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四节 利露子追踪记

作者:赤川次郎

等待,实在是件很辛苦的事。

特别是等一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打来的电话---何况,还是绑架犯的胁迫联络。

“呵---”

有位刑警打了个呵欠。

“喂!”

一个凶巴巴的吼声响了起来:“搞什么鬼!居然敢打呵欠!”

这当然是我们熟悉的正实了。

“被绑架的女性现在不知道正忍受着多大的痛苦!仔细考虑一下被害人的处境,你还会打呵欠吗。!?”

尤其被绑架的还是自已的嫂子,正实这股干劲可也不比寻常。

由于绑架犯有可能会再度联络,于是乎,一大组刑警便轮班待在圭介的公寓里,等在电话旁。

“有十么关系嘛,又不会睡着。”

“你是说只要不睡着就可以是吗?嘎?”

正实肝火上升;眼看着拳头就要飞出去了。

一只手搭在正实的肩膀上。

“干什么?烦死人!”

哇哇叫着的正实转过身来一看---。“啊,是你呀?……。”

系那之间,正实的表情就像是电现机换台一样变得温柔无比。

站在那边的正是利露子。

“我打扰了你吗?”轩利子不高兴地说。

“没有哇,怎么会呢?”

“你刚刚不是说“烦死人!”吗?还用吼的地。”

“我?一定是你听错啦,大概是那边哪一个家伙讲的吧?”

“哦?”

“对啊!我怎么可能觉得你烦人呢?”

“这还差不多:…:那,到那边去一下,有事要跟你说。”

“好哇。---喂,要是犯人打电话来的话……。”

坐在电话前的刑瞥肴得一愣一愣地说:“会叫你的啦。”

“……不,麻烦叫犯人稍待一会儿。”

一听之下,所有的刑警都几乎跌到地上……

正实和利露子走进寝室里。

当然啦,这儿是圭介的家,所以寝室也是圭介和歧子共用的。

“不要那么拚命嘛。”

利露子和正贸并肩坐在床上,利露子伸手抱着王实的肩膀。

“我也没有---”

“对什么事都全力以赴去做,这是你的长处。---我非常清楚的。可是热情有时候必须储存一下,不要一下子发挥光呀!”

“储存热情?”

“是啊。---比如说要引诱人家上床的时候就需要……。”

说着利露子吻了一下正实。---当然这会儿不是在打呵欠。人就是这样,用双重标准来看待自己和别人。

“嗯……。我知道啦。”

“对吧?只要有状况的时候能够尽力办事就好了,稍微打个呵欠,小睡一下,也没关系嘛。”

“的确!”

正实不停地点着头。

到底是不是真的听明白了是另外一回事,反正从自己心爱的人口里说出来的话一定是对的。

“这么率直的个性,正是你的优点啦。”

利露子说着又亲了一下正实。

“是吗?”

“是啊。”

“那,我去跟他们说一下。”

正实站了起来。

只听见他走出了房闲扯直喉咙大呼:

“喂!怎么不打呵欠!”

坐在床上的利露子一听之下差点昏倒……

“---暧,”

突然后面响起一个声音。

“哇!”

利露子吓了一大跳。

原本以为这房间里头没有别人的……。利馆子转头一看,正是美香带来的那个小女孩---也就是上板和代---楞楞地站在那边,盯着利露子宜瞧。

“你、你一直都在那边吗?”

“是啊。”和代点点头:“我怕会打扰你们、所以都不敢出声哟。d“谢谢你这么替我们设想……。”

利露子不禁苦笑。

“我肚子好饿哟。有没有什么吃的?”和代问道。

“咦?你没吃饭吗?”

“我睡到十点就醒了。”

“哦……。好可怜呀。”

利露子站起身来,“那,跟姐姐一起去吃点东西好了。”

利露子牵着和代的手走到外而一看。

“听好了!人哪,只要在必要的时刻能够发挥出力量就行了!”

正实对着一群刑警,把方才利露子说的话现买现卖一番。

“---不跟他说一声吗?”和代问利露子。

“没关系,反正马上就回来啦。”

利露子说着牵起和代的手,离开了圭介的房间。

---走出公寓以后不久,路边就有一家小餐厅。

“就在这里吃好啦。”利露子说。

“嗯!”

和代有力地应道……

“你饿得还真厉害咄。”

利露子悄悄说道。

和代已经吃光了一盘咖哩饭,眼前的义大利面在瞬息间也只剩了一半了。

在这之间,利露子只喝一杯红茶……

肴着和代大快朵颐的样子,利露子不禁觉得自己肚子不饿简直是一种罪过……

“对不起!”

