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第十五章 牺牲

作者:赤川次郎

“天助自助者也。”

这是一句“无慾之胜利”的谚语。

绫子认真地想,“为何谚语经常配合人的处境”,这种叫不叫做无信念?

结果,人总是在方便的时候想起方便的谚语,来配合自已的处境。

实际上,绫子的手被绑在树上,想到自己竟能想到这句话。不由自觉不太对那只黑犬会不会攻击夕里子她们?

万一它跑来这儿的话,自己肯定逃不出魔爪了。

想着想着,绫子觉得绑住两手的绳子摩擦手腕很痛,于是逐渐移动。不知怎样。双手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咦。”

绳子挞地掉在脚畔。

竟然解开了。绫子首先想到那句“无慾之胜利”的话。

怎么回事来着?空屋就在眼前,那叫增浏干夫的年轻人被绑在里面。

她很想去救他,可是阿唯在里面。子不认为自己吵架可以吵赢阿唯。

自己首先跑掉,冲去警局或消防局,常人回来救他的做法比较妥当吧。

绫子小心不发出脚步盘走,然后突然想到一件事。

发现绫子跑掉的阿唯,她会发怒并杀掉那男孩的镜头在脑海出现。

一旦想象到某种场面就一心肯定会是那样的绫子,她的脚步慢慢放缓,然后瞪地停下。

“对的。”绫子喃语。“就这样跑掉的话,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毕竟还是回去救那年轻人好了。日后知道这件事的话,不晓得夕里子又诧得说些什么了。总之,绫子又回到那间空屋去。

当然,绫子也不想被杀,在她走进空屋之前.她捡起一块大石头,悄悄进去。

结果,绫子整个人轻松下来,因为到处不见阿唯的影子。

打开门时,见到增浏干夫躺在刚才自己所躺的位置上。

“怎么啦?”干夫抬起脸来,意外地望看绫子。

“绳子解啦。来,我来帮你解。”绫子弯向干夫。“那个阿唯呢?”

“阿唯?啊,那个女人呀?”

“她不是来了这里吗?”

“不,她没来呀。”

“奇怪。她还说要取笑你一番寸进来的,怎么回事?”

“别管那些,快替我解开呀。”

“对不起。我不能同时做两件事,我很笨手笨脚。”

“好痛---喂,你是在解绳,还是将绳绑紧一点?”

“我没那个意思……这个接去哪儿了?”

绫子满头大汗地奋斗着,我们必须承认她的努力。

然后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行啦!解开啦!”绫子举起两手作万岁状。“如何?我也是要做就做得到哪:”

“谢谢……”

干夫的手腕被扯扯拉拉又摩又擦的,要他道谢也需要一番努力的样子。

“走吧。不过,她到哪儿去了呢?”

“我不想知道。”干夫站起来。“钱在哪里?你听说了没有?”

突然被问及那件事,绫子莫名其妙。

“钱?车票还是什么?”

“笨蛋,钱啊。死掉的外祖父留下的钱!”

“钱……啊,他们好像谈过那个。”

“你说什么?他说了什么?”

干夫一把捉住绫子的手臂。

“好痛啊,别那么大力好不好?”

“告诉我!他把钱藏在哪个地方?那家伙说过吧!”

“那家伙……你指三宅先生?他不是你的舅父吗?”

“又不是调查户籍!喂,他说藏在哪儿了?”

绫子楞楞地望住干夫,眼神严峻起来。

“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告诉你。”

“你说什么?”

“你差点被杀了哦。我救了你一命,而你竟然问我‘钱在哪里’?你以为性命不重要?”

“不要讲道理!我需要钱。应该放在那幢房子里面的!”

“那你何不自己去找?”绫子耸耸肩。“我要走了,我妹妹会担心我。”

“等等。”干夫捉住绫子的手。“一起回去那幢房子。”

“不去!你想穿过地下道回去?那边有狗哦。”

“你说有什么?”

“黑色的大狗。牙齿尖利,咬断人的喉咙!”

“别胡说八道了!来,赶快!钱被别人拿掉啦。”

“别拉我!痛死人了!”

干夫不理绫子的抗议,强行带她离开空屋,走进那个洞窟中。

“真的哦。有只黑犬---”

“多半是地狱的看门狗吧。假如出来的话,实值十字就把它吓走啦!”

“哎,信我啦!劫匪的党羽金井是喉咙被撕裂而死的哦。一定是那只狗做的!”

“那么两个人不是更好?一个被咬时,另一个可以跑掉。”

干夫没说哪一个是“另一个”,想一想就清楚不过了。

绫子心不在焉,担心那只狗现在就出现。可是,终于不情不愿地被拉着走向夕里子和三宅走过的地下道……

      ☆          ☆          ☆

“懂吗?”国友把死去了的水口的交给增浏。“万一失败了,夕里子有危险时,你用这个打死那只狗吧。”

“可是……”增浏两手捧着那把重甸甸的左轮,胆怯地说。“我没玩过……这种东西。”

“我知道,但若镇定地瞄准就没问题了。不是大口径的,不会有太厉害的反弹的。”

国友尽亡说得轻松,然而增浏依旧嘀嘀咕咕地说:“万一有所不测……

“让我来做好吗?”邮差阿森战战兢兢地说。“当然我也没开过……

“不。”光子走过来。“我来。”

“太太。”

“外子不行。他人虽好,却无法判断事情。这事关乎家兄的性命,我来做。”

光子的语调令人无法抗拒,国方把交到她手中。

夕里子轻抚久美的头,说:“你爸爸很快就有救了。”

“嗯。”久美点点头。她的表情坚定,彷佛知道事态不是那么简单似的,是个坚强的孩子。

“你是……夕里子吧。”

三宅在床上喊。夕里子走上前去,三宅露出软弱的笑容。

“痛吗?”夕里子把脸凑上去。“再忍耐一会就好了。”

“我……明白的。”三宅摄儒着说。

“嘎?”

