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二节 女记者

作者:赤川次郎

“居然绑架了接近产期的年轻孕妇---如此卑鄙的犯罪者,绝不能轻易地放过!”

面对着摄影机,提高了声音慷慨陈辞中的电视台女记者,满脸胀得通红---大概是激动过度吧。

“让早川歧子太太带着她肚子里的宝宝平安归来,是全国国民的责任!因此,我们在这里呼吁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如果您发现神似早川歧子太太的女性,或者行动诡异可能是绑架嫌犯的可疑人物,请立即拨下列的电话号码和我们电视台联络!”

摄影机的镜头转而对准了一个写着电话号码的大字板。

“这个电话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开放!我们的特派人员随时在电话旁等待。请再看一吹早川峡子太太最近拍摄的家庭录影带---她被绑架时身上的服饰,和录影带里的几乎一样!”

摄影机停了下来。

“好了,辛苦啦。”

说着,长井辰子擦了擦汗。

“你还真投入啊。”

一直监看着摄影机萤幕的工作人员说道。

“当然罗。我也是女性,这种事可不能置身事外。”

长井辰子这一年来,都在追踪和犯罪有关的新闻。

“电现合会真的播放那个录影带吧?”

辰子一边看着重复播送中的小书面一边说道。“上一次我说“接下来,请看录影带的内容”的时候,按着却是广告:想起来就吐血。”

“没问题啦。上头的人应该对今天这个题材有兴趣。”

被绑架的早川歧子有录下家庭活动录影带,实在是太好了;辰子想道。

歧子当然不是打算要加入演艺界。之所以会有录影带,是因为圭介希望记录实实从出生开始的成长过程,特地去买了v8摄影机,然后试拍了歧子在厨房做菜的情景。

以初次碰摄影机的新手而言,这个录影带实在是拍得不错了。每家电视台都来来回回地放了许多遍。

虽然也有打出正面的大头照,但是有动作和表情变化的录影带。比较起来效果要好得多了。

要是有人看见过歧子的行踪,看了一定会马上想起来的,辰子想。而且歧子太太还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美女。

“好了,咱们可以回去了吧。”

摄影人员说着,把沉重的器材打了起来。

“小辰,不一起回去吗?”

“我还有点事要跟人家商量,待会儿再走。”

“那咱们先走罗。”

“好,帮我跟上面的人说,晚上开会前会回去。”

“ok。”

别家电规台的记者也是一样。大家都忙着做转播结束后的现场评论,确定录影无误,收拾零碎等等。

长井辰子往会场大厅的沙发上一坐,拿出烟来点了火。

工作结束之后,看着缕缕青烟往上升去,实在是非常舒服快意。

辰子原本的志愿是当舞蹈家,但是在训练的过程中伤了脚,结果只好改行作了记者。闪为外表和办事能力都相当优秀。于是就被拔擢到采访记者的位置。

她穿着女西装裤的长腿,是足够惹眼的了。

别家电视台也有不少辰子的熟人。有人过来打招呼:

“嗨,不回公司吗?”“等一下还有别的工作哪。”

辰子随口应了一下别家电视台女记者。

“是吗?不是要跟恋人约会吗?”对方笑道。

“被你识破啦!要是说出去的话,我也要掀你的底喔。”

“彼此保守秘密吧!”

“拜拜。”

这段对话当然不是认真的。

不过---事实上,辰子的确是要留下来和恋人约会的。

故意这么说,当然是为了不让别人起疑心。

辰子等到大厅空无一人之后,这才把烟头掀熄站了起来。

辰子走到附近另一个大厅去打电话。

“---总机吗?请接一九0五室。”

铃声响了好一会儿。在干什么呀?辰子等得有些心焦。

“喂?”

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在干嘛?”

“我在淋浴,所以一开始没听见电话,抱歉。已经结束了吗?”

“嗯。”

“那,马上上来吧。”

“拜托帮我叫一份牛排到房间好吗?”

“现在?”

“我也需要补充精力呀。待会见。”

辰子挂了电话,吹着口哨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当然,辰子不是偶像歌星什么的,交个秘密情人也没什么关系。不过噢,最近电视记者似乎也挺受注目的,被偷拍相片也并不奇怪。

辰子也希望将来成为演员,所以丑闻这种事是能免则免。

正在等电梯的当儿,突然饭店内的广播系统响了起来:

“t电视台的长井辰子小姐---”

辰子不禁吃了一驾。

“请就近和总机联络。t电视台的长井辰子小姐……”

“真讨厌!”

该不会又有突发事故,要我马上赶回去吧?

刚办完一件事,至少也该让人休息一下嘛。---可是当然不能不去接电话。

辰子恨恨地瞪了一眼正好打开门来的空电梯之后,回头往方才打过的电话亭跑了过去。

“---喂,我是长井辰子。”

“有您的电话。”

“谢谢。---喂p”

辰子出声问道,但是对方没有回应。

“---喂?哪一位?”

