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08、隐伏的危机

作者:赤川次郎

“那么迟归,还以为发生事情了。”夕里子边为绫子预备晚饭边说。“没想到竟被灌醉了。”

“不是我喜欢的。”绫子希罕地反驳。

“太过份了,这样灌人饮酒。”珠美愤愤不平。“我告诉直子,向她要赔偿费。”

“难得用佐佐木为名哦。”夕里子说。

“是吗?那就等破了案再说好了。”珠美不客气地写在本子上。“这样子贷方数字增加不少咧。”

“不过,一天就探听到许多内幕,很不错啦。”夕里子吹棒一番。“他们说得。上次的事件。究竟指什么,搞不好跟命案有关。”

“对。不过大家都不太想提的样子。”绫子说。“心情终于平复了,肚子饿啦。”

“好好吃一顿吧,老师!”

“少来。”绫子脸红了。

“不过嘛,绫子姐姐挺适合当老师的。”珠美说。

“对呀。”当事人绫子点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

“嗬?尽管遇到如此过分对待?”夕里子吃惊地说。

“不是的。”绫子摇摇头。

“什么不是?”

“那些孩子绝对不是恶作剧。”

“那是什么?真心地劝酒?”

“当然,她们骗我是事实。但是必须想想背后的隐情。”绫子大义凛然地说。“她们太寂寞了,跟老师之间也缺少心灵接触,所以,她们想吸引我的注意力。”

夕里子和珠美面面相觑。

“我在回家的电车上想到的,因此我决定,无论遭受任何恶作剧,绝对不生气。”

这样说着时,绫子脸上甚至流露出某种威严感。

绫子在沐浴期间,夕里子和珠美紧挨在一起,窃窃私语。

“绫子姐姐有没有问题?”

“嘿……我有点担心。”

电话作响。夕里子走过去接听,是国友打来的。

“嗬。怎样?绫子老师的第一日?”

“好像差强人意。”夕里子说。“知道什么了吗?”

“我问了吉尺君代,她说她也不晓得早苗和小西是在哪儿及怎样相识的。”

“真的?”

“也许另有隐情吧!”

“小西荣一的母亲呢?”

“她听说后,大吃一惊。她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跟对门豪宅的千金小姐谈恋爱。”

“那就无甚帮助罗。”

“承办局头痛极了。从常理推断,应该怀疑吉尺君代才是,但又不能鲁莽行事。”

“从凶器上找到什么吗?”

“目前毫无眉目,凶刀是到处可以买到的便宜货。”

“可是,吉尺君代会预备那种东西吗?”

“如果是她买的东西,就是有计划的行凶了,但是无评无据。”

“小西荣一的事,详情清不清楚?”

“听说不是太用功的学生。就如君代所担心的,他有可能是为了零用钱而接近早苗。”

“他和k女校有些什么关连不成?”

“目前没找到。为何这样问?”

“早苗和小西之所以相识,由于两人住得近的关系,但与其他女孩几乎没有认识的机会才是。”

“晤,尤其是教师或校长。”

“对啊。查查看吧!”

“知道。”国友叹气。“对了——你好吗?”

“喔。你呢?”

“很好。”

“好极了。”

二人无缘无故地沉默下来。

“哎。”夕里子说。

“什么?”

“你在……你在很远的地方么?”

“并不是太远。”

“那一—过来给我一个晚安的吻好不好?”

“好,我来。”

夕里子轻轻放下话筒。

“哗!”一声惊呼。

当时,绫子正好走在校舍旁边的路上。

k女校历史悠久,校舍也颇陈旧,因而到处进行修补工程。

绫子经过的某部分校舍,正有修补屋顶工程,可是现在是午休时间,工程现场没有人影。

绫子正在专心思考下午的体育课,总之,这班缺席者多,身体不好的孩子占多数。

自己也患上不治之症〔?〕的绫子,打从心底同情她们,心想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行。

“她们应该多跑步。”绫子自言自语。“这是锻炼体力的最佳方法。”

当她边走边自言自语之际——传来“哗”的一声惊呼。

绫子停下脚步,发生什么事了?随着震耳的“轰”声,一块重重的砖瓦从头上掉下,在绫子面前跌得粉碎。

碎片飞溅,绫子的裙子浅得全白,她边用手拂去,边抬眼望上去。

“老师,你没事吧?”惊呼的学生奔过来。由于是午休,其他学生也陆续聚集过来。

“我没事。”绫子微笑。

“好险啊!”

“对。如果踏前一步的话……”

就当此刻,有人说“让开”,走过来的是三村昌子。

“佐佐木老师!有没有受伤?”

“没有。”绫子摇头。

“谁在上面?”三村昌子问。“是不是你叫的?”

“我只看到砖瓦跌下而已。”

“谁在上面?”三村昌子间,那个学生耸耸肩答。“我没留意到。”

“这件事关性命哦。”

“算啦。”绫子安慰三村昌子。“我什么事也没有。”

“可是——”

“把这些碎砖收拾一下吧。这样搁着会阻碍行人。”绫子开始收拾地面的砖块……

“再一圈!”绫子说。“大家加油!”

“是——”收到反应了。真愉快,绫子想。

起初学生们完全不起劲。就是跑步,其中有人简直在步行而已。

可是,绫子率先环绕学校周围跑一圈之后……因贫血而晕倒了。

学生们都大吃一惊。然而更吃一惊的是,仍然脸色苍白的绫子,又摇摇晃晃地开始跑步。

“老师,别跑了吧!”

