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一节 忧愁的丈夫

作者:赤川次郎

“---真的没有问题吗?”

圭介一脸不安。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美香肯定地说。

“同感。”

克已用力拍了一下圭介的肩膀,“加油罗。”

“嗯……。”

圭介的表情很复杂。

这里是饭店里的一个房间---。不过并不是住宿休息用的那种,而是附属于宴客问的小房间。

就是像结婚喜宴上,“xx家休息室”那样的所在。

圭介就在这里等着。

“---请用饮料。”

饭店的侍者来服务了。

“啊,谢谢……。”

圭介一口气喝乾了侍者端来的小杯威士忌。

“二哥,可不能喝醉了。”美香叮咛道。

“不喝点酒,你叫我怎么壮得了胆上阵呢?”

圭介软了一口气。

等一下福地的构想所召开的“悲情记者会”,就要上场了。

克已等人都知道,办这件事多少是有点冒险的。

绑架了歧子的人,想必知道早川家每个成员的职业。一定没有料到早川家会向瞥方报案吧。。

对方当然也不可能轻易地就杀了歧子:毕竟早川一家人都不是好惹的。

因此,对方绝对有必要让歧子平平安安地活着。

所以---乾脆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把威胁和被威胁的两方对调!

确实,这也许真是个好方法。

“---请问准备好了吗?”

饭店的经理走过来问道:“噢---请问先生是哪一位?”

“是我。”圭介站起来说。

“啊,是。”

饭店方面想必也觉得奇怪吧。

开记者会有许多种。从政治家宣布引退,到电影明星的离婚发表都有。

但是,丈夫为了被绑架的妻子召开记者会---这可是前无古人。

“噢---遭遇如此重大变故,想必您一定痛心疾首。”

这位经理做人的功夫还真是无懈可望。

“谢谢……。”

圭介照着福地吩咐,装成一副压力沈重无精打采的样子。

事实上,圭介这几天根本没怎么睡,双眼都充血了。

另外---“既然要上电视,应该把胡子刮一刮吧?”

“不用了!留着效果更好不是吗?”

给福地一阻止。圭介的一脸胡子就留下来了。

“那么,请移驾到那边的大厅……。”

带路的接待员也是一脸庄重。

“麻烦了。”

圭介走了出去。

“那么---”

“请跟我来。”

于是乎,彷佛古装剧里出征的场面,圭介走出了“休息室”。

“---喂。”

克己向美香使了个眼色。

“知道啦。”

美香打开手提包,取出眼镜戴上,然后用梳子稍微改变了一下发型。

按着,美香找出一件素色的大衣套在洋装外面。---这一来,美香就变了一个人。

如果手里再拿着一本笔记簿的话,看起来就完全像个女记者的模样了。

“真厉害!”

克已不禁佩服。

“那,我走啦。”

美香说着,淘气地眨了一下眼睛。

美香混入来参加记者会的人群中。天知道里头是不是也混着敌人。

克已一个人留在小房间里,喝着咖啡打发时间。

电话响了起来。

克已拿起话筒,对方急急地说道:

“喂---麻烦请找……。”

“哟,上板太太,是我。”

正是上板育子。

“太好了!我试着打您留下的电话号码,没想到马上就转到您这边来……”

“真抱歉。这里正是一团乱哪。”克已说。

“请问---那个电视新闻上说的,被绑架的是---”

“是我的弟妇。”

“哦。---听说还有孕在身是吗?”

“是的。”

“绑架犯也真是人没有人性了!”上板育子愤愤地说。

“对了,小松怎么样?”克己问道。

“哦,他还没有清醒。---不过命是保住了。”

“那么,你女儿的下落““是的,还没有头绪。”

克己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要找的孩子就是人家托给美香照顾的那一个。

“你一定很担心吧。不过,小松不是那种忍得下心杀害良子的人,孩子一定还平安无事的。”

“您这么说,我就放心多啦。”

“你先生呢?”

“我先生吗?---那个人因为工作的关系还在外面。”

“在这种时候?”

“我把一切的事情都对他说了。但是他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变脸,只是说:“今天很忙,还不能回去。”而已。”

“原来如此。”

“听他这么说,我实在是很沮丧。”

“不,上板太太,人在受到太大的刺激时,除了遵循原来的生活步调之外,也许脑筋就没有办法思考了。”克己说。

“是吗?……。我想,那个人是不是一点也不关心和代……。”

“不会有那种事的。这个世界当然有非常冷酷的人,但是你只要等到孩子平安回来,再看他的表现就知道了。”

“嗯,我会这么做的。”

克己暗自苦笑。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教了?真是的……

“还有---”育子说道:“我已经跟“他”联络上了。”

““他”p你是说,你的恋人是吗?”