另一端应该有人在听才对。只是不说话而已。

“喂?”

辰子又重复说一遍。

还是没有半点声音。---辰子不禁生气起来:

“少作弄人!”

说着喀啦一声挂了电话。

“搞什么鬼……气死人啦!”

回到电梯口一看,电梯早就上去了。只好又等了好一会儿。

好不容易上到十九楼,辰子连忙往情人等待的一九0五室跑去。

饭也不能不吃,何况还要亲热……时间真是不够用啊!

都是那通怪电话!又浪费了不少宝贵时间。

辰子敲敌门。

“开门,是我。”

门轻轻地开了。---辰子看见“他”躺在床上,不加思索地走了进去。

辰子突然想到一件事:既然他在床上,那门是谁开的?

叭当,身后的门关上了。辰子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冷笑着站在那里。

“你是谁?”

“有点事想要拜托你。”

对方虽然满脸笑容,但是有一股逼人的压迫感。虽然穿着西装,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上班族。

“你说什么?”

“哼,看起来比电视上还丰满嘛。”

男人色迷迷地盯着辰子的全身。

“你怎么知道这---”

“不要问多余的问题,否则就会跟你的“他”一样喔。”

“啊?”

辰子连忙冲到盖着棉被躺在床上的情人身边,掀起被子一看:

一声惨叫从辰子的口中迸出。

情人的胸口染满血迹,一看就知道已经没命了。

“你不想也变成那样子吧。”

男人语气乎淡地说。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辰子瞥见对方手里的枪,连忙住了口。

这是干什么?是不是同事在跟我开玩笑?

可是---对方居然拿着装了灭音器的手枪瞄准着自己:

这种事情不是只有电影、电视里头才有可能发生吗?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男人似乎看出了辰子的想法?立刻拍下扳机。秤地一声闷响,原本搁在小九上的闹钟立刻粉碎四散。

辰子全身发抖,不听使唤她往床上跌生了下去。

“怎么?原来奋不顾身追查犯罪真相的勇敢记者,是这副德行啊?”男人笑道。“不过我可没什么时间跟你多耗。”

“你、你要怎样……。”

“我要你打一个电话到下面宴客大厅的休息室。”

“休……息室?”

“早川圭介应该还在吧。跟他说你要做采访。”

“可是---现在大家都回去了……。”

“对方不会记得你才刚访问过他。只要说你是杂志杜的记者就好了。---听好了,跟他说你现在就过去---明白了吗?”

辰子点了点头。

“---好,拨电话。”

在枪口的逼迫之下,不照做也不行了。

辰子联络到总机,把电话转到大厅的休息室里。

“您好,这里是休息室。”

“请问---早川圭介先生在吗?”

一个普通的声音响起。

“---我是早川。”

“啊,噢---我是,刚才参加过记者会的,r杂志的记者……嗯---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现在到您那边去?有一些事想请教您。”

“除了刚才说过的话之外,已经没什么可说的啦。”

“不---我,因为也是身为女性的缘故,非常关心歧子小姐的事。所以希望能够百接和您见面,做一些深入的采访……。不会占您太多时间的。”

“我明白了。虽然我的精神不是很好,再谈一下倒是可以。”

“真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过去。”

辰子放下话筒,吐出一口大气。

“不愧是干这一行的。”男人露出笑容说:.“好,走吧。”

“你……到底想做什么?”辰子问道。“你一定也是---绑架犯那一边的吧?”

“这个你别管。你最好忘了我的长相比较好,假如你还懂得爱惜性命的话。好了,快走。”

辰子正要往门口走去的时候,门上响起了敲门声。

“您点的餐点送来了。”

一个女性的声音。

“还真快哪。”

男人碎了一口,把床上的尸体用床单覆盖起来。“---去拿进来。别让人家进门。”

男人低声吩咐完毕,迅速地往门迸一靠。

这是向内开启式的门。躲在后面是不会被发觉的。

辰子走去开门。

“请---”

还没有说完,辰子给一股大力一撞,身子飞了出去。

---冲进来的是个女性。躲在门后的男人被门一撞,给夹在墙壁问,一时动弹不得。

“晤!”

男人呻吟着,手枪掉在地上。

女子一把抬起手枪,对准了男人。

辰子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跌坐在地板上眨着眼睛。

女性戴着眼镜,看起来像是同行的记者---当然,这是美香。

“可恶!”

男人撑着手想要站起来。美香扣下扳机,被击中腿部的男人又倒在地上。

“枝子在什么地方?”

美香把门关上,枪口继续对准着男人。“我可没耐心问第二次喔。下一次就要射你的手腕了,听明白了没?”

美香的声音非常冷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