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11、小姐不见了

作者:赤川次郎

“怎么啦?”国友走进夕里子等候的咖啡室,吁一口气。

“突然叫我出来,吓了一跳。”

“对不起,知道你忙。”难得夕里子这么温柔。

“没关系。刚好命案的期限到了,现在在开总结会议——啊,我要咖啡。”国友点了饮品。“咖啡对胃不好?”

“对呀。你若搞坏身体,我会哭的。”

“知道啦——等等,替我换热鲜奶好了。”

“女侍变了脸色啦。”夕里子笑说。

“已经不是夸耀身体强健的年龄了。你怎样?又遇到危险啦?”

“嗯。被*葯弄睡了,带到酒店床上。”

“嗬?然后把对方一拳打倒了?”国友并没有当真。

“真的嘛。对方是k女校的宫永老师。”

国友的脸渐渐僵硬起来。

“夕里子……那你真的……”

“有了瑕疵的我,你不再喜欢了?”夕里子幽幽地用哀伤的眼神注视他。

“你说什么呀?你以为我的爱会因那种事而改变吗?”

“别生气。”夕里子慌忙说。“结果平安无事了。”

“哦。”国友放下心头大石。“可是,那家伙真的——”

“就是呀。幸好我平日品行端正。”

听了夕里子道出原委后,国友胀红了脸。

“那种家伙,应该用热水煮熟他!”

“又不是章鱼。不要紧,他没胆量报复的。重要的是吉村校长的问题。”

“若他真的勾引无知少女,就太卑鄙无耻了。”

“慎重地调查一下吧,说不定跟小西荣一命案有什么关连。”

“是吗?只要斥责那个酒吧侍者,可能知道什么线索。”

“不要太快出手的好。不如派人监视,免得他躲起行踪更好。”

“好。立刻安排一下。”国友摇摇头。“不过,如果不是那家伙是滑脚跌晕的话……”

“我决定不去想‘如果’的事。”夕里子担率地说。

“与你交往以后,白发增多不少。”国友苦笑。“那你见到那个校长没?”

“没有。我没经过酒吧就离开了。虽然约了见面,但只是听到对方的录音留话,我只要说有事不得空去赴约就行了。”

“是吗?不过,你在录音带里,是不是用‘佐佐木’为名?”

“别担心,从姐姐开始去k女校那时起,我就纠正过来了。”

“在这些细节上你倒很细心。”

“对呀。倘若能把这些优点应用在读书方面的话,我想成绩会很好。”夕里子若无其事地说。

“这样可以得知k女校的教师们也认识小西荣一了。”

“对。然而纵使有必要分开吉尺早苗和小西荣一,也不至构成杀人动机。”

“说的也是。”

“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什么别情。小西荣一和学校人之间……”

国友点点头。“搜查方面依然毫无进展。绫子方面怎样?”

“不行。她已把教师当作职业啦。”

“绫子本色。”国友笑说。“不过,不会有危险吧!”

“我想不会的。”夕里子开始有点不安。

绫子差点被掉下的砖瓦打中的事,以及差点被无人驾驶货车撞到的事,并没有告诉夕里子。

“我向她好好证实一下。”夕里子说。“否则真的命在旦夕就糟了。”

“好极啦,你复原了。”原知子说。

“嘿……”吉尺早苗点点头。

“我好担心,因你一直没上学嘛。正在谈着应该去探望你。”

“哦。”

“不过,除了脸色不好以外,看起来很精神嘛。”

“嗯。”

由于早苗休学了一段时间,昨晚知子接到她母亲君代的电话,请知子陪同早苗前往k女校。

以前知子和早苗也经常一起上学的缘故,知子并不特别觉得麻烦。

在巴士站等车期间,知子说。“哎,体育课来了一位好好玩的老师哦,叫做佐佐木老师,总之很独特。听说是实习的大学生。”

“哦。”

早苗的表情,令人分辨不出她有没有在听。

“她稍微动一下,马上因贫血而晕倒;做地面运动时,往前翻却跌到旁边去,打排球用脚来踢一不过,很为学生着想,人很好。早苗可能跟那类型的人很合得来。”知子有趣地说。“那种人真的少见,可以说是举世无双。”

“知子……”早苗说话时,身子摇晃了一下。

“早苗!不要紧吧?”知子慌忙扶住她。“不舒服?”

“有点……头晕。”

“那—在这边坐下好了。”知子让早苗坐在车站旁的小板凳上。“怎样?”

