙冲去工厂方向。“我去开车过来,在玄关等你——”

“好的。”

有子回到客厅时,伯爵站起来。

“令堂的病情不佳?”

“嗯。心脏病发作——”

“那可不炒了。”

“我必须赶去医院。对不起!”

“不,没关系。”伯爵说。“我可以陪你一块儿去吗?”

“喔?”有子困惑了。

“大概无望了。”医生摇摇头。“很遗憾……”

“爸爸……”有子喊。

宫泽忍住眼泪,“嗯——起码说声永别也好。”

母亲几乎失去生气般躺着。有子想让父亲和母亲单独在一起。

四人病房,其他病床上的病人屏住呼吸,也在密切注意。

“对不起。”

伯爵站在那里,医生和护士不由自主地让出路来。

“宫泽先生。”伯爵对宫泽说。“我可以握一握尊夫人的手吗?”

“嗯……请。”宫泽呆呆地看看。

伯爵走近床边,俯视有子的母亲。

他的身材高大。加上披着斗篷,把一半的床遮了起来。

伯爵稍微弯下身体,拿起有子母亲软弱无力的手,用他那厚大的手包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爱吸血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