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10、千钧一发

作者:赤川次郎

“啊,我几时……”夕里子迷迷糊糊地叫起来。

我家几时开始养狗来着?

鼻头被什么滑溜溜地舔着,夕里子嚷,“不要嘛,痒死了……”然后睁开眼睛。

眼前有张男人的脸——离她只有五公分左右。

夕里子瞠目结舌,叫出声来。“哗!你是谁?”

“哦哦,别叫得太大声。”男人嘻皮笑脸地说。很年轻,大约二十七、八,有点油头粉脸的男人。

“你干什么?!”

夕里子想坐起来—奇怪,手脚不听使唤。

“还要十分钟,葯力才会消失。”

“葯?”

夕里子想起来了。在酒店的酒吧里头晕,被人带到什么地方……

这里是——酒店客房。

“葯在那杯橙汁中?”

“对了。”男人点点头。“哎,反正你有这个意思对不?即使对手不同,有钱就行了,不是吗?”

“什么这个那个意思……你说什么呀?”

“你想说话?你的舌头还转不过来,我不明白你说什么。”男人说。

“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

原来如此。一旦激动地大声说话时,舌头就会打结。

“现在的情况,不太好玩。”男人打量夕里子。“待你稍微恢复知觉再玩好了。有感觉又动不了,那才好玩。”

我又不是冷冻食品,需要解冻——这王八!

夕里子想尽法子活动手脚,然而一动也动不得。

“我去淋个花洒。”男人脱去外套,解开领带。“回来时,恰好是吃的时候啦。”

“你——到底是谁!”夕里子想喊,然而仅止于蚊子叫似地呻吟。

“待会才自我介绍。”男人打了个有点恐怖的眼色。“你不可能是第一次吧?别那么生气。身体麻木时,做爱也顶美妙的哦。”

男人吹着口哨走进浴室去了。

夕里子拼命设法移动身体,可是葯力未散。

怎么办?

浴室传来混着男人哼歌声的花洒声。

难道那个吉村校长的电话是假的?现在这个男人的声音跟那个电话好像不太一样。

那个酒吧的王八侍者!我不会放过他的!

生气也没用。总之,这样下去的话,就要让那个男人为所慾为了!

开玩笑!连我所爱的国友也只能让他吻一吻而已。可是——怎样?

“喂,你乖不乖?”

男人从浴室探脸出来,赤躶着,只在腰际围着浴巾。

“我这就去,欢喜等候吧!”

谁会欢喜来着?这禽兽!

夕里子甚至兴起科幻小说的想法,是否能以心灵感应跟国友联络上!可是,不管美女〔自诩〕多聪明都好,并没有具备这种超能力。

那种男人,去你的!

夕里子咬牙切齿,企图活动重如铅的手。动了一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去求救……

浴室传来那个娘娘腔男人哼着歌儿的声音一—砰!

咦?什么声音?

听起来像是碰到什么的声音。男人的歌声听不见了。怎么回事?

夕里子侧耳倾听片刻,什么声响也没有。

“喂!”夕里子怒吼。“你在干什么?”

当然不希望他探脸出来,再也不想见到那张脸……

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声音从浴室传出来。

夕里子手脚的麻痹感逐渐消失—行啦!葯力消失了!

感觉逐渐回来,痒痒的感觉还在,夕里子总算可以从床上坐起来了。

“神助我也!平日多做善事,善有善报!”她一个喜不自禁。

站在地上也没事了。来吧,好家伙!

没有挽起袖子,夕里子从衣柜拿出衣架,飒飒声挥动着走近浴室,准备用这东西揍他一顿。

悄悄窥望一下一男人身上只围着浴巾,躺在瓷砖地上。

“哈哈,原来如此。”夕里子头点点。

男人大概脚下一滑,头碰到浴缸,然后晕倒在地。

“天罚他也!”夕里子愉快地俯视他。“好了,怎么做呢?”

当然,就这样押送他去警局也可以,但这样一点也不好玩。

“对了!”

夕里子回到房间,探索男人脱下的外套口袋,找到一个装月票之类的夹子,见到他的身分证时,夕里子大吃一惊。

“怎会这样!”

“哎哟……”男人呻吟着。

终于清醒过来的男人,仿佛想不起怎么回事的样子直眨巴眼,然后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怎么回事?”

那里是浴室——不,浴室不奇怪,而是自己怎么会以拘束的姿势躺在浴缸中。

“这是什么呀?咦?”

正要坐起来时,男人突然觉得呼吸困难。他的脖子上捆着绳子,绳子紧紧绑在浴缸的水龙头上。

“谁干的——”

他想伸手去解开绳子时,这才发现双手不能动。他的手也被绳子绑在马桶的水管上。即使身体能坐起来,脖子又被勒住,怎么也动弹不得。

“咦,你醒啦?老师!”

笑眯眯地俯视他的,当然是夕里子。

“你——”男人脸都青了。

“很遗憾,你晕了好久,我这边的葯力已完全消失啦。”

“喂喂,那是游戏而已。你——”

“我只是奉k女校的吉村校长之命而来的哦,宫永老师。”

“你知道我——”

“外套口袋的身分证告诉我的。”夕里子狠狠瞪着他。

“用*葯弄晕女孩当玩具来玩,那是教师所为吗?”

