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04、珠美的好奇心

作者:赤川次郎

“好事之徒,真是的!”珠美边啃午餐的面包边喃喃地说。

“嗬,怎么啦?”

跟她同班,感情要好的原直子走过来。胖墩墩的身体噔地坐在她旁边。

“坐这里行不行?”

“我说不行,你也不容易移动吧!”

“嘿,说的也是。”

原直子为人大方,属于说她什么都不生气的类型。珠美也乐得与她交往。

两人坐在校园长凳上。珠美摊开报纸,脸色深重地看着。

“在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原直子和珠美一样在啃着面包。

“经济版。”

“嗬?好伟大。准备念社会科学系?”

“蔬莱涨价啦,最近涨了不少。读了就有趣了,而且有益处。”

“这么回事呀。”

“哎,你家有钱,可以不管这些。”

“是呀!”原直子坦率点点头。“以世人标准来说,算是有钱人家。”

“以个人来也一样。”

二人一起大笑。

珠美“当然”喜欢钱,但不至于因着对方有钱就喜欢那个人。通常有钱人都有点吝啬,珠美的情形只是吝啬而已……

不过,原直子由于身体比较弱(人不可貌相),性恪非常文静温柔,虽然二人相识不久珠美和她却颇能相投。

“有钱人也相当不易为哦。”原直子说。“我家还算可以,还有更有钱的人家哦。”

“应该是吧——直子,你跟那些名门望族也有来往吧!”

“一点点啦。但我认识不多。我姐姐念的是k女校,她的有钱朋友比较多。”

“k女校?读那间学校顶花钱的咧。”珠美即刻说。“噢,有了有了。”

看到社会新闻版时,小西荣一不是自杀,而是被杀的报道映入眼帘。

“小西荣一—十八岁被杀了,血本无归啦!”珠美陈述她那套感想。

“珠美,你认识这个人?”直子问。

“不认识。只是事情有点奇怪……干嘛这样问?”

“我姐姐好像认识他。”

“你姐姐?真的?”珠美瞪圆了眼。“是她的男朋友?”

“不是我姐姐的。”直子耸耸肩。“姐姐喜欢中年男人。”

“嗬,思想好成熟呀。”

“她说中年人有钱。”

这点珠美也能理解。

“但她不可能真的有个中年情人吧?”话题扯到旁枝去了。

“不清楚……姐姐对这种事很会保密的。”

“听说这间女校有许多丑闻,只是没公布,所以大家不知道。”

“哦?那她怎样结识小西荣一—”

“这是秘密哦。”

“为什么?”

“姐姐告诉我的,说是秘密,即使是好朋友也不能说—一唉,糟了。”直子终于意识到不能泄露秘密了。“告诉珠美也不行。”

“噢,直子,你只把我看作普通朋友的好“朋友”?我当你是——”珠美想了一下。“是‘特别好的朋友’。”

假如被问到“好朋友”跟“特别好的朋友”有什么不同,珠美也答不上来,然而直子毕竟是直子,头脑比较简单。

“噢,对呀,那么告诉你也无妨。”她答应下来。“是这样的。姐姐班上有个叫吉尺早苗的女孩,吉尺家是本市显赫的名门,不久前开生日派对,请了几百位客人哪。”

“犀利!费用多少?”

“当然是免费的。听说莱饭非常精美,从n酒店来了厨师与侍首几十人到会呢。”

“任吃任喝?”

“当然啦,是自助餐。姐姐吃太多,第二天辛苦得起不来哪。”

“我想去!”珠美发出由衷之言。“那么,小西荣一呢?”

“吉尺家的早苗是独生女,总之疼得不得了,真的长得很可爱。我也跟姐姐一起被请过一次,房子大得难以置信。为了避免迷路,庭院里放了指引图哪。”

“嗬?我们家用不着那个〔那还用说〕。”珠美感慨的。“哎,你被招待时。吃了些什么。”

“有水果嗜哩啦,还有……咦,不是谈小西荣一么?”

“对!对呀,小西荣一的嗜哩。”珠美有点混乱了。“我们谈到哪儿?”

“谈到吉尺早苗是个可爱的女孩。”

“啊,是吗?那个早苗好象很喜欢小西荣一。”

“那是她的情人罗?”

“听姐姐说,起码早苗那方面相当着迷。”

“哦!不过男的好像不是名门出身嘛。”

“所以麻烦就在这里,早苗母亲极力反对,不让他们见面呢!”