“我想喝水……”

“水?好。”知子环视周围。“啊,那边有麦当劳。我去要一杯水。”

“对不起。”

“没关系啦。你坐着。”

知子冲进刚开店不久的麦当劳,要了一杯水。

那时巴士来了,停了一下又开走。

“谢谢!”

知子拿着纸杯回到巴士站时……板凳上已没有早苗的影子。

“早苗——早苗!”

早苗的学生书包还放在那儿。只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她不会走得好远才对!

“那辆巴士!”

知子伸长脖子去寻找那部已经混进车潮中看不见的巴士。

“不好啦!”

知子扔掉纸杯,奔向附近的电话亭。

“刚刚安排了加强巡逻车的巡逻,一旦发现像令千金的女孩就严加保护。”国友说。

“麻烦你们了。”吉尺君代行个礼。

“哪里,那是我们分内的工作。”国友说。“早苗小姐还是在失忆状态么?”

“嗯……”君代仿佛没自信,在吉尺家的大客厅时,她看起来小了一圈,上次见她时没有这种感觉。“起码她本人这样说。”

“原来如此。”

“虽然担心她,但是想到如果去上学的话,可能会恢复一点记忆—没想到变成这样。”君代深深叹气。

“可是,听她同行的原知子说,总觉得早苗小姐好像是意图藏起行踪的。”国友说。“即是说她看到巴士来了,故意说想喝水而支开朋友,趁机坐上巴士,而且据司机说,她在下一站就下了车。大概知道如果一直坐在车上的话,很快就找到她吧!”

“嗯……”

“换句话说,早苗小姐是有计划地失踪的。她之失忆,说不定也只是装出来的。”

“可是为什么——”

“那是我想问的,夫人。”国友说。“早苗小姐和小西荣被分开,是否因此她恨夫人?”

“也许……是的。”君代低声说。“我认为是为早苗好才这样做的。”

“是吗?可是,一旦搞出人命——”

“不是我杀的。”

“即使是,早苗小姐可能不那么想,因此她可能故意藏起行踪。”

“但……她去了哪儿?”

“夫人应该很清楚才是。”

君代摇摇头。“我猜不着。”

“怎么想也不可能去了学校朋友那里。如此一来,我们也无从找起了。”

“我想想看。”君代站起来。“一想到什么就跟你联络。”言下之意是请回去。

“那就告辞了。我这边也是,一旦掌握任何小线索就联络你。”

国友走出客厅时,沼本就在眼前,不禁令国友悚然一惊。

国友回去之后,君代继续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夫人。”沼本依然站在那里。

“进来吧。”君代说。

沼本走进来,关起门。

“事情令人头痛起来啦。”沼本说。

“过来这儿。”君代的手放在沙发上。

当沼本在君代身边坐下时,君代轻轻一叹,泄了气似的整个人伏在沼本的胸怀里。

“夫人。”

“沼本……应该怎办才好?”

“没事的。小姐外表看似柔弱,其实内心非常坚强。”

“不是啊。”君代摇摇头。“我不认为那孩子故意闹事。我是她母亲啊,非常了解她的事,只是……”

“我明白的。”

“那孩子很敏感,可能她发觉我和你的事了。”

“夫人——”

“不,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女人有权得着幸福,没理由不能爱人。这点我想早苗也会明白的。”

“可是,对象是我时,小姐可能——”

“不。那孩子不会有那种偏见的,错的是我没有清楚告诉她。只要好好向她说明……”

“那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天拖一天……,说不定那孩子早察觉到了。”

“那是她离家出走的原因么?”

“当她被发现失忆时,我最先想到的是这件事。若是她装作失忆的话,意味着她不想留在这个家了……”

“她到哪儿去了呢?”沼本说。

“猜不着。虽然那孩子的交游并不广阔。”两人沉默片刻。

“夫人。”沼本说。“我想小姐在意的毕竟是小西荣一的死。”

“她以为是我杀的?”

“不然就以为是我。无论如何,对小姐都是一样的事。”

“是的。此外没有别的凶手的可能性了。”

“因此我想……”

“你有什么好主意?”

“不。很正常的想法。那个小西荣一也不是我喜欢的,他缺少诚意。如果让他们交往下去的话,小姐总会清醒过来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那年轻人的死亡真相搞清楚。”

“话是这么说——”

“因此,只要我找到凶手就行了。”

“你吗?”

“是的。如此一来,小姐对夫人或对我的疑心也会澄清,同时对我另眼相看也说不定。”沼本有点难为情。“无论怎么看都好,我想我不是小姐那样的年轻女孩喜欢的类型。”

“噢……”君代不由微笑。“但你起码是我喜欢的类型呀。”

“夫人……”

君代在沼本的魁梧胸瞠上闭起眼睛。

“可是,要找凶手,谈何容易。”

“你说得对。我不是侦探型的人。”

“那怎么办?”

