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十七节 孩子就拜托了

作者:赤川次郎

“来……差不多该回家啦……”

在“美香室内设计”工作的河野恭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美香刚才好像有急事,突然要出门。临走前说:

“如果下班前还没回来就不用等我啦。”

虽说如此,河野恭子还是多加班了一个钟头。---不过,美香可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回恭子才站起身,就看见一辆车停在店门前。

“啊呀。”

美香回来了。---那是他的车没错。

恭子走出店门迎上前去。

“太好啦!幸亏你还在!”

美香叫了起来。

“有什么事吗?”

“有客人啦。”

“客人是吗?要请到店里坐吗?”

“嗯。偏劳你了---”

“没关系的。”

在这种高级室内装潢设计公司上班,碰到的都是有钱人---对于这种不把别人的时间当时间的客人,赤子早就见惯了。

“要咖啡吗?”恭子问道。

“不……牛奶好了。”

“牛奶?”

“还有……叫个炒饭跟饺子什么的。”

“这位客人真奇怪啊。”

“我们请她到里头去坐。---帮忙搬一下。”

赤子听得瞪大了眼睛。她看到车子里的上圾和代了。

“---是这个孩子吗?”

“是啊,这可是贵宾哟。总之先把她搬进去再说。”

“好……。”

将少女无力的身子支撑起来后,恭子不禁吓了一跳。

“哇!手怎么这样……。”

“动作快点。”美香催促着。“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是。---哎呀,真是可怜。”

两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和代搬进了办公室里头的房间。

“她受伤了,得先治疗一下。---没关系,我来好了。恭子,叫饭菜的事就拜托你啦。”

“是的。”

虽然恭子还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之,一向喜欢小孩的恭子也不禁怒火填膺:到底是谁这么狠心,居然把这么小的孩子折磨成这样!

手腕和脚踝都残留着渗血的伤痕。一看就知道是被绳子捆绑过的缘故。

“---嗯,是的。炒饭和饺子各三人份。”

愤怒归愤怒,恭子还是没忘记也叫了自己的一份。

“---在宾馆见,是吗?”克已说道。

“啊,对啊。”克己微笑着:“我都忘了这回事啦。”

育子望着克己的脸,然后也报以微笑……

接下来呢……

妻子遭到绑架的圭介,再加上屡次遭人暗算的香代子---早川家的成员们正各自忙得团团转的当儿,却有一个人幸福悠闲地过着好日子---那就是正实。

居然会有太田利露子那样的美女喜欢上正实,简直是空前(绝后?)的事。

“---和我在一起很危险喔。”

听正实这么说,利露子立刻应道:“那我们就不要再见面啦。”

“拜托请别这么说!”

---事实上根本什么事也没有。两个人根本是闹着玩的。

“真奇怪咄。”利露子说。

“嘎?”正切着牛排的正实停下来抬起头:“哪里不对了吗?”

“你说“哪里”是什么意思?”

“噢---刚刚不是说奇怪吗?牛排肉有什么地方不对了?有问题的话,就叫这家餐厅立刻关门歇业好了。”

“不、不是啦。”利露子连忙说。

像正实这种呆果的老实人,利露子说什么他都当真地照单全收,看来真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是说,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噢。好奇怪啊,你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哦?”

“所以结论是,人根本不能分类型。”

利露子接着说:“一个人一个样。就算有相似的地方,每一个人还是都不一样啊。”

“是吗?---这个肉真好吃。”

“哦?”

利露子似乎很葯地应着。

是的。---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

从前的利露子,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吃的东西好吃还是不好吃。不过这会儿,与其在乎自已的味觉,倒不如看着正实津津有味的吃相更要有趣得多。

这就是,怪---不,“爱”吧。也许“爱”与“怪”押韵是冥冥之中臼有意义也说不定哪。

“不过,不想跟我结婚是吗?”利露子问道。

“嗯。我已经发誓要一辈子单身了……。而且像你这样的有钱人,假如说要跟我这个穷刑管结婚的话,大家一定会哇哇叫吧。”

“谁管这么多啊。要怎么说都随便他们。”

“嗯!”

