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第十三章 血齿

作者:赤川次郎

大概夕里子她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现在会做这种事吧?

绫子带着些许愧疚的心情在悠悠然泡热水。

毕竟因着被绑住放在车厢里,又用毛毯捆着睡的关系,绫子觉得全身痛。尽管如此,还能安然入睡,可说非常了不起了。

然而,绫子也开始紧张起来。

她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可以泡温泉。

在洞窟中浸温泉,多少便人在意卫生条件不够,但当热水浸泡肌肤时,的确有快感。

三宅和阿唯在洞窟外面等着。绫子的衣服都被拿走了,想逃也逃不了。

当然,从这个地方,想逃往哪儿也不行。

想来三姊妹本来就打算去温泉的,事情起于绫子搞错了巴士的出发时刻,以致不能成行。

结果,却以这种方式来到了温泉,实在妙不可言。

以后会怎样?

据三宅说,今天之内会有了结,到时就让自己自由。这话可不可信?绫子想。

绫子也看得出,三宅和阿唯有了“那种关系”。一点点不同的气氛就知道了。

问题是阿唯肯不肯放缓子一马。因为三宅已被警方通缉,即使让绫子走了也无损失。可是阿唯则不同。

以绫子的观察看来,阿唯不像是爱上了三宅,她的目的可能是使三宅改变他对绫子的态度。

“但是……”绫子喃喃自语。“没有爱,也能做那种事吗?”

绫子怎样也信不来。

不过,绫子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活下去。这是个稀罕的决定,因她知道,假如自己死了,夕里子一定很痛苦。不仅妹妹们伤心,而且做出使她们痛苦的事,绫子自己也觉得很难堪。

“振作些。”绫子说给自己听。“刚强!不输给风,不败给雨……

肚子响了,声音听起来很怪。

是什么?绫子以为自己的肚子在叫,于是摸了一下。确实是饿了,但不至于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换句话说……

绫子慢慢回头,眼前出现闪白光的牙齿。

当然,不仅是牙齿,还有“本体”。

一只巨大。虽然比起大猩猩或金刚小得多,但因近在可以碰到绫子的鼻子的眼前,看起来就相当大了。

黜黑的身体,发出光泽;结实的恫体看似十分敏捷,还有突出的尖牙……

呜……低沉的吼声摇晃着绫子的身体。

“哎……你好。”她不自觉地跟它打起招呼来。“近来好吗?”

呜……

“好像不太好呀。”

由于黑犬突出鼻尖来,绫子不禁缩身后退,就那当儿脚下一滑,整个人沉进水溺水啦!救命!

这么浅的地方---在温泉淹死的事没听说过,但她慌张失措之下喝了几口水,不由呛起来。

好不容易从水里抬起脸来,呛着喉,揉揉眼睛,见到那只黑犬把鼻尖插在水里。

“唤……你口乾呀。”绫子叹一口气。“你是从哪儿摸进来的?”

黑犬不可能回答她。它抬起头来,甩甩头,瞪瞪瞪往洞窟深处走去也许有一个可以让狗通过的隙缝。

总之,直到着不见黑犬的影子后,绫子才想到应该上来了。

然后突然察觉到水混浊了。那只黑犬插入鼻尖的一带浊成“红色”。

绫子想起来了,刚才出现在眼前的那只狗嘴巴红得出奇,牙齿也是。虽然闪着白光,但有红色的污迹……

搞不好是---血!

假如是血的话,是谁的……不可能!

大概只是咬死一只鸟或兔子罢了。一定是的。

可是,子不得不想起,喉咙被撕裂而死的金井的事。

假如金井是被那只黑犬咬死的话……那种事有可能吗?

身体泡在热水里,却有不寒而栗的念头。

就这时侯---“你在干什么?”阿唯探脸进来。“你是人质哦,不可以优哉悠哉地泡温泉哦。”

“是。”绫子连忙说。“噢---请把衣服还给我。”

“啤。”阿唯把绫子的衣服摆在岩石上。“赶快出来吧!”

“是---噢……”

“什么?”

“有没有---浴巾?”

绫子也没期待“有”的答覆。阿唯惊诧地耸耸肩,走出去了。

“果然……”

可是,湿着身体穿衣会感冒的。用手帕擦擦身如何?

