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节 寝室会谈

作者:赤川次郎

“什么绑架犯?”

听见这句话的正实连忙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香和克己面面相觑。

克己软了一口气。---这通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

当然是圭介打来的吧。他当然不知道接电话的是正实的女朋友,而且正实就在旁边。

正实一下子回复到刑督的职业表情,一把抢过美香手里的话筒。

“喂喂!---不是圭介哥吗?绑架犯是怎么一回事?是歧子吗?”

“---喂,”克己拍了正实一下:“先给我听。”

“咦?可是---”

“快点。”

克己拿过话筒。“喂,是我。”

“大哥?”

圭介好像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怎么回事啊?我是打电话给美香---刚才接电话的女孩子是谁?”

“哎,是正实的女朋友嘛。”

“哦,是吗?可是---这时候正实为什么在---”

“只能说运气不好啦。”

圭介一定吃惊得连嘴也合不拢吧。虽然电话是打给美香的,接电话的却是另一个女孩,然后是正实,然后又是克己。

“看来只好对正实说啦。”

“是啊,没办法了。---对方有什么要求?”

“对方要求去某个地方。至于钱或者别的都没有要求。”

“你说“某个地方”!”

“这个我也听不太明白……。我抄了地址下来,反正是在市区里头就是了。只是不晓得是什么样的地方。”

“叫你一个人去吗?”

“不,”圭分说:“---说要早川一家人都去。”

“哦?”克已用手肘轻轻推开一直要把头凑过来的正实,继续说道:“也就是说---”

“要妈妈,兄弟姐妹全都一起去的样子。”

“我知道了。---时间呢?”

“还没确定。是我要求的。我跟对方说大家都忙,要先商量再说。”

“很好。”

“对方说,明天同一时间会再打电话来。”

“赚到一天就足够啦。”

“嗯。可是---正实呢?”圭介不安地问。

“哼嗯。”

克己瞥了一眼担心得团团转,两眼发亮的正实,软了一口气说:“现在像只发情的狗一样吠个不停哪。看来是阻止不了他的了。”

“我才没有吠!”

正实一副火大的样子。

“总之不用担心啦。”克己说道:“我们绝不会让歧子受到伤害的。”

“嗯,知道了。”

圭介似乎也安心多了。

“我们马上去你那边。”

克已说着挂了电话。

“喂!”美香两手奴着腰说道:“那通电话,不是打给我的吗?”

“哎呀,对不起。”

克已敌了敲自己的头。“我自己都晕头了。”

“大哥!为什么没告诉我?!”

正实的脸胀得通红。

“喂,冷静一点。---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

“我一定要把歧子救出来:就算是要动员全日本的瞥察,也要让歧子平安无事地回来!”

“正实---”

“明天犯人还会打电话来不是吗?正好!在电话上装设反侦测机器,马上就可以抓到犯人了!”

“喂---”

“不用担心!叫圭介哥等着,我一定把歧子救回来:”

正实僻哩啦啦地往内室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

“原来出口不在那边。”

矶哩咕噜地说完,这会儿总算朝着大门跑了出去。

正实走掉后,好一会儿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哎,真是伤脑筋。”

美香往椅子上一坐:“应该给他一拳,让他躺下才对。”

“这么说也来不及啦。”

“那,对方的要求噢?”美香问。

听了克己的说明之后,美香也点了点头:

“---好像存心要灭早川一家。”

“喂,别说不吉利的话嘛。”克己苦笑。

“请问……。”

开口的是利露子。

“啊,对了。你应该先回家里待着比较好。”

“噢,可是---我好像不小心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利露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要是我不去接电话的话就……”

“哎,没关系啦。这会儿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啦。”

克己拍丁一下利露子的肩膀:“我迭你回去吧?”

“没关系的。可是---我不想回去咄。”

利露子咬着嘴chún深吸了一口气:

“我马上就是早川家的一份子了:所以我也要帮忙!”

美香叹了一口气,看着天花板……

“---这下怎么办?”

美香悄悄地问克己。

暂时挨个场地---现在这里是圭介的公寓。

平时,这里是圭介和歧子恩爱夫妻的温暖小窝,偶尔才有克已、美香、正实,以及母亲香代子等人来露一露脸,可是现在---。

“好!怎么样,反侦测的机器噢?”

