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13、坚定的沉默

作者:赤川次郎

“怎会这样……”国友喃喃地说。

当然,每次站在杀人现场时,禁不住愤怒的事也常有,然而见到如此年轻的少女被人如此残忍地杀害时,更加觉得难受。

快要天黑了,风也转冷。

松山裕子的尸体上盖着布。相机镁光灯在闪亮,监证人员跑来跑去。

“国友。”有声音说。

“是你。”

夕里子跑过来。“很严重啊。”

“嗯。绫子在上课中发生的事。她大概情绪十分低落吧!”

“姐姐没事。无论旁人说什么都一样。”夕里子摇摇头。

“被杀的是谁?”

“松山裕子。跟吉尺早苗同班的女孩。”

“你认为有没有关连?”

“大概有吧。尸首没有搏斗的痕迹。从她背后接近,迅速勒住脖子致命的。”国友看看掉在地上的绳子。“是这条绳子吧。”

“那是很明显的蓄意杀人了。”

“我想的是。好像没有喧嚷,如果大声喊的话,大概会有人听见才是。”

“松山裕子……有出席那个派对吧!”

“嗯。不过……”

国友的话没说完,有声音说“对不起”。过来的是事务局长大内。

“麻烦大家了。”大内向国友谨慎地行个礼说。“可以让学生们回家了么?”

“好。只是请吩咐她们,不要过度喧染案情,因为一旦新闻界采取行动的话,事情就无法控制了。”

“这点我们也有同感。我会透过各班的主任老师,叫学生们注意的。”

“我只想到死者的班上问问话,可以叫她们留下么?有三十分钟就够。”

“遵命。”大内的表情木衲而慎重。

大内走开后,夕里子说,“他来过我家。我没见到他,据珠美说,是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人。”

“有同感。”国友点点头。“这件事会很破坏学校的形象,大概内心大受打击吧!”

“校长呢?”

“今天他去了文部省。来电说立刻赶回来。”

“凶手的线索呢?”

“怎样呢?”国友摇摇头。“不知从这绳子能否取到指纹。我想凶手是个相当大胆的家伙。当然,我们会试试看。”

“有没有目击者?”

“上课中发生的事,很难会有人看见。而且学校校园太小了,一次不能有两班一起上体育课。”

“其他班级的学生全都在教室里呀。”

“还有一班的体育老师今天请假,提早一小时回家了。即是只有松山裕子班出到外面。”

“原来如此。”夕里子点点头。“且慢!”

“什么?”

“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这反而成为线索啦。”夕里子说。

“因为那个时间内在上课的老师不能杀松山裕子。”

“话是这么说……不过,首先还是从动机着手才是。”

“对。我想也有可能与小西荣一命案无关,而是私人恩怨所致。”

“问题就在这里。”

国友说着时,夕里子突然察觉姐姐绫子就站在旁边,吓了一跳。

“姐姐!吓死人了!怎么走路没有脚步声?”

“我已经死了。”绫子静静地说。

夕里子觉得不可能,但还是要证实一下绫子有没有脚。

“不是姐姐杀的。这点不会搞错了。”

“等于是我杀的。假如我不提议跳什么绳的话——”

“那样的话,凶手就会使用其他方法的了。”

“还有,如果不玩跳绳,而是打排球之类的活,就不至于让松山和原知子两个单独在这里了。”

“等等。”夕里子皱眉。“你说原知子?”

“对呀。”

“是的。”国友说。“松山裕子和原知子一组,在这里跳绳。”

“她们两个身型相似,在这里互相勉励,一同加油的。然而——”绫子说。

“你向原知子问话了没?”夕里子问国友。

“待会才问。她好不容易才刚刚平静下来。”

“那么,发现尸体的也是她?”

“是的。你想有没有可能?”国友的想法,夕里子猜到了。

“可能。”夕里子点点头。“姐姐,你也一起来。”

“好。”

绫子出奇地平静,夕里子反而不安起来,因此希望她留在身边。

“带我去哪里都可以。”绫子说。“任何刑罚都行。进监狱时,应该预各什么?洗脸用具这类……”

“为何把你送去监狱?”国友温柔地搂一搂绫子的肩膀。

“我一定找到凶手的,你不需要怪责自己。”

换作平时的夕里子,一定有点酸溜溜地生气,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要引起绫子产生任何奇怪的念头。于是她捅捅国友,大方地说,

“对姐姐更温柔也无妨。”

“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原知子说。

“是吗?很遗憾。”国友点点头。“即是说,当你去洗手间回来时,松山同学已经——”

“起初我以为她在打瞌睡。可是走近一看时,她脖子上捆着绳子……”

虽然脸色依然苍白,说话时却很坚定而沉着。

他们借用学校的会客室。房间并不太大,然而所有人都沉默寡言的关系,房间的空间显得出奇宽敞。

国友和知子在谈着话,夕里子和绫子也站在角落上旁听。

“怎样?你和松山是不是很熟?”

“也不太熟。”

“是否听她提过被什么人狙击的事?”

“没有听说。”知子摇摇头。

“是吗?”国友和夕里子飞快地交换一瞥。“你——是否认为凶手所狙击的其实是你?”

