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

22 争战之门

作者:赤川次郎

怎么办?怎么办?

有子困惑极了。

这是稀罕的事。无论如何,有子向来以决断力出名(?)。

然而只有这一次——

有子不晓得应不应该一起去,援助单枪匹马去对付吸血鬼的正人。

不。以前的有子当然不加考虑就跟他去。正确地说,可能是正人跟著有子来。

假如对手仅仅是太保或黑社会分子更加不必考虑,然而对方是吸血鬼,虽然有子不知道自己的力气管不管用,但若知道决斗方式的话,有子绝对不会胆怯。

问题是——那个“吸血鬼”是有子直接认识的,而且救过母亲一命,况且有子本身对那个吸血鬼寄以同情。

正人下了床,换好衣服。

“来,走吧!”

“正人——”

有子说到一半之际,病房的门打开,医生走进来。

“喂喂,到底什么意思?”医生瞪大眼睛。“你想外出?”

“我马上回来。”正人说。

“可是——”

“真的。我的心情很好。”

“晤哼。”医生摸摸下巴。“有什么要事吗?”

“我去拿个桩子。”

“桩子?”

“把一条桩子刺进吸血鬼的胸膛而已。不需要花太多时间。”

医生扬声大笑。

“那是大事哪!ok,ok,你可以去。条件是——”

“我会做个好病人的。”

“不,你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这么有精神说笑话的话,没问题啦!”

正人跳起来喊:“行了!”

有子有点儿失望。

正人可以出院是好事,但她多少期待医生命令他不准外出。

这样子,再也无法阻止正人了。

“有子,我一个人去,不必担心。”

一同走出医院时,正人对有子说。

“为什么?”

“不管你有多大本领,对手是吸血鬼啊!我总不能让你代替我去对付它!”正人说。“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叫我如何向你父母变代?”

有子苦笑一下,耸耸肩膀。

“不要胡说。纵使你说不行,我也要任意跟着去。”

“可是——”

“不管对手是谁,起码可以帮嘴吵架!”有子说。“走吧!”

正人微笑了。

“好吧!先转回我家,必须预备一下。”

“正人!怎么啦?”

正人回到家里时。母亲邦江吓了一跳。

“我还想现在就去医院哪!”

“遗憾得很。”正人扮个鬼脸。“我太精神啦,不能留在医院。我是被医生赶出来的。”

“那真是太好了!”

“有子陪我出院的。”

有子马上向邦江打招呼致意。

“你好,伯母。”

“啊,有子小姐……”邦江有点惊讶地望望有子,然后悄声问正人。“正人,那位亚纪小姐呢?”

“亚纪怎么啦?”

“算了。”

正人笑一笑。“我只是回来准备一下,马上出去了。”

“是吗……”

“不用担心。”正人搂一搂邦江的肩胯。“你真是好母亲。”

“怎么了嘛!”

“没什么。”正人边上楼梯边说。“不必泡茶啦!”

走进房间,正人从壁橱深处拖出一个大而重的箱子。

“什么东西?”有子问。

“工具。为了跟那家伙决斗。”

严重上了锁。打开盖子后,里面并排着先端尖锐的桩子。

“共有二十支。”汇人说。“每一支都是我半夜时用利刃一点一点削尖而成的。”

“好厉害!”

“十字架和桩子。其中一条挂在脖子上吧!”

有子接过一条带锁链的十字架,正要挂上时,迟疑了一瞬。

她想到不知会否像电影看到的那样,十字架烙印在自己的肌肤上。

幸好没问题。

“这是大蒜溶成的液体。”正人取山一个大瓶子。

“大蒜?”

“对。那家伙也怕这个的关系。”

“可是——这么多。怎样带着走?”

“当然不需要全部。我把圣水分到小瓶子装着。”

有子看到正人一切准备就绪。不由哑然。

这么以来,说不定伯爵招架不住——

不,她怕面对正人对付伯爵的事。

但一想到正人举起一支桩子。把尖端插进伯爵的胸瞠的光景。不由莫名地痛苦起来。

她用指尖碰了一下,一阵痛感掠过。

那一瞬间,在棺柩里睡着的伯爵,觉得指尖掠过一阵刺痛感。

伯爵睁开眼睛。

他感觉到危险。某种威胁自己的东西正在接近……

伯爵开始活动筋骨。

为了使沉睡的四肢觉醒过来,需要相当一段时问。

在这之前如果有敌人来到……纵使来了。在搜索这个棺柩的过程,应该需要相当时候。

伯爵缓缓地把手又开又关。

呼吸加速了,体内开始传送“力量”。

“还有这个!”

正人背起一个背襄。

“好像去爬山似的。”

“比爬山艰苦多了。”

“我替你拿好吗?”

“不用了。这点东西必须运去。”

二人下楼时,正人的母亲意外地瞪大眼睛。

“唷。现在去爬山?是否太迟了些?”

“我去冒险一下而已。”正人说。“晚饭前就会回来。”

有子急步跟在后面,走向玄关。

“告辞啦!”

“今晚庆祝你出院。我会做你爱吃的东西。早点回来哦!”

邦江在正人背后喊。

“我会的。”正人转身挥挥手。

正人和有子一同迈步。

有子的心依然七上八落……

宫泽在工厂的工作告一段落,回到家里。

“唉……”

当然工作越忙越好,然而毕竟不年轻了。身体方面够不上他的心情。

这也算是奢侈的烦恼吧!

忙碌的辛苦和没有工作的辛苦比起来,不知快乐多少倍。

然而还是需要歇息、歇息。

宫泽走进厨房时。吓了一跳。

有子带回来的少女,呆呆地坐在厨房里。

“怎样?已经没事啦?”

亚纪怔怔地说:“我怎么啦?”

“我家有子带你回来的。她说你闹贫血。不过,好像脸色不太差嘛。”

“贫血?”亚纪摇摇头。

不是的。好像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神父——

“正人呢?”亚纪说。

“你说平石正人?”宫泽的心一震。

亚纪站起来的当儿,踉跄几步。

“小心一点。”宫泽慌忙扶住她。

“没事的。我可以借电话吗?”

“当然可以。”宫泽指一指电话的方向。“请问你是阿正的——”

“我是他的未婚妻。”

“喔!”

宫泽呆呆地注视打电话的亚纪。

亚纪当然是打去医院。

“出院了?什么时候?谢谢。”

正人出院了?好像很突然。

亚纪尝试打去正人的家。

“我是松永亚纪。”

“你好。正人刚刚回来过。他说病好了,被医生赶了出来。”

“太好了。那么他在那儿?”

“又出去啦。跟一位宫泽有子小姐一起。”

“嗓……我明白了。他们去了那儿?”

“不太清楚。好像带着背囊去的。”

“背囊?”

挂断电话后,亚纪侧侧头。

在她心中响起不安的警钟。仿佛有什么匪夷所思的事就要发生……

“就是这里。”正人说。

有子站在伯爵的别墅的前面。只要开门走进去……

不是太大的别墅洋房。太阳下山以前,就能找到伯爵的棺柩吧!

“来,走吧!”

正人作个深呼吸,正要推门而人时,背后传来声音。

“等一等!”

正人转过身来,唰地满脸泛起红潮。

那个神父笑眯眯地站在那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爱吸血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