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二十七节 宝石店之夜

作者:赤川次郎

s宝石店的警卫川井已经在这一行干了二十五年,算得上是老手了。

川井入这一行时只有二十岁,所以现在才四十五,还是宝刀未老。

川井看了一眼挂在店正而的大时钟。周围镶满了各种宝石的这个时钟,总也偿几亿圆吧。

五点。---离打烊还有一小时。

川井在店里搜巡了一遍。还有七个客人,其中四个人是一起来的。

看起来像是来挑选结婚戒指的年轻未婚夫妇和女方的双亲。川井看着,chún边浮起一抹微笑。

能在这家店买结婚戒指的当然都是有钱人。川井和那个世界是无缘的。不过他的薪俸也算得上优厚,因此并不特别羡慕那些人。

有钱人也会有特别不方便的地方。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卫,川井对这一点十分清楚。

有一个客人离开了。似乎是哪里的公司派来选购工作上需要的礼品。大概是要迭给重要的客户剩下六个人了。---川井对每天出入店内的客人,都必须记得一清二楚要是有人藏在洗手间里,等到关店以后还留在店里就麻烦了。

一来店里不会人潮汹涌,二来川井记忆客人长相的能力是超群的当,川井也得用餐或上厕所,不过,用餐的小屋和专用的厕所里都有特设的监视器,店内客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川井的眼睛。所以店里几个人离开,又有几佣人进来,还有几个人……川井常常是心里有数的。

“---那就决定这个啦。”

那个像是准新娘的女孩开朗地说道。

“---川井先生。”

一个女店员唤道。

“什么事?”

“您的电话。是您家里打来的。”

“我家?”

川井的心情紧张了起来。没有特别急的事,家里是不会在他上班的时候打电话来的。

“我知道了。我到里面接。”

川井往里头的小房间走去。

穿着制服的时候,最好不要让客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在店里巡逻的时候,也不可以太过惹眼---这是川井的工作守则。

川井走进用餐的心房间。拿起电话之前,先在可以看得见监视器的椅子上坐下,两眼盯住萤光幕。

家里打来的电话……妻子和女儿发生了什么事吗?已经十八岁的独生女是个活泼的孩子,常常因为过分好动而受伤。

川井拿起话筒,按下一个按钮。

“喂喂,---洋子吗?是我。”

“喂,老公……。”

妻子的声音有些古怪“你听好……现在,有一群带着枪的人来到这里---”

“什么?!”

“他们说,如果不听他们的话,就要把我和弘子杀了……。这些人是当真的!”

洋子虽然力持镇定,声音还是颤抖着。“喂……。你在听吗?”

“嗯。”川井说道。“你们没事吗?你跟弘子。”

“噢。现在……只是弘子被他们绑了起来。”

“---是吗?换他们其中一个人听吧。”

过了一会儿,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明白了吗?”

“你们有什么要求?”

“照我们的话做,晚上店里打烊之后,你留在店里让我们进去。”

“那是不可能的。打烊以后警报装置会自动开放。”

“没有关系,警察要是去了,你就跟他们说只是单纯的故障而已。对方一定会相信的。”

“不会这么顺---”

“你不干的话,你的老婆跟女儿就没命啦。”男人的声音不慌不忙地。“在这之前,还会先谦她们尝点苦头。”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被压迫般的叫声和哭泣声。

“喂!你们把我的女儿怎么样了?!”

川井的脸胀得通红。

“谁叫你不爽快一点。”

“可是---”

又传来了哀叫声。这回听起来像是浮子。

“知道了。我会照做的。请赶紧住手!”川井急忙说道。这会儿已经是一身大汗了。

“---很好。十二点整的时候,我们会到店前等你。记得来开门啊。”

“好的。---不要伤害我的妻子和女儿!”

“知道啦。”对方冷冷的说着:“总之,在事情顺利办完以前,这儿都会有人看着她们。要是出了什么状况,她们两个人就立刻没命。---听见了吧?”

“听见了。”川井说。

“别动歪脑筋啊。”男人说道。

电话挂断了。---川井颤抖着的手放下了话筒。

在这之间,川井一直盯着监规器萤幕,无意识地看着方才那四个人走出店门。

弘子……。弘子再过几年,也会像那样子结婚吧……

绝不能让他遭到危险。---就算不能再干警卫这一行也无所谓。

又有一个客人离开了。是个穿着大衣的肥胖男人。

只剩下一个人。---川井掏出手帕擦了擦汗,回到店里。

“谢谢。”川井向方才的女店员道了一声谢。

“川井先生,您还好吧?脸色不太对喔。”

“不,我没事。”川井勉强笑了笑。

剩下的最后一个客人,是位常来的老先生。他从来不买东西,只是来肴的而已。

不过从衣着和气质可以略知,这位老先生似乎曾经有过相当不错的生活,但是,如今看起来已经不是买得起宝石的身分了。大概只是看看宝石饰品,和店员聊聊天就觉得满足了。

店方自然也不会流露出被打扰的意思。

川井呼了一口气。---已经没多少时问了。

要是那通电话只是一个恶梦……

虽然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川井还是忍不住做起白日梦来。

要是平常的川井,一定已经发现了吧!方才走出去的肥胖男子,离开时的脚步,比来时要轻巧了许多……

“混蛋!”正实挥着拳头,“我说的话哪里不对了?”

