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十三节 洋娃娃的危机

作者:赤川次郎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上板和代对老师说:“可不可以中午先回家休息?”

“啊?要紧吗?”

级任老师关心地说:“今天妈妈在不在家?”

那一类的事情。

和代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突然停住了脚步。妈妈正好要出门。

和代连忙躲在街旁隐蔽的角落,偷偷地探出脸来。

一脸焦急不安的妈妈匆匆忙忙地向公车站走去。现在坐车列车站大概一点以前可以到吧。

等到妈妈的身影消失在规线内以后,和代走到家门口---但是进不去。

和代身上没有带钥匙。妈妈外出的时候也没有把钥匙藏在某个角落的习惯。

但是,带着个书包太麻烦了。

和代确定了钱包里的零钱够坐公车之后,便把书包从墙外扔到庭院里头。

好啦,都准备好了。---按着就该坐比妈妈晚一班的公车列车站去罗:

和代斗志高昂,精神饱满地跨开大步走……

上板育子全身僵硬地坐在咖啡厅的座位上。

坐在眼前的男人在育子到达后五分钟之内连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若无其事地来回翻阅着运动新川白己出来的就是这个男人,育子非常确定。

“嗨,太太。”

男人开口招呼的声音和记忆中的印象完全相符。

但是,除了这句招呼之外,男人就没有再说话了。

育子忍无可忍地说道:“你有什么事情?请快讲吧!”

“喔---”

男人的眼中射出尖锐的光芒,嘴角浮现冰冷的笑容说道:“你的性子还真急啊,太太。”

“不……我……。”

“有这种东西在人家手里,你还这么强悍吗?”

男人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相片,丢在育子面前。

照片里的是育子和“他”---那个温柔的他,正在拥物的情景。

那是在他的车上吻别的时候照的。也就是说,昨天……

“太太你的脸看得很清楚。怎样,照得还不错吧?”

育子而色惨白地看着那张照片,额抖的手将照片捏成一团。

“要加洗几张都没问题喔。”男人冷笑道。

“我明白了……。”育子低下了目光:“请说吧。---您希望我怎么做呢?”

“很简单。”男人说道:“我可是站在女性这一边的,所以不会向你做什么无理的要求。”

男人沈稳的语调里透着一股怖人的感觉。育子紧紧地拙着chún。

“不过,假如我有那个意思的话,也可以要求你拿几百万来,对不对?假如你忖不出的话呢,太太,我也可以把你带到旅馆去,用你的身子来作补偿。”

育子全身都额抖了起来。---男人又微微一笑:

“不过呢,我不会做那种事的。我可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哟。---希塑你至少向我道个谢。”

育子不禁毛骨炼然。从外表看来,对方不过是个普通的四十岁中年人---身着苏格兰呢的西装,像是自由业的样子;没有什么特徵的脸却透着一股邪门。

“---非常感谢您。”育子低下头来说道。

“太小声了。这样子能说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吗?”

“实在非常地---感谢您。”育子大声地再说了一遍。

“好了好了。真是个害羞的人。”

男人笑道:“耍拜托你的工作,只有一件。”

“工作?”

“是的。---假如一切顺利的话,这张照片的底片就是太太你的啦。”

“您要我做什……”

“今天会有一个男人来找你。”

“男人?”

“伪装成记者的男人。事实上当然是冒牌货。不过你要装成完全相倍的样子,接受他的采访。”

育子忽然想了起来。

那个俱乐部里负责的太太不是说过,有什么周刊杂志的记者要来作采访吗?难道就是这件事?

“只有这样而已吗?”育子问。

“不不,重要的还在后头。”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胶袋来。“把这个,加在那个男人的饮料里而。”

“---这是什么?”

“你不知道比较好。只要趁那男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这个加到饮料里而不管是咖啡或者红茶都好---就了事了。聪明白了吧?”

是什么呢?---毒葯?

育子除了点头答应之外别无他法。

“我知道了。”

“那个男人今天大概会打电话给你吧。你把他随便带到附近哪一家咖啡厅里,把这个掺进去给他喝下,就没事啦。”

“我知道了。”

育子重复说一吹。

“那,这就给你罗。”

男人把胶裹放在育子而前。

育子从手提包里取出面纸,把胶囊包了起来。

“请小心地带着它。”

男人冷冷一笑。

“请问您什么时候会把照片和底片给我?”