“好啦……”

绫子小心父箕地踩着“青的口”爬上岩石,急急地先穿上内衣裤,然后摊开揉成一团的衣服---传来脚步坚,来自洞窟的深处。

又是那只黑犬?可是,狗会发出那种脚步声么?

绫子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人物站在那里。

就如冬天遇到大风雪时,突然遇见一个穿比坚尼的女孩一样,没有比这更惊奇的了。

对方先喊出来。

“姐姐!”

“夕里子……”

绫子以为是幻觉,不停地盯着夕里子“好极啦!好想见你!”

绫子准备向妹妹奔过去。

可是,夕里子慌忙阻止她。

“姐姐!我不是一个人!”

绫子也发现了。有个瘦削的青年站在夕里子后面,呆呆地望着绫子。

“啊---你好。”

“姐姐!快穿衣服!”

“嘎?”

至此,绫子终于察觉到两件事。一是自己是赤躶躶的,只穿内衣裤。另一件是自己也不是单独的。

“谁?”阿唯闻声而至。

“噢……”绫子一把提起衣服尽量掩藏身体。“这是我妹妹……

阿唯手里握住三宅的。

“是吗?那就乖乖听话,假如你不想这个姐姐被杀的话。”

口瞄向躶身的绫子。

夕里子和干夫对望一眼。

“什么事?”三宅进来,莫名其妙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看样子,人质一下子变成三个啦。”阿唯说。

      ☆          ☆          ☆

“那么说,你就是干夫了?”三宅摇摇头。“好怪的见面方式。抱歉,请你暂时听话一下。”

干夫不晓得发生什么事的样子。阿唯在背后绑住他的手,把他带到那间空房子去。

“糟糕。”来到空屋后,三宅说。“我没想到妹妹来了,而且一家人来。”

“怎样?”阿唯掀起嘴巴。“三个人质都杀掉?”

听见的夕里子吓一跳。她和干夫一样反手被绑,看样子三宅他们准备带走夕里子和绫子。

“对不起,夕里子。”绫子对妹妹悄声说。“连你也受连累了。”

“不是姐姐的错。”夕里子苦笑。“总之活着就好了。”

“嗯……”

三宅走到夕里子等人面前。

“听说家父死了?”他问。

“多半是……光子女士他们去看他,那段期间我和干夫意外地来到洞窟。”

“是吗?”三宅叹息。“我带着一切而来……竟然来不及啊。”

“哎。”阿唯哗啦啦地把玩着项说:“他们不是说,从洞窟出去有条地下道么?”

“好像是。太意外了。”

“你不晓得?”

“晓得就会利用了。可是,为何会有那种东西?”三宅沉思。“总之。我想证实一下家父死去的事。喂,你带路吧。”

“好哇。”夕里子说。“不过,你让我姐姐自由吧,有我就够了吧。”

“一切结束之后再说。”三宅催促夕里子,再对阿唯说:“你来看住这家伙。”

“知道。”阿唯点点头。“这女的比较机灵,小心。”

夕里子先带路,跟三宅一起消失在洞窟中。

“来。”阿唯捉起绑住绫子的绳端。“把你绑在什么地方好了。”

我又不是狗---子气乎乎地想……

“对了?”

“干吗突然大声呼?吓死人了!”

“有狗啊!夕里于她们危险!”

“你在呱呱叫什么?”

“狗---有狗---”

“自己吠好了。”说完,阿唯把绳端绑在就近的树上。“我去开开那小子的玩笑。你乖乖哦。”

说完,她跑进空屋去了。

“等等!那两个人有危险呀!万一遇到那只狗的话……

干吗不早些想起来呢?

由于意外地见到夕里子的缘故,所以忘得一乾二净!

“夕里子……小心!”绫子祈祷。

“究竟怎么回事?”国友大发脾气。

“哎……真是怪事。”水口警员侧侧头不解地说。

“你肯定听到什么声音吧?”国友对增浏说。

“多半……”

“多半就头痛了!请作出明确的答覆!”国友摆出一副想吃人的姿态。

国友之所以快要发狂也不是没道理。

他和光子去了地下室,找到“情形恶劣”的体,经光子确认“是先父”后,回来**一看之际,发现夕里子不见了。

而且,她和增浏的儿子干夫一起消失了,国友自然觉得不好玩。

“我好像听到有人‘哗’一盘大叫……详情不清楚.因为我也觉得不舒服。”

“可是,老公,连干夫也不见了哦。”光子说。

“你认为是我造成的吗?”增浏向妻子发脾气。

国方等人回到二楼的房间。

“怎么办?”水口问国友。“要不要再找一遍?”

