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02、绫子的决定

作者:赤川次郎

“啊——啊。”

甫踏入大厦的大堂,佐佐本家的次女夕里子就打了个大哈欠。

十八岁的青春玉女〔自称之词也〕登场的一幕,似乎缺了点潇洒,可是“恶魔似的日子”——考试持续到今天,爱困也不是没道理的。

以前一考完试就龙马精神,到了十八岁时已渐渐大不如前了。

“我老矣……”

夕里子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按电梯的钮。电梯停在最高一层。

“用完就让电梯到回一楼嘛。”夕里子喃咕着。

由于学校考试,回来得早。午餐跟好友片濑敦子站着吃面解决了,晚餐吃什么好呢?

在等待徐徐下来的电梯期间,夕里子又哈欠连连。

“太疲倦了。”

如果一进房间就躺下来,可能立刻呼呼大睡—算了。到时叫外卖回来吃,或者到附近吃好了……反正爸爸出差去了。

佐佐本家的母亲在六年前去世了,爸爸从此独身。然后,一家的生活起由次女夕里子一手承担。

本来应当承担那个角色的长女绫子,虽然已是双十年华的大学生,性格却如小学生般胆怯;而夕里子素来坚强过人,因而担当重任。三女是十五岁的珠美,向来金钱至上,怎么也不像初中三女生。

难得三姊妹一直相处融洽。

好了,电梯终于放下来了。

“终于来啦!好迟呀!”

纵使夕里子发牢騒,电梯也不可能对她说“抱歉”。

电梯门徐徐地开了。夕里子吓一跳,她以为是空的,不料有人在内。

“对不起。”

夕里子慌忙闪过一边。当然,她以为那位女士会走出来。

可是,那个看来四十多岁的女人,似乎没察觉电梯停了,还呆呆地靠着墙璧。

“请问——”夕里子喊。“你出来吗?”

“噢?”对方终于回过神来。“唤,对不起。我在发呆……”

夕里子跟她对调进电梯之际,女人喊住她。“恕我冒昧,你是不是姓佐佐本?”

“嘿,我是佐佐本——有什么事?”

“不……我只是想知道。”

那女人的眼神突然带着敌意,不是夕里子疑心重,那个人的眼神明显地变得很可怕。

“请问——”

夕里子在困惑不已时,女人倏然转过身去,快步走开。

夕里子侧侧头喃喃自语。“奇怪……”

素昧生平的人。她不记得怎会跟一个从末谋面的女人结怨。

总之,夕里子想睡觉,她想赶快进房间倒头就睡。

“我回来啦。”夕里子进到玄关时大叫。

不过,不会有人理睬她的。夕里子有考试的关系所以早放学,姐姐是大学生,九月就考完试了,妹妹的中学也比她早一星期就结束考试。

“啊,好困。”

夕里子把书包抛进自己的房间,哈欠连连地走去客厅。

最近按装了电话录音,回来后一定开录音带来听。不先做完这件事就不睡觉,正是夕里子的作风。

红灯亮着,有录音。

夕里子按了重播按钮,然后传来录音带翻动的声音,停了一下开始重播。

“姐姐,考得怎么样?今天有课外活动,七点左右回家,那个时候大概会饿得要命,晚餐拜托了。你可爱的妹妹!”

珠美的声音。

“什么。可爱的妹妹嘛。”夕里子苦笑着倒在沙发上,“那么做点什么吃的好呢……”

嘟一声,出现下一录音。

“喂,我是国友,好吗?”

夕里子赫然坐起身来,传来的是国友刑警——夕里子的“他”的声音。

m警署的刑警国友,因着一宗牵连佐佐本家的命案而结识三位独特的姊妹花。特别是对喜欢插手案件的夕里子情有独钟,虽然年龄有点差异,可是彼此都有情意、

“好久不见。刚好处理好一椿大案件,今天难得有一天假期。若是你方便的话,今晚一起吃饭如何?傍晚再给你回话。”

夕里子也挺实际。马上就清醒过来。

“我去我去!可是珠美那小妞……”

哎,一—罢了,什么也不吃也不会死去的。又不是小孩子。只要留个字条,她会自己随便吃吧!

