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五节 第二件绑架案

作者:赤川次郎

“跑到这么远……”

市村发着牢騒。

“那,就在那边找医生,等着人家联络警察来比较好吗?”克己回敬道。“人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枪伤了。”

“知道啦。”市村老大不甘愿地点了点头。“可是,还把车子给了那家伙……。”

“那可是在高速公路的正中央。”克已说:“没机车的话逃得掉吗?现在督察一定在调查那部车子啦。前后车里的人一定都看见了吧。”

“就算是那样---”

“又不会对你有什么损失,反正是偷来的车吧。”

市村吓了一跳。

“你怎么知道?”

克己笑了。

“你真容易上钓。只是猜一猜而已哪。”

市材的脸胀得通红:

“混帐!”

克己和市村坐在一家破旧诊所的候诊室里。克己一路载着肩膀中枪的市村,从高速公路上骑到了这里。

“这个医生可以放心。”克己说。“除了治伤之外对什么都没兴趣。受伤的原因什么的,等到治疗完了就志得一乾二净了。不过呢。治疗费也因此要贵一点。”

“知道啦。”市村忍不住笑了起来:“实在受不了你。”

“知道就好。”克己点点头。“---葯还没好吗?”

伤口已经包扎好了。现在在等内服的葯。

“这里没有护士小姐哪,多等一会儿就是了。”

“算啦。”市村说:“还要吃什么葯,这就走了吧。”

“不行。”克已摇摇头。“逞强和真强是不一样的。明白吗!---一个人再怎么逞强,也强不过受伤跟生病的。你要记住。”

市村用一副稀奇的眼光盯着克己瞧。

“你还真爱教训人。”

“教训很重要的。世界上大多数的坏事都是因为不把这些教训当一回事,才会发生的。”

“哎!”中村笑道:“没想到会被有名的职业杀手教训。”

长着一张臭脸的医生而无表情地从里头走了叫来。

“葯。”

克己按过对方递过来的白色纸袋。

“谢啦。---真足偏劳你了。下次再来打扰。”

克己站丁起来。

“不用客气。除了已经死掉的医不活之外,其他的尽管来找我。”

医生这么说完就回到里头去。

“这个医生还真有意思。”

市村低下身去穿鞋。“治疗费让我出吧。”

“不用啦。你只要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就好了。”

“大事情我是不太清楚,我尽量说就是了。”

市材的手往雾檬檬的玻璃门伸过去。

“等一下,”克己说。“最好先确定一下外面的情况再---”

已经迟了。就算是克己地想不到对方的行动会这么快。他只是出自于职业性的警戒心,才这么嘱咐。

但是---当市材的身影映在雾玻璃上面时,就成了最好的标的。

三声枪响连绩爆发。同时,玻璃也迸裂四散。

市材的身体被震回了候诊室里。克己在低身伏倒的同时,已经拔枪在手。

“喂!”

克己一搭市材的脉搏。---不行了。

还是迟了一步。

外头传来摩托车的引擎声。克己连忙往门边跑去,靠在窗子旁。

万一马上跑出去,外面还有埋伏的话就糟了。

摩托车开远了。---看来似乎是没有埋伏的样子。

“心狠手辣的家伙!”

克己愤怒地自言自语。

再怎样也想不到,对方居然会尾随到这里来。

“---怎么了?吵死人啦。”

医生走了出来,看着倒在地下的市村。“被干掉了吗?”

“啊。---还是中了对方的算计。田克己摇着头。“已经死了吗?”

医生在市村身边蹲下,看了半天,终于抬起头来:“---这可不行哪。”

说着站了起来:“记得帮忙收拾一下。”

医生说完又回到里头去了。

克己把玻璃门的修理费搁在半个人也没有的挂号处窗口,按着打了一个电话。

“---是我。”

“是你啊。”

一个爱眠的声音说道:“你没事啊。”

这是介绍工作给克己的捐客。---话说回来,神田正一要杀冒正实之名的市村这件工作,就是透过这个委托人交给克己的。

“为什么这么问?”克己反问道。

“没有啦,外头说你被干掉了,谣言满天飞。”

“我还活得好好的,真是遗憾哪。”

“我是很高兴听到你没事啦。怎么,有什么事要我办吗?”

“麻烦帮我收拾一个倒楣鬼。在“先生”这边。”

““先生”?---哦,那个蒙古大夫啊。”

“对。拜托尽快。”

“知道啦。马上找人去办。”

克已挂掉电话。

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能给这位医生添麻烦,毕竟职业道德还是要有的。

市村当然得当成是在别的地方被干掉的。要运到远一点的地方……

就在这时---。

“唔嗯……。”

市村突然呻吟了一声。

克己吓了一大跳。

“喂!先生!”克已吼道:“他在动!他还活着哪!”

