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三节 千金小姐

作者:赤川次郎

“不要!”

太田利露子叫道:“人家说不要就不要!”

至于名字为何不是露利子(译注:发音同琉璃子,是日本人常见的名字)而是利露子(发音为riruko)呢?那是因为父亲爱谊里尔克(r.m.rike1875┃1926,德国文学家)的诗。

虽然有这么一个鲍含文学气息的名字,本人却对漫画口白框框外的文字兴趣缺缺。

喜欢古典音乐的母亲虽迫留下数以千计的唱片,但是利露子听过的,大概只有像“小狗圆舞曲”这一类……

不过,在成长过程中的利露子,也有自己对生活的一套看法。

“像现在这样子一直过下去最幸福!”

这就是利露子的人生哲学。

谁吃饱了撑着,去搞相亲啊、结婚什么的!

恋爱也只要适度就好。像坐车一样,与其自己来开不如把方向盘交给别人去管,自己只要舒舒服服坐着。多棒!

---朋友们都非常羡慕这样的利露子。

利露子不仅是有钱人,长得还真可爱。因此,假如说上天有对谁特别偏心的话,那就是对利露子了。

是的。---早川克己给弟弟正实的相片里的少女,正是这个太田利露子……

“叔叔!”利露子挥着手。

克己带着笑脸走来:“嗨,还是一样可爱嘛。”说着摸摸利露子的头。

“讨厌!”利露子瞪着克己瞧:“每次都这样。”

“不可以吗?”克己坐下。

这里是t饭店的会客大厅。

利露子打扮得一身花枝招展。当然还像个名门小姐的样子啦。

“你说要快点见面是吗?”克己说着向侍者点了一杯咖啡。“我吃了一惊咄。”

“哦?”利露子的眼睛骨碌碌地转着:“要是这样,叔叔自己来跟我说不就好了。”

“说的也是。”克己笑道:“反正儿个面也没什么损失。”

“要跟我相亲的是什么样的人?我什么都没看吧。”

克己瞪大了只眼:“拜托!”说着摇摇头:“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哇?”

“像叔叔的人吗?”

“很遗憾,一点都不像。”

“那我不要!”

“也许多少有点像吧,毕竟是兄弟。”

“兄弟?”

“连这个也不知道吗?是我的弟弟,”

“咦:”利露子一脸惊奇:“叔叔有弟弟呀!”

“是最小的弟弟。大的弟弟已经结婚了。”

“咄,可是---叔叔呢?”

“我?”

“对啊。叔叔不想结婚吗?”

“我是会带给女性不幸的男人哟。”

“不要演戏嘛!”利露子开怀大笑。

那是非常明朗的可爱笑容,让人也会跟着笑起来。

“可是,为什么叔叔会让女孩子不幸呢?”

“我是命里犯冲,没有办法啊。”

“好阴沉呀。这种男人不会受欢迎哟。”

“真的吗?”

“对啊!”

克己由于某种奇妙的因缘,认识了利露子的父亲,因此打从利露子五、六岁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她长大。

“我呀,要是叔叔跟我求婚,我一定马上说ok哟。”利露子说着淘气地瞪了克己一眼:“讨厌:居然让女孩子向你表露爱的告白!好丢脸哟!”

“这种话你是从哪儿学来的?”

“少女漫画。”

“原来如此。“克己苦笑:“那么---我的大小姐,真的愿意和我老弟见面吗?”

“这个嘛……。”利露子把玩着橘子汁的吸管,“可是,人家还小嘛。”

“知道啦。也没有现在马上结婚的必要。可是呢,培养对男人的正确认识是很重要的喔。”

“那---只当男朋友。”

“哦?”克己点点头:“不过那小子不是什么有趣的人吧。”

“他是干什么的呀?”

“刑警。”

“嘿---跟叔叔这种整天晃来晃去的闲人完全相反哟。”

“喂,可别嘲笑大人啊。”

“可是叔叔到底做些什么,人家一点也不知道嘛。”

“我吗?我呀---”克己压低了声音:“我是杀人不眨眼的冷面杀手喔---”

“咦---。专杀女人,对不对?”利露子说:“叔叔假如是遗种杀手的话,我也想被叔叔击一次!---叔叔?”

克己的眼光追踪着一个刚路过的客人背影。

“怎么啦?”

“嗯,没什么---”克己站了起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说着快步走出了候客肤。。

确实是那个男人。

克己看见的,正是委托他去杀正实的人。

一成不裹的西装打扮,无精打采地不知要走到哪里去。

会是去哪里呢?

克己隔着一段距离尾随而行。

当然,也不是说那个男人在这里出现有什么奇怪。

只是看起来不像是来办事。总觉得好像苦恼重重的样子。

男人走进了电梯。克己注视着楼层颇示表,等到确定是十一楼之后,连忙搭上旁遇的电梯。

十一楼到了。

克己左右张望一会,才走投几步便听到某处传来女人的尖叫:

“阿!”

克已赶快加紧步伐。

“住手!---亲爱的!”

那男人,该不会---。

克己止住了脚步。

碎!地一声枪响。。

“---被干掉了吗?”克己掉头而去。

虽然冷酷但也没有法子。要是被卷入就麻烦了。

电梯迟迟不来。

有人过来了。克己连忙隐身到服务员专用的出入口后面。

克已把门打开一条细缝一瞥,那男人一副怔愣的样子走了过来。

笨蛋。---还真干了。

男人手里拿着一支旧兮兮的手桧。大概已经失神了吧,连手枪从手里落下也没注意。

这家伙从哪里弄来手枪的?

男人继续晃晃悠悠地走着。

克已走到下一层楼,才搭上电梯回去。

回到会客盛,只见利露子一脸不高兴地等在那里。

“居然把女孩子一个人丢下来跑掉!”

“哎,抱歉抱歉。”克己说:“我以为碰到认识的人啦。”

“朋友吗?”

“不,弄错人了。”克己摇头。“那,为了陪罪,我请你吃晚餐好不好?”

“好高兴!真的吗?”

“嗯,我知道很多好地方。”

“有没有汉堡?”利露子问道。“---咄,.生了什么事啊?”

饭店的警卫快步地跑了过去。

“不知道。大概什么人喝醉了不省人吧。---走罗。”

“嗯!”利露子精神奕突地站了起来“乾杯!”

利路子把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

“好厉害呀。”

“我已经十九了咄。”

“还没二十岁嘛。”

“再来一杯!”

这是一家新开幕的法国餐厅,在最近已经小有名气了。

“真好吃!”利露子边吃边说。

“真难得。你平常可是比小娃娃还挑嘴的。”

“有什么办法嘛。从小到大都上这种餐厅。”

“结婚以后可麻烦啦。”克己笑道。

“---咦,不是大哥吗?”

一个理音传来。

“美香!”克己睁大了双眼:“你怎么晓得我在这里?”

“我不晓得哇。”美香说:“我只是跟客人约在这里见面而已。这位是,哪家的小姐呢?”

克己一时语塞,但总算还是介绍了太田利露子的身分。

“克己大哥什么时候交了这么可爱的女朋友,我都不知道咄。”美香微笑着说:“那么,请慢用呢。”说着一个人坐到隔邻的一桌。

利露子两眼闪闪发亮:“叔叔的妹妹吗?”

“是。”

“好漂亮!”

“哦?”

“她是做什么的呀?”

“嗯---室内设计师吧。”

“真的!我好喜欢她!”

克己对利露子的赞美报以微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