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一节 熟悉的脸孔

作者:赤川次郎

"里面尚有座位"

电影院前正着的牌子上如此写着。在这种情况下,用指定席贵宾券入场,未免也太不好意思了吧,早川克己想着。

“下一场是吗?”剪票的女孩说:“请先到二楼的大厅稍待一会儿,再过十五分钟就散场了。”

“谢谢。”

还好对方是以恰到好处的职业性貌相待,克己自感激。

明明没几个观众却买什么指定席宾券,人家就算把你当傻瓜看也不奇怪。

贩卖部的女孩似乎也无事可做,正努力地憨着呵欠。克己出于同情---倒也不是这么说啦---买了一句爆米花,然后走上楼去。

门可罗雀的电影院大厅吗?……。干嘛老找这种奇怪的地方碰面,克己想道。当然因为这跟克己的工作性质有关,所以还是遵命赴约了……

上一场还有十五分钟,这倒也不坏。到了快散场的时候,大概会有可爱的带位小姐出现在门边等候吧。

这会儿大厅还是空无一人。克己在靠里头的沙发坐下,等待对方前来。

装爆米花的袋子破了,克己只好稍微用力地捏着袋缘。---里头的电影似乎正滨到gāo cháo,呼琳---,碰咚的爆炸声和机关枪琏琏琏的声音,接连不断地从厚重门屏里传来。

大概是什么动作片吧。---克己乎常几乎不看电影,方才进来的时候也没留意人口的看板。

早川克己,三十八岁。---外表看起来像个企业界精英份子,身上总是穿着十分相衬的高级衣著、领带和皮鞋。

健壮的体格配上稍显严肃的锄黑脸庞,虽然乍看之下给人运动家型的印象。但是细长的双眼却透出一股锐利的冷漠。

克己向手表瞥了一眼。---还有十二分钟。对方真的会来吧!

虽然已经口头约定,但是事到临头又改变主意的委托人、克己也已经司空见惯了。要是为了这种事也要生气的话,有几条命都不够气。

假如剩下五分钟的时候还不来的话,就换个位子坐吧,克己想着。乾脆把电影看完再回去算了。

就在这时,楼梯那边传来慌慌张张的脚步声。

克己理所当然地向上楼来的男人看去。

出乎意料的类型。大约三十几岁吧,头顶却已经秃了一大块。怎么看都是个不甚起眼的家伙。

藏青色西装,廉价的领带。皮鞋大概很少擦吧,上头沾满了黏得牢牢的乾泥巴。

男人战战兢兢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会儿,然后向克己走来:探询的眼光从深度数的眼镜后透出,朝着克己直瞧。

克已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根本不是“吾道中人”嘛。

“请坐。”克己说道,并不看着对方:“投什么好东张西望的吧。”

“啊……。对、对不起!”男人口齿不清地说着,在克己旁没坐下。

“请稍微离远一点,当作是偶然坐在一起的样子。”

“哦,是!”

男人连忙起身,一屁股坐到沙发另一端去了。克己不禁苦笑:“喂,坐那么远我还听得见你说什么吗?靠过来一点。---好,到那里就可以了。”

男人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大概非常紧张吧。

平时没有委托职业杀手去杀入的习惯,会紧张也是必然的。---克己的眼光转到男人手里拿着作记号用的科学杂志上。

不是在书店里可以买到的那种,而是研究机构内部发行的杂志。总之这男人是个科学家之类的人吧,克已想。而且还是除了研究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一型。

话说回来,和职业杀手---换句话说,以世间的尺度来看算不上是正派的人---见面,却用一本把自己的身分暴露无遗的杂志作为记号,实在也太奇怪了。

看来应该拒绝这次的工作比较妥当。克己想。

“那么---”克已双眼看着别的地方说,“请开始说吧。再不快点,电影就要散场了。”

“是.是的!”男人猛点头:“其实这个---我---”

“不用提私人的事。只要告诉我有关下手对象的资料就行了。”克己打断对方:“中间人没有跟你说明吗?”

