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第十一章 废屋

作者:赤川次郎

门呼项一声,打开了。

“谁?”三宅坐起身子,勉强撑开眼睛。

里住毛毯而睡,怎样都是冷。身体到处硬邦邦的。宛如久不注油的机器人般僵门打开。看见一个男人的黑影。

“是谁?”

三宅边间边捉紧外套下面的手。

“是我呀。你忘了?”

男人走列明亮的地方---金井站在那里。他的喉咙裂开了,溢出的血在胸前扩“你……”

“我是来接你的,老大。”金井笑了。

他笑的时候,喉头在咕噜咕噜响,血变成泡沫弹出外面来。

“不要!”三宅喊。“你已经死了!”

“老大也是。”金井说。“老大也死了!”

三宅赫然坐起来。

“没事吧?”

有人坐在旁边的感觉。三宅回头,见到阿唯坐在那里。

“啊……”

三宅的心脏彷佛气喘似地发出沙哑的叫声。

“是不是做梦?”阿唯淡淡地说。“你好纯情啊。”

“是吗?”三宅叹了几声。“已经天亮了?”

“嗯。快八点了。”阿唯伸伸懒腰。“好想淋个花酒哪。”

三宅苦笑一下。“这是温泉镇哦,要洗多少次也可以。”他说。“那女孩呢?”

“在呼呼大睡哦。不知是有胆识或胆识不足?”

阿唯漂了一眼在房间角落睡着的绫子。

“今天应该可以了结了。”三宅慢慢站起来,伸直身体。

“只要钱到手,尽早说再见啦。”说完,阿唯在毛毯上翻个身。“然后住进一流酒店的套房,一个人睡张大大的双人床!”

三宅从脏兮兮的窗口眺望天明了的外面。

“金井的事真不幸。”

“嗯。对我倒没什么。”阿唯抚弄颈上的装饰。“我和他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

“可是---他不是你的恋人吗?”

“恋人?唔……虽然睡过几次,也许他把我当作自己的女人吧。不过,我这边打算一拿到钱就跟他拜拜啦。”

阿唯的冷淡说法,令三宅有点纳闷。还有别的问题未解决,他告诉自己。

了。

“你猜,干掉金井的是谁?”

“不晓得。”阿唯耸耸肩。“是个动作奇快的家伙吧,他运声音也来不及发出。”

对。三宅和阿唯当时都在身边,竟没察觉到。一瞬之间,金井的喉咙就被撕裂“不管是谁干的,那家伙就在这附近,说不定会狙击我们。”

“该死的时候就会死的。”阿唯乾脆地说。“有没有可以洗洗脸的地方?”

“洗脸?”三宅想一想。“这间空屋,浴室不能用---对了。”

“什么?”

“想不想泡泡水,洗个澡?”

阿唯惊讶地望着三宅。

“好舒服。”阿唯叹息着说。

“如何?”

三宅的声音从岩石的另一边传来。声音大大地回响,就像真的“风吕场”。

“好极了。”阿唯说。“没想到有这样的地方。”

那是个天然的洞窟。外面的进口看来不太大,必须低下头寸进得去,但当从弯曲的隙缝间迟到深处时,骤然开了一个大空间,那里有天然温泉涌出来。

“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发现的。水的温度恰恰好。我和妹妹常来,但对所有人绝口不提有这样的地方。”

三宅隔着突出的岩石跟阿唯谈话。

“你妹妹?”

“嗯。当然她已经结婚了,我们感情相当好。”

三宅在水里,让温泉水浸到下巴一带,蒸气弥漫的洞窟内长满青苔,着上去宛如铺上一层绿地鞋。

“哎。”阿唯说。

“什么?”

“干嘛当劫匪?”

“平时是闯空宅的---没大大分别吧。”三宅笑了。“这次无论如何需要一笔钱,急着要才作案的。”

“只要去你老爹那儿,不就有钱了么?”

“也许。”三宅说。“不过,那种事并不重要。”

阿唯似乎困惑不解的样子。

“怎么回事?假如没钱的话,去了也没用,不是吗?”

“大概是吧。不要紧。我想你应得的那一份,我还拿得出来的,即使钱没有预想中那么多。来,出去吧,泡太久会晕倒的。”

“她呢?”