对,何况还有姐姐在。

又嘟一声响,另一个录音出现。

“我是为我儿子的事而打这个电话的。”

“噢?什么事呢?”夕里子吃一惊。

是个从没听过的女人声音。

“我是谁,你该知道吧!”

“我不知道呀……”

声音是从录音带传来,不可能互相对话的。

“杀子之罪,要你偿命!”

夕里子瞪圆了眼。

“明白吗?我一定要杀了你。好好等着!”

“是她!”夕里子说。

刚才搭电梯下来的女人,狠狠瞪着自己的怪女人。声音一模一样。

大概先打录音电话。后亲自来这幢大厦吧!可是——我杀了谁?绫子或珠美,当然包括夕里子本身,都不会杀人。

一定是误会。这件事必须告诉国友才行。

嘟——还没完。

“喂,夕里子吗?”

这次传来绫子的声音。姐姐依然一副爱理不理的声音。

“什么事?”

“我是绫子。”

“知道啦。”夕里子说。

“好好听着。”

“是是是!”

“我——快死啦。”

“哦。是吗?”

“我决定了,为了不给大家添麻烦,我决定自我了断。夕里子、珠美,多年以来承蒙照顾……”

夕里子拼命眨眼。

“喂喂喂——等等嘛!”

“即使大姐不在了,你们两个要好好过日了哦。我的那一份幸福也留给你们……”

绫子的声音哽咽了,她本来就爱哭。

“再见,夕里子、珠美!”

电话挂断了,录音带在此结束。

“姐姐……不好了!”

夕里子脸都白了。绫子不是那种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

“可是——干嘛要寻死?”

夕里子毫无头绪。然而不管有什么理由,都必须阻止姐姐这样做!

她之所以束手无策,是因为不晓得姐姐人在何处,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怎么办?

正当头痛不已时,玄关的铃响了。是不是姐姐?改变主意啦,然后若无其事地回来的事,绫子会做得出来。

“来啦!”夕里子冲向玄关。

就在开门那一刹那,夕里子突然想起刚才录音电话中,怪女人说“我要杀了你”的事。万一现在站在外面的就是那个女人,自己准没命。但是——

“嗬,你在呀!”

站在那儿的是国友。

“国友!好极啦!”夕里子吁一口气。“我正苦恼着。先进来再说!”

“怎么啦?”国友讶异地说。“我已经出来了,想到反正要走一趟。所以过来看看……是不是另外有约会?”

“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你听我说!”

强迫国友咚地坐在客厅沙发后,夕里子翻动录音带,再重播一次。

听了怪女人“我要杀了你”的录音后,国友也吓得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意思?有人狙击你?”

“这不重要,你听下面的!”

“还有吗?”

听了绫子的录音,国友更加莫名其妙。

“绫子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猜不着。”“有没有什么头绪?例如最近她是否闷闷不乐……”

“没有——她只说没什么胃口。不过,平时她就不是太有精神的人嘛。”

“话是这么说——若是这样无从找起呀。”

“别这么说,必须设法找到她呀!”

“嗯。总之,从她可能去的地方找起好了,像朋友家,咖啡室之类。如果一个人想自杀,通常回去自己最喜欢去的地方转一圈。”

“最喜欢的地方……”

“想到什么地方没有?”

“姐姐是个不爱出门的人,若是可能的话,她回一直在家里懒着不动。”

“是吗?”国友也了解绫子的性情。“到底发生什么事?失恋吗?着个年纪的人经常都回为感情烦恼的。”

“可是姐姐是个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人,如果谈恋爱,我们不可能不知道的。”

“是吗?会不会忘了做功课?”

“又不是小学生。”

“只好先打电话去她朋友家问问看了。”

“也好。”夕里子点点头。“我想姐姐房里有电话号码记录簿。”

夕里子和国友走进绫子的房间。

“桌子上面没有……放在哪儿呢?”

夕里子在四处寻找时,国友拍拍她的肩膀。“夕里子,你的想法是对的。”

“什么想法?”