“啊啊,是的---。对不起,我实在太紧张了。”

“我要了解工作内容之后,再回答你是否接受。假如答案是“不”的话,那我们就各走各的,把今天的事忘了,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当然、当然。”男人点着头。“那么,就是这个---”

男人取出一个信封。克己接过,一眼瞄到正走上楼来的带位小姐。

克己把信封塞进上衣的暗袋里,低声说道:“现在没有办法细看。我会透过中闲人再跟你联络的。信封里的东西会全部烧掉,请你放心。”

“我明白了……。”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气,低下头说道:“那偏劳您啦。”

等到男人走不见了,克己站起身来走向角落的公共电话。---已经下午四点,该起床了吧。

电话肤了五声以后,总算有人接了:

“谁呀:”一副不高兴的声音。

“你送在睡吗:”克己说道。

“啊,是你呀。”对方似乎大梦初醒的样子,“---哦,约定的日子就是今天吗?”

“喂,那个家伙是怎么一回事?你别老找这种奇怪的顾客上门哪。”

“这个……。其抱歉,不过希望你能够谅解一下……。”

“我是不接圈外人的生意的,这你是知道的。”

“嗯……。可是,这次的工作不简单,除了你之外,我实在想不出退有谁能接啦。”

“我还没看他给我的资料……。很棘手吗?”

“下手对象是警察。”

克己愣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个不行。没有人会干的。”

“要是连你都说不了,那就真的没人行啦。”

“可是---”克己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家伙跟警察有什么深仇大恨吗?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嘛。”

不打听委托人的私事是克己一向的原则;只要知道要杀谁就够了。可是,这回的委托人似乎离谱得有些过分,还是打听详细点好。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呵呵呵,似乎很乐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克己问道。

“啊,抱歉,不是在笑你啦。我想到那个家伙就忍不住想笑。”

“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的老婆跟警察上床啦。”

“哦---?”

“我可是什么都没问,他自己就哭哭啼啼地全招出来啦。还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原来如此。”

“他跟踪老婆到幽会地点,结果发现对方是刑督---大概就是这样。他似乎很后悔没有当场把对方干掉:”

“唔---嗯,”克己苦笑着说道:“哎,他没有直接向老婆发威,也还算聪明。”

“要拒绝吗?”

克己稍微想了一下,“不,让我考虑考虑,改天再跟你联络。”说着挂了电话。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克己走进放映厅。贵宾席稀稀落落地只有两三个观众---一般席也是空空荡荡的。

克己一边把爆米花往嘴里迭,一边等着电影开始。---灯光暗了下来,开始播映片前广告。克己从怀里掏出方才的信封,取出里头的记事纸。

用钢笔型手电筒一照之下---克己的脸浮现驾讶的表情……

带位小姐不可思议地看着连预告片都还没看完就走出来的克己,出声问道:

“请问---您要走了吗?”

“嗯。这片子大概不会太合我的口味。”克己说道。“除了狄斯耐卡通之外,别的对我来说都太过刺激了。”

带位小姐呆呆地目送走下楼的克己远去……

“我回来啦。”走进玄关的早川圭介开口说道:“喂,回来罗。---歧子。”

“欢迎回家。”太太歧子飞奔了出来---才怪。

就算想要这么做,对已经怀孕七个月,大腹便便的歧子来说,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今天真早哇。”妓子正在做菜的样子,两手沾满了白粉。

“嗯,和委托人的商谈进行得很顺利,一下子就解决了。”圭介在律师事务所上班,当然啦,距离能够独当一面的日子还早得很。

“不亲我一下吗?”圭介说道。

“可是---”

““可是”什么嘛!”说着圭介飞快地亲了一下歧子。

“哟,回来啦。”大哥克己的脸忽然从容璃探出来,歧子羞红了脸。

“所以人家才不要的嘛!”说着又跑回厨房去。

“大哥来啦!真是难得哪。”圭介不好意思地就咳了一会儿才说。

叫偶尔来参观幸福的夫妇生活也不错啊。不过要我一年到头都看你们这样,那可吃不消。”克己笑着说道:“---她和宝宝都还好吧?”

