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十九节 打错的电话

作者:赤川次郎

“大哥……。”

小松的脸上毫无血色。

“哼,小松。”

鬼泽慢条斯理地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左手握着的手枪一直瞄准着小松。

“谁叫你动了侧隐之心啊?这下子连你也得一起完蛋啦。”鬼泽冷笑着说。

“大哥,等一下!我只不过---”

“你打算对这个女的说什么啊?说来听听。”

育子似乎完全没有把鬼泽的手枪肴在眼里。

“和代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

被育子拉着恳求的心松,一直望着鬼泽的眼睛。---会被杀掉。小松想。

“拜托,告诉我!和代---”

“走开!”

小松用力把育子一推,育子的身体便飞了出去,滚到床上,然后掉到了床另一边的地上。

一声短促的枪响。

育子站起来,往鬼泽那边看去,不禁啊地一声尖叫起来。

小松按着小腹,挣扎着膝盖落地,跪了下来。

“大哥……:”

“真可惜。要做坏人,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坏人,不然的话,只有跟你一样的下场。”

“禽兽!---你,不是人!”

小松勉强地挤出一两句话来。

鬼泽闻言冷笑道:“不错。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育子不敢相倍地看着小松的脚下逐渐扩散开来的血迹。---为了我,这个人才会被杀的。

育子忽然想起了小松想要占有她,却没有办法之后,发自内心的爽朗笑声。

“会让你马上舒服的。”

鬼泽的枪口瞄准小松的脸。

“怎么……你也有……侧隐之心吗?……。”小松反chún相讥。

“我只是不喜欢拖三垃四而已。”鬼泽冷笑:“永别啦,小松。”

说着打开了扳机。

“住手!”

育子奋不顾身地冲了出来。

育子飞扑到小松的前面双膝着地,向鬼泽叫道:

“太狠了吧!他不是你的手下吗?”

“哟,这可真想不到哪。”鬼泽笑道:“迷恋上小松了吗?你还真多情哪。”

“走开,太太……。”小松呻吟着说:“会被一起杀死的。这个人下手绝不会留情的……

“烦死人了,你们两个。”

鬼泽烦躁起来。“想要一起死是不是?这也不错。就让警察当作殉情事件来处理好了。”

“快走,太太”

育子挥开小松伸过来催促的手。

“不,我不走。”

育子盯着鬼泽说。

为什么呢?我到氏怎么了?

要救和代出来,就不能死在这里呀!

但是,尽管如此,此时育子心中已经被高涨的怒火填满了。

被这个人威胁,孩子也被绑架去,现在或许被杀掉了。---想到这里,育子突然什么也不怕不,也许是育子本能地感觉到:为了救和代脱脸,现在绝不能示弱。

“要开枪打这个人的话,你得先杀了我。”育子挡在小松而前喊着。

“居然有这种笨蛋……。”

鬼泽的脸胀得通红:“听好,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吗?以为只要你死了,我就不杀这家伙了是吗?未免想得太天真---”

“快点扣扳机吧。”育子说。“还是你伯了?”

鬼泽被这句话激怒了。

“你说什么?怕?你敢说我怕?”

此刻鬼泽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育子身上。因此没有看到小松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

刀子从小松手中飞了出去。

但是,由于手上沾了血污的关系,手一滑刀子一偏只擦到鬼泽的右手。

“啊!”

鬼泽大叫一声。

右手包着的绷带被刀子割开了。正是被和代咬伤的地方。鬼泽痛得脚步瞒栅,倒退了几步。

呼喀一声,鬼泽整个人靠到了门上.。

“混帐!”

鬼泽左手一伸,手枪对准了育子。

萍---一声短促的枪响。

不过,这次的枪声听起来似乎来自比较远的地方。

育子和小松都没有中弹。

鬼泽一副茫然的样子,望着两个人。他一直靠着门站着。

然后---手枪从鬼泽的手中滑落。

璞咚一声,手枪落到地面上了。

接着,鬼泽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两三步,然后整个人倒了下去。

门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圆洞。

育子冲过去打开门。

“打中了吗?”

克己说道。“哎呀,还好这扇门不是铁做的!”

说着克已瞄了小松一眼。

“---怎么,是你吗?”

“你……。”

小松不禁瞪大了双眼:“那……大哥要杀的人是……”

“大概是我吧?”

“怎会有这种事……。”

小松的脸扭曲着。不,或许是在笑吧。然后,小松也倒了下去。

“啊---”育子掩住了口:“死了……。”

克己跑过去摸小松的脉搏:

“不,还活着。快叫救护车。”

“是!”

“只有他知道你女儿下落!一定要把他从鬼门关救回来!”

育子连忙冲到电话边。

就在育子打电话当儿,克已用小刀制破床单,把小松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我不能留在这里。---再跟你联络。”克己说道。

“我明白了。”

育子点头。跟着又不安地问道:“和代她---还活着吗?”