知子直直地回视国友,问,

“为什么是我?”

“不,只是问问看而已。”

“我没有被袭击的感觉。”知子说。

“是吗?——谢谢你。可以了。”

知子说。“我可以回去教室了么?”

“嗯。一—想起什么,随时跟我联络。”

“知道。”

知子走出去了。

国友舒一口气,说。“那女孩应该什么才是。”

“对。”

夕里子也有同样的感觉,国友认为知子回答时过于无表情。大概不想被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吧!

“但她不说出来。为什么?”

“是不是害怕?”

“晤……假如这件事跟吉尺早苗的失踪有关的话,她大概知道自己为何被狙击吧!”

“若是这样——”夕里子说到这里时,会客室的门打开了。

“警察先生。”探脸进来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咦,佐佐木老师也在呀?”

“三村老师。”绫子终于回过神来。

三村昌子向国友自我介绍之后,说。“其实,是我班上的学主说的,她说这件事还是让警察先生知道的好。”

“哦?”

“进来吧。”

在三村昌子的催促下,一个戴眼镜,稍微柔弱的女孩走了进来。

“当时我刚好上英语课。”女孩开始道来。

“英语?”夕里子反问。“老师是不是姓宫永?”

“是的……有什么事呢?”

“不,没什么。”夕里子飞快地望了国友一眼。

“途中我想上洗手间。于是照会了宫永老师,走出教室。”

“那是第六堂课。刚好是松山同学被杀的时候。”三村昌子说。

“原来如此。然后呢?”

“我从洗手间回来时,偶然瞥见某人穿过走廓而去。我觉得奇怪,心想那人上哪儿去。”

“何以觉得奇怪?”

“因为——从那儿直走,就出到体育馆后面。”

“你认得那是谁么?”

“嗯……”女孩似乎有点踌躇。“我认得——她就是早苗。”

“肯定吗?”国友提醒一句。

“是的。肯定。”女孩说得非常自然。“可是——不可能是早苗杀的吧!”

“是啊。”三村昌子拍拍女孩的肩膀。“别担心,以后警察先生会好好调查的。”

“是。”女孩松一口气的样子。“说了真好,宫永老师叫我不要说出去的。”

“宫水老师叫你不要说?”国友说。

“他真的说了?”三村昌子问。

“嗯。当我把事情告诉老师时,他说。多余的话不说比较好……”

这时门又打开,当事人宫永探脸进来。

“怎么,你说了呀。”

“宫永先生。”三村昌子表情严峻地说。“你叫她不要说出去,意图何在?”

“我没叫她不准说出去,只说随便说的话,反而使警方混淆罢了。”

一想到这家伙曾经想侵犯夕里子时,国友的眼神自然可怕起来。

“已经可以了。你回去吧。”三村昌子把学生送走。“宫永老师。你有什么理由去堵住那个学生的嘴巴不成?”

“随便说个借口罢了。我只是——”

“证词是很宝贵的东西。”国友说。“如果企图堵塞证词,严格地说是违法行为哦。”

“太夸张啦。我只是觉得搅乱了查案不好罢了。”宫永不服气地说。

“是吗?”

“我想是的。”

宫永回头一看,夕里子笑眯眯地站在那里。

宫永怵然一惊。“嗯——那个——即是——”

“过些时候,希望再有个人指导。”夕里子一本正经地说。“但是不要淋浴一项。”

“你们说的是什么事?”三村昌子望望夕里子和宫永问。

“不,没什么。开玩笑罢了。是不?”说完,宫永禁不住打个大大的喷嚏。

“感冒了吗?”夕里子说。“下次还是穿干掉的衣服比较好。”

“我失陪了!”宫永慌忙走出会客室。

三村昌子安慰绫子。“佐佐木老师——不必想得太多。”

她叹气。“真是的,怎会发生这种惨无人道的事。”

“你知道小西荣一和吉尺早苗的事吧。”国友说。

三村昌子稍微迟疑一下。“嗯……校长吩咐过保密的。”

“校内人士全都知道吧!”

“嗯。引起很大的騒动。此外—我认为女校若是禁止学生跟异住交往的话,反而产生反效果。不让她们作某种程度的自由交际,无法培养她们看异性的正确眼光。”

“我也同意。”夕里子点点头。“所以我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朋友——噢,对不起。我是这位老师的妹妹。”

“你不必跟各种人交朋友也可以了。”国友皱起眉头。

“我风闻了。”三村昌子微笑。“你是很有胆色的妹妹,男朋友是刑警。是否就是这位先生?”

“姐姐!你说太多了!”夕里子瞪眼。

绫子摇着头说。“所以我说我不在世上的好……”

“不是!没有的事。假如姐姐不在话,我和珠美都活不下去了!”夕里子慌忙奉承绫子一下。

“了不起的姊妹花。”三村昌子叹气。“好羡慕!”

“噢——关于小西荣一的事。”国友努力改变话题。

“我是独女,从幼儿园起一直念女校。”三村昌子说。

“学校很严,只要发现学生跟男孩子交谈,就受停学处分。”

“犀利!”夕里子瞪圆了眼。

“这种生活会歪曲一个人的成长,过后就会出现不良的后果。我很了解。小西荣一的事也是。”

“怎么说?”