“嗯,小捣蛋在肚子里已经闹得天翻地覆啦。”

圭介把公事包往沙发上一猕,解开领带,然后一屁股坐下去。“哇,累死了!”

“你好像太胖了一点吧!”克己打量着圭介:“连小腹都有了咄。”

“是啊,歧子做的菜实在太棒了。”圭介满脸幸福的样子。

“随你去陶醉吧。田克己不禁苦笑。

“老妈还好吗?都快一个月不见了。”

“好像没在忙吧。上个礼拜到东南亚去了。”

“喔。”

旱川家以母亲香代子蔚中心,底下有长子克己、次子圭介、长女美香和小弟正实等四个子女。

圭介和歧子结婚后就搬到外头的公寓住了。另外,美香也在大约半年前迁往东京都中心的单人套房。

因此,老家的房子就只剩下克己和正实两个男人陪着母亲。

“老哥辽不考虑结婚吗?”

圭介一边脱上衣一边说。“妈妈不在的时候不是很不方便吗?”

“你在说什么嘛?”端着红茶进来的歧子说:“好像是为了要有个人扫地做菜才结婚似的,太不尊重女性啦。”

“在下也有同感。”克己附和道。“啊,谢谢。”

“待会儿请品尝我做的菜。”

“我是不速之客,没有关系吗?”

“嗯,因为现在食量为人,所以做了一大堆额外的份哟。”歧子笑着说。

“那就多谢招待啦。”

“马上就好。”

等到歧子回到厨房里,克己转向圭介说:“喂,圭介。”

“什么事?”。

“最近有没有见到正实那小子?”

“啊?有啊,偶尔。你们不是每天住在一起吗?”

“这个嘛,我每天都睡到下午,工作到半夜才回家,说是住在一起,其实根本碰不到面。”

小弟正实做的是和职业杀手克己完全相反的工作---刑瞥是也。

“正实怎么啦?”圭介问道。

“吭……。”克己一时语塞,“有没有听说那小子有女朋友什么的?”

“正实吗?---没听说咄。”圭介也吓一跳:“真的吗?”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来问你呀。”

“我也不知道。可是,正实要是有了女朋友,马上大家都会晓得吧?口“我也这么想。”

正实是个性格单纯,心里想什么立刻会显露出来的人。要是真有了爱人,脸上一定会像挂了一块“恋爱中”的告示牌那样。

可是---。克己悄悄地摸了一下怀里的那个信封。

那个科学家妻子的恋人---人家委托克己下手的对象怀念的声音不管喜不喜欢,老是一天到晚跟妈妈还有三个兄弟姐妹黏在一起是不行的:

这么说,不清楚内情的读者也许会一头雾水,不过对于圭介来说,守护早川家的和乎,比任何事都要优先。

直到娶了可爱的妻子吱子为止……

话说回来,现在圭介自己也快升格当爸爸了。这样一来,时间一定会完全让娇妻稚子给占去,更没有余裕去搪心早川家族其他成员的事啦。

“真是的……。没有人能够了解我的心情。”从计程车下来的圭介喃喃自语。---还好最近大家都很安分的样子。

“---咦,不是二哥吗:”忽然听到这样的招呼声,圭介吓了一跳。

一个穿着优雅的陌生淑女,轻快地朝他走来。---不对,不是陌生淑女。

“美香!”

“干嘛,瞧你吓的。”妹妹早川美香笑着说。

“忘记妹妹长什么样子啦?还是提早老年疑呆了?”

“你,这个样子---”圭介两眼瞪得老大,“穿得这么老气干嘛?看来至少有四十岁咄。”

“啊,是吗?”美香一副遗憾的表情:“本来希望看起来像四十五岁的。”

话说美香今年正是二十六岁的花样年华。而且要是照平时的样子穿戴,看起来会比实际年龄更小上一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节 熟悉的脸孔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