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十八节 美女与野兽

作者:赤川次郎

小松无论如何就是无法镇定下来。

在来此之前,鬼泽敲了他一下肩膀嘱咐道:“听着:好好监视着。”但是……

当然要“监视”的,就是确定上板育子是否确实毒死那个男人了。

要毒杀的对象是谁,鬼泽没说小松也就没问。反正没有知道的必要。

总而言之,照着鬼泽的话去做就是了。这就是小松的工作。

但是,小松最后还是不忍对育子的女儿,上板和代下杀手。虽然是鬼泽的命今,要杀小孩还是超出了小松能够忍受的范围。

现在---小松独自在宾馆里一佣俏丽的房间中。

上板育子大概快来了。

虽说是来“好好地乐一乐”的,小松实在没法镇定下来。

当然并不是一向如此的。大块头的小松是标准的粗汉子,但是面对女人时,一向相当有自信。

可是,今天这……

老实说,小松心里可是一阵又一阵地亏心内疚着。

小松虽然放过了和代,但是真相一旦被鬼泽发现,自己恐怕就要从这个世界消失掉啦。

就这一点而言,做母亲的育子当然应该要感谢小松---接受像这样的“谢礼”,或许也不为过。只是,小松在意的是---总觉得自己没法子接受鬼泽的作法。

鬼泽认定小松已经杀了和代,而且,还骗和代的母亲说和代还活着,威胁她和小松上宾馅。

这实在是残酷的作法。

小松虽然不是没杀过人,但是从前的对手,都和自己一样,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是在那种“我不杀他,他就要杀我”的情况下杀人的。

可是这一次,那个小女孩只不过咬了鬼泽的手而已……

唉,总而言之,要杀那孩子实在是良心难安。

小松一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良心”这种东西,不禁吓了一跳。

“良心”这玩意一旦开始发作,就是没完没了地粘着---小松现在无法镇定,大概也就是这个缘故吧。

“但---管他的!”小松给自己打气似地自言自语。

没错,反正我是救了她孩于一命,理当接受这种“回报”!

咚咚,门上响起了敲门声。

“来、来了!”

小松一跃而起,手忙脚乱起来。

“这样子不行!---得装得更帅一点,嗯……。”

与其说“帅”,小松脸上的表情倒比较接近蟋蟀的“蟀”。小松就这么装模作样地站起来去开眼前出现一个头发染得通红,浓妆艳抹的欧巴桑。小松的双眼不禁瞪得老大。

这我可不敢领教:

对方似乎也吃了一惊的样子:

“咦?---哎呀!人家搞错房间啦!哇哈哈!”

说着摇摇摆摆地走掉了。

小松这才松了一口气。

“您好---”

一个女人的声音。

小松回过头来;一个像是普通家庭主妇的女人站在那里,正战战兢兢地朝着小松看。

“我是……上板---育子。”

“喔,是吗?”

是这一个吗?小松放心了。

“进来吧。---一个人来的?”

“是的。”

上板育子正要走进房间里,突然止住了脚步问道:“---和代好吗?有没有受伤?”

“噢,她好得很---快点进去.”

“打扰了。”

关上房门后,小松望着育子的背影。---嗯:这个女的是我喜欢的那一型!于是乎,小松色胆包天起来,暂且把“良心”什么的赶到一边去啦。

“请问,您要……。”

育子站在房间的中央,迟疑地问道。

“懊,对了对了!”

小松不禁提高了急色的嗓音:“先去……洗个澡吧?”

“在家里已经洗过了。”育子答道。“因为……我想大概没有什么时间。”

“是吗?你想得还真周到。”

“内衣也全换过了。”

“那么---已经准备好了,是吗?”

“是的。”

非常自然的回答。没有献身的悲壮感也没有畏怯的样子。

“那---脱吧。”

倒是小松反而颤抖着声音说。

“是。”

育子依吉开始脱衣服。脱下来的洋装裤袜……一件件地叠在旁边的椅子上。

小松肴着看着,脸色逐渐发红,呼吸急促起。

“可以了!”

小松扑向还没有脱光的育子,一把抱起育子纤小的身体,把她压在床上。然后……

“对不起,打扰了。”

太田利露子低头为橙.。

“没关系哇。这里随时都欢迎你们俩哟。”

美香露出笑容说道:“正实,你有没有好好招待利露子小姐啊?没有让人家无聊吧?”

“这个嘛---”

正实正要搭腔,利露子抢着说道:

了。

“我一点都不会无聊哇。”

说着看了正实一眼。“跟他在一起,什么事都是新鲜的!”

这么说倒也没错,美香想道。仔细考虑起来,像正实这种人实在是少有,简直可以列为国实但是,“新鲜感”顶多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迟早会淡薄下来的。

要是在这种情形发生以前,赶紧让两个人结婚的话,那就成了咱们家的裹中之物啦。

虽然结婚的不是自己,美香的脑筋可是转得飞快:

“---来了,请用。”

河野恭子端着茶出来,给正实和利露子各一杯。

“现在还没下班呀!”正实问道。

“是啊,忙得很。---你看,还叫人送外买来例。”

美香指着眼前叠成一堆空空如也的炒饭和饺子的盘子。

“喝,两个人吃这么多?”

