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四节 手枪的位置

作者:赤川次郎

“早安。”克己走进兼作餐厅的厨房,跟着说道。

说是早安,现在已经下午一点了。不过对于克己来说,这可是正常的起床时间。

母亲香代子不在家,这是当然的。通常小弟正实也不会在。

可是今天正实却坐在桌子旁,这可是少有的事。

而且正实不只是坐着。他趴在桌上睡得正甜呢。

克己苦笑着:“把他叫醒也太可怜了吧……。”说着自个儿去泡咖啡。

克己对吃喝是很挑剔的。所以宁可自己来,不假手他人。

这是克己的习惯。起床后先喝一杯咖啡醒脑,然后出去吃一顿饭,吃完再决定今天是否有工作要做。

杀人的工作不是一年到头都有的。尤其委托像克己这样的行家办事,所需的费用十分可观,因此上门的客人更是有限了。

克己一面闻着咖啡的香味一面想道:---要是洗手不干了以后,要怎么过呢?

和当刑哲的正实一样---不过是在相反约立场上---克己如果洗手不干,这个世界就会更和平一点。

假如要退休,就拿至今为止嫌的钱到乡下去,开个果园也好---。克己在美香那个年纪的时候,就开始老气横秋地考虑这种事情了。

可是,虽然时有空闲,不知是幸抑或不幸---工作一直没断过。

“呜嗯---”正实动了动身子,醒了过来。

“起来啦。”克己说:“要不要来杯咖啡?”

“呀,大哥。”正实打了一个大呵欠:“那就拜托了。现在这样子,恐怕连门口也走不到啦。”

“太夸张了吧。”克己笑着把咖啡往杯子里倒:“这可是上品哟,好好品味吧。”

“我一向是重量不重质的哪。”

“真不想给这种人喝我泡的咖啡。”

克己问被咖啡苦得七苇八素的正实:“有什么案子了吗?”

“嗯。---现在几点?”

“刚过一点钟。”

“那再不走就退了。两点半开始有个搜查会议。”正实说着像狗一样拚命摇着头。

“话是不错。不过至少洗个脸,胡子刮一刮再走吧?”

“啊,是、是。”正实连忙走了出去。

克己一迸苦笑,一迸拿起桌上的报纸来看。---有昨天事件的报导吗?

马上就找到了。相当显眼的标题。

“丈夫枪杀偷情妻---大学讲师通缉中”。通缉中?这么说那男人还没被逮到。

回想起来,像那样迷迷糊糊的走法,应该马上就会被发觉才是。

男人的名字是神田正一。被杀的妻子叫做久子。

妻子外遇的对象,似乎到了现在还不清楚的样子。

“总算活过来啦。”正实走了回来。

“喂,你领带也该换一换吧。”

“啊?就这条不行啊?”

“绉巴巴的,能看吗?”

“是吗?可是还有哪条能系得紧的呢?”

“真是个靠不住的家伙。”

“好了。是什么案子?”

“你不是正在看吗:”正实说:“吃醋丈夫枪杀偷情妻子的那一件啊。”

克己瞪大了双眼。

“你……负责调查这件案子吗?”

“是啊,怎么了?”

天哪!连自己就是那个“外遇的对象”都不知道:

“那,犯人就是被害者的丈夫罗?”

“很有可能。不过,还是得从头调查起。”正实说着又喝了一口咖啡。

“找到丈夫了吗?”

“还没有。畏罪逃亡了吧!自杀嘛,也有可能。”

原来如此。---那个男人的话,恐怕只有自杀一途了。

“被杀妻子的外遇对象查清楚了吗?”克己轻描淡写地问道。

“不,还没有。”

“会去查吧?”

“当然啦。那家伙也有可能是犯人嘛。”

要是知道“那家伙”就是自已的话,一定会当场昏倒吧。

“不过呢,因为凶器就去在尸体的旁边,”正实按着说道:“只要把上面的指纹跟丈夫的一对,真相就大白啦。大概今天之内就---”

“喂,等一下:”克已打断道:“你刚刚说,凶器在尸体旁边,是吗?”

“是啊。”

“那么……。那把手枪,是在饭店的房间里面哩?”

“当然。被杀的女人倒在床上,手枪就去在旁边的地板上面。”

“是这样吗:……。”

“干嘛?问这个。”王实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不、不,没什么。”克己连忙摇头。

“---啊,有电话。一定是找我的。”正实跳起来跑走了。

奇怪了。克已想道。---那个时候,神田明明是把枪掉在走廊上的。

现在,枪却在房间里被发现。

怎么回事呢?总之一定有内情。决不是普通约三角关系。

“真是的……。”接完电话回来的正实软了一口气。

“怎么了?”

“那个叫神田的跳河了。”

“他那么喜欢游泳吗:”

“大哥,拜托!”正实一瞪眼:“人命关夭,怎么可以这---”

“好了,我知道啦。人死了吗?”