“不——是我不好,我道歉。拜托,替我解开绳子。我的脑袋碰到的地方很痛——”

“你是石头,不要紧。只是起了一个小瘤而已。”夕里子说。“待会我叫警察来,你和那个酒吧侍者就会被控以强暴妇女未遂罪名啦。”

“喂!”宫永睁大眼。“不会的!不要!那样子……学校会开除我!”

“这种教师留在女校,太危险啦。当然要开除掉!”

“你误会了!我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不,这个……”宫永立即停口,吞吞吐吐地。“那你真的只是在等校长而已吗?”

“当然啦!”

宫永叹气。“畜牲!怎那么心急!”

“你骂的是那个侍者吧?换句话说,过去凡是来到那间酒吧的女孩,都是以这种方式来娱乐人的罗?”

“不……那是……”

“能不能说清楚些?”

夕里子伸手扭动花洒的开关掣,花洒的水倾注在浴缸中只围浴巾的宫永身上。

“哗!冷死了!”宫永喊。夕里子关起水龙头,停了花洒。

“水温调节降到最低的度数了,出来的是冷水。”

“别玩我了!快点替我解开这绳索!”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吗?”

宫永很愤怒,疾言厉色地说。“你不乖乖听话的话,当心我料理你!”

“你说什么?”

“你说不说?还是要我报瞥?”

“不说。想想以后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哼。”夕里子点点头。“相当顽固呀。”

她伸手过去,将水温调节的掣扭到相反的方向。

“干什么?”宫永不安地说。

“过一会儿,最热的水就出来了,七,八十度左右吧!到时浴巾下的‘敏感部位’将充分得到热水倾注。”

夕里子用力去扭动花洒的水龙头。

热水飒地猛速喷出。

“住手!喂,住手——啊!烫死了!”宫永怪叫。夕里子迅速停止花洒。

“还未到最高的温度,怎样?想不想参加‘忍忍忍比赛’?”

“好吧,我说。快住手!”

宫永冒一身冷汗。

“好。”夕里子盘起双臂。“先从这一件事说起。干嘛你把我当作游戏对象?”

“不……我和那个侍者老早相识。我是听他说的,校长经常在那个酒吧跟年轻女孩碰头,然后过夜……”

“k女校的校长?”夕里子瞪大眼。“真的吗?假如你胡说八道的话——”

“真的!我发誓!”宫永慌忙说。“我家离这间酒吧很近。于是说好,下次有那种女子来时,务必通知我。”

“变态教师,”夕里子愤慨不已。“不过,校长会觉得奇怪吧?”

“反正那些都是拿零用钱的女孩,对方是谁并不介意。校长以为女孩走了,也没资格埋怨什么……我没想到你真的有事要见校长呀。”

“真不巧。”夕里子调侃地说。“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还有吗?”宫永发出可怜兮兮的声音。

“k女校最近不是有事发生了么?那是什么?”

“干嘛问那个?”宫永哑然。

“问的是我哦。”夕里子露出凶恶的表情。“抑或你想作花洒浴?”

“知道啦。不要!”

夕里子的手离开花洒的开关掣。

“那就说吧!”

“我不晓得是不是你所说的‘那一单’。”

“总之说说看好了。”

宫永有点迟疑。“这是理事会的叮嘱,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万一知道是我说的,准遭革职。”

“以这副打扮押送警局的话,也会革职的。”夕里子反驳。

“有过一次派对的事。”宫永说。

“派对?”

“对。我校高中部为慈善而策划的派对,收集会费,收益捐给孤儿的慈善派对,学生们主动策划的。在我校乃创举。”

“那次事件出了问题?”

“不,派对本身很成功。校长很高兴。”

“那么……”

“出席派对的男校团体中,其中一个跟我们的学生谈恋爱。事后爆光了,引起騒动。”

“对方是不良少年?”

“不是。只是——不是有钱子弟。”

“这样成了问题?”

“我校吸引学生的幌子是培养好新娘。家长们也相信,只要让女儿上敝校就没错。”

“谈恋爱有什么错?”夕里子气得撅嘴。“算了。后来怎样?”

“为了不让他们两个见面,校方好像很头痛。譬如派人监视那男孩的上下学,彻底调查他的身分之类,总之干方百计隔离他们。”

“做得很过分哪。”

“然而——那男生最近被杀了。当然,我想是跟敝校无关,但是万一敝校的名字出现在传媒时,对私立学校而言,却是致命伤。现在理事会还紧张兮兮的。”

“被杀的是——小西荣一,对不?”

“的确是那个名子吧!我并非直接知道详情。”

“真的?”

“真的呀。”宫永露出可怜的表情。“饶了我吧!”

夕里子想了一下。“好吧,这次放过你。如果再做这种事的话,到时我不会听任何藉口啦。”

当然需要证实吉村校长在酒吧跟女孩相约,然后过夜的事情的真伪。夕里子想,纵使再向宫永逼供,恐怕问不出什么大不了的内情了。

“那么,替我解开绳子吧!”

“且慢。”夕里子走去房间,泡着宫永脱下的所有的衣物来。“我很亲切吧!替你拿衣服来啦。”

然后把他的衣服摆在盥洗台的水龙头下面,扭动开关擎,水猛速注下,衣服立刻湿透了。

“喂……”

“这样子,在衣服弄干以前,你出不去啦。反正租用一晚,慢慢来吧。”夕里子解开宫永手腕的绳子,“祝你好运,老师!”

夕里子吹着口哨,走出浴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