“你说绫子最喜欢待在家里。”

夕里子望向国友指示的方向——绫子横卧在床上,十分舒适地酣睡着。

      ☆          ☆          ☆

“给我好好解释!”夕里子用力猛拍桌子。

“冷静些。”国友在劝解。“又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

“对吗。”珠美边喝汤边说。“托福,得国友先生请吃晚饭。人嘛,必须从积极方面看才行。”

“话是这么说,却叫我的寿命缩短了!”

“三天左右吧?夕里子姐姐,你还是可以活到九十岁!”

“你是什么意思?”

“总之,现在平平实安地吃饭不是很好吗?”

经过国友的调停,局面终于平静下来。

本来国友想跟夕里子两个去吃稍有情调的法国餐,现在带着三姊妹,为钱包着想只好选择比较普通的餐厅了。

夕里子虽然嘟嘟囔囔的,却第一个把汤喝光。

“不过,绫子录下的那些话,大概有什么原因吧!若是做得到,我也帮帮忙好了。”

“好个冠冕堂皇的原因。”夕里子调侃地说。“她的苦恼深刻到可以若无其事的呼呼大睡。”

绫子喝完汤,放下汤匙,说,“已经毫无遗憾了。”

其他三人面面相觊。

“如果是我,我就全部吃完才说。”珠美说。

“说清楚些。什么事?”夕里子叹气。“我们欺负姐姐了?”

“怎会呢!”绫子摇摇头。“有这么两个好妹妹,我过去一直都很幸福。”

“我不爱听。过去,两个字。别说这些毫无生气的话好不好?”

“其实,今天我去医院来。”绫子幽幽地说。

“嗬?是不是有bb了?”珠美说。

“你别一语惊人好不好?”夕里子怒目而视。

“最近总觉得胃部情况不大好,时时作痛。我想还是专科医生检查看看的好。”

“对姐姐来说,这个决定做得真好。”夕里子说。“那医生说什么?”

绫子不知怎地,露出极其软弱的微笑。

“夕里子,不必瞒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

“知道什么?”夕里子吃了一惊。“我什么也不知道呀。”

“好,就当你不知道。不要紧。”绫子说,“然后,医生向我宣布一件事。”

“宣布?”

夕里子也吓得脸色一变,难道姐姐——

“嗯。他说是神经性胃炎。”

夕里子假咳一声。“哎。胃炎罢,犯不着用‘宣布’两个字。吓死人啦。”

“这是绫子太敏感的缘故。”国友微笑。“你太多心了,又诸事费神挂虑。好好松弛一下就没事的。”

还有呢?夕里子好不容易忍住没说出来。

“对呀,不要自寻烦恼了。”

“大家都那么关心我,我好开心。”绫子说。“可是,不必瞒我。我知道了。”

夕里子终于了解姐姐吞吞吐吐的原因。

“姐,即是你觉得自己不是真的胃炎,而是患有更重的病一—”

“你明知的。医生悄悄叫你出来谈了是不是?说我只是普通的胃炎……”

“好了好了!我几时去见医生了?我一直考试考到今天哦。”

“谢谢。我明白是怎么的一回事了。”绫子点点头。

“哎,真的没有那回事呀。知道吗?姐姐的的确确患的是胃炎哦!”

“好,我明白。我己无牵无挂了,不必担心我,可怜我呀。”

这真不行,这么钻牛角尖的人,说什么也无补于事。

“国友,你说点什么呀。”夕里子转向国友发脾气。

“嘿……哎,绫子,干嘛你认为自己不是真的胃炎?”

“说那句话时,医生把视线移开,不正面望我。”

“然后?”

“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他向我隐瞒了真相。当然,当时我很震惊,虽然打了那个电话,不过已经镇定下来了,我会以平静的心情迎接要来的命运。”

“哎,你真的想得太多了。”

正在你一言我一语之间,侍应生送上另一道莱来了

“哗,好好吃。大家快吃,不然莱凉啦。”

绫子的话,叫夕里子深深叹息。

我快胄炎啦,真是的!夕里子一气之下,把鱼料理一转眼就吃个精光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