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六节 狙击电话簿

作者:赤川次郎

“变得这么乾净啦。”瘦竹竿般的男人说。

“罗?”

“我觉得可能很大。”香代子说道。“---麻烦给我一杯咖啡!”

“居然用炸弹这一招。卑鄙的家伙!”土方愤愤地说。

“没办法吧!想到要对付的是那样的对象,只好用那一招了。”

“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引爆炸弹的?”土方注意到“技术性”的重点了。

“是讯号吧。你拿起人家打来的电话时,电话机会发出固定频率的讯号声。然后预先安装在店里的炸弹就发生反应爆炸了。”

“这可是行家的手法哪。居然能做出这种装置……”土方缓缓摸着下巴。“也许可以凭这一点猜出是谁干的也说不定。”

“那试试看吧。”香代子说:“我并不是怕死什么的。但是对方居然狠得下心杀那样的老人,实在不可原谅!”

“老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可不行。”丈吉皱了皱眉头:“我还想继续干这一行哪。”

“包在我们身上。”土方有些激动地说:“把那种家伙抓起来,绑在人造卫星上面,送到宇宙去!”

“这么说真令人高兴呀。”

香代子微笑一下,随即又转回严肃的表情说道:“话说回来,你们也要小心。这次的对手可是不把人命当一回事的家伙,既然知道我了,很可能也知道你们。”

“知道了。”丈吉点着头:“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对吧?喂!”

“唔?”土方眨着眼:“你刚才说什么?”

“搞什么呀,人家在讲话,居然不专心听!”

“不……。我有点在意那迸角落的客人。”

“角落?”

当然,香代子和文吉都是老江湖了,不会这样就立刻回头去看究竟的。

“只有一个人,不生靠将的沙发却坐在椅子上。”

沿着餐厅的墙壁,有一张长沙发,椅子则隔着桌位和沙发相对。通常一个人来这里的话,都是坐沙发比较舒服。

“而且,膝盖上还放着个公事包哪。”

“原来如此。这可有点蹊跷。”

“---怎么办,老板?”

香代子连看也不看地站了起来:“我去打个电话。”

瞧见香代子往餐厅入口处的红色公共电话走去,那个男人稍微动了一下。

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但是就是因为打扮得太像了,反而令人觉得不自然。

香代子按着电话。---也许听到了什么吧,男人喝了一口水之后站了起来。他拿着公事包,往柜台走过去。

“喂----”土方正想起身,被文吉一把拉住:“让我去。”

文吉的一双长腿在桌林梳阵中快迅地穿梭着。来得及吗?来不及的话就糟了:

“----真的?实在太不得了啦。”香代子的语理传来。

男人把几个硬币放到柜台上。看来是早有准备。文吉不禁一下子脸色变白。

就在男人要走出去的时候,柜台小姐开口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要加一成服务费……”

男人不得不停下脚步来。

这下子有救了!文吉维持着原来的速度走过去。男人显得十分焦急的样子。

好不容易翻出几个铜板来,但是其中一个喀嘟一声掉到了地下。

“请稍候,我找钱给您---”

“啊,不用了!”

男人随声应道,然后匆匆忙忙地朝着正在打电话的香代子背后直走过去。

就在这时,文吉从中插了进来。

“喔,真是失礼了。”文吉说道。

只听见咻地一声低响,男人狠狠瞪着文吉。

“请收好小姐找给你的钱如何?”文吉说。

男人板着脸瞥了文吉一眼,然后快步走出店门。

“---不要太灰心,打起精神来。---我马上回家啦。”

香代子放下电话。“真伤脑筋啊。”

“怎么了吗?”

“正实他……。啊,刚才那个人怎么样了?”

文吉微微一笑:“.没问题啦。不过,报销了一本电话簿。”

文吉当时随手抓起公共电话下面的电话簿,挡住了男人藏在公事包里的手枪---子弹便打到电话簿里去了。

“辛苦你啦。不过,最好把这东西带回去吧?”

