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第九节 正实的好运

作者:赤川次郎

看见正实双手握着刀,一脸若有所思地走进房间。利露子一瞬之间不禁后悔了起来。

不该做这种事的!

利露子的心在某种程度上,被正实给牵动了(当然,这大概不能称之为爱情吧),因此觉得跟正实上个床也没关系。

可是---直到此刻利露子才警觉到:这个人,根本不正常嘛:

遣个人一定对女性怀有憎恶感,搞不好是那种看到女性的躶体,就会产生杀机的心理变态!

不要!我还不想死哇!

利露子赶紧用棉被裹住身子,盯着正实直瞧。

“你干嘛?!”

“看这个就晓得了吧。”

正实握着刀---虽然因为是水果刀所以没什么震撼力---说道。

“你不可以这样对---”

“无所谓。反正命是我自己的。”

利露子吃一惊:“啊?”

“假如你无论如何都要强迫我跟你上床的话,我就用这个刺自己的胸膛,自杀:”

“等……等一下:”利露子连忙说道:“你不是要杀我呀?”

“杀你?”

正实一听之下气呼呼地说:“我可是警察咄。干嘛要杀像你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子?”

“漂亮---又可爱?”

“是啊,我第一眼看到你的相片的时候,就喜欢上你啦。”

这种转变还真是奇怪。

“那么---为什么不抱我呢?”

“我不想伤害你。”

利露子不禁叹了一口气。

“我啊!也许会让你有点失望。这可不是我的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或第三次,反正是玩一玩而已。所以别在意这种事---”

“我的心情不允许自己这么做。”正实坚决地说:“我可以陪你玩,但是不跟你上床。假如你也真心地喜欢我的话,到时候再---哎,反正不会有那一天的呢。”

利露子直盯着正实看。,“我不是美男子,头脑也不好,又没什么运动神经,更没什么出人头地的希望。跟你周田的男孩子们比起来,根本一点都不起眼吧。”

这个嘛,说的倒也是啦。利露子想道。

可是呢,女孩子要喜欢上一个男生的理由又不只这些对不对。就算像我这种爱玩成性的也是一样哇。

“---我知道啦。”利露子露出微笑。“把刀子放下,过来嘛。”

“你会把衣服穿起来吧?”

利露子不禁大笑:“从来只有威胁人家把衣服脱掉的,哪有像你这样要人家穿衣服的?投听说过!”

“我不会威胁你的。”正实耸耸肩膀:“被威胁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你这个人实在太好玩啦!”利露子说着伸出手去拿床边的电话。“我打电话回家叫他们送衣服来。总不能穿着撕破的衣服出去见人呀。”

“嗯。”

“还是,你帮我从内衣裤买起,换一整套全新的!”利露子顽皮地说:“吸,算啦。让你这种人去买,摘不好会给我弄一套尼姑穿的架裟来哟。”

利露子笑着拿起了话筒……

圭介迷迷糊糊地坐在自个儿家的客厅里。

醉意当然已经烟消云散了。---回到家总有十五分钟了吧。

怎么---怎么会……

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在回到家以前,圭介还暗自期待着这是场误会,笑一笑就可以解决了。

仔细想想当然也知道不会有这么好的事。但是,圭介还是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回到家后,歧子果然没有出来像往常一样地招呼。

圭介来来回回地在家里搜寻了好几吹。当然,歧子也没有藏在任何地方。

门没上锁---歧子是绝对不会这样疏忽的。

圭介呆呆地想着。

要是平日的歧子,也许还有独力逃走的可能性---可是现在是怀孕七个月的身子“怎么办才好……。”圭介抱着头烦恼地呻吟道。

“---圭介。”

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把圭介吓得跳了起来。

“大哥!”。

克己就站在旁觉。然后,美香也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吗?”克己问道。。

“这个---没什么啦。”

“发生了什么事吧?”克己追问。

圭介软了一口气:“歧子被……被人绑架了。”

“是吗?”克己丝毫没有吃为的样子。“谁干的?”

“不知道。只从声音知道是个男的---对方说不久后会再联络。”

“居然把有孕在身的歧子……。”美香摇着头说:“太可恶了!”

“有没有什么线索?最近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人在这一带出没吗?”

圭介本来想说,大概没有比我们家的成员更“奇怪”的啦,结果还是住了口。

“---没有。不过,总之一定要把歧子平安地救回来---”

“那当然啦。”美香说。“对方的目的是要赎金吧?”

“恐怕不是。”克己说。

“那是别的罗?”

“大概吧。”

克己心里已经有了底。

母亲香代子的店被炸毁,有人冒用正实的名义诱拐有夫之妇,正实负责护卫的嫌犯被杀害。而现在,圭介的妻子又被绑架了;这绝非偶然。有人,打算对付早川一家人!

到底是什么人呢?

