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01、派对

作者:赤川次郎

“什么玩意?”

拐了那个弯的当儿,两个主妇异口同声的喊出声来。

一般的住宅区,通常都九曲十三弯,但是那里应是一眼望尽的直路。

只要拐了那个弯,前面就是几百米长的一条直线,可是现在,着条直路……

马路的其中一边,有十座左右格局相同的四层楼建筑物毗邻而建,在着高级住宅区内,它们的出现,总令人有稍微格格不入之感,但没法子,因为这里是某公司的职员宿舍。

可是,着些职员宿舍如今被令人景仰的豪邸环绕,变成肩狭身长,局促一角。原本这一带的地价起码一坪几千万至上亿元,住的全是身家相当的有钱人。

跟职员宿舍夹道的另一边,乃是围墙。

并非开玩笑,的确是延绵三百米长的围墙,不知真相的人甚至以为那是监狱。

着大公馆的主人叫吉尺。

住在职员宿舍的两个主妇之所以目瞪口呆,是因沿着长长的围墙停满一排排的汽车,不知到底有多少部,场面壮观之至。

“发生什么事?”两个主妇边走边谈。

“一顶是有什么宴会。”

“有几部车?一、三……”

“算了吧!”其中一个皱眉。“光是有司机的平治就数不清了。”

“说的也是。”

二人望着那仅有一条马路之隔却如同另一个世界的光景走远了。

太阳即将下山,秋天的一夜悄悄来临。

“早苗。”

敲门后,吉汲君代喊。

“大家都到齐啦。早苗,准备好了没有?”

没有回应。吉汲君代的手搭在门钮上。

“我进来啦。”

说完,她擅自开了门。

早苗坐在窗旁的椅子上,注视外面天黑的情景。

“怎么啦?你的生日哦!不好让朋友等太久。”

“嘿!”早苗的脸转向母亲。“我这就去。”

已经准备好了。母亲替她选的法国料子,订做成礼服穿在早苗身上出奇地好看。

“好美,早苗。”君代微笑。“差点眼花了。”

“哦?是吗?”

我晓得。光是这件礼服就要几十万,还有项链、手镯,皮鞋……竟连习掼了侈奢的早苗也为这身装扮而心跳。

然而……这个欢喜,包括在家中开派对的事,对早苗来说总是若有所缺。

因为最希望见到的人并没有来……

她走出房间,从宽敞的楼梯下去。

客厅和起居室里,近百名少女衣香鬃影济济一堂,煞是壮观。

水晶吊灯的光反照每一个人身上的饰物,灿烂夺目。

早苗从幼稚园到十七岁的今天,一直上同一间女校。那不是世人一般的知名学校,而是人数稀少,只限名门女孩入学的贵族女校,“那个世界”的人对这所学校无所不知。

今天,同学年的学生们都受邀请了;由于一学年只有两班,几乎全都聚集在此了。除此之外,还有学会的前辈、学姐及学妹,出席人数共不下一百位。

“早苗!恭喜你!”

早苗最要好的朋友原知子,在派对会场入口迎接早苗。一声恭喜,在场在人同时鼓掌。

早苗被安排站在高起一级的舞台上,那里摆着三角大钢琴,待会应该有好些胭友表演钢琴或小提琴。

“安静!”原知子大声喊。

由于知子身材高大,声音清朗,这种角色最适合她。

“今天是我们的公主,吉汲早苗的十七岁生日。大家尽情大吃大喝——不过,这不是自己的家,不准喝酒哦!大家一同祝贺早苗生日快乐!”

掌声和欢呼声哗然四起。

母亲君代稍微藏身站在舞台劳边,眼眸中有光芒在闪动。

“那么,现在请早苗小学的恩师,同时也是我的可怕班主任木暮老师,为她说几名话,然后带头说干杯!”

一个小个子老妇人从少女群中出现。她穿的不是华丽衣裳,而是紫色高级套装,与她的白发十分相衬。

“早苗同学是——”木暮正子用洪亮的声音开始说话。

原知子使用手提麦克风,木暮正子没有麦克风,声音却能传到每个角落。

“夫人。”传来低低的呼唤声。

君代回头一看,只见在吉汲家服侍了三十年以上的沼本,穿深色西装站在那里。

“怎么啦?”

沼本不作声,略退一,二步。有什么事呢?这个时候沼本不会为些琐事来找她的。

君代虽为在木暮正子的说话途中退场而迟疑,最后还匆匆地从客厅走到玄关。

“什么事?”

“玄关有客到。”年记五十开外,头发拔顶的沼本木无表情地说。

“那就立刻请进来呀。”

“不——正确地说,称不上客人。”

对于沼本的说话,君代会意了。

“那个人?”

“是的。”

“从哪儿进来的?不是叫人好好看住的……”

“如何?”

君代迟疑一下。“好吧,让我来。他在哪儿?”

沼本默默地打开玄关厚重的门

一个穿毛衣牛仔裤的高个子少年站在那里。

“我应该说过不要你再来的。”君代平静又坚决地说。

“我没听她亲口说过。”少年反chún相讥,“今天是她生日吧!”

“嗯。派对在开着。早苗不能出来,你请回去吧!”

“你不让她出来。”少年说。“我去。”

君代按住擅自闯入的少年。

“不能!不是叫你不要接近早苗了么?”

“除非你把她锁进保险库,否则。我何时都能见她!”

