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14、寻凶宣言

作者:赤川次郎

“我——决定了。”绫子说。

晚餐席上,再没有丝毫的紧张气氛,甚至只飘着令人昏昏慾睡的舒服感觉。

“我很了解姐姐的心情。”夕里子说。“不过,姐姐并不是想到有人要杀松山裕子才开始跳绳游戏的。”

“对嘛。”珠美点点头。“蛋糕不吃白不吃哦。”

饭桌上的食物十分丰富。

为了勉励情绪低落的绫子而开的“大食会”——其实跟平常的饭桌有所不同的是,菜肴稍微丰富,以及国友刑警稍后会到而已。

此外,加上偶尔来玩的片濑敦子——夕里子的好友一—不明究竟地加入饭桌〔结果被逼帮忙做莱〕。

“庆祝什么?”敦子吃惊地说。

“拯救姐姐大食会。”夕里子作出愈发叫人莫明其妙的说明……

可是,绫子的情形说是“情绪低落”,也未尝不是恰当的形容词。因她经常就有点“情绪低落”,这乃是她的一般状态。

这次的情况虽然更是严重,绫子反而看起来比平时坚强些。

然而,这正是绫子吓人的地方。

开始用餐后,绫子没有特别食慾不振的样子,好端端地吃着。然后突然提出:“我决定了。”

妹妹们还来不及安慰以前,她又重复,“我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知道啦。”夕里子叹气。“你准备怎样做才能罢休?”“我呀,”绫子说。“我要亲自捉拿杀死松山同学的凶手归案。”

“姐姐!”夕里子瞪圆了眼。“那不是不可能的!万一被杀反而不好。”

“对。不要的好。”片濑敦子也说。

“被杀一点也不可怕,反正我命不长了,若是杀了我,反而感谢对方。”

“但是一—”

“到时,你们合力把凶手捉住吧!”

珠美假咳一声。“这种事,何不交给专家办?我们是为此而纳税的。”

“我知道。”绫子点点头。“当然,也许我的力量办不到,那时看夕里子的了。”

“什么嘛?”

“能不能拜访国友?叫他让我狠揍凶手一顿。”

“那是不可能的。”

“哦?你不是他的情人么?”

“情人归情人……不能无理取闹呀。”

“那我直接求他好了。”

这是绫子做得出来的事。

这时,玄关的铃响起。国友来了。

“嗬。还有食物剩余没有?”

“坐下来,刚刚在说你。”夕里子急急起身。“我去弄热味增汤。”

“嗬。”片濑敦子目送夕里子。“了不起嘛,夕里子。”

“有个好妹妹,我可以安心死去了。”绫子说。

“那件事——”国友忙说。“绫子的名声非同小可。在k女校,没有一个人说绫子不好的,又很受学生欢迎。哎,我要对你另眼相看啦。”

“是吗?”

“是的。也许这是你的天职。”

“谢谢你,国友。”绫子说。“有一件事请求你——”

珠美把视线移开。

“我很了解你的心情。”听完后,国友点点头。“可是,假如你为这件事而不教下去的话,你所教的其他学生怎么办?”

“那——”

“你有许多爱护你的学生,你不能为了一个人的满足而背叛其他学生的期待。”

“是的。”容易感动的绫子早已泪水盈眶。“国友,谢谢你,是我错了……”

“对呀。”夕里子也听见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不过,叫绫子当老师的,是你们出的主意吧!”

如此被人一说,夕里子也哑口无言。

总之,珠美暗自松一口气。

一百五十万!倘若凶手被绫子姐姐捉到的话,马上见财化水了。

“那就吃饭了。饿扁啦。”

国友的话,又使饭桌热闹起来。

“总觉得很沉重似的。”

饭后喝咖啡时,国友开口说。

夕里子和片濑敦子在一起。绫子再对教师之职产生热情,关在房里为明天的体力测验制作资抖,珠美正在赶做功课。

“为什么?菜不好?”夕里子说。“胃觉得沉重,是不是那里不舒暇?”

“非也,我说的是心情沉重。”国友强调。“你的烹饪技术是一流的!”

“我也有帮忙哦。”敦子插嘴。

“敦子别出声。”夕里子说。

“怎么,我帮完忙后,现在又嫌我碍手碍脚了,打完斋不要和尚了?”

“哎呀,我是说这次的命案耶。”国友笑说。

“有没有线索?”

“不行。”国友摇头。“勒脖子的绳子上取不到指纹,而且没有目击者。”

“吉尺早苗呢?”

“行踪不明。怎么说,她是深闺长大的千金小姐,能去的地方并不多。”

“我能去的地方多的是。”

“可是,我不认为早苗会杀松山裕子。当然,虽然她也是女性,也不是不可能行凶的……”

“凶手搞错了,以为她是原知子。”

“嗯。我从她同班同学口中听到有趣的事。松山裕子被杀时,掉在旁边的运动衫是原知子的。”

“肯定吗?”

“一个同学说的,也请松山裕子的母亲证实了。仔细查看后,发现上面有用签字笔写的t·h两字,虽然英文字母已甚模糊。”

“那就不会错了。但是,何以原知子隐瞒不说?”

“不可思议在此。松山裕子当时把运动衫披在肩上,从后面看起来像是原知子。”

“凶手当然是从后面悄悄走进的。因此可以肯定,狙击的是原知子。”

“问题在于动机,以及何以原知子没说出来。”

“她知道自己为何受狙击,因着不想让我们知道,所以不提运动衫的事。”

“有何企图呢?”国友侧侧头。

“我想不要忽视原知子的好。”

“同意。”国友站起来。“我借个电活。”

“哎,夕里子。”敦子说。

“什么?”

