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第十四章 幽暗的房间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由衷地佩服自己,在漆黑之中行走一点也不困难。

他们往相反方向圭在连接那个洞窟的地下道上。由于现在三宅从后面用手电筒照路,所以知道这条通道的高度,只要稍微低头就能照普通的走路姿势来走。来的时候几乎在漆黑之中行走,当时摸索着逐步往前走,感觉地下道彷佛窄得将要压碎自己似的。

“小心足下。”三宅在后面说。“因你两手在后面被绑住,万一跌倒就会碰到脸了。”

“如果为我着想就替我解绳好了嘛。”夕里子顶撞他一句。

“停。”三宅说,夕里子栗然一惊。

完了,地想。多讲一句是夕里子的坏习惯,国友经常叫她留意……

对方是持的劫匪,而自己两手被绑,加上这里是无人的地下道……

万一被施暴怎办?连国方她也只让他吻一吻而已。

为了守住贞操,不如嚼舌而死好了。可是会痛……

“你别动。”三宅说。

手上的绳索突然松了,夕里子很纳闷。

“来,剩下的自己解开吧。”

动了几下手腕,绳子终于掉下去。

“走吧。”三宅催促她。

夕里子不由觉得滑稽她笑了。

“怎么啦?”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姐姐果然是个好运的人。”夕里子说。“她做了人质,竟然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三宅苦笑。“的确如此。”三宅放下手。“反正我不会开,光是拿着手就累啦。”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来决定自己怎么做好了。自首也好,逃走也行。”

“你们姊妹真有趣。”三宅说。“不过感情很好,令人羡慕。”

“你---见到你父亲,准备怎么做?”夕里子问。

三宅停颐了一下,说:“走吧。”

“且慢。”走到地下道将至尽头的地方时,夕里子停步。“这里有门……来的时候没留意到。”

“房子的地下室附近吧。”

“一定可以从途中进出的。”

“推推看。”

两人运力一堆,门扉出乎意外地很容易转去另一边。没有声音,多半是最近推动过的缘故。

那是个幽暗的房间。

“果然。”三宅点点头。“是地下室。”

“从房里头来着,只是橱架哪。”夕里子打量室内。“咦,那是……”

三宅看到一张大怡子上,被布盖着的“东西”,于是调整一下呼吸,走过去,轻轻掀开布块。

“怎会这样!”他喃喃地说。“是病死的?还是逃避?”

夕里子提不起勇气去看,她嗅到冲鼻的臭。

“肯定是……”

“嗯。是先父。”三宅随随便便地把布盖回去。“即使活着,一定也没太大差别,大概只有没体味道的分别了。”

三宅放松肩膀。

夕里子不说话。三宅伫立着,突然低声说:“先父杀了先母啊。”

夕里子盯住他。

“即是……杀妻?”

“他是个占有慾很强的人。先母经常哭,我和光子都很恨父亲。”

“你说他杀了……”

“先母是自杀的,吊颈。可是那等于是先父杀的一样。先母是个纯的女人,根本不会怀疑别人。她受一个来自城市的经纪所骗……”

“她买了什么?”

“不是买东西,他引诱先母跟他私奔---对先母来说,以为生活有了新的未来,她毫无防备地中了圈套。”

“后来呢?”

“她从家里拿了钱走了,因先父经常把现金摆在身边的关系,很易得手。结果,那个经纪……”

“只把钱拿走?”

“当然了。先母被他拿走将近一千万,垂头丧气地回来。对先父来说,没有更开心的事了。他怎样虐待先母……我那时还是孩子,我曾哭着对先父说,那样做太过分了。可是先父说,如果有怨言的话,叫她要一千万回来……好委曲啊!三天后。先母自镒了。丧礼结束后,我就离家了。”

三宅望了望破布盖住的体。

“一千万。我想无论如何都要设法筹足那笔钱,在先父死的时候摔到他面前。

那是我的梦想。我一点一点地存钱。只是人屋偷窃嘛,一千万不是小数目。花了几十年,还差一点点点可达到目标……”

“于是你做劫匪?”

“还差一点点就达到数目了。就这时候,收到信说先父快死了。他是怎样查到我的地址呢?我想在他临死之前,摆出那笔钱,然后取笑他一番。可是---他逃避了。”

夕里子无话可说。这叫父子吗?

世上竟有如此的父亲和儿子。

三宅伸手进外套的内侧,撕开里布,然后掏出一个信封。

“九百八十万的支票。”他说。“当作帛金好了。”

他把信封噢地扔在布块上。

“这样可以了。刑警还在不在?”

“大概还在。”

“给你们添麻烦啦,一起出去吧。”

“可是……那女子怎么办?”