“好的。”文吉点点头。

“菜也该来了。咱们回座位去吧。”

香代子正要回座位,听见柜台小姐在那边喃喃自语:“真伤脑筋,没拿找的钱就走掉了……”

“投到那个里头怎么样?”香代子指着放在框台一角的熊猫保育基金捐献箱说道。

---回到座位上,饭菜也来了.三个人开始吃了起来。

“---没有见过的长相。”文吉说。“我去找熟人确定一下。”

“那就拜托啦。”

虽然有人想要自己的命,但是香代子的食慾可是未曾稍减。“怎么样,想不到这个时候退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吧!这边的大厨师还是我帮忙从别家饭店挖角过来的晴。”。

看来香代子是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喂,那小子辽活着吧:口发话的是克己。

“没问题啦。”美香点点头。“不过呢,要是不小心看着,摘不好还是会找机会“自我了斯”

哟。”

两人窃窃翠翠地说着悄悄话。这时圭介走了过来。

“---正实怎么样了?”圭介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现在还好……”美香低声说:“记得别大声说话。”

“是吗?……。”圭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个人慑手摄足地走进起居室。

这里是早川家,时间是早上七点钟。

因为担心正实,于是大家都回家,聚在一起商讨大计。

正实倒也不是受了什么重伤。不,“心灵的创伤”是有的。

“---但是,凶手也未免太狠了一点。”克已在沙发上坐下说道。

“连护士也不放过。---只能用冷酷两个字形容。”

“嗯……。十圭介心情复杂地听着。克己也是杀手,恐怕没有数落别人的立场吧。

“原本只是去杀神田的吧。”克己说道。“就这么刚好……运气实在太坏了。”

“那个护士听说已经有了未婚夫了。好可怜呀。”美香摇着头。“难怪正实会受到打击。”

“听说正实被专案小组开除了?”圭介说。

“是啊。因为擅离职守……。可是,再怎么说人总是要上厕所啊。”

“大概根本没有想到会有杀手来裹吧。早知这样,应该派两个人一起看守才对。”

“现在说这个也没有用啦。”圭介耸耸肩:“总之,必须赶快让正实不要再胡思乱想下去……。”

简而言之,大家就是因为担心正实会自责过深而自杀,才都跑回家来的。

“---妈呢?”圭介注意到少了一个人:“出门去了吗?”

“刚才有打电话说马上回来。饭店那没好像也相当麻烦的样子。”

“反正又是炸弹的事吧。”

“真讨厌。今年我们家的运气真不好。”

其实不是跟乎常没什么两样吗?圭介在心中暗自嘀咕着。

克己怎么想地想不通。

神田为什么会被杀呢?当然,是有人要让神田犯下杀妻大罪。但就是这点奇怪。

这样把神田杀了也未免太笨了吧。这不就等于在告诉大家杀妻的嫌犯其实另有他人吗?

照理来说,为了灭神田的口又不致横生枝节,应该要让神田的死看起来像是自杀才对。

还是因为病房里多了一个护士在场,一时慌张之下才没有依计行事呢?

然而就这样乾净俐落地杀了两个人,一走了之?

克己怎么样都想不通。看来一定另有隐情。

“----嗨。”

一个声音突然传出来,把圭介等人吓了一大跳。

“正、正实吗?怎么样啦?看起来气色很好嘛,哈哈哈……”圭介说着说着又住了嘴。

正实的双眼彷佛眺望着避远的彼方,焦点焕散。

“谢谢你们这么担心我……。我实在太幸福了。”

“暧,正实,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可以帮忙你弄点东西吃呀。”美香说着起身:“最近在练习做蛋糕,手艺还不赖哟。”

话说早上七点钟,要到哪里去制蛋糕来呀?

“谢谢……。那,可不可以帮忙多做一份给那个被杀的小护士呢?我一起带到阴间去好了……。”

“正实!你在说什么!”

“没有啦,开玩笑的,开玩笑……。”

正实的脸歪成一团,看起来原本是想笑的样子。

“---那,我去睡了。这一阵子都没睡好……”

正实说着,摇摇晃晃地走掉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

“---看来不做点什么不行啦。”圭介软了一口气。

“对了:”克己咄地一理弹了一下手指:“我有个好主意!”

圭介不安地望着克己。---我们家里的人想得出来的主意,恐怕好不到哪里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