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三节 秘道

作者:赤川次郎

“福地先生---”

香代子往沙发上一坐。“你觉得怎么样?”

“啊,这个……。”

福地轻轻呼了一口气。“那个千金小姐的确非常特别。我想她有资格成为早川家的一员。”

“我也这么想。”

香代子点头。

---这里是方才召开记者会的饭店。

两人现在正坐在大厅里。

福地刚侦察过绑架犯指定地点的概况。同行的利露子为了要早一点和正实碰面,已经先回圭介的公寓了。

“早川夫人。”福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说。

“怎么了吗?”

“嗯。---方才我去对方指定的地点走了一趟。”福地压低了声音。“我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挑那个地方了。”

“那么?”

“是在一家有名的s宝石店的后面。”

“后面?可是,从地图上看不是有一段距离吗?”

“是的。那里正好是两条街交错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街名不同的两个所在居然那么近。实际观察的结果,原来建在那边的房子已经毁坏无人了---变成了空地---现在是一座停车场。”

“原来如此。”

“宝石店的后门百通那个停车场。怎么想都不像是巧合。”

“的确。”香代子点点头:“那么,对方的用意是---”

“先将早川一家人集合在那里,同时下手抢劫实石店。---很明显是要嫁稠给你。”

“原来如此。哎,对方还真是用心良苦哪。”

“对方的歪脑筋是挺灵光的。一方面得了宝石,一方面又收拾了早川一家。相当高明的一石二鸟之策……。只是这会是谁设计的,现在我还想不出来。”

福地说着,突然打住了话头。

他注意到香代子的脸上浮现出某种微妙的表情。

“---早川夫人,您想到了什么线索吗?”

“这个嘛……。”

香代子含糊地说:“不过,这个想法还是藏在我心里比较好。”

“我明白了。”

“话说回来,现在事情已经公开了,对方一定慌了手脚吧。”

“是的。何况,早川一家说不定会把对方挑选那个场所的原因告诉哲方。这一来他们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你想他们会罢手吗?”

“要是早川夫人您会怎么做?”

香代子仔细考虑了好一会儿,然后明确地说:

“我还是会干。”

“是的。我也这么想。”福地点点头说。

“到了这种地步,花了那么多功夫,应该也投下了不少的金钱,突然罢手的话那可亏大啦。”

“是的。即使他们想罢手也已经不可能了。”

“太有趣了。”香代子微笑道:“这下子他们得好好照顾歧子啦。”

“是的。这是对方手中仅剩的一张王牌了。”

“那么---”香代子换了一个坐姿。“福地先生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

“你脸上的表情这么说的哟。”

福地笑了一下。

“哎,我实在是比不过您。是有些忽然想到的事情……。”

“大概跟我想的一样吧?”

“大概吧……。”

两个人暂时沉默了一下。

“---当然,我绝不会做出有害歧子的安全的事情。”

香代子说道:“不过,人嘛,也是要考虑一下买卖的事。”

“的确。”

福地点点头:“那么,我们还是措手合作吧。”

“太好了。---那么,我得叫他们两个来……。”香代子说着:“啊呀?”

美香快步走了过来。

“妈,你在这儿呀。”

“怎么啦?瞧你走得那么急。”

“发生了一点事情。”美香说:“福地先生,麻烦你一下可以吗?”

“什么事呢?”

“一九0五室里有两具尸体,可以帮忙联络一下饭店的人吗?”

“我明白了。”

福地一点露讶的表情也没有,立刻站起来走开了。

“你干的吗?”香代子问。

“怎么会,我最讨厌杀人了。”美香娥了娥眉。“我只是想问出歧子被藏在哪里而已“那---”

“居然自己服了毒葯,死翘翘啦。---对方也是专业老手。”

“哦。”香代子点了点头。“你要多小心,还这么年轻。”

“不用担心啦。---话说回来,知道什么了吗?”

香代子从容不迫地说道:“暧,有一点吧。”

如此而已。

车子减缓了一些速度,继续向前奔驰。

四点整。小学的后门---准时抵达约定的地点。

车里的男人透过窗子,好像在找人似地,不停地转移着规线。车子致钢缓慢地走着咚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撞上了车子。男人连忙踩了煞车。车子幕然停了下来。

“糟糕!”

好像撞到了人的样子。---男人慌慌张张地下了车。

一个男的倒在路边。

“喂,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男人连忙跑过去,一瞧之下---。

脸色苍白的,却不是倒在地上的男子。

一支枪抵在跑过来察看的男人小腹上面。

“别出声。”

从地上爬起来的,当然正是克己。

“喂……。你这是干什么?”

“老弟,上车吧。”克己说道。“快一点!”

“啊?……。”

“咱们去儿个风吧。”

克已坐上前度的驾驶席旁边。车子又开始缓缓地走起来。

“---你要干什么?”