正实不禁瞪大了双眼。

“我的工作很辛苦的哟。”美香装模作样地说。

上板和代这会儿躺在里头的房间睡觉。因为已经睡熟了,一时之间大概是不会酸的。

“---我也想试试室内设计这一行咄。”利露子说。

“啊,真的?”美香闻言露出微笑,“你是出身很好,也许有做那种工作的敏感度。”

“真的吗?”

利露子似乎已经完全投入了。

f假如你真的想做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几个好地方,先在那边学一学。”

“真的吗?---”利露子高兴得就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可是,我---”

“不过,不轻松唷。”

“没关系,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那么---?”

“可不可以,就让我在您这里跟着学呢?”利露子说道。

美香想不到利露子会这么说,不禁有些着慌:

“啊?哦……---可是,我这里的规模很小……”

“正因为这样,我才认为在这里一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这个嘛……。”

美香也一时语塞。

只学室内设计嘛倒无可厚非,要是连行骗的技巧也一起学去了,那可不糟了吗?美香这么想。

利露子望向正实,说:

“暧,你觉得怎样?”

“嗯……好是好---”

“有什么不对嘛!”

“你不是有钱人吗?有钱人就用不着工作了嘛!”

“那多无聊啊!”利露子蹶着嘴:“人家已经过腻了整天无所事事的生活啦。”

真是有点奢侈的抱怨。

“你真有趣。”

美香开始觉得有点好玩了。

“暧,拜托嘛,请收我做您的弟子好不好?泡茶啦,扫地啦,打水啦,我全都愿意做!”

“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出生的吗?”河野恭子听得一愣一愣地问道。

就在这时……

“对不起……”

一个声音响起。

芙香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和代正一副爱眠的脸---不,是似醒未醒的脸---站在那里。

“哎呀,怎么啦?”美香问道。

“请问---厕所在哪里?”

“我带你去!”

赤子牵着和代的手往里头走去。

“---看小孩,我也愿意做!”

利露子跟着加了一句。

小松全身是汗地从床上起来。

---育子身上的汗也不比小松少。

宾馆的房间虽然不大,足够两人容身的而积总是有的。

房间里的温度大概已经上升了两二度吧。---不难想像小松是多么地“费力演出”啦。

但是育子光着身子坐起来,不安地说:

“请问---是我不够好吗?对不起---因为我不擅长---”

小松看了育子一眼,不禁笑出声来。

那是发自心底的愉快笑声。虽然身上汗黏黏地挺不舒服……

简而言之,虽然小松拚了命地“卖力演出”,最后还是没办法占有育子。

怎么试也“不行”。---一看见育子的脸,小松便想起嘴被胶带贴住,用悲伤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和代。

怎么会这样!

我可是征服女人的老手呀!

不论自己在心中如何自夸,总之,不行就是不行……

最后,小松终于放弃了。

一决定放弃了,小松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不禁想要大笑出声。

“请问……。”

育子却是满心惶恐。要是没有让这个男人满意的话,和代的性命说不定就有危险了。

“没关系啦,太太。---你是个很好的女人。”小松拍拍育子的肩膀说。

“可是---”

“不过噢,”小松笑了一下:“你是个更了不起的妈妈。所以,我才会“不行”的。”

这会儿小松脸上的笑容,居然惊人地可亲。

不过育子仍然疑惑不安。

“哇,流了这么多汗。”

小松说着走进浴室去了。

育子又愣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还是一丝不挂连忙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

小松很快就出来了。腰间还围着一条浴巾。

“来吧,你也去冲个澡。”

“是的……。”

给小松这么一说,育子连忙往浴室冲去,三两下地冲完了澡:…十五分钟之后,育子也已经穿戴整齐了。

“约定的时间是八点对吧。”小松望了手表一眼说。

“是的,事情办完之后,会把和代还给我吧?”育子谨慎地追问道。

小松迟疑了一下才点头说:

“会还给你的。不过---没法子马上还给你也说不定哪。”

育子不安地问:

“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嘛,有很多原因啦。”小松说。

“是什么原因呢?请告诉我:”

看见育子脸上着急的表情,小松贸在不愿意再撒谎下去了。

“好吧……。”小松不禁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哪,你那孩子在我们那边的时候……我的大哥---你也见过了对吧?---被她咬了一口……”

“咬.:…了一口?”

“是啊。大哥气得要命,叫我把她给杀了……”

育子的身子不禁一震。

“那……和代……。”

“你别急。我那大哥是不把杀人当作一回事的:

就在此时,本来应该锁得好好的门,却打开了。

“---你说得一点都不错,小松。”

鬼泽握着手枪站在那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