“---看来除了等对方联络之外,别无他法啦。”圭介无力地说。

“是啊。”克己应着,心中却想道:这件事我非得去解决不可。

圭介是早川家工作最认真,也是生活最正常的一个。现在却让过着平凡日子的圭介,卷入了这种麻烦事里。

抱歉了,圭介。克己在心中合掌暗道。

但是就算拚了命,我也要让歧子无事归来!

美香独自一人走进厨房里。

晚餐的菜料,还好端端地搁在那里。

独身时代的歧子喜好冒险的程度绝不下于美香,但是,现在已经是准备为人母的小妇人。

美香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有着强烈的愤怒。

当然,自己做的事也不是正经合法。但是---绝不会做绑架这种事的。何况对象还是怀胎七月的孕妇!

不可原谅!美香的眼里燃越了愤怒之火。

圭介哥,我一定要帮你平安地把歧子救回来:

美香暗自下定了决心。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圭介的脸色刹那变白了。

“去接吧。”克己说。“我会在一旁听着。跟对方说你听不太清楚,叫他说大声点。”

“知道了。田圭介志忑不安地拿起听筒,克己将身子贴近,凝神倾听。

“喂:”圭介僵僵地说。

“嗨,二哥?”

是正实的声音。

圭介不禁舒了一口气。

“是你啊……”

“是啊,打回家里没有半个人接,大家都在你那边吗?”

“嗯。”

“果然不出所料。”正实一副悠哉游哉的语气。

“你---”

“今天真多谢你们啦。我觉得自己好多了。”

“是吗?那太好了。”

“我现在正要送她回家。能不能帮我向克己哥说一声?”

“好的。”

“那,我会再馏践一下再回家。”

“哦,小心点。”

“没问题啦。”

切掉电话的圭介,一下子泄了气似地觉得疲累不堪。

“他好像跟人家处得还不错嘛。”克己说。

“要不要告诉正实这边的事情?”美香问。

“不行。”克己立刻回答:“他一定会大张旗鼓地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这样说他并不是有恶意,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

“说的也是。”

“这件事就由我们几个来解决吧。”克己说:“没问题啦。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嗯。”美香点头。

圭介充满了复杂的心情。---虽然这是出自于美好的兄妹之情,不过却是“职业杀手”、“职业骗子”加上律师的搭配……

事情到底会演觉成怎样呢?

圭介叹气了……

正实打完给二哥圭介的电话之后,在夜晚的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实在是少有的事。

律己甚般的正实一向认为:晚上无所事事地到处闲荡,是极端不道德的事情。

何况由于身为刑警,常常必须忙到大半夜才能回家,也不会有夜游的机会。

不过,今天晚上---总之,就是想走一走。

“利露子,是吗?……”正实喃喃自语道:“---嗯?还是露利子?不对---利露子吧?利子露?开玩笑。确定了---利露子才对。”

还真是个大脱线。

完全不知道这个名字和诗人里尔克关系的正实,一努力回想起来脑袋就打结了。

正实走进公园里。

这是一个沿着车站的狭长公园。大概是在河川上加盖之后,在上面建造的吧。

道路两旁的长椅上,到处都是肩依着肩正忙着亲热的情人们。

要是寻常时候的正实看到这种光景,一定马上会大吼:“公然猥亵,成何体统!”

不过今天晚上,他也只是瞪一瞪人家就算了。

哎,简单一句话,正实爱上了利露子啦。

利路子本人似乎也出乎意料地(!)反应不恶。

方才,在利露子的家(是座大宅邸)门前要分手的时候:

“晚安!”利露子还主动地吻了一下正实……

正实觉得幸福极了。

这个人的性格本来就单纯。不论是要灰心消沈或肤发振作,都快得很。

可是---一考虑到结婚……。怎么说正实都只是个薪水微薄的刑苔而已。对方却是个有钱的富家千金。

“啊,对了。”正实喃喃自语道:“我不是说过一辈子不结婚的吗?”

路边的长椅上有个独自坐着的男人。正实从他前面走过不久,他便慢慢的站了起来。

正实深呼吸了一下,抬头仰望着天空。

男人悄悄地来到王实的背后,---忽然一下子扑到正实身上。

突然感觉到一只手伸进自已上衣内侧,正实吓了一大跳。

“喂!干什么?”

这时传来碰---的一声轻响。正打算摸走正实上衣口袋里钱包的男子应声软疵下来。

“喂,喂?”

正实疑惑地推了一下对方:“怎么了?---喂?”

男人滑倒在地上。

正实连忙俯身探向对方。

“喂!振作一点!”

王实抱起男人的上身,一看……

对方的背上湿湿黏黏的。---是血。

“被枪击了。”

方才的声音原来是枪声。因为加上消音器的缘故才那么小声。

有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要追已经来不及了。

“喂!来人啊!”

给正赁这么一吼,邻近成双成对的情人都吓了一大跳。

“快去叫救护车!---有人被杀了!”

正实的叫声在这似乎不太相称的场合里,兀自回汤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玩得过火的杀人游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