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15、友情的证明

作者:赤川次郎

“真是的。”珠美摇摇头。“待嫁的妹妹有两个哦。怎不想一想!”

报纸上登出“k女校女教师,向电视台记者动粗?”的消息。

“有啥关系?”原直子笑说。“大家都说是没获得批准就擅自闯入采访的人不对。”

“话是这么说——”

“而且当事者也是未出嫁的女孩嘛。”

“那个人呀,无论嫁不嫁都不会改变什么的。”珠美说。

“哎,直子。”

“嗯?”

“你姐姐怎样?很受打击吧!”

“噢……最近几天闷闷不乐。”直子点点头。

“关于命案的事,她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我也没问。”

“哦。”

遗憾。假如知道凶手是谁就好了——虽然杀松山裕子的,跟杀小西荣一的不一定是同一个凶手。不过,夕里子好像相信这两宗命案是相关的,关于这些,夕里子的直觉一向准确〔也许她本人坚持是‘推理’〕。

午休时间,珠美和直子出到校园,到处溜达。说起散步,比较像适合老人家的活动,珠美却认为这种活动最不浪费精力,是最省钱的消闲活动。

“珠美。”直子说。“有个请求。”

“什么呢?说说看。我们不是朋友吗?除了钱这个问题之外,我乐意帮忙。”

很清楚珠美为人的直子笑了。“怎会向珠美借钱呢?因为不晓得你收多少利息呀。”

“怎么对好朋友说这种话?”珠美抗议。“即使要借,跟房屋贷款利息一样就可以了。”

“其实与我无关,是姐姐托我的。肯不肯帮我?”

帮?那么不能收利息不过,珠美非常重视所谓的友情。

“好吧。应该做些什么?”

“姐姐现在被刑警跟踪着。”

“嗬?”珠美说,其实她知道内情。

“但她今晚非要悄悄出去不可。我不晓得她去哪儿,大概去男朋友家吧。”

“男朋友?不错嘛。”

“于是她想设法摆脱刑警。能不能帮个忙?”

“摆脱刑警?那种事不容易做到吧。”

“所以要想办法呀?我们想过了,光是我和姐姐两个很难,因此,如果你肯帮忙就好了。”

“嗯哼。”珠美想了一下。

“拜托。”直子合掌。

个子高大的直子合掌时,有点滑稽。

“给你兼差费。”直子说。

“不要啦。”无论怎样,也不至于为这种事见钱眼开的。

珠美禁不住说。“好吧,包在我身上。”

“谢谢。我的好朋友。”直子用力捉住珠美的手臂。

“好痛……别太用力好不好?”

“抱歉。”直子慌忙松手。“珠美——这事要保密哦。”

“知道啦。”

“不准告诉任何人。拜托。”

“你不信任我呀。”珠美苦笑。“给我一百万也不说。”

一百五十万又如何?她决定不想下去。

“那我应该怎么做?”珠美问。

“她想入夜后,晚上七点左右出门。因此,你那时来我家好不好?”

“七点吗?好的。”

“若是方便,在七点以前过来,一起吃晚饭吧!”

“嗯。”

这样起码拿回一点“本”。珠美想。这是我的“恶性”啊,珠美叹息。

“怎么啦?”直子好奇地问。

“没什么。”珠美摇摇头。“我只是感叹自己的不幸罢了。”

直子更加一头雾水……

“咦,出去吗?”

见到珠美准备外出的打扮,夕里子问。

“去朋友家温功课。”

“哦。那晚饭呢?”

“朋友请我吃饭。”

“怎不早说!哎,算了,一道菜留到明天好了。很晚回来?”

“说不定。”

“加果太晚就打电话回来吧,我去接你。”

“没事的。”

“不行,现在治安不好。姐姐也说晚一点回家,晚饭要延后吃啦。”

“姐姐。”

“什么?”

“命案方面,找到凶手的眉目了吗?”

“好像还没,吉尺早苗的行踪也不明。怎么问起这个?”