扯着喉咙大吼的正是正实。

圭介这栋虽然说不上宽敞却也不窄的房子里,现在到处是刑警。

总而言之,这副夸张的阵势就是正实的作风。

“要是绑架犯派了人手来监视这里,还不知道咱们报了警吗?”克己说道。

“虽是这么说,但是这会儿叫他们住手也不可能啦---”美香摇着头:“果然还是应该把正实一拳打昏才对。”

“来一下。”

克己招呼着美香,往里头的卧室走去。

上板和代在床上睡着。

“这孩子也真辛苦。”

美香帮和代盖好棉被说道:“跟着我们跑来跑去的。”

“到底是谁的孩于啊?”克己问道。

当然绝对想不到正是士圾育子的女儿吧。

“一点私事。”

美香含糊地说着:“对了,妈妈会来吗?”

“已经在路上啦。”

克己说着在一张小椅子坐下。

“真是的。一旦正实知道,我们就动不了啦!”

美香恨恨地自言自语:“---那个大笨蛋!”

“现在要怎么办呢?”

圭介走了进来。

“咦,你不在那边看着没关系吗?”

克已抬起头问道。

“全都是正实一个人在干。”圭介苦笑道:“我在那边似乎只会打扰他的样子。”

“哎,别那么消极嘛。”

克己拍工一下圭介的肩膀:“对方的目标不是你一个人。---早川家的每个成员都有份哪。”

“嗯,可是为什么会---”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克己打断圭介的话:“我要说的是,就算咱们请来大批警察来,对方的计画和作风也不会改变。---只是正实不知道这一点。”

“是的……。”

“不过,我想也许这样反而会对咱们有利也说不定。”

“怎么说?”

“也就是说---”

正在说话的克己突然住口,看着寝室的入口。

“我也有同感。”

走进来的是香代子。

“妈!”

“圭介,不要担心。我们全家人都在你身觉。”

香代子也拍了一下圭介的肩膀。

“啊!”

圭介点了点头。

因为母亲的这一句话,整个气氛顿时明朗起来。母亲的力量真是伟大。

“我同意克己说的。”

香代子在床的一角坐下说道:“对方一定没想到我们会报警吧,所以一定会造成一些困惑的。”

“的确如此。”

说话的,又是另外一个声音……

“啊,请进。”香代子说道:“大家都还认得吧?”

走进来的是福地。

“呀,这真是……。”克己喜道。

“这次得借助福地先生的力量了。”香代子说:“福地先生,请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多谢了。”

香代子突然注意到躺在床上的上板和代:“这孩子是谁啊?”

“人家托我照顾的啦。”美香说。

“峨,不是你的孩子吧?”

“不可能突然跑出来这么大的孩子吧?”

“说的也是。---不过看起来倒也是个聪明,有勇气的孩子。”

“妈---”圭介说:“明天对方还会再打电话来联络。”

“是吗?约定的地点在哪里?”

“我查过地图了。”

圭介把地图打开来。“不是什么显眼的地方。”

“地图没有用的。”克己立即说道:“一定要到现场去看才行。”

“的确如此。”福地说。“早上、中午、晚上,最好一天去侦察三次。”

“我去好了。”克己说。

“可是,对方一定认得你啊。”美香说。“当然,对方一定也认得我……”

“让我去好了。”福地说。“,不过一人孤身前去是不太理想---”

“我也去!”

一个活泼的声音说。

是利露子。---克己不禁吓了一大跳。

“你不是回去了吗?”

“我是正实的未婚妻喔,所以也算是早川家的一份子对不对?应该让我参加一份嘛。”

---寝室这种地方,本来除了放床之外也不需要多大的空间。圭介这间寝室正是如此!床占了大部分的空闲,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余地了。

现在这儿挤了香代子、克己、圭介、美香,加上福地和利露子,还有睡在床上的和代……

“---那么就一起来吧。”福地微笑道:“有车吗?”

“有!”

“太好了。---对了,圭介兄。”

“啊?”

“有没有演戏的经验?”

“演戏---您是说像舞台剧那种---?”

“是的。”

“这个倒没……。”

“当然您太太被绑架的事是千真万确的,只要再做得夸张一点就更完美了。”

“您……要我做什么呢?”圭介志忑不安地间。

“召开记者会。”

“您是说---像在电视上公开的……那样?”

“是的。我们要让歧子小姐被绑架的事闹得人人皆知。

圭介一听福地这么说顿时呆住,不知该怎么说。

“---这是,什么地方呀?”

上板和代从床上坐起来,眨着眼问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