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七节 相亲记

作者:赤川次郎

电话继续地响个不停。

“---吵死人啦!”

太田利露子勉勉强强地睁开眼晴。一次睁开双眼太辛苦了,所以是先睁右眼,后睁左眼。

“……几点啊?”

利露子往时钟瞄了一眼:“十二!哪个家伙挑这种时候打电话来啊!”

请不要误会。不是半夜的十二点,而是中午十二点。

不上大学也不去工作的千金小姐,已经晨昏颠倒画夜不分啦。

“好好好,这就去接啦!”

利露子在大得吓人的床上甸甸前进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总算伸手拿到了电话---简直像在游泳池里一样。

床大归大,但是睡在上头的当然、有利露子一个。就算睡相再难看,要从这张大床掉下去,倒也不太容易。

一般的人是不会打这支电话的。知道利露子床边这支电话号码的人,只有少的亲朋好友面“---喂。”利露子躺着,有气无力地说。

“嗨,大小姐还在梦周公吗?”

一听到这个声音,利露子的双眼立刻大放光亮。

已。

“叔叔!好难得啊,你还会打电话给人家哦!”

电话另一端的人正是早川克己。

阴沈的中年单身汉克己,是十九岁的利露子幢境的对象。

“吵醒你了吗?”

“没关系,反正人家正要起来嘛。”利露子一没胡说八道一边追问:“要跟人家约会吗?”

“正确地说倒也不是约会。”克己有点抱歉地说:“今天有空吗?”

“只有三个约会而已。全部放他们鸽子好了,没问题?”

“还是老样子嘛。口克己笑道,“其实是上次跟你提过的,跟我弟弟相亲的事。”

“相亲啊…”

利露子努力想了好一会儿:“---啊,好像有这回事哦,我想起来啦。”

“你忘记了啊?”

“假如是跟叔叔相亲的话,人家一定记得牢牢的!”利露子淘气地说。

“今天下午,怎么样?”

利露子直眨眼:“这么急呀?”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没有什么其他非做不可的事。

“那---好哇,几点?”

“六点怎么样?顺便吃个晚饭。”

“是的,遵命!那,叔叔会来接我斑?”

“我会提前去接你。”克已说:“在跟我老弟见面以前,有些事情要先跟你说。”

“我们两个人吗?---要去法院公证结婚吗?”

“拜托!”

“什么嘛,真无聊。”利露子一下子泄了气。“不过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到旅馆丢开个房间也可以唷。”

“在咖啡屋吃个蛋糕就很够啦.”

“真是没情调!”利露子哇哇叫。“那,叔叔几点来?”

“我三点去你那边。那个时候应该清醒了吧?”

“不一定哟。搞不好相亲的时候会一直打瞌睡。”

话虽如此,因为克己难得打电话来,利露子早就精神振奋啦。

挂掉电话之后,利露子三两下把睡衣脱掉,光着身子跑进卧室一角的浴室里,扭开莲蓬头的开关。“好舒服!”利露子忍不住大叫大嚷起来。

喊着喊着,咕---地一声,利露子的肚子也叫了起来。

这就是年轻人……”

“嗯……”美香努力摆出一副笑脸:“这位就是我们的小弟正实。”

正实好像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结果只牵动了一下嘴角,没发出半点声音。

“那,这边这位就是太田利露子小姐。”克己说道。

“你好,初次见面。”

利露子虽然用清脆了亮的嗓音打了招呼,可是那声音究竟有没有传进正实的耳朵里---不,就算听见了,可是他是否能够理解那是什么意思……在座没有一个人知道。

圭介瞥了美香一眼。

寻常的时候,只要美香发挥职业骗子的本领,带着满面笑容甜言蜜语一番,保证是绝无冷场的。可是今天的主角是正实---这下连美香也没撤了的样子。

其实克己的主意并不坏。为了注被申令在家反省的正实振作起来,于是找来了正实只看了相片,就一见锺情的可爱女孩……

但是,正实现在的心情正被“职业上的责任感”压得死死的,就算再可爱的女孩子在眼前出现,也没有法子把他从无底的泥沼中拯救出来……

不过嘛---圭介瞥了太田利露子一眼,心里想道:大哥也真不简单,居然找来了这么可爱的女当然,妻子歧子这会儿不在场。要不然看见圭介这副样子,搞不好会踢他一脚也说不定。

因此,现在在饭店房间里围桌而生的,除了前来相亲约两个主角之外,就是克己、圭介和美香等三人---也就是早川家的子女都到齐了。

做母亲的香代子,正为了被炸毁的店面修理事宜忙得回团转,这会儿没空。

但是---就算克己、圭介、美香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努力找话题试着带动气氛,两个主角却一直呆坐在那边一言不发---这可是连神仙也救不了。

“你说你才十九成呀?”

美杳无视老弟的存在,开始跟利露子闲扯起来…“自己一个人住吗:不会觉得寂寞吗?”

“嗯,不会呀。”利露子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说:“我有很多朋友,家里也有佣人在……。而且,只有一直陪在身退的人不在了的时候才会觉得寂寞,不是吗?我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所以不会有那种感觉。”

原来如此。---美香打从心里佩服。

比外表看起来更坚强,不只是个可爱的洋娃娃而已。

“父母有留下一大笔财产是吗?等到你二十岁---”

“是的,就归我纵承了。”

一听到这种性质的话题,美香立刻兴味十足。

圭介连忙咳嗽几声:“嗯---这个,露利子小姐平常喜欢做些什么消遣?”