“问问而己,我走啦。”

珠美离开大厦公寓。

“唉呀。”出到外面后,不由自言自语。

她曾经迟疑着,不知应否把直子请求的事告诉夕里子。原知子提出想摆脱刑警的跟踪一事,似乎有古怪。其实应该告诉夕里子,采取一些措施才对……

然而刚才是为朋友着想,可是“诺言毕竟是诺言”。愈是年轻愈觉得诺言比常识更重要。年轻时代的友情,乃是所谓“无条件”的东西。

总之已经出来了,懊恼也没用。珠美往直子家的方向走去。

——在她后面颇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有个人影开始跟踪。当然珠美完全没察觉到。

走到直子的家,顶多二十分钟左右。

直子马上出到玄关,让珠美进去屋里。知子能够上k女校,住家当然颇有气派。直子大概也会上那间高中吧!

“姐姐,她是珠美。”直子介绍。

真的,两姊妹相像得近乎过分。

“对不起。”知子说。“绝不会添麻烦给你的。”

“没关系。”珠美说。“你说的刑警,现在还在监视着吗?”

知子不作答,向珠美招招手,把她带去玄关旁边的小客厅。然后慢慢打开窗。

“那边不是有部小车子么?”知子指一指。

原来如此,一部随处可见的小轿车。仔细一看,车里有人影。

“在那边监视?”

“对。大概是保护我的,反而添麻烦。”知子说,关上窗门。“来,吃饭吧。”

她们的母亲是大忙人,一年到头出外,这天也会很晚才回来。

因此,通常姊妹们都是吃外卖,或是冷冻食品。不过,现在外卖花样很多,意大利烧饼到面条都有,味道也变化多端。

珠美吃了许多。免费的嘛,不吃白不吃。

七点以前便吃完,知子说。“准备出去啦。”

“嗯。珠美,你等一下。”直子说。

“慢慢来好了。吃太饱,有点辛苦。”珠美说。

知子和直子走出客厅,刚才她们在客厅里边吃东西边看电视。

直子立刻上楼去了,知子好像去厨房。

“她干什么?”珠美多少有点好奇心。

悄悄出了客厅,窥望一下厨房。

知子面向洗碗槽,不知在做什么。

“这把好了……”知子小声说。

她拿在手里的是——一把小型的尖菜刀!

“好,就它好了。”

知子点点头,用小小的毛巾把它卷起来包好。

珠美慌忙回到客厅,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

那把菜刀用来干什么?而且,晚上出去什么地方,不可能是去煮菜烧饭吧!

“怎么办……”

似乎很危险的样子。珠美毕竟后悔没有事先告诉夕里子。事到如今——

“久候啦。”直子出现。“那就走吧!”

“嗯。”

没法子了。珠美对于无可奈何的事,从来不会自寻烦恼地想“后果”。

原氏姊妹和珠美联袂出了家门。当然,刑警跟在后面是肯定的事。

“一个?”知子问。

直子漫不经意地往横瞄了一眼,点点头。“是一个。”

“应该怎样——”

珠美说到一半,直子说。“大衣。”

知子和直子穿的大衣款式一样,不过知子是蓝色的,直子是灰色的。

“前面是高架桥,”直子说明。“我和姐姐会在桥下交换这件大衣。”

“走出高架桥的地方,直子一个人往左分开走。珠美,请你跟我一起来。”

原来如此。若是那样,刑警当然跟在一个人的后面了。因他大概知道珠美和直子一起在家里的。

“在那边哦。”知子说。

走进架空铁桥下面了,里头一盏灯也没有,虽然只有十米左右长,却是极其黑暗。

“直子。”

“嗯。”

两人迅速脱下大衣交换来穿。然后,把珠美夹在中间的姊妹,飒地左右对调位置。

从架桥出来后,直子说“请指教”,然后往左边拐去了。

“就这样走好了。”知子说。

珠美和知子走了一段路,停下来。

“等等。”知子说,好像走回证实一下的样子。然后很快回来。

“谢谢。很顺利。”

“是吗?”珠美说。

“抱歉,要你陪我。”

“不,没什么……”

“就在这里分手好了。再见。”

“再见。”

珠美见知子截了一部经过的计程车。车子绝尘而去。

珠美目送变小的计程车尾灯……

计程车又来了,是部空车。珠美毫不迟疑地扬扬手,计程车停下来。

这里……不是k女校么?