利露子叫住一个女侍。“请给我一份客饭!”

对方摆出一副要点怎么不早点的表情;给利露子狠狠瞪了一眼之后,这才乖乖地到柜台去在点菜单上添上一笔。

“---好好吃!”

和代舒了一口气。义大利面的盘子也已经空啦。

“吃饱了吗!”利露子笑着问道。

“嗯!”

和代点着头,然后再加了一句:“不过还装得下一客冰淇淋哟。”

“真伟大!---请再给这孩子一份冰淇淋。”

利露子点完后向和代问道:“暧,你和美香小姐熟吗?”

“熟……。”和代想了一会儿,“嗯,也可以这么说啦。”

“哇,那你可要帮我说好话。”利露子笑着说。

“放心,我不会讲的。”

还是和代给了台阶下。

“好好好。”

利露子已经是一身冷汗。

“暧。”

和代突然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

“不要回头看哟。”

“看什么?”

“刚刚走进店里的人,有点奇怪。”

“为什废呢?”

f就是给人的感觉不太对劲嘛。”

和代因为曾经几乎被鬼泽杀死,所以对坏人身体发散出来的气氛特别敏感。

孩子的页觉,或许比只用双眼判断的大人更正确呢。

“是吗!”

当然,利露子也只是半倍半疑。

“---那一家有人被绑架了不是吗?”和代低声问道。

“是啊。”

“那么,那个人说不定就是犯人哟,也许是来勘查状况的咄。”

“哦……。”

“他故意坐在可以看得见公寓的位子上。现在一直往那边看。”

利露子想着:要怎样才能不回头又可以看到那个男的呢?---对啦。

利露子打开手提包,拿出化妆镜来,然后小心地调整着角度。

在哪里呢?---要让那个男人的脸映在这么小的镜子里,也不是简单的事。

奋斗了好一会儿,坐在对面的和代说话了:

“要不要去洗手间?”

“啊,对,对。”

小孩子的脑筋动得快。

利露子站起来,往餐厅的里面走去。

边打开洗手间门,利露子边偷偷往靠窗的座位望了一眼。

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坐在那里,面前只放着一杯咖啡。只看得见侧面,像是个普通的人(这是当然的)。

头上没有生两支角,嘴里也没有露出撩牙。

不过,的确是个面无表情,今人不舒服的家伙。

利露子走进洗手间,把水龙头开了开就走了出来。

男人不见了。---左右张望了一会儿,这才看见男人站在店门口,正在打公共电话。

和代看着利露子,轻轻地点了点头。---的确是有点奇怪。

该不会正是正实在等的电话---男人一会儿就讲完了话,放下话筒,没有回座位就到柜台结帐了。

然后,迅速地离开了餐厅。

利露子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电话。

圭介先生家里的电话是几号?---记事本,记事本上有写……。对了,就是这个!

利露子连忙拨了电话。-“喂,早川家。”

是圭介的声音。

“圭介先生吗?我是利露子!”

“喂,你在哪里:”

正实的声音夹了进来。

“在公寓外头不远的餐厅。刚才绑架犯是不是打过电话?”

“嗯,就是刚才。可是---”

“果然没错!”

利露子往外面瞥了一眼。穿着大衣的男子正招手叫了一部计程车。

“犯人是从这边打的电话!”

“什么!”

“现在才坐上计程车的!”

“知道了!”

正实就算带着刑警立刻冲出来也赶不上了。男人已经坐上了计程车。

“你待在这里!”

利露子向和代叫了一声,然后快步冲出餐厅。

计程车已经开走了。---利露子一眼瞥见对面来了一部空车,便下意识地冲了过去轧……计程车连忙煞车。

“喂!你不要命啦!”司机吼道。

“请追刚才那部计程车!”利露子叫道。

“咦:这里不能回转啊。”

利露子从钱包里亮出商、三张一万圆钞票,打开了车门。

“请快点!这是人命关夭的事!”

“好啦!”

这位司机似乎也是位热血汉子,三两下便来了个驾险的回转,然后用力一踩油门。

利露子生的计程车飞驰而去的数秒之后,正实和几个刑督从公寓赶过来了。

“---在哪里?”

“看不见啦……。”

众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喂。”

和代走了过来。

“你……刚才跟利露子在一起吗?”

“是啊。那个姐姐坐上了另一辆计程车追过去了哟。”

“啊!”

正贸不禁膛目结舌。“她一个人?!”

“加上司机先生的话,就有两个人啦。”

和代加了一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