“不必挂心,我有头绪了。”沼本说。

“哦,那就交给你办好了。我放心啦……”

客厅里跟着完全安静下来。

“原来如此……”国友轻轻喃喃语着,蹑手蹑脚地从房门离去。

就是说了告辞,也不一定就要马上走,这样反而带来意料不到的情报。

吉尺君代和沼本。难怪觉得他们有些古怪……

“绫子姐姐有没有买保险?”握出这个问题的当然是珠美。

“好像还未买。为何这样问?”回答的是夕里子。

绫子不是不在。今天绫子老师希罕地早归,三姊妹正在一起用晚饭。

可是,绫子不可能答覆那种问题。

“现在保险公司大概不会接受了。”绫子说。“知道自己有不治之症才买保险,良心也过不去。”

“还没忘记吗?了不起。”珠美故意说。“不愧是绫子教师。”

“怎么取笑我了?”绫子生气了。“你知道吗?事务局长亲口说,叫我一毕业就马上来k校服务哦。”

“知道呀,你说过了。”

“是吗?他们承认我是优秀教师哪。”

“知道啦。”夕里子拍拍绫子的房膀。“没有人说是假的。不过,珠美,干嘛提出什么保险的事?”

“嗯,直子告诉我的。说姐姐在k女校遇过好几次危险。”

“危险?”夕里子大吃一惊。。“姐姐,真的?”

“比真珠更真。”珠美把砖瓦从绫子头上掉下,以及差点被无人驾驶货车撞到的事说出来。

“干嘛不说!”夕里子皱眉。“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一有事就告诉我!”

“别对姐姐大喊大叫。”绫子不满地说。“教师这份职业有时是豁命的东西。”

“豁命也有不同意思呢!”夕里子泄气地说。“珠美,你向原知子问清楚详情。如果有必要,我叫国友去调查。”

“嗯。不过,不管怎么老友,很难开口叫人免费告诉我……”

“我出一千元。”

“我的佣金呢?加起来一千五元好了。”

“好吧。那就一千五吧!”

“特急的话,二千。”

“不要太过分!”

“是啦是啦。”珠美缩缩脖子。

“吉尺早苗失踪的事,学校传开了?”夕里子问。

绫子说:“嘿,职员室也大騒动。”

“连绫子姐姐也留意到的话,相当轰动了。”

“不过,好像也有人松一口气的。”

“松一口气?为什么?”

绫子慢条斯理地继续用饭,说。“那个死掉的男孩叫什么的……”

“小西荣一?”

“对。关于他的事,其实学校准备勒令吉尺早苗退学的,但是吉尺家不是非常有钱么?因此不敢做得太过分,一旦她自己跑到哪儿去时,退学理由就成立了。”

“原来如此。那么校方只须说声谢谢就白白领受泳池和体育馆罗。”

“好过分。谈恋爱,为何必须退学?”绫子愤慨地说。

“姐姐,那些话是听谁说的?”

“听历史教师,叫三村昌子说的。她是位出色的女性;夕里子,你应该学她。”

“目前与我无关吧。”夕里子说。“不过要想一想了,万一姐姐有所不测就糟糕了。”

“所以要买保险——”

“即使拿了保险也不能活呀!”

“没关系,反正我也活不长了。”

“我对爸爸不能交代呀。哎,姐姐,不如你穿防弹衣去如何?”

夕里子虽然这样说,但因为是她自己建议姐姐潜入女校的缘故,不敢说话说得太响亮。

“别担心。”当事人倒优哉游哉。“我是全力以赴的,上帝一定保佑我。”

上帝搬来了。夕里子和珠美面面相觑,叹息不已。

夕里子想,假如绫子真的受狙击,这意味着k女校方面确有着不想被查悉的“隐情”了。即是说,学校有“某人”知道绫子为何跑来k女校。

“哎,我——”绫子的话被夕里子打断。

“姐姐,当老师很辛苦吧。大学又不能溜课太久,不如辞职好不好?”

“辞什么职?”

“老师之职呀。”

“夕里子,你想夺去我的生存意义么?”绫子真的生气了。“到了生命所剩无几的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有用的地方。你竟然叫我辞职?你是不是我的妹妹?”

夕里子不由在心底咒诅那个把姐姐送去k女校的人〔即她自己〕,然后口里喃喃自语,“你是不是我姐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