珠美下了计程车,眺望已经变暗的校舍。从校门可以看见校园另一边的校舍影子,天还未全黑,可以看到几处灯光。

原知子走进里头去了。

怎么办?来到这里后,珠美反而踌躇了。她不是那种喜欢插手与己无关痛痒的事的人,跟夕里子大不相同。好奇心是很强,但不喜欢因此遇到危险。可是……

由于明知知子藏着菜刀在身,总不能置之不理。万一有人受伤或死掉的活,事后回想起来毕竟不是味儿。

当然,若知子使人受伤,她也不会放过她。直子会伤心,如此一来……

珠美悚然一惊——绫子姐姐!搞不好,绫子姐姐还留在学校!

知子不可能是想杀绫子吧!

然而一旦想到这些时,毕竟不能置之不理的回去。对,坐到这里的计程车费也白费了。

珠美推了一下校门旁边的小便门,门唰地往内侧打开。知子去了耶儿?总之,往有灯光的方向走好了。穿过校园,走向校舍。

走近一看,校舍意外地明亮。进口的扉开着,里头的灯光照射到出来。

哦……失礼啦。

战战兢兢地窥望里头时,听见轻微的脚步声。——是不是知子?

珠美脱掉鞋子,从鞋架随意借了一双拖鞋换上。

走廊上亮着几盏常明灯,可以望见尽头。从背后远远看见的姿影,可以断定对方就是知子。

珠美小心地不发出脚步声,慢慢前行。

珠美不知道k女校的内部结构如何,因此根本不懂知子往那里去。

总之不能跟丢了……

知子在走廊拐了个弯,珠美稍微加快脚步。可是,拐弯后,珠美困惑了,走廊往左右延伸,而且有楼梯。猜不到知子去了耶边。

珠美正当迟疑着不知去向时,突然被声音喊住。“你在干什么?”吓得差点跳起来。

回头一看,见到一张熟悉的脸。

“啊——”

他是事务局长大内。

“你……不是佐佐木老师的妹妹么?”

“幸会——姐姐承蒙照顾。”珠美行个礼。“我来看看姐姐是否还在学校。”一面飞快地环顾四周。

“不,应该已经回去了。”大内说。

“是吗?那么大概转去哪儿了。”珠美做个笑脸。“对不起,因为我有点担心的缘故。”

“当然了。”大内说。“这里发生过命案。不如打电话回家看看如何?”

“嗯……”

“这边有直线的夜间电话。”大内催促她。“我替你带路。”

“好。”

知子去了哪儿?珠美虽然很担心,还是跟着走——

就在这时,二楼传来砰一声什么东西碰跌的猛烈声响。

“呀——”传来尖叫声。

大内刹那间僵住了。先有行动的是珠美,她一口气奔上楼梯。

“慢着!”

大内怒喊时,珠美已经跑上一半楼梯了。上到二楼,看到有灯光的门,不顾一切的把门推开。

珠美瞪目结舌。

大概是研究室吧,摆满资料、书籍杂志的登架着。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乃是知子。然后,知子旁边有个手脚被绑,失去知觉的少女——吉尺早苗。

“珠美!”知子大吃一惊。“你怎会来这里?”

“别担心——怎么回事?”

“快点解开早苗的绳索。”

“是。”珠美俯腰弯向吉尺早苗。

“慢着。”

大内站在门口。知子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菜刀。

“走近的话,我就刺你!”她大喊。

“你太多管闹事了。”大内扭曲着脸。“她去了哪儿?”

“三村老师吗?她跑啦。”知子说。“我割伤了她的手臂。”

“你说什么?”大内顿时脸色铁青。

珠美不知发生什么事,总之先解开早苗身上的绳索,可是早苗好像仍然失去知觉。

“你想怎样?”珠美问。

“快跑呀。”知子说。

“我不会让你们跑掉的。”大内说。“不然我怎办?”

珠美不会作无谋的搏斗。可是,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5、友情的证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