声音在背后响起,但绫子继续跑着,不知何时,学生也都跟上来了。

再跑一周期间,绫子也逐渐进入状态了,其他学生也是。

绫子已经绕校四周了。

要做就做到!绫子的人生中,第一次对这句话产生认同感。

学校本身面积不很大,绫子等人先从校门出到外面,过外边的马路,又从后门进入校内。

通往后门的马路,则是很少人走的斜坡,从前面绕回来时,乃是不太陡的下坡路。绫子带头拐了弯。

一部货车停在拐弯处。几时停在那里的呢?绫子想,刚才拐弯时是没有的。

绫子不理会,穿过它旁边,走向下坡路。货车像追赶绫子似地溜下下坡路。

学生们拐了弯,察觉到货车加快速度,向绫子迫近。

“老师!”其中一个学生喊。“危险!”

“老师,躲开!”

“小心后面!后面!”

声音争相喊着,可是进不到一心一意破风而跑的绫子耳里。

还有一小段路程就到后门了,绫子加快步伐。

如何?这样有节奏地跑着!我有这种运动才能咧!

“哗!”学生们瞪大了眼,货车飒一声越过绫子旁边去远了。

绫子在后门的地方停下来,对那群呆然眺望的学生们喊。“你们在干什么?再不快点加油的话,老师跑第一啦。”

斜坡下面传来轰隆一声响。

绫子望向声音来处,看傻了眼。刚才越过她前面的货车,撞上正面的护栏,停在那里。

“唉,是不是司机打瞌睡?”绫子说。

“好舒服。”绫子轻松地说。

她在浴室淋着温热的花洒。

一天的课结束了。身体每部分都非常疲倦,这种感觉她第一次有。

因为这里是女校,花洒室相当宽敞,现在放了学,谁也不在。

课外社团活动,刚刚才开始。

老师这门工作,真好,绫子想。与人接触的工作,必竟最有反应。

明天的体育课,让学生们做什么好呢?绫子完全忘掉来这学校的目的了。

花洒室的门静静打开。从绫子所在的地点,看不见进门处。当然,她在淋着花洒,连声音也听不见。

“明天的课……跳绳也好。”

说不定明天下雨,下雨就在教室里自修。那样子很快就荡过去了。

若是跳绳的话,全体可在体育馆进行,即使有别的班级使用体育馆,只要有屋顶的地方,哪里都可以跳。

对!这是好主意,叫大家把绳子带来就是了。

蹑手蹑脚走进花洒室的人影,手里拿着长绳之类的东西。

那人来到绫子所在的屏风另一边,将绳子的一端接在花洒的水管上。

那是电线。

突出外面的线,被捆在水管上。

那人慢慢把电线拉长。

插头在盥洗台的地方。那人悄悄把电线的另一端凑近插头。

“对了。”绫子自言自语。“不能慢吞吞了。”

她决定今天回家时,去买运动衣和跑步鞋。因她跑步跑出兴趣来了。

绫子关掉花洒,拿起浴巾围住身体,迈步离开。

接下去的瞬间,电流掠过刚才绫子所在的花洒。当然,绫子一无所知的吹着口哨,走进更衣室。

来到校门的地方,绫子停下步来。四五个学生站在那里。什么事呢?

不可能被一伙人围打吧!

“干什么呀?”绫子喊。“不早点回家不行的。”

原知子在其中。仿佛扭扭怩怩的知子,被其他女孩推挤着,往前挺出一步,鞠躬说,

“老师,对不起。”

“什么事?”绫子很认真地反问。

“嗯——关于营养剂的事。”知子仿佛难以启齿的样子。“后来听说很严重。”

“啊,那件事呀。”绫子笑了。“的确吓了一跳。不过,喝醉是我第一次经验,蛮有趣的。”

知子松一口气。

“好极了,还以为老师恨死我们了。”

“为何老师要恨学生?没有那么岂有此理的事。”

“老师真好人。”知子说。“而且胆色过人。”

“胆色?”

“砖瓦掉下时,差点被货车撞到时,都能面不改容。”

“啊,那个呀。不是的,是我太钝了,也许两三天后才会脸青青晕倒。”

学生们哄然大笑,绫子也笑了。

能够一起笑,是何等美妙的气氛!绫子好开心。

“哎,回家的路上,是否禁止吃东西?”

“是的。”

“那么,我请大家。”绫子说。

“可是——”

“偶尔打破规则的话,才知道为何需要规则,为何不需要哦。”绫子拍拍知子的肩膀。“来,万一有事,由我负责!放心跟我来好了。”

“太好了。”大家跳起来。“万岁!”

“佐佐木老师,万岁!”

“安静些。”绫子微笑。“走吧!知不知道哪儿有好吃的店?”

“蛋锅贴!”

“我要甜的!”

“不如去酒廊!”

“傻瓜!适合老师的,必竟是蛋糕店呀。”

“车站后面有一家。”

“一言为定!”

意见取得一致后,众人开始有节奏地迈步。肩并着肩,蹦蹦跳着!

绫子的心像小孩子般跳跃。

活着竟然如此欢乐!

绫子想,幸好来到这间学校。

本来的目的,已从现在的绫子脑海中烟消云散。

总之,绫子很快乐,很开心,很充实。

有个人影从校舍进门处一直目送绫子和学生们的背影,当然绫子完全不晓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三姊妹之卧底老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