“喂,冷静一下嘛。”说话的是克己。“我非常了解你的心情,可是……。”

“什么了解不了解的!就算拚了命也要把歧子嫂和利露子救回来!这有什么不对了!”

地点还是在圭介的公寓。

正实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好不容易找到了载过利露子的计程车司机,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去一看,地点却是在爱情宾馆集中地的后巷。

正实确倩利露子一定是在华一栋宾馆里,但是宾馆的数量实在太多,里头还有多少不愿意被打扰的情侣。

“地毯式的搜查!”

打定主意的正实,向搜查总部申请调动了五百名警官---一场大混乱便由此开始了。

一下子动员了这么多的警力,传播媒体自然不会放过报导的机会。没一会儿来自宾馆经营者抗议侵犯隐私权的责难纷纷杀到,警察总监马上下了终止搜查的命今。

“你也真是的。搞得那么轰轰烈烈的干嘛?”克己说道。

“我就是不喜欢束手束脚的做事!”正实还是不改本性。

“---总而言之,”圭介说道。“看来我们只有照对方要求的,准时去赴约了。”

“全家都去。”还是克己冷静。“还有一点时间。---肚子饿啦,去找点柬西来吃吧。”

克已若无其事的样子,正实非常受不了。便一个人发着脾气,重重地踩着脚步,在起居室里兜着圈子。

圭介突然想起一件事。“妈呢?”

“不知道哇。口美香耸了耸肩。“我想应该快要来了吧。”

“这……可是……哎呀,真伤脑筋!”圭介已经是一副樵粹模样。

不管怎么说,整个事件中最担心受怕的,就是圭介了。

歧子究竟是不是还在人闲,尚不能确定。---另外,更让圭介无法解脱的痛苦是:歧子会遭到这种意外,完全是因为自己一家人的缘故。

母亲是小偷,哥哥是职业杀手,妹妹是骗子----嫁入这种家庭的歧子,终于被人绑架了。

圭介想道:假如,歧子能够平安归来的话---已经不敢去想回不来会是什么后果了---夫妇两人,不,再加上马上要出生的实实,三个人一定要搬到远远的地方去住。

再发生一次这种事的话,那可吃不消。要担心家人的安危的话,毕竟还是先考虑到自已的妻子和小孩。

“圭介哥。”美香轻轻地把手搭在主介的肩上说:“打起精神呀!”

圭介微笑着,把自己的手放在美香的手上。

正实还在一旁团团转,嘴里不停地嘟嚷着:“混帐!我到底有哪里不对了"……”

事到临头却能够变得更冷静,这是克己的个性。他好好地吃了一餐,正在喝咖啡。

“你在这儿呀。”母亲香代子走了进来。

“妈。刚到吗?”

“是啊。可以坐你这边吗?”

“当然。---正实急得跟什么似的。”

“我知道啦。大老远就听得到他的声音了。”

香代子向店里的人说:“请给我奶茶。”按着就问:“事情怎么样了?”

“就是它该变成的样子哪。”克已笑了一笑:“能作的准备都作完了。剩下的就全凭运气啦.---人,只能这样了。”

“的确。”香代子点点头。“你想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是打算消灭我们一家吗?”克已直截了当地说:“消灭我们这么善良的一家人。”

“真是的。”香代子微笑道。

“妈,有什么话要跟我讲的吗?”

“嗯。---今天晚上会有种种危险吧。”

“也许。”

“说不定我会死在这次的事件上。”

“别这么说嘛。”

“当然我不想死。只是总得作最坏的打算。”

“嗯。这倒也是。”

“假如到了那个时候,你就要接替我的位子,把早川家支撑下去。”

香代子的语气虽然轻松,但是毫无开玩笑的意思。

“知道了。”克己点头道:“您不用担心。”

“拜托你啦。”

奶茶迭来之后,香代子端起杯子说道:“乾杯。”

---十二点。

s实石店的铁门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慢慢地向上升起。

大约升起了一公尺左右,铁门又夏然而止。

散布在路上的人影开始移动,一个一个锁入那道隙缝里。

店里亮起了手电筒的光芒。

“---我在这里。”川井说。

“你在啊。快把铁门放下。”

“我太太和女儿没事吧。”

“没问题。我们会遵守约定的。灯光呢?”

“开灯的话外面会注意到。”

“好吧。那,开紧急用的照明灯就衍了。安全装置呢?”

“已经切掉了。”

“很好。金库在哪里?”

川井撇了撇嘴chún,露出一抹笑容:“这里的金库很麻烦喔。”

“我们是专家。带路。”

“知道了。---走这边。”

川井在黑暗的店内走着。

平常就走习惯了,就算不开灯也没有什么不便之处。

“我可不知道这个金库怎么开喔。”川井说。

“知道啦。不用你多担心。”

川井领头走下往金库的地下室楼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