“她父亲呢?”

“已经去世了。那大房子,只住她母女二人,当然还有佣人在。”

“好浪费!”珠美禁不住说。“换作是我,我就租给别人,自己搬去住公寓。”

“反正有钱,有啥关系?”

“说的也是……”

这么说来,小西荣一也是只有母亲,吉尺早苗也是——挺有趣的。

“不顺利也是理所当然的了。”珠美说。

“什么不顺利?”

“不,没什么。这件事很有趣。”

“要说的还多呢,不过说到这里,我觉有点……”

“直子,我把你当作‘豁命的好朋友’哦。”

这是什么意思?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尸体在这里吧!”

这是一个公园。夕里子正在这公园内环视周围。

说起来尸体躺卧的地点也真奇妙。在公园里自杀不是不可以〔现在怀疑是被杀情形又不同了〕,不过应该挑选草丛之中、长凳之上等不太引人注目的地点才是。

可是,实际上尸体是在喷水池那里找到的。

“不,不是那边。”国友走过来。

“嘎?”

喷水池喷水的位置颇高,从那里流出的水形成梯级状的瀑布,一直流到下面。现在夕里子站在最高的位置上。

“不是这里?”

“在那边流水的地方。”

“水里面?”

“对,而且是在水浅处,身体几乎全露出水面。”

“奇怪。为何在水中?”夕里子侧侧头。“脸向上,抑或……”

“好像是向上。”

“在这个地点被杀,很怪。”夕里子再次打量四周。“这个地方,并非很容易被人看见?”

事实上,夕里子所站的地点,可以俯视公园入口和对面的马路,是个绝佳的眺望位置。

“大概另有内情。”夕里子说。“找到什么线索吗?”

“目前什么也没有。凶器好像是普通常见的匕首,又没找到其他指纹。”

“难道没有目击者?”

“怎么说呢?公园没有人住嘛。”

“可是现在是秋天呀,很好的季节。”

“什么季节?”

“情侣的季节。到了晚上,我想会有许多情侣来这里。”

“是吗?若是情侣的话,也许完全看不见别人了。”夕里子说,“今晚来实地验证如何?”

“好哇。”国友双眼一亮。

“为了查案哦。”

“当然。不然你以为为什么?”

“你心知肚明。”夕里子捅一捅国友。

传来哗哗声响。

“我捅响它的吗?”

“不,叫我打电话的通知。”国友咋舌。“电话在公园入口附近吧。没法子,我去一趟好了。”

“好的。我在这里等你。”

国友匆匆走开后,夕里子溜达走到附近的长凳坐下。

这是个令人身心舒畅的一日。有点儿风,却很干爽。

在闹市中,这公园算是颇大的,可是公园周围被高楼围绕,晴空的面积也缩小不少。

真不像会有凶杀案发生,夕里子想。

对十八岁的夕里子来说,人间的憎恨或杀意,似乎离自己很远,不太觉得恐怖。

假如夕里子本身恨人或想杀人的话,也许对这种事觉得恐惧。

“我能活着,真是幸运。”

夕里子想,国友担心自己也是很自然的事。

突然,夕里子的视线停留在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身上。

女孩脸色稍微苍白,衣着华丽,长得很美,很有气质,服装更是夕里子之辈比不上的。

把牛仔裤打扮的夕里子,跟一身洋装的干金小姐作比较,也真无谓了。

无论如何,她不属于那种在这个时间到公园散步的人。

当夕里子注视她时,少女正停在喷水池前。

正当想着她想干什么时,少女把插在胸前的白玫瑰摘下来。扔到水中。

那少女认识小西荣一!夕里子肯定。

如果无人的话,少女可能会合十,然而她只是伫立不动,凝视池水。

然后断念似地叹一声,拔足离去。

夕里子迟疑一下。国友去打电话了,还没回来,假如擅自离开的话,国友一定会担心。可是——那不是我的错!

当然,夕里子决定跟踪那少女。

走出公园后,少女往车站方向走。夕里子松一口气,万一她截计程车就麻烦了不,自己也截车跟随就行了,又不是没带钱在身。

夕里子寻找国友的踪影,电话亭那里,三名高中女生聚在一起高声嚷着,大概会搞很久,国友肯定已跑去别的地方打电话了。

夕里子放弃找国友。

啊,讯号灯在转动!等等我!夕里子强行奔过去,讯号灯已转红色。

少女的步伐急促,仿佛被人催促似地急急步走。

到了人多的路上,可能会跟丢了,夕里子决定缩短一点跟踪的距离。

少女在某间大楼的入口处转了弯,她干么到那里去?