“不,都找过了。”国友叹息。“从他听见呼这点来看,有可能破人绑走了。

我们当时在地下室,那段时间从玄关破人带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奇怪。究竟目的何在?”

“如果知道就不必辛苦了。”国友说。“总之---”

话没说完,下面的玄关传来哪的一声。

“有人!”

国友和水口冲出房间。国友对增浏夫妇交代一声:“请留在此!”然后一口气冲下楼。

“啊,谢谢。”

站在玄关的是刚才见过的邮差。

“怎么,是阿森呀。”水口叹息。“我还以为是谁。”

“怎么啦?”阿森摘下帽子。“好久投进来了---收拾得相当整齐嘛。”

“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有什么事?”

“我经过门口嘛,看到这小孩在转来转去,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从阿森背后倏地探脸出来的是久美。

“你在这儿干什么?”国友吓一跳。“你不是跟那位姐姐在一起吗?”

“我骗她玩捉迷藏,甩开她了。”久美说。“说谎有时也很方便的。”

国友苦笑。

“她一定在大发雷霆了。”

“是吗?不过不会打我吧!”

“大概不会。”

“哎,我爸爸是不是来了这儿?”久美说。

“刑警先生,那孩子是……”光子下楼了。

“咦,不是昨晚在澡堂的阿姨么?”

“她是三宅克己的女儿。”国友说。“等于是你的侄女。”

“哎呀,我就觉得她不是外人。”

光子急急走过来,掷下身,目不转睛地盯看久美看个不停。

“发生什么事?”阿森问水口。

“噢---三宅老先生去世了。”

“是吗?那可不得了。”阿森并不表示十分惊奇。“不过。他龙活到今天也不简单了。我最后见到他那次,也已是两年前的事了。”

“你有进过屋里吗?”

“嗯,他叫我进去的。他从二楼叫我,我就上去了。”

“哪个房间?”

“我可以上去吗?”

国友向他点点头。

结果,久美也被光子牵着手,全体一同上到二楼的房间去。

“不,不是这儿。”阿森摇摇头。“是里头的房间。没这间房布置得那样煞风景,而是很像样的卧室。”

他环视室内。

“当时他说了什么?”国友问。

“没什么说的……我只是来把一封信---好像是挂号信之类的交给他而已。”

“还有其他人吗?”

“当时没有。不,有人在服侍他。房间打扫得很乾净,桌上也有食物。”

“是谁呢?”水口煌眉。“我没听说。”

“对,他的确说了一句奇妙的话。”阿森摘下帽子,搔搔头说。“他说“我有个儿子。!

“你说什么?”光于探前身子。“那么。是家兄?”

“不,不是真儿子---对,我想起来了。我问他.“你儿子回来了吗?”

他听了摇摇头。说是“新的儿子,他说‘我有了个新儿子。’---我不晓得他,的是谁。当时一定是跑去别的地方了。”

“新儿子……”国友沉思。“那个儿子去了哪儿?”

“不晓得……”水口侧侧头。“这么小的市镇,假如有人经过的话,应该立刻知道才是。”

“说的也是。总之,离开这儿吧,必须找到夕里子他们才行。”

“好的。”水口戴上制服帽。“我先走一步。我多叫一个人来这里,有人着守比较好。”

“拜托了。”

国友十分欣赏水口。他行动敏捷,能凭自己的判断做事,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水口快步走出去了。

“来,我们走吧。”国友对增浏夫妇说。

“嗯---久美,你爸爸若回来就好啦。”

“嗯。”久美点点头。“我不抱期望地等待着。”

虽是这种时候,大家听了也不由笑起来。

“那就走吧。”

国友正要踏出大门的当儿---水口背向他们,倒退着从门口出现。

“怎么啦?水口兄---”国友说。

水口转过身来。不,不是有意识地转身。他的喉咙裂开,血染满了制服的胸前。

光子一把抱住久美,把她的脸压在自己胸前。

水口企田说什么,可是发不出坚音。水口的身体就这样崩跌在地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泉惊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