年轻的男人似乎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有些呕气似地问克己。

“你认识我吗?”克己说。

“我哪会认识你?”

“我是早川克己。”

一听到克己的名字,年轻男子不禁瞪大了眼睛,车子像喝醉了似地左右乱晃起来。

“喂,冷静一点!”

克己一把扶好方向盘:f我可不想跟你殉情。”

男子全身冒起了冷汗。

“你……要杀我吗?”

询问的声音颤抖着。

“要看时间和地点决定哪。”

克己好整以暇地说道。“我不喜欢在市中心兜风。上高速公路吧。”

“高速公路?要去哪里啊?”

“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

克己微笑着。“你可是听清楚了:好话不说第二遍。要是不听话,下一次就轮到子弹作代言人罗。”

“---知道了。”

车子开进了高速公路的入口。

“麻烦你付过路费吧。”克己说道。

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就进入了壅塞的车阵之中。

“慢慢来没关系。”

克己稍微缓和地说道:“你冒用早川正实的名字和神田久子约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当然啦,你绝不是偶然冒用这个名字的。”

男人沈默着。---但是,握着方向盘的手在微微地头抖。

“神田久子是给她老公杀死的,太可怜了。---上板育子呢,过不久搞不好也会被杀喔。”

年轻男子吓了一跳似地,转头望着克己。

“她丈夫已经知道了吗?”男子问道。

“好像对老公一五一十全招了的样子哪。”

“怎么做这种傻事!”男子摇着头。“我不是一直叫她要小心的吗?……”

“现在别说这个了。”

克己笑道。“喂,前面没车了。---不过嘛,上板育子应该是没有问题才对。不会被杀的。”

“喔。”

男子松了一口气。总之,似乎是真的在关心的样子。

“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冒用正实的名字这件事。你一听到我的名字脸色就发白,想必也知道我干的是哪一行对吧。---谁叫你做的?”

年轻男子顿了好一会儿。

“知道啦,我跟你说就是了。”男子说道。“只是,有个问题要先问你……。”

“什么?”

“上圾育子真的没事吗?为什么要对丈夫说呢?”

这家伙好像是迷恋上了那个太太的样子,克己想道。

“也好,就把事情讲个明白吧。”

克己便把鬼泽绑架育子的女儿和代的经过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育子之所以会受他们挟持,完全是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被偷拍了照片。”

“是吗?---混帐!”男子嘟嚷着:“居然骗我……。”

“到底是谁叫你这样做的?”克己问。

“详细的情形我也不太清楚。真的。不过---”男子停顿了一下。“噢,我叫做市村。”

“市村是吗?”

“是真名啦。”

“我可没有怀疑。”

“我真的很担心。那个太太是个很好的人哪。”

“你是说上圾育子。”

“是啊。”

“假如她本人听到你这么说,一定会很高兴的。”

克己这句话倒也不是讽刺。

“今天本来想跟她见面谈一谈的。还是不要继继下去的好。”

“帮你和上圾太太配对的,就是那个外遇俱乐部吗?”

“是这样没错。不过那个组织似乎跟暴力集团有些关连。”

“我想也是。”克己点点头。

“这样子话就比较好说了---”

克己正要讲入正题,突然注意到后视镜里出现了一辆沿着路肩飞驰而来的摩托车。

“趴下!”

克己一把按例市村,自己也伏倒在座位上。

砰、砰---震耳慾聋的巨响。车窗玻璃迸裂四散。

被狙击了!克己从窗口掏出枪来还了一发。

虽然没有打中,至少对方知道了这边也有武器。

摩托车的引擎发出怒吼,立刻奔驰远去。

“别跑!”

克己支起身来,从窗子向外看出。摩托车已经沿着车阵的边缘跑掉了。

“来不及了……”克己自言自语道。“喂,你还好吧?”

“大、大概……。”

市村正支撑着要起身,突然叫了起来:“啊!”

“擦到了吗?”

市材的肩膀一片血污。

“---没办法,只好带你去医院了。”

“可、可是,现在塞成这样……。”

“等我一下。”

克己一眼瞥见后面又来了一辆摩托车像是专门送货的后面堆了一大堆东西的摩托车。

“喂:停一停!”

克己伸出手挥动。摩托车连忙煞车减速。

“干什么!危险咄!”

骑士拉开安全帽的防尘罩。

大学生模样的人。大概是打工的吧。

“你的摩托车借我们一下。有人受伤了,得送臀院。”

“开什么玩笑!”

“这样好了---”

克己三两下把摩托车上的货物搬下来堆到车里。“这部车给你用。这样你就不吃亏了吧?”

“喂……。”

大学生不禁瞪圆了眼睛瞧着克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