“没有,被救了起来。目前意识不清,还在瞥院里急救。好像有生命危险的样子。口“那你要赶去皆院唆?”

“得一直在旁迸守着哪。要是意诚回复了,就得马上问案。”正实一骨碌站了起来,田今天晚上恐怕没办法回家了。”

“记得跟老妈说一声。”

“嗯。”

正实刚跨步出去,又转回头来:“大哥。”

“什么事!”

“那个---相亲的事怎么样了:”

“哦,这个呀。对方好像说见个面也可以的样子。”

“真的吗?”正实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

“不过呢,看你办案子那么忙,也不用急着见吧?”

“我会一下子就把案子了结的!”正实说着精神充满地走掉了。

“还真现实哪。”克己苦笑。

话说回来---这可有点玄虚。

神田遗下的手枪,是谁捡起来,故意放在尸体旁边的呢?

又是谁会做那种事呢?就算是在走廊发现的,也会晓得那是凶器吧。

“哦---说不定是---”克己喃喃自语。

突然正实的脸又冒了出来,把克己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还在啊?”

“相亲的时候,应该穿什么比较好?”王实问道。

“噢,对不起!”男人说。

香代子和往常一样在的饭店的咖啡屋吃过午饭,正要回店里去。

在走廊上,差点和这个男人撞了个满怀。

“哎,对不起。---没有怎么样吧?”男人把散得一地的文件一一抬起:“有受伤吗?”

“没事。”香代子说道:“我没那么娇弱。”

“是、是。---抱歉,失礼了。”男人连连低头道歉,这才走掉。

香代子觉得这可得注意一下了。

刚才这个男人,怎么想都是故意来撞自己的。

按照平常的走法,在这个走廊应该不会有几乎要相撞的情形才对。而且,香代子曾经看了一眼对方落下的文件,几乎全是白纸。

“奇怪了。”

不过,倒也没有拿刀刺人,(当然,被刺一刀的话是不会不知道的:)好像也没有把毒蛇之类的乘机放进裙子里。

那么……

“早川夫人,你好。”一个熟悉的女侍穿着便服走了过来。

“啊呀,今天值晚班吗?”

“是的。”

“那,今晚“他”只好一个人寂寞地吃晚餐罗?”

这个女侍,和同在饭店做事的仁台服务员同居。

两个人跟香代子都曾经商谈过情感方面的问题,所以香代子对他们的事可说了若指掌。

“今天他也是晚班。”

“哇,那不是刚刚好吗?”

“偶尔也会这样啦。”

“两人彼此相爱,就会有这种好事哟。”

香代子这么一说,女侍高兴地笑了。---这是多么温暖的话语啊。

“那我走啦---”女侍迈开脚步,“啊,对了,早川夫人,您好像有客人咄。”

“在店那边吗?”

“是的,站在门前等着哟。”

“知道啦,多谢你。”

香代子加快了步伐。

走到古代艺术品店前一肴,没有半个人影。

“果然。”

轻轻系在门上的一条头发被拉断了。有人潜进去过。

就算上锁也没有用吧。对于道中人来说,开锁是轻而易举的事。

香代子悄悄地推门而入。

里头没有供人隐藏的空间的。那么……

电话向了起来。雨声以后,答录装置自动放动。

香代子连忙走到桌子边,在电话上按下“外部扩音”的按钮。这样一来,对方的声音就算站在店门外也听得见了。

答录机播出:“---请在一分钟内,留下您要联络的事项。”的录音。

香代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出店门。

信号哔地一声响了,对方开始留言:

“喂,我是歧子。有事想找妈妈。---我待会儿会再打,拜拜。”

---香代子不禁苦笑。

好像太过神经紧张了一点。

可是,香代子从经验里学到一件事情:该小心的时候,没有过度小心那回事。

“---歧子有什么事呢?”

给她打个电话吧,香代子想。不在店里打,用公共电话好了。

才没走两步,电话又响了。

答录机再度放动,然后一个奇特而尖锐的声音像笛子般响了起来。

香代子还没回过神来,店里已经爆炸了。

整个店铺化成了碎片,四处飞散。

“---我回来啦。”

圭介和往常一样,一回家就走到歧子旁边,亲了她一下。

“暧,亲爱的---”歧子面色凝重地说:“不得了啦。”

“怎么了?”圭介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宝宝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的事啦。”

“那,是大哥吗?”

“不是。”

“那是美香:正实?”

圭介要担心的人,实在也太多了一点。

“妈妈的店,给人放了炸弹---”

“什么?!”

圭介吓坏了:“那,妈妈人呢---?”

“放心,她没事,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哦---”圭介松了一大口气:“可是,怎么会……。”

“人家就是在担心这个嘛。听妈妈的口气,好像已经晓得是谁干的了.。”

“是吗:……。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好担心呀。”

圭介心里浮现出不好的预感。

总之,这件事想必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的道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