“别着急嘛,我一定会还的。放心吧,太太。”

“我相信您。”

育子勉强从喉咙里挤出回答。

“办事的时候留神点。能相倍别人真是一件好事哪。”

男人装成一副正经的样子说道。按着男人点了点下颚,说:“回去。”又开始肴起报纸来。

“是……”

育子站了起来,拿出钱包:“那---帐由我付吧。”

“不用啦,我出就好了。我对女人是很温柔的哪,太太。”

男人暧昧的视线从育子的双腿一百扫射到腰上。

“多谢您的招待。”

育子连忙低了低头,拿起皮包快步跑出店外。

哼,男人暗笑。---就像已经上了钓的鱼一样,只要轻轻一拉,就不得不乖乖听话。

“长得还不错嘛,这女的。”

男人自言自语,然后收起报纸,一把抄起帐单。

“谢谢光临!”

侍者说着向已经没有人的桌子走去,开始清理桌面。

一定是坏蛋”

和代看着从咖啡厅走出来的男人,心里想道。

和代一直躲在店外头偷偷观察着和妈妈谈话的男人,绝不会认错。

男人在车站前热闹繁华的商店街上晃荡着。

和代隔着一段距离,跟踪着对方。

---哪能让他逃掉!

虽然路上人山人海,但是男人的脚步放得很慢,所以和代没有跟丢。

反过来说,街上这么多人正好作和代的掩护。

接下来是一连串酒吧和酒馆之间的狭窄通路。因为是白天的缘故,路上没有什么人。和代小心翼翼地沿着隐蔽处,继续跟踪着对方。

男人突然转弯了。

和代加快了脚步,往男人消失的路角走去。

“---咦?”

对方既然转了弯,应该……可是已经没有路啦。

和代四下张望着。突然---眼前一家小酒吧的墙壁转开了,-双大手伸出来扣住了和代的后连出声喊叫的机会也没有。---和代被一把拖进酒吧里,然后被摔在硬帮帮的地板上。

“---哪儿来的小鬼?”

“那个”男人说道。

把和代拖进来的并不是跟踪中的男人,而是另一个身高体壮有如摔角选手的巨汉。

和代连忙跳了起来。

“你干嘛?”

和代先声夺人地喊着。

“哟,还满凶的嘛。”男人笑着说道:“为什么跟踪我?”

“我没有啊!”

“退耍嘴硬。”

“真的嘛!”

和代嗽起嘴来:“快放我走:不然我要叫罗!”

和代虽然装出一副凶相,其实早怕得全身发抖了。

“在这里随你怎么叫,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和代一听,马上张开嘴,使尽吃奶的力气:“啊……!!”

“吵死人!”

巨汉用手一把捣住和代的嘴,和代想都不想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病痛痛---!”

趁着巨汉一松手,和代连忙往酒吧的出口冲过去---但是门却打不开。

“哪能让你这么简单就跑了?”男人阴侧侧地说。

“这小鬼!居然敢咬我:”

巨汉的一张脸胀得通红,伸手往和代抓去,和代一蹲身,居然给他躲开了。按着和代连忙往方才被揪进来的那面墙,使尽力气。撞去。

只听得咚的一声,和代又给巨汉拖了回来。

“臭小鬼!”

巨汉抓住和代的双腿一使劲,居然把和代倒提了起来。

“放开我:你这只大猩猩!”

和代手足不停地乱摇乱晃,可是根本不是巨汉的对手。

“喂,等等。”

那男人走了过来:“她内裤上写著名字哪。”

给倒提了起来的和代,裙子当然也往下翻罗。

“色鬼!放开我!”和代不停地哇哇叫。

“---喔,上板和代?---原来如此,是那个太太的女儿哩?昨天晚上接电话的就是你吧?”

“要怎么办:大哥:”巨汉在一旁问道。

“她不是叫你放开她吗?那就放开吧。”

“哦,是吗?”

巨汉把和代的身子又举高了半尺,一下子放开了手。

一头往硬帮帮的地板撞下去的和代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喂,小松,怎么可以对小孩子这么粗暴?”男人说道。

“嘿……。”

被唤作小松的巨漠露出笑脸,说道“这洋娃娃还真好玩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