“好好听着!早苗她——”

君代说到一半时,会场传来和唱“干杯”的声音。然后是鼓掌声,君代突然放松肩膀。

“好吧!我让你和早苗见见面,不过只有十分钟,因为来了许多客人。”

“知道啦。”少年说。

“十分钟后,你得离开。明白吗?”

“相信我好了。”

君代对沼本说:“带他去会客室。先把门关上。”

“遵命。”沼本依旧无表情地鞠躬。

君代目送少年跟着f召本走开后,没有回到客厅,而是快步跑上二楼。

君代的脸稍微退去血色,双chún仿佛有所决定似地紧抿着。

      ☆          ☆          ☆

“妈妈去了哪儿?”早苗讶异地环视周围。

自助餐形式的派对已经开始,大家边吃豪华菜边聊天。会场热闹得近乎喧嚣。

受邀请的不仅是早苗的朋友,以木暮正子为首的老师们也来了将近十名。

妈妈竟然没有跟老师们打招呼,这事也属奇妙。

“早苗!”拍她肩膀的是第一个替她致词的原知子。“今天的餐点,好棒!”

从知子的体形可以想象到她的食量如何。她一向挑嘴,知子表示好棒,可知食物挺不简单。

“谢谢。多吃一点。”早苗说。

“我连保鲜盒也带来啦。”知子开玩笑地说。“你母亲呢?怎没看见她?”

“奇怪。把派对撇在一边,去了哪儿?”

“大概有事吧!你母亲也顶忙的,跟我妈一样。”知子说。

“还有更重要的。”

“什么事?”

知子压低声音。“你的他呢?在哪儿等你?”

“你说小西?”早苗耸耸肩,“这种场合,怎么可能叫他来?”

“可是刚才我见到他啦!”

早苗盯着知子——

“在哪儿?”

“走廊。我上洗手间时,惊鸿一瞥,他穿牛仔裤……肯定是他。”

“真的?哎,肯定?”早苗不禁捉住知子的手臂。

“好痛啊,别捉住我,虽然我胖,多肥肉。”知子皱眉。

“真的呀。你想我怎会拿这种事开你玩笑?”

“他在哪儿?”

“我看到他开门走进一房间。往走廊向右走是洗手间吧,从那儿往左转的尽头是——”

“会客室。”早苗说“我去看看。”

“奇怪,你竟不知道。为何他在那个地方?”

“知子,谢谢你。”

早苗己听不见知子说什么。她把手里的果汁杯放在就近的桌子上,穿过人潮往门口走去。

进出的门是开着没关的,早苗正要出去时,差点跟进来的男人相撞。

“噢一—吉尺同学。”

“啊!校长先生。”

早苗停下脚步,他是k女校的校长吉村省三。

应该年近六十了,可是体格健硕,大块头的,充满活力。

“迟到了。抱歉。”吉村校长说。“我有其他聚会,一直走不开。”

“不用客气——谢谢你抽空来。”早苗匆匆说。“家母叫我,待会再——”

早苗快步从走廓走向会客室。

他来了!早苗的心脏得跳厉害,她晓得自己的双颊早已热得像火饶。

难道母亲知道了?——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擅自偷偷跑进来。

一定是母亲让他去会客室的,可是——为什么?

心中满是不安。

当然,那些事不会改变我和小西的感情!

正要打开会客室的门之际,早苗有了瞬间的踌躇,因她习惯了先敲门。

可是现在不同,早苗啪地打开了门。

母亲背向门而站,早苗开门当儿,她霍地转过身来。

“妈。”早苗说。“小西是不是在这里?他去了哪儿?”

不见小西的人影,早苗猜是母亲把他赶走了。

“妈——”

她正想追间,话语便停了。

“怎么啦?妈——你的手?”

早苗察觉母亲双手粘着红色的东西,吓得瞠目结舌。

“那一—是血吧?你受伤了?”

“不……早苗……”

早苗急急奔上前去,然后一看到了,仰面躺在里头地板上的小西。

他的胸前深深插着一把刀,血遮盖了胸和腹。小西睁眼张口,一动不动。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早苗乱了方寸,“快——快叫救护车……”

“没有用,他已经死了。”

是的,这已是事实。

早苗看到小西,早知道他己死了,只是拒绝接受它吧。

“你杀了他?杀了小西”

早苗瘫坐在小西旁边。

“妈……为什么做这种事!”

“早苗——”君代用沙哑的声音说。“我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

“为何杀了他啊!”早苗的声音也颤抖。“不如杀我更好!”

“早苗,且慢。”君代终于回复意识。“你听我说——”

“不想听!”早苗拼命摇头。“杀人!妈杀人!”

“安静!”有声音说。

沼本站在门口。

“沼本——”

“夫人。”沼本关上门了。“你把少年带来这个房间的事,谁也不晓得。这里暂时保持原伏,把房间上锁。今晚派对结束后,才把尸体搬到别的地方去。

“可是……”

“只要搬去远一点的地方,不会知道是在这里被杀的。”

“沼本,你——”

早苗的话被沼本打断了。

“难道小姐想送夫人坐牢不成?”

早苗迟疑了。

迟疑就等于做出结论。

小西已经死了,然后把母亲交给警察……不能!万万不能!

早苗大哭起来。

“夫人,快把这些污迹洗掉,再回去派对。早苗小姐也是。”

早苗和君代面面相觎。

眼泪汪汪的早苗,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母亲的脸。

派对的喧嚷声穿过走廊传到这里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