“你说阿唯?唔,她有办法的。一定可以顺利跑掉。”三宅把递给夕里子。

“你拿去吧,万一不小心走火就糟了。”

夕里子把沉重的把拿在手里,说:“你一定可以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的。你又没有杀人。”

“说的也是。”三宅点点头。“仔细一想,我是一心反抗那种父亲才做这行的。

我浪费了大半的人生啦。”

“还不太迟,姐姐对你的事一定---”

三宅笑了。

“哎,你们真是独特的姊妹花。”

说着,他打开出地下室的门。

“见到我妹妹,你就知道她更独特了。”

夕里子也跟看上楼梯。

来到一楼的楼梯下面时,夕里子喊:“国友!你在哪儿?国友!”

“是不是走了?”

“……说不定在楼上,上去看看好了。”

“嗯。”

夕里子率先上楼。

“国友……在不在?”

“喂!有人在吗?”

三宅边上楼梯边喊。

然后---二楼的房门咄地打开,有人飞奔出“爸爸!”

是久美。她双眼发亮,摊开两手。

“久美!”

三宅奔上前,向久美跑去。那时候,国友从久美后面奔出来。

“夕里子!”

“国友!哎,姐姐她---”

国友的视线转向夕里子背后。

“危险!”光子也跑出来。“快进来!”

“光子!”

“哥哥!”

两兄妹有一瞬间彼此凝视。

“进里头去!赶快!”国友喊。

“怎么啦?”夕里子上完楼梯问。

“总之进去再说---”国友赫然僵住。“它来了!”

夕里子回过头去,一团黑色物体猛然冲上楼梯:不,是进入眼,那只是一瞬的事。

察觉时,“它”已腾空扑向夕里子。夕里子跌倒,手里的滚下走廊。

黑物发出嚎叫声,掠过夕里子的头顶,扑向准备抱起久美的三宅的背---“哥哥!”

光子的呼声和三宅的惨呼声重觉。

这到底是什么夕里子坐起身时,那只黑犬仿如弹簧似地残敏地翻个身,一下子冲下楼梯,倏地消失踪影。

“国友!”

“是狗,受过杀人训练的狗。警员也被它干掉了。”国方快快说道。

“哥哥!”

光子见三宅掷下去,慌忙跑过去看。

“赶快进去!”

国友和夕里子从两旁扶住三宅的身体,迟到房内。光子把久美带进来,关上房“伤势很严重!”

血从三宅的肩膀溢出来。他的外套被撕碎,肩肉染血。

“怎会这样。”国友摇摇头。“想办法止血吧!”

“让他躺在床上。”光子说。“撕破床单当绷带。”

果然站在那儿的是增刘。

夕里子望着脸色苍白的三宅躺在床上呻吟着。

那只狗是什么?令人浑身战栗。

它那无数的黑色肢体,简直就像恶魔的化身……

      ☆          ☆          ☆

绫子被绑在树上,夕里子险遭黑大英摧,珠美烛自在旅馆里逍遥,躺着看电视---没有那样的事。

珠美也有她的“苦难”。

话说珠美亲眼看到井口的喉咙被撕裂的震撼事件,毕竟花容失色;但她已从那个震撼恢复过来了。

她把事情告诉了赶来的警官,并没受拘捕(理所当然),比较沉着以后,回到房间时终于想起久美的事来。

“那个小顽童!”

想到又冒火了,可是当事人不在眼前,气也没用。

“说起来……好迟啊。”

夕里子和国友出去很久了,她本来想追去三宅光三郎的家,却因井口事件阻了颇长时间,因此打消了去意。

“逍遥一下好了。”

她躺在榻榻米上,翻阅从大堂拿来的周刊。“哼。招待读者去夏威夷?现在还去夏威夷?太老土了吧,应该去纽西兰才是。”

正在翻阅时,传来什么人走进房间的叫声。

“有没有迟点呀?”珠美继绫看杂志。

“你在等我吗?”男声。换句话说,不是夕里子。

珠美吓得整个人跳起来,但是“杀手二人组”之一的瘦子站在那里。是田中。

不,是不是中田?忘了!

“不可擅自走进别人房间!”珠美埋怨。

“好失礼例。”

“待会才理论---有什么事?”

“你想有什么事?”

“谁晓得!没事的话,请出去。”

“好勇敢。”中田笑了。

对。的确是中田。

“比起你们的话。”

珠美的话叫中田脸红起来。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刚才遇到那个血淋淋的井口时,你们两个不都吓得跌坐在地么?你们相当脆弱喇,出乎意外的,佩服佩服!”

“那---不叫跌坐。”中日说。“只是站不住而已。”

“还不是一样?”珠美合起周刊。“那个井口是何方神圣?”

“流氓。大概是紧黏着增浏干夫那小子来的。假如增浏干夫不把所欠的债好好还清的话,他会相当麻烦。井口多半跟那件事有牵连,可能会尝苦头吧。”

“那么,不是你们干的罗?”珠美随口胡诫着。

“不可取笑人哦。”中田摇摇头。

中日的手伸进外套下面。珠美骇然。

“干什么嘛?”