“我在外面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一点---。不过我想,假如被命令去杀你女儿的是他的话,你女儿大概不会有事的。我看他不是会做那种事的人。”

“我也这么想。”

“打起精神。先留在这里照顾小松,等到他恢复意识了,再问他孩子的下落。”

“是的,那您---”

“我还得救我老弟的妻子。看来非得跟你的“他”见上一面不可了。”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让您和他见面。”

“再见。”

克已快快地走掉了。

在宾馆的服务员到来之前,育子一直都陪在小松身边,寸步不离……

“姐。---那孩子是谁啊?”正实问道。

“咦?”

美香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噢,是朋友暂时托在我这里的。”

再怎么说正实还是刑瞥,可不能在他面前漏了口风。

“---好有趣呀。”

利露子翻着美香给她看的室内设计教科书。看得入迷了。

“暧---”

正实心神不定地开口说道:“差不多该回家了吧---”

“再待一会儿嘛!”

“没关系呀。”美香笑着说。“我们也还不急着收工啦。”

“对不起,我觉得好像进了宝山一样,看什么都觉得好棒!”

利露子的眼神闪着光芒。“暧,你觉得我们结婚以后的新家要设计成什么样比较好?”

正实听得瞪大了眼睛。

“---啊呀,你们两个,已经谈到这种地步了吗?”美香看着两个人。

“不,我已经发誓要一辈子单……”

正实打算一辈子单身的毒誓,似乎已经开始失效啦。

---看这样子的话,只消再花点功夫,大事就成啦。

美香像个喜欢撮合姻缘的媒人婆,一个人在那边高兴。

---美香走进里头的房间。。

上板和代早就又睡熟了。

“看来今天得睡这里啦……。”

觉得要把和代叫起来未免太可怜了,美香不禁自言自语。

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当然,这里指的是室内设计的本行),美香往往就睡在工作室里。

虽然已经让河野赤子回去了,但是美香反正一个人惯了,住在这里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或是带这个孩子到附近的旅馆住噢……

孩子啊……。真的是可爱的东西。

想到小孩便联想到圭介被绑架的妻子歧子。到现在还没有对方的联络。---歧子还活着吗?

虽然想不出歧子有被杀害的理由,但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多不合理的事。

哎,算了。我自己做的事,不是也有点“不合理”吗?

前面店里传来说话的声音。---不过不是正实。

“应该要感谢叔叔咄。”利露子说道。

美香出去一肴,是克已来了。

“克己哥。”

“喃,今天真热闹呀。”

克己虽是满面笑容,但是掩藏不住一股紧张感。

“真是打扰啦。”利露子说。

“没关系嘛。”美香微笑着:“大哥,打扰这一对才是不应该的哟。要不要到里边谈?”

“啊,好。”

克已轻轻拍了一下正实的背:“加油啦。”

接着就跟美香走进内室。

“---怎么了?”美香问。“歧子有消息了吗?”

“不……本来是有线索的。”克己低声说道:“只是半路上又遭到了别的麻烦,暂时被打断了。”

“懊……。”

“还有希望啦。不是完全---”

克己忽然注意到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和代:“咦?这孩子是哪来的?你什么时候当了末婚妈妈?”

“拜托!”美香不禁苦笑:“只不过是人家托我照顾的啦。”

“圭介有没有联络?”

“现在还没有。”

“是吗:……。”

克己软了一口气:“要是对方提出什么要求,我们还得大费周章……”

“大哥,你追到的那条线索是怎么回事?还要等很久吗?”

“我想大概不会吧。不过,至少也得等个一两天。”

“哦……。”美香点点头。

至于在店里的……

“你刚才说什么结婚以后的新家……

“你不要吗?”

利露子盯着正实的脸。

“不是的---只是---”

不爽爽快快地说话是正实的毛病。

“那,你既然不想结婚,干嘛又跟我这么好?”

利露子已经完全摸透了正实的性格。

到日前为止,正实虽然也有过几个恋人,却也从来没谈过这种事。

何况从对利露子的责任这种观点而言,要让正实觉得非跟她结婚不可,也不是什么难事。

利露子已经摸清楚正实的心理了。

“这个嘛……我也是男人……。”

正实正咕噜着时,电话响了。。

“我去接。”利露子说:“你去叫姐姐。”

“嗯。”

王实敌了敲内室的房门。

利露子拿起话筒。

“喂,您好。---啊?”

利露子听得直眨眼。---此时美香走了出来。

“噢---请等一下。”

利露子一脸迷惑地朝着美香看。

“抱歉,是谁打来的?”

美香接过话筒。

“噢---是个男的。”

“哦?”

“他说:“绑架犯已经打电话来了”……”利露子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