克己的语调转为尖锐,连忙追问。

就是那个冒了正实的名字,和神田久子约会的男子。

“是的。虽然不是直接跟他本人联络的,不过已经约定好今天下午四点钱见面了。”

“地点呢?”

“和平时一样。---小学的后门。”

“原来如此。”克己说道:“是你家附近的小学?”

育子说明着周围地形和交通道路,克己一一记入脑中。

“---我不去,可以吗?”

“没问题,交给我好了。”

“可是,它是开车来的。”

“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

“是的。---我现在是在医院打的电话等下会再问问小松的情况。”

“这样最好。小松这家伙壮得很,没那么容易被干掉的。”

克己带着开玩笑的口气说。

---终于要来了吗?

和那男人见面一谈之后,也许就可以知道绑架歧子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克己快步走出休息室。---这会儿时间还算充裕。

圭介真是大吃一惊。

他当然是没开过这种记者会。---不过,普通人的话,是不大会有机会做这种事的□c可是,圭介又不是演艺界的人,居然来了这么多人---喧喧攘攘地好不热闹。

大厅里的人数大概超过一百人。记者、电视的摄影师和播报员……

几十台照相机的镜头都对准了圭介,镁光灯的声音此起彼落。

圭介擦了擦汗。

当然冷汗也流得不少,不过也不止如此---大厅里可热得很。

“---那么,现在开始记者会。”

主持人说道。

此时冒出来一个主持人,还真是挺奇怪的:不过要是没有这种人来开场白,会倒也难开始。

“各位都已知道这个事件了。这边这位早川土介先生的妻子---子太太,被歹徒所绑架,目前下落不明。”

要是知道下落的话,直接去把歧子带回来就好了。圭介想。

“---受害人的家属希望透过大众传播媒体的力量,要求犯人拿出良心,因此设计召开了这次的记者会。”

不过,实际设计引开这次记者会的人是福地。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物。---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噢?

“那么,早川圭介先生,请开始吧。”

圭介看着眼前不下十支的麦克风,就咳了一下。

好吧。现在,心里只要想歧子的事就好了。

被绑架的歧子,究竟会变成怎么样噢?……

应该不至于会被杀吧---但是,如果有个什么万一……”

应该不会那样!

“我深深地相信---”

圭介开口说道:“歧子一定还活着。”

“---好像就是这一带。”

利露子停下车来,说道。

“这是个繁华热闹的地方哪。”福地四下张望着说。

不过,这里并不是一般的商业区。在这里的店是:高级毛皮店、珠实银楼、艺术古董店。路边停的车子也几乎全都是外国进口车。

“我们走去瞧瞧吧。”

福地说着打开车门。

“好。”

利露子下了车,看看四周。

“在这儿散步是一定不会无聊的。”

“车子没关系吗?”

“放在这儿应该会很安全吧?”利露子说:“要是被偷走就算了,反正再买一部就好啦。”

“是呀!”

福地不禁微笑。

“走吧走吧。”

利露子拉起福地的手:“我们就装作是有钱的中年叔叔和女大学生的恋人走在一起,对吗?”

“太光荣啦。”

两个人慢慢地走着。

“---早川家的每一个人都好棒唷。”利露子说。

“的确,我也有同感。”福地点头同意。

“您很早以前就认识他们吗?”

“虽然算不上是很早以前,不过交情倒是很深的。”

“我啊,本来是喜欢克己叔叔的,可是现在喜欢他的小弟。”

“那位刑警吗?”

“是啊,那位蛮劲十足像狗一样的刑警先生。”

利露子不禁大笑…“像那样一本正经的人,实在是稀有动物啊。”

“这倒是真的。”

“暧,我打算要跟他结婚哟。”

“那就先恭喜了。”

“您觉得我有成为早川家一员的资格吗?”

福地点点头:“非常够资格啦。”

“好高兴!”

利露子飞跳起来。

“这个家庭的每一个人的个性,都非常特别。”

“我也这么想咄。为什么他们可以看起来那么棒呢?”

“要是你也能成为超级女大盗的话,看起来一定也是那么棒的。”

“女大盗?听起来不错咄!”利露子笑道。

她当然想不到福地是说真的。

“对方指定的地点就在这附近了。”

福地停下了脚步。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不错。这里已经到了高级店街的尽头了。

福地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的样子。

“原来如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