“那女孩吗?唔,一直把她绑在外面也怪可怜的。我想让她进来洗一洗,无所谓吧?”

“好哇。”

传来哗啦水声,阿唯绕过岩石角,同三宅走过来。

“喂……”

“这是澡堂哦。没什么好害羞的。”

阿唯站起来。结实的胭体滑滑地发亮。

“好年轻,羡慕极了。”

“感想只有这些?”

阿唯笑一笑,身体沉下水,同三宅靠近。

“干什么?”

“我呀,并不讨厌年纪大的人。”

“可是……”

“在澡堂中干那回事,不是别有滋味么?”

阿唯搂住三宅。三宅坐不稳,慌忙捉住就近的岩石。

“喂---等等---”

“你不乖乖的话,碰到岩角啦。”

阿唯笑着吻三宅。

洞窟之中安静了片刻,蒸气的漩涡田案彷佛在跳慢动作的舞

      ☆          ☆          ☆

感觉不到有人的迹象。

站在玄关前,夕里子和国友环视那间幽暗的房子。

“三宅先生。”一道来的警员大声喊。“三宅先生---我是警察。”

那名警员叫水口。对于夕里子和国友的组合觉得很有趣,一路上发牢騒说:

“住在这个市镇,很难找到结婚对象。”

“糟糕。”水口拿下帽子搔搔头。“如果擅自进去又未免……国友兄,怎办?”

“擅自进去别人家里当然不可以。”国友说。“可是,这里住着一位老人家,是不?”

“嗯。”

“说不定他的健康状况恶化了。若是这样,我们沉默地站在这里不动,反而等于放弃义务。”

“是吗?那就进去吧。”

“小心哦。”夕里子边说边踏进屋内。“三宅克已可能躲在这里。”

“他有。”国友说。“但他带看人质。万一发现他也不能出手。”

“知道。”水口点点头。“卧室在二楼吧?”

“怎样说呢?”夕里子说。“假如他几乎久卧不起的话,住楼下反而方便些吧?”

“原来如此。那就先看楼下再转去楼上好了。”

“分头进行?”

“万一有事就大声叫。”

“好吧。”

夕里子先窥望饭厅,然后到相连的厨房。

虽然满是尘埃,却有人收拾的痕迹;而且好像一直使用到最近。

回到玄关时,国友和水口也走了过来。

“不在。着来在二楼。”

“去看看吗?”

“那---”

国方话说到一半时,头上传来咯挞一盘,像是什么倒下的声音。

“有人!”

夕里子最先冲上楼梯,国友和水口随后。

“小心!”国友喊。

可是,上完楼梯时,只见增刘光子站在那里。

“欢迎。”光子用略为苦涩的语调说。“欢迎光临三宅家。”

      ☆          ☆          ☆

“久美!久美!”

珠美对胡闹的“迷藏”感到累了,一屁股坐在楼梯,嘀嘀咕咕地说:

“真是的!乖乖出来好不好?”

她终于觉得可疑了。不管久美玩捉迷藏怎么厉害,竟然找了整二十分钟都没找到人。对方应该也玩腻了,主动跑出来才对。

“怎么回事?”

珠美在意的是,自己是负责照顾久美的,虽然没有拿“保母费”。

可是,到底她跑到哪儿去了?

珠美到了楼下,正当左顾右盼之际,有客人从走廊走来。是见过的脸孔,当然不晓得名字,但因对方是单独来的男客,所以显眼。

“在干什么?”男人看到珠美,好奇地停下来。

“没什么……”珠美语意支吾。“噢---有着到一个小女孩么?”

“小女孩?啊,跟你在一起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嗯。我正在找她。”

“看到呀,她在外面。”

“外面?”

“嗯。刚刚我出去散步,回来时跟她对调而入。是不是有姐姐和你一起来?”

“是的。”

“那么,那小女孩可能跟在你姐姐后面走了,虽然落后几步。”

“谢谢。”

那男人走开后,珠美大大吸一口气。满脸通红。

“当我是傻瓜!”珠美感到被出实了。“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要多少赔偿呢?不,对手是小孩。等她回来打屁股好了。

然而---旦久美追随国友等人去了的话,结果孟味着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了。

“像呆子。我也去!”