“嗯?d医生捧着吃到一半的杯面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

“快救救他!还有气息!”

“我早就知道啦。”

“您知道?那为什么---.”

“不快吃的话面就泡拦了嘛。你瞧,这不是还在动吗?真是麻烦……”

克己不禁张口结舌。

“要是我给干倒了,希望您那个时候可不要又在泡面才好……”

老半大克己才济出一句话来……”

利露子居然一个人跳上计程车跑去追绑架犯,最紧张的当然是正实啦。

“计程车!快追计程车!”

正贸向其他的刑警们吼道。

“哪里的计程车?车牌几号?”

“我怎么知道!又没有看见!”

“那要怎么查?”

“噜嘛!把全东京的计程车都抓过来查!”

还真是乱七八糟。

“暧。”

一个人拉了拉正实的衣角,正是上板和代……

“干嘛!小孩子乖乖的别吵!”

“那个姐姐坐的计程车,是n无线的哟。”

“n无线?真的吗?”

“嗯,我们家每次都叫n无线的车子嘛。”

“太感谢了!”

正实一把抱起和代来。“可是---不知道车牌号码的话就---”

“没问题啦。”和代说。

“为什么?”

“你们的车上不是有无线电吗?只要呼叫就好了嘛。马上就可以联络到姐姐生的那郡车啦。口---比起身边这群大人,和代要冷静得多了。

但是……。在联络上利露子生的计程车以前,利露子已经下车了。

前面的计程车停了下来。那个男人下了车,快步走进一条小路。

“让我下车!”

利露子掏出一张千圆钞票,“不用找了!”

说着放下钞票冲了出去。

“喂,还不够三十圆咄……

司机嘟嚷着。

---利露子连忙往男人走进去的小路跑去。

这是什么地方?又脏又乱的,真不舒服…:。

虽然两旁都是高楼大厦,却给人一种异样的冷清感。

“---啊,原来如此。”

利露子好不容易搞清楚,原来这是爱情宾馆集中处的后巷。

其实利露子和以前的男朋友也来过几次。不过,她当然不会认得自己来过这种地方。

何况,自己来的时候也不是从后门出入的……。原来外表金碧辉煌的宾馆也有这么破烂的一面哪,利露子不禁想着一些完全不相关的事情。

回过头来……那个男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到处都是小块的空地跟建筑物问的空隙,找也找不完。

真是的,都已经追到这里来了……

利露子不甘心地四处张望着。

“你在找什么吗?”

一个声音传来。

利露子回头一看。是一个似乎不太适合这种场合的老绅士。

“啊---噢,我找一个人。”利露子说。

“喔。找人是吗?”

“是的,有一点事想问他……。”

“该不会,就是你后面那一个人吧?”老绅士说。

“姨?”利露子回头一看,身后正站着方才那个男人。

“就是你:你也是绑架歧子小姐一夥的吧!”

利露子卷起袖子,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真勇敢哪。”老绅士笑道。

“你也是同谋?好啊,都给我觉悟吧!”

利露子可是凶得很。

“---到底是谁要觉悟啊?”

另一个声音响起。

不知从哪里又走出来一个男人。仔细一肴,又来了两个。共有三个人!

结果利露子就被这五个人囚团围住了。

“---你们干什么嘛!大家赶快乖乖去自首!”

利露子说道。“要不然---我就把你们都绑起来---”

被绑起来的利露子,结关到宾馆的一个房间里去。

“在这里冷静一下吧。”

其中一个人笑道。正要关门的时候“等一下。”

是方才的老绅士。

“你……竟……。”

“真是个掘强的女孩哪。”老绅士笑着说道:“这儿不管你怎么闹,都不会有人来理你的。因为这是我开的宾馆,这一层楼并不开放给客人。还有,就算你把地板踩得咚咚响,楼下也只会以为上面的人加油过度啦。”

利露子两只手部被绑了起来,只得承认自己是受制于人。

“另外---”

老绅士望了望装饰得俗丽不堪的房间。“这家宾馆还有特别的隔音装置。”

“下次我会来试试看的。”

利露子不甘示弱。

“你精神还真好哪。”

老绅士笑道:“看来也是早川家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歧子小姐呢?她在这里吗?”

“不错。”老绅士爽快地点头承认了:“不过是在别的房间。她精神还不错,却不像你这样活蹦乱跳了。”

“假如她安全没事的话,就让我看看她!”

“看她?---没问题。”

老绅士慢慢地向利露子靠近。利露子一屁股坐到床上,慌慌张张地向后靠。

“你干嘛!---你敢乱来的话,我就咬你喔!”利露子叫道。

“是吗?你敢反抗的话,另一个女的就会不好过喔,这样子也没关系吗?”

利露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