不会拿出一支灭声,秤地一;……

可是,中田掏出的是钱包。

“多少?”

“嘎?”

“你想要多少?”

“那个嘛……多少不拘。”珠美坦率地说。“不过,为何要给我钱?”

“遮口费。”

“啊……遮什么?假如不明不白的话,我会讲出去的。”

“是吗?”中日的表情变硬。“若是那样的话……喂!”

他一喊,另一个田中也进到房间来。

“她说要讲出去嘀。”

“是吗?那就是要让咱们蒙羞之意罗。”

珠美终于领悟过来。这两名杀手希望自己不要把他们见到井口就软瘫在地的事说出去。

“明白啦。怎不早说。”珠美笑了。“我不告诉任何人就是。”

除了特别亲近的人以外,珠美在脑海中补充一句。

“已经迟啦。”中田摇头。“毕竟不能让你活下去啦。”

“等等---等等嘛。”珠美慌忙说。“我不是说不讲出去了吗?”

“现在才说,不知道啦---喂,还是要消灭吗?”

田中说着,从口袋掏出一把匕首。

不好!珠美准备大声喊救命中田迅速绕到珠美背后,捉住她的肩膀。

“你喊的话,对你没好处哦。”

“噢……”

“安静些---出去外面散散步吧。”

“啊……我想睡一下觉……”

“待会慢慢儿让你好好地睡。”

“走吧。”

珠美被瘦子中田和胖子田中夹在中间,离开房间。她很焦急。

这两个家伙看来像傻瓜,难道正职真是杀手不成?倘若是就可怕了。

如果遇见旅馆的人,她准备求救,可惜谁也不在。

珠美无法逃脱,只好出到旅馆外面的马路去。

“带我去哪儿?”她问,可是中田或田中都不答她……

怎么办?国友他们在干什么?

可爱的妹子即将被杀,夕里子是否跟国友在卿卿我我?

“假如被杀的话,我会变鬼的!”

珠美半带自弃的语气对两个杀手说……

      ☆          ☆          ☆

“怎办?”增浏说。

“嗯……”三宅在床上点点头。脸上毫无血色。“不要紧……痛楚减了不少……

“血流不止啊。”光子摇摇头。“哥哥,听到吗?”

他的声音很弱。

夕里子稍微远离三宅躺着的床,悄声对国友说:“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嗯。我知道。”

“这样下去的话,他会死掉的。”

“若是可以顺利地从这里出去就好了。”

“不能摧杀它?”

“不容易啊!它的动作太快了,一下子就扑上来。不够幸运的话,无法一打死它。”

“若有人引开它的注意……问题是谁?

躺在床上的三宅,在旁边的光子,以及茫然坐在椅子上的久美。

增刘和邮差阿森站在窗口附近。

人数这么多,竟然无法对付一只狗!

“夕里子。”

“等等。”

“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真的?”

“你打算牺牲自己是不是?我不允许。”夕里子瞪住国友。

“哎哎……我也不想留下你一个人去死呀!”

“真的?那你想说什么?”

“总之,只有趁那只黑犬停止活动的时候狙击它,你明白吗?”

“嗯。”

“我用外套捆住手臂,被它的利牙咬到的话,可能会受伤,但不至于丧命。当它咬住我的时候,你用我的打它的头,可以吗?”

夕里子想了一下,说:

“这个提案有两个缺点。”

“什么缺点?”

“第一,你能保证那狗只咬你的手臂吗?”

“他当然着准我的喉咙而来,只要我用手臂挡住---”

“如果能依计行事就好了。另一点是,你想我会开吗?”

“没有别的人选了。增浏或阿森都不可靠,只有你能做。”

“可是,试想一想。当那黑狗咬住你的手臂时,它的头就在你的头附近哟。”

“嗯。”

“它不会一直不动的,说不定失手打中你哦。我不干!”

国方的手搭住夕里子的肩膀。

“知道啦。我想你是说得对的,但我是警察哦,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三宅流血过多而死啊!”

“但是……”

夕里子垂下眼。她很了解国友的心情。

“何不试从窗口出去?”旁边有坚音说。

不知何时,久美来到旁边。

“爸爸受伤了。”

“我晓得,不用担心。我一定把他带去医院的。”

听见国友的答话时,夕里子觉得他好狡猾。

国友为了不留下坏的影响,才故意这样说的。夕里子嘟起嘴巴,注视钉上木板的窗。

“拆掉木板可以下去吗?”

“拆板不难。”国友说。“问题是怎样下去。我窥望过了,相当高,又没有任何可以踏脚的东西。”

“也没绳子---撕开床单,做成绳状如何?”

“假如是拍戏着来就很简单啦,我想它没有结实到能够支持一个人的体重的地步。”

“那……”

“你了解的。”国友握住夕里子的手。“只好做做看了,我不能向小孩子说谎。”

“我也是小孩子呀。”

夕里子反驳一句,涌上来的泪水使眼眶有点湿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泉惊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