“早苗来找我商量过。大家都是女人,容易谈事情。而且我不会凡事都向校长打报告。”

“当然啦。”绫子突然说。“对学生而言,老师是避难所。”

“的确。”三村昌子点点头。“佐佐木老师教了我许多东西。当了多年教师,很容易忘记基本的……”

夕里子在心中暗骂,我们为此而费煞心机嘛,三村昌子言归正传吧。

“我受早苗所托,见了小西荣一。”

“原来如此。”

“可是——小西荣一不是早苗所憧憬的男孩。早苗很不幸。”三村昌子皱一皱眉。“对早苗,那是新鲜的,另外一个世界,大概很灿烂吧!可是小西荣一不过是有不良倾向的男孩而已。”

“你们谈些什么?”

“我向他说明早苗在校内处于难堪的立场,希望他在毕业以前慎重其事。我没说不能交往,因那是当事人的自由。”

“小西怎么回答?”

“他笑着说,不是我爱上她,是她发狂地爱上我而已。还有,甚至他说如果要了结的话,能不能给他赔偿……”

“钱吗?”

“因此我想,如果平日更多接触异性朋友的话,早苗就不会一头栽下去了。”

“这些事有告诉早苗小姐吗?”

“我在迟疑着应不应该转告时,命案发生了……这样说可能对不起他,对于小西被杀,我反而松一口气。虽然很不幸。”三村昌子稍微垂下眼帘说。

“那晚,你有出席生日派对吗?”夕里子问。

“我去了。”

“你也知道小西荣一去了吉尺公馆的事吗?”

“不知道!——他去了公馆?”

“尸体是在别的地方找到的,事实上他是在那边的会客室被杀的。”

“啊——我一点也不晓得。”三村昌子顿了一下。“到底是谁杀的?我一直以为他是跟同伴打架之类被杀的。”

“目前的猜测是,他是因着跟吉汲早苗间的牵连而被杀的。”

“那么说——凶手可能在当晚派对的出席者之中?”

“可是,尽管学校的名誉很重要,也不至于因此而杀人吧!”

“嗯,当然。我不是那个意思——”

三村昌子说到这里时,门外传来声响。

夕里子急急走过去,啪地把门打开。

“啊,刑警先生吗?”那人说。“我是校长吉村。”

夕里子认为吉村老早在门外听着谈话,因为完全听不见脚步声。

“那我失陪了·”三村昌子慌忙起身,走出会客室。

“真是劳烦各位了。”吉村谨慎地说,坐在沙发上……

“喂!”

匆匆忙忙在走廓上走着的三村昌子,途中被人喊住,不由一惊。

“宫永老师。”

“唉,头痛。那个刑警真厚险皮。”

“是吗?”三村昌子冷冷地说。“我以为你已经回家了。”

“我在等你——”宫永说着,拉住三村昌子的手臂,弯过走廊,带到上楼梯的地方。

“什么嘛?”

“那件事罗。你想真是吉尺早苗做的?”

“不知道。”昌子耸耸肩。“我还以为是你干的。”

“喂……玩笑不要开得太过分。”宫永皱眉。

“玩笑?你不是早对那女孩有企图么?”

“收收口好不好?”

“佐佐木老师妹妹所说的是怎么回事?”

宫永一时语塞,结结巴巴地说。“噢……不太清楚……”

在昌子的厉眼之下,宫永泄气地说。“好啦好啦。”然后叹气。“我没想到是她的妹妹。”

“你这人真糟糕!”

“可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真的!当我知道对方没意思玩时——”

冷不防地,昌子掴了宫永一巴掌。宫永满脸胀红。

“你干什么!”

“只是做一件当然的事。你明明说过你爱我的。”

“喝醋吗?算了吧!多难看。”

“多管闲事。我不想再见到你!”

昌子抛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等等嘛。”宫永从后面抱住她。

“住手——放开我!”

“你无法离开我的,因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宫永强行搂住昌子索吻。昌子闪过一边。

“放手——你以为这是那里?”

“有什么关系?校长还不是常常这样做?”

“跟校长无关!我已经——”

三村昌子赫然僵住身体。

宫永也察觉有人的迹象,把双手松开。昌子把宫永推开。

从楼梯的休息平台俯视二人的,乃是木暮正子。

“木暮老师……”三村昌子逃也似地躲开宫永,羞红着脸垂下眼帘。“被你撞见难看的一幕……”

“不。”木暮正子慢慢走下楼梯。在幽暗的地点,她的白发看起来是灰色的。“男女之间的事,没有理想或道理可讲。”她说。“不过,你对男性的识别力说不上高明呀。”

“噢……我也不晓得,为何会被那种男人吸引。”

“清醒之后,重头来过好了。趁着还不太迟的时候?”木暮正子的手搁在昌子肩上。“若是不敢有第二次的话,很快就变成我这把年纪啦。”然后微笑。

“木暮老师……”

“你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对象的——也许你离开这间学校比较好。”

“我想想看。”

两人一同在无人的走廓上走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