利露子给圭介唐突的问话给逗笑了:“对不起---因为,您突然这么说……

跟着又正色说道:“还有,我是利露子,不是露利子哟。”

“啊,真是抱歉!”

“她的名字,是取自德国大诗人里尔克的谐音。”克己解释道。

“哇!真棒!”美香微笑着说:“你知道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因为我妈妈生我的时候喜欢吃橘子(哗注:“美香”的日文发音为mika,而“橘子”则是旨ikan)!一点儿也不罗曼蒂克。”

“可是,人家好喜欢美香小姐!”利露子的双眼闪着光芒:“我希望能变成像美香小姐一样的女性!”

开什么玩笑,圭介暗自嘀咕道:难不成这个世界上的职业骗子还不够多吗?!

“被你这么说真是光荣呀。不过,室内设计师可是很辛苦的哟。”

“室内设计都做些什么呢?”利馆子扶正了身体,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搞什么嘛,克己不禁叹了一口气。

明明是利露子和正实的相亲,可是主角之一的正实却只顾着低头猛吃,一句话也不吭声。

而且,虽然脸上摆出一副“人生无趣不如归”的表情,食量倒是丝毫汶有减少。

晚餐结束之后,利露子还妊着美香问有关室内设计的种种。

克己嗯哼一声:“---那,我们差不多也该离席了吧。”

“啊,好哇!”利露子第一个站起来。

“不是说你!”克己连忙阻止:“除了你跟正实以外!”

“咦?”

利露子根本就忘了这回事。“---啊!对对对!”

克己狠狠地瞪了利露子一眼。“我们就先失礼啦。正实,好好把小姐迭回家啊。”

“嗯。”正实总算开了尊口。

“这个房间我们包下来了,所以你们慢慢聊吧。”

克己轻轻敲了一下利露子的肩膀,“那,再见罗。”说着眨了一下眼睛。

利露子回瞪了克己一眼。

---三个人走出大厅。

“这样子没关系吗?”圭介说。

“什么?”

“没、没有啦,我知道大哥也是用心良苦,可是这……”

“正实跟人家差太多啦。”美香直截了当地说道:“根本就是一朵鲜花插在……”

“别说正实说得那么可怜。”克己苦笑道:“我已经跟那孩子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多少能让正实的心情好一点吧。”

“心情不会好的。”

“圭介,你在担心什么?”

“嗯……。正实那小子,该不会通着人家去殉情吧……。”

“拜托!”克己瞪着眼睛说:“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她不是那么柔弱的人。”

“那样最好。但……”

三个人在凝重的沈默中走出了饭店大门。

现在,回到留在房间里的正实和利露子。

这是一个和普通人家十分相像的房间。类似起居室的地方放着餐桌。当然啦,里头迸有一间寝室。

话说回来,克己倒也没有要求利露子要做到“那个”地步。

利露子听过克己的说明之后,多少对这个有点脱线的小弟产生了一些同情。可是,虽说希望注对方心情好起来,要是这个当事人始终闷蛋不响那也没法子呀。

但是呢,因为是克己拜托的事,利露子还是振作起精神再接再厉。

“喂,正实先生!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利露子精神十足地开口问道。正实闻言,总算抬起头来看了利露子一眼。

“是你喜欢的类型吗?我可是个不怎么受欢迎的人哟。人家都说我太男孩子气,一点都不像女生,你觉得呢?”

正实无力地微笑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开口说道:“谢谢你。---真对不起,为了我的缘故做这种事。”

利馆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对不起”?---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啊?”

“我自己很清楚的。”正实软了一口气说:“让哥哥姊姊们这么操心,我真是个没有用的刑警。”

“因为是手足嘛,他们会为你担心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可是,发生的事已经没法子挽救,死去的人也不会回来了。”

“说的也是啦。---不过,正因为这样,你才更要振作起来呀。要是一直这样子消沈下去,怎么抓得到犯人呢?”

正实目不转睛地盯着利露子看:“谢谢。你真是好人。”

“不要吓我好不好。从来投有人跟我讲过这种话哟。”

“反正是大哥拜托你来的吧?不用太勉强,去找其他比较有趣的男孩子玩吧。”

利露子双手捧着脸蛋:“相亲的对象恐怕不应该说这种话吧。至少,也邀人家去散个步嘛。”

“我本来也打算这样的,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照片的时候。”

“那,现在呢?”

“没有用啦。”

“没有用?没有用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没有想结婚的念头啦。”

利露子一听之下气鼓鼓地嘟起嘴来:“也就是说,你不喜欢我,对不对?”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正实连忙说道:“不管对方是你还是其他人,我都抱定决心,要一辈子单身了。”

“为什么?”

“你也转说了吧。代替我被杀害的护士,已经有婚约了。”

“嗯。”

“---她那个未婚夫一听到消息就从乡下飞车赶来,当他看见他的末婚妻的尸体时,当场崩溃,倒下去大哭起来……。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于是我把手枪交给他,要他开枪打死我,为未婚妻报仇。”

利露子只有呆愣愣地听着的份。

“---我实在太为他难过了,心想只要能够消气,就随便他开枪吧。可是你猜他说什么?“我想,她一定不希望我这么做吧。”……他这么说完就走了。那个时候,我就决定要一辈子独身利露子注砚着正实的脸。---大大的双眼里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