珠美正要冲上楼梯之际,脚步停下了。

有什么掉在走廊上。珠美不会放过路上的失物!

抬起一看,是钱包---小型的,有钞票。

“不太多。”她飞快地看着里头,喃喃地说。“抽一成佣……二百圆而已。”

因为里头只有二千圆左右。

是不是刚才的男人遗失的?如果是的话,就要送还给他了……

他好像是走向这走廊的前面去了,刚刚走开,可能赶得上。

珠美挞挞挞奔向前,可是---走廊打过蜡的关系,比眼睛所见的滑得多。

“啊---”

慾停已迟了。

就像初学滑雪的人一样,珠美挥动着两手,撞向走在前面约两个男人的背。

撞到的瞬间,珠美的脚伸向前面,仰面摔倒。结果,珠美踢中那两个人的脚,使他们跟着栽筋斗。

对珠美而言,这是相当危险的“意外”。因那两个男人,就是“杀手二人组”。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珠美拼命道歉:“对不起!万分抱歉!原谅我!饶恕我!我赔罪!我认错!excuseme!sorry!”

她没期待有太大的效果。

“从后面狙击,胆识不小哇。”瘦子爬起来,俯视珠美。“喂!”

另一个胖子千辛万苦才站得起来。

“不要紧吧?”

“差一点连颈骨也断掉啦。”

珠美想说,你有肥肉座垫,没关系的,但终于忍住了。

“我没有恶意。我捡到这个,准备送还失主。”

珠美把银色出示给他们看。

“这妞儿,早上见过。”胖子说。

“我叫佐佐本珠美,有名字的。”终于忍不住顶一句。“阁下呢?”

“我是田中。”胖子说。

“我是中田。”瘦子说。

“噢……”

这两个是真名字吗?

“好。假如真的是不小心撞到的话.就原谅你。你的话是真是假,证明看看好了。”

田中---不,中田说。

“她不是故意的。”

“谁晓得。最近的杀手部很蛊惑的。”

是谁蛊惑来着?珠美第一次破人搞错是“杀手”。

“那就到这银色的主人那里讨个公道好了。”

话是这么说,却不知道是谁的。总之,他们在走廊上迈步了。

“别搞花样哦。”中田---不,田中说。

“你说我会搞什么?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才惹人思疑!”

珠美豁出去了,边走边间。

“我们跟踪一名欠债的家伙来的。”

“欠债?你们是出租公司的人?”

“没趣的笑话。”田中---胖的那个说。

“哎,今早吃饭时,那家伙不是找你说话了么?”

“嘎?”

“那是另外一个吧。”

“是吗?”

“你说我姐姐?”珠美说。“那么---你们是在监视那个精神病罗。”

“他叫增浏干夫。”

“哎.谁是中田?田中?”

“我教你怎么记名字好了。”瘦子说。‘中田’是下面大,‘田中’是下面小。所以,中田是胖子,田中是瘦子。”

“是吗?”

“记住它的相反就可以了。”

麻烦!那样子谁能记住?

“总之,增浏干夫那小子欠了钱,对吧?”珠美说。

“是的。你也是一夥的?”

“我干嘛跟他一夥?不要胡说八道。”珠美发怨言。“啊,是他!”

踏破铁鞋无觅处。刚才那个男人回到走廊土来了。

“怎么,不是井口吗?”度的说。

“你的朋友?”

“喂,井口。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珠美停下来。有点---怪异。

叫井口的男人好像喝醉酒似地脚步不稳。还有---他怎会结“红色”围巾?

当井口走近时,连珠美也屏息后退。

井口颈上的不是围巾,也不是领巾,而是从脖子蔓延到胸前的鲜血。他的喉咙裂开一个大洞,血水溢出。

然后,井口的手伸向空中,彷佛要捉住眼睛着不见的吊环似的“不好了……”珠美双腿头抖,好不容易站住。“快叫……呼人:”

回头一看---不见中日或田中的影子。

去了什么地方?珠美正要转身迈步时,踢到什么差点跌倒。

原来那两个杀手吓得跌坐在地上……

接着栽倒地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泉惊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