“那,还有?”

“我是刑警。”

“我知道哇。”

“刑警每天处理的事件,大抵上是社会上的弱势阶级引起的;人啊,一旦没有钱,日子难捱,心里不愉快,就会开始仇恨起别人和这个世界。”

“是这样吗?”

“处理这些案子的刑警,必须了解同样的苦痛。这是为了理解犯人的心理。”

“不是把犯人抓起来就行了吗?”

“假如不去理解,只是逮捕归案,犯人出狱之后,一定又会再犯。真正的刑警,是要让犯人不再犯错。”

“那么---”

“你明白了吗?也就是说,刑警要是过着有钱的富裕生活,不了解活在贫困和辛劳之中是怎么一回事,是不行的啊。”

利露子不禁苦笑。

这个人,居然一本正经地在考虑这种事情!

但是也正因为这一点,利露子才会深深被正实吸引。

“下一吹约会的时候,我带你去拉面店。味道不错,而且也便宜。你偶尔在那种地方吃一次也好。”

“嗯,好哇!”

利露子当然是无异议赞成。

---离开餐厅后,两个人开着车(利露子的车),随便逛着。

“耍去哪里啊?”利露子问道。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

“拜托,人家又不是小学生。”利露子笑了。“---对了,暧,你的姐姐……”

“美香姐吗?”

“暧。她是室内设计师。对吧?”

“嗯,是啊。”

“我想去看看她的工作室咄。现在去好不好?”

“这个嘛……。”

正实耸了耸肩:“我不知道她现在还在不在那里。反正去看看就知道啦。”

“那,请带路吧。”

“嗯。”

就算是正实,至少也还知道姐姐的工作室在哪里。

不过,正实当然是不会知道那里正有一位“贵客”。

“---还痛吗?”

恭子一边包着绷带,一边问道。

“没关系。”和代摇摇头说。

“真的?真了不起!这么能忍。”

和代的精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手腕和脚踝的疼痛当然没那么简单就消失,不过感觉都恢复正常了。何况---最重要的---肚子也填得饱饱的啦!

和代以恭子和美香目瞪口呆的速度,一下子把一盘炒饭和两盘饺子(其中一盘是美香的份)吃得光光。

“可以打电话给妈妈了吗?”和代问美香。

“再等一等吧。”美香说。“暧,我绝不是故意要为难你喔,知道吗?”

“嗯。”

“当然,你妈妈现在一定担心得要命啦。但是假如现在就和妈妈联络,让她知道你乎安无事的话,救你性命的人就有危险。---等到已经没有问题的时候,我再送你回妈妈身边,可以吗?”

和代看着美香的脸。

“我知道啦。我会乖乖的等。”

“嗯,好孩子!”

“好倦……。”

和代打了一个大呵欠。

一旦安心了下来,跟着就想睡了。当然刚才在美香的车子里也睡过一觉,不过道会儿吃得饱饱,眼皮又不由自主地垂下来啦。

“---这样吧,到我的公寓去好了。”美香说道。

“要我一起去吗?”恭子说。

“哦。这孩子大概还不能洗澡,但是至少可以用毛巾擦一擦身子。---那,你可以一起来吗?”

“我马上去准备。”

恭子往内室走去。

坐在沙发上的和代,已经是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了。

然后---外面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美香紧张了起来。难不成是要来把孩子抓回去的?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小心一点才是上策。

美香连忙走向办公桌,按下一个隐藏式的按钮。呼琏一声,抽屉底下出现了当然,本子是不知道有这个装置的。美香握着手枪,等待对方接近。

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

“美香姐!”

---是正贸的声音。

美香往和代那边瞥了一眼。

早就睡熟啦。

可是,能让他看到这孩子吗?……

“您好!”

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一定是她。叫做太田利露子的女孩“懊!等一下!”

美香收起手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