怎么看她都不像打工女郎,或者她是去买东西吧?一般的办公大厦一楼或地库都是商店街。

跟丢就糟了。夕里子快步走进那同大楼的入口——

“咦?”

不见少女的踪影,但不可能走太远才是。

难道逃跑了?是否察觉被跟踪?

传来声音,夕里子吓一跳,转过身来。

少女就站在旁边。可是夕里子不光为此而吓一跳,少女的脸色白得像纸。

“你——”

夕里子话没说完,少女已用柔弱的声音说。“对不起……帮我打电话回家——”

“你没事吧?”

少女没答话。她摇摇晃晃地倒向夕里子。

“喂!振作些!”

夕里子慌忙扶住少女。然而不管对方多么瘦小,夕里子并不是大力水手,她不能不尽力阻止少女一骨碌倒在地上。

“喂!振作些!”

糟糕!夕里子对路过的人喊。

“对不起!请帮帮忙!”

“我不再信任人了!”夕里子愤然说。

“每个人都有不同苦衷嘛。”文文静静、不慌不忙的,当然是绫子。

“不管怎么忙,看到女孩子晕倒了,总不能袖手旁观呀!”

夕里子想到就生气。

这里是佐佐本家的寓所。

不管夕里子怎么喊,路过的人仅仅飞快地瞄两个女孩一眼而已,不肯伸手帮忙。

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年轻的上班族青年,帮忙把少女抬进管理员室。可是那个只能称做“老人”的管理员,露出不要麻烦我的表情说:“这样擅自带人进来,我很难做。”结果硬是不让她们进去。

夕里子冒火了,回他一句“那不打搅了”。——结果,把少女带到家里来。

计程车抵步时,那两个青年帮忙抬少女上车,回到公寓时,恰好遇到绫子回来。

“叫救护车就好了嘛。”绫子说。

“当时火冒三干丈,没想到。”夕里子说。“不过,她脸色恢复不少啦。”

“对。”绫子端详少女的脸,严肃地说,“好可爱。不过红颜薄命,可能活不长了……跟我一样。”

“姐姐,你还这么认真呀。”夕里子苦笑。“对了,我得联络国友。”

突然不见了她,国友一定很担心。

正要打电话时,对方打来了——

“佐佐本宅。”

“夕里子?”

“国友?对不起!”

“你——真是!”国友十分生气。

“对不起,但没法子。能不能来这儿一趟?我来把事件一一说明。”

“在这之前,我也必须先说明。”国友叹气。

“哦,说明什么?”

“刚刚发出你的搜索令了。”国友说。

“急性子!”放下电话后,夕里子喃喃自语。

不过这并非恶意,这只证明国友紧张夕里子的事。

“夕里子。”绫子走进客厅。

“什么?”

回头一看,那少女和绫子站在一起。

“噢,感觉怎样?脸色好看多了。”

“喔……”少女发出半睡半醒的声宫。“是你救了我的么?”

“也不是救你……你不是不舒服么?好像晕倒了,所以把你带来这里。”

“是吗?”少女的手贴住额头。

“坐坐好吗?”

“喔……”

“我去泡红茶。”绫子走进厨房。

“对不起。”少女在沙发坐下。“我完全记不起来了。”

“哦。那种事也是有的。”夕里子说。“你——没拿手袋之类,但不能叫你家人担心。打个电话回家如何?”

少女愣了一下,点点头。

“啊——好的。”

“这里有电话,用吧。”

“嘿。”

少女来到电话面前,拿起话筒,手指摆在按钮上面,突然停住。

“怎么啦?如果有我在不方便的话……”

“不,不是的。”少女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家电话号码是几号,我忘了。”

“哦,”常有的事。因为很少打电话回自己的家嘛。”夕里子勉励地说。“何不打去电话查询处问问看?打一○四,他会告诉你。”

“嘎……可是不行。”少女放下话筒说。

“为什么?”

“我一—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少女说。

“你说什么?”

“真的……不知道。我的名字,家在哪儿,都忘了。”少女束手无策的样子。“我怎么啦?”

这是我要问的,夕里子想。大概又会使国友头痛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