“你和国友还是全谈杀人之类的事?”

“也不是的。”

“偶尔不妨谈情说爱。”

“你替我担心了?”

“我们是好朋友嘛。”敦子说。

“别管我。你何不找自己的情人?”

“好家伙!”教子指一指夕里子的鼻子。

国友回来,说,“我叫人去监视原知子了,不想再有人牺牲。”

“对呀,搞不好……”夕里子蓦地想到什么的样子。

“什么?”

“不,没什么。”夕里子支吾过去。“吉村校长的事如何?”

“晤,那个人相当不好对付。”

这点夕里子也感觉得出来。吉村那种人很会推搪,有些吸引人的地方,但不晓得内心在想什么?

“目前正在调查那间酒店的侍者,他过去好像也有不良记录。我想除了校长之外,他可能也替别人介绍女孩子。”

“可能性是有的。敦子你要小心一点。”

“干嘛要我小心?”敦子撅起嘴巴。“我对叔伯辈没兴趣。”

“我不会饶恕那个宫永。”国友皱眉头。“纵使他于命案无关,我也要训斥他一顿。”

“宫永是谁?”敦子问。

“一个教师。他让我喝*葯,把我带到酒店床上。”

“嘎?”敦子瞪眼。“夕里子,你被干掉了?”

“幸好我平日修行好。”夕里子在宣布她的威武事迹。

“我倒希望你为别的事感到自豪。”国友叹气。

“嘿!”宏壮的声音在校园里回响。

白色软球描出弧形线条飞向空中,又啪地掉下。

“犀利!最高纪录。来,下一个!”绫子边记录边说。正在进行体力测验。

投软球、跳远、五十米赛跑……充分利用窄小的校园来设计活动。学生们在跑来跑去。

“好嘎!”女孩们的欢呼声此起彼落。

女校的关系,不可能创出太突破性的记录。大家半带着玩乐的心情,干劲十足地做着。

“好了!这班接下去跑五十米。”

“哗!不要!”声音齐起。

“虽然拿不到金牌,还得努力不懈呀!”绫子说。“不要紧!不管怎么慢,也比老师快得多!”

大家哄然大笑。

“计时组,拿秒表来!”

绫子把秒表交给几个负责的学生后,舒一口气。自己什么也没做,光是站着看,对她己是很累的运动了。

“佐佐木老师。”有声音喊。

回头一看,来者是三村昌子,过来看体力测验的情形。

“啊!三村老师,现在没课?”

“嗯。恰好空堂。”三村昌子注视那些在校园里跑动的学生们。“年轻真好。”她说。

“三村老师也很年轻呀。”绫子说。

“还有你的力量。”昌子对绫子微笑。“纵然发生那样的事件,大家依然朝气勃勃。是你把朝气传送给大家的。”

“没有的事。”绫子摇摇头。“我想学生们本来就很有朝气。如果本来没有的东西,教师是不可能给她们的。”

“可是,能够把它引发出来就很了不起啦。”昌子诚恳地说。“看到你,令我觉得自己好污秽。那些污秽是一点一点形成的,我没察觉。当我见到像你这样的人时,不由自惭形秽。”

绫子正想说什么时,一个学生跑过来。

“佐佐木老师!原知子她——”

“怎么啦?”绫子紧张了。万一知子有所不测……我必须以死谢罪才行。

“刚刚电视台的人从校门进来,捉住原知子问东问西。”

“你说什么?”不必死了,取代的是强烈的愤怒。“在哪儿?带我去!”

“是!”

绫子拨开学生群走过去一看,但见四五个拿麦克风和电视摄影机的男人围着原知子。

“朋友被杀了,总有什么感想吧?”麦克风摆到知子面前。

“什么感想也没有。别理我!”知子反驳。

“学校堵住你的嘴巴不成?即是表示校方有事想隐瞒……”

“慢着。”绫子拍拍那个拿麦克风的男人的肩膀。

“嗯?”那个像是记者的男人回头望绫子,以为她是学生。“噢,你也想上电视?那么,她问完了到你,等等好了。”

“我是老师。”

“嘎?”

“这里是学校。你获得谁的允许进来的?”

“老师?看你像小女孩似的。”记者觉得有趣。

“如果没有得到批准,请离开。”

“可是,我们的任务是追寻真理……噢,好哇。”他望着那些陆续聚往而来的女学生们。“健康又年轻,还有雪白的玉腿!喂,拍这边!”他喊摄影师。

什么叫追寻真理来着!

绫子勃然大怒。她这样的人生起气来是很怕人的。

“老师,怎么?加入学生们之间吧!这些不因同学被杀而泄气的勇敢学生们!”

“不泄气,是啊。”绫子点点头,向学生们走过去。“借给我。”

她拿起一粒软式垒球。

“来!大家一同面向镜头,作出v字胜利手势吧!”

这时怎会作出胜利手势呢?绫子再对学生们说:“同学们,捉好软球,愈多愈好—好了吗?一、二、三!”

绫子掷出的球,不管如何无力道都好,距离仅仅二、三米的还是可以打中的。

当一声响,证明那个记者的脑袋是空洞的。

“哗!”

“上啊!”

刹那之间,软球飞舞。电视台的男人们抱头乱窜。“跑哇——哎哟,好痛!”

旁观的三村昌子忍不住笑弯了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