“我知道你们在为我赌命……那位刑警是你的朋友吧。”

“恋人。”夕里子更正。

“更加不行了,反正我也活不了啦。”

“你在说什么呀?”

“听我说。”三宅辛苦地呼吸着。“要打倒那只狗的话,必须有人……被它咬住喉咙的时候,才能下手。”

“不要讲傻话。”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偷,反正迟早都要死,现在只有让我做诱饵,引开那只狗一途了,不是吗?”

“不行!想想你的久美啊!”

“我知道……可是光子在。我若死了,光子可以替我照顾久美。”

“哎,是小偷就做个小偷好了,别把自己想成英雄,乖乖睡吧。没事的,我们姊妹的运气很好,不会轻易被干掉的。”夕里子说。

“夕里子,走吧。”国友说。

“嗯。”夕里子紧紧握住国友的。“祝你好运。”

“外套借用了。”

放眼一着,增刘身上只穿衬衣,不胜其寒似的。国方把他的外套捆住左臂。

“赶快。”夕里子低声说。“他快支持不住了。”

“那就走吧---太太,请你到门这边来。我一出去后。夕里子会把门开成一倏缝,准备随时冲出去。当那家伙来到时,夕里子就冲出去。到时请太太恃机,看情形准备随时把门关起来。”

“知道。”

“必须避免让狗进到这个房间里面。它可能伤害小孩,但乱开的话也可能打到人。”

“是的。”光子点点头。

“那……可以了吗?”

国友问,夕里子倏地点点头。

“你去吧。”她说。

夕里子作好心理准备,纵使被干掉也没法子了。

国友的右手搭在门的把手上。

“它”可能就在眼前。

国友大大呼一口气,转动门钮。

首先把门细细地打开。

门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国友捏了一把汗。

为防黑犬进房间来,他用身体顶住隙缝,窥望走廊。

“怎样?”身体紧贴着门的夕里子问。

“现在看不见。”国友说。“出走廊去吧。”

“嗯。”

国友稍微把门开大些,迅速滑出走廊。夕里子紧压着门,从隙缝探险出去。

国友把增刘的外套从左臂挽到脖子附近,往左右衬着。

走廊静悄悄的,完全没有人的动静。

“到处没有……我会慢慢向楼梯走去。”

“小心”

国方迈步了。一步,又一步。

脑海中滴滴答答的像有注意讯号在点灭着。

奇怪。哪里有点不对劲。

什么呢?国友迅速环视走廊一遍。

什么都没有。

可是,有点奇妙。到底为何会有那种感觉?

“怎么啦?”夕里子从门缝间喊。

“不……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是吗?

可是,眼前不是什么也没有吗?心理作用.别在意。

向楼梯走去。那家伙会不会潜伏在楼梯途中?

汗水沿着太阳穴滴落,心脏宛如定音鼓般发出咚咚的声音使身体摇摆。

看到---楼梯了。来到可以看清楚楼梯下面环境的位置,可是看不见那个黜黑又矫敏的身体。

它跑到哪儿去了?

若是那样可说幸运极了……

刚才它是从楼梯下面冲上来的。一旦它出现,到它扑向国友的喉咙为止那段时间,需要几秒钟才是。

夕里子出来,用打那只狗---不知能否一打中?

不管夕里子怎么勇敢都好,她并不习惯用。必须作好心理准备,她只要打伤他就很了不起了。

假如黑犬只受轻伤的话……反而变得凶暴,说不定发狂!

那时---那时怎办呢?

国友停下来。

对了!他赫然回头。

走廊上什么也没有,不可能的事!

刚才夕里子掉了的。应该掉在走廊上才是,可是不见了!

就在那时候---楼梯下面出现的是“国友哥!”

是绫子!她见到国友挥挥手。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很精神哦,你看!”

“绫子---”

“我们一起逃出来啦。夕里子在不在?”绫子上楼了。

“你一个人?”

“我和他一起。瞧---”她在楼梯中间停步,回头去看。“咦,奇怪。”

增刘干夫倏然在楼梯下面出现,接住喉咙在喘气。血从他的胸前流下。

“怎么啦?”绫子想下楼去。

“绫子!上来!”国友喊。“赶快!”

“可是---”

“快!”

绫子迟疑一下子,奔上楼梯。

“进房间去!”

“姐姐!”夕里子开门。“来这边!”

“夕里子!刚才那呼干夫的男孩倒下去了!他的喉咙---”

“干夫?”

听见绫子的话。光子推开夕里子。夕里子被推得跟抢出到走廊上。

“干夫!”

光子手拿手奔出来。房门大大地开着。

就在那一刻,那黑狗在楼梯下面出现了。

“太太!危险!”

国友企图阻止光子。

坡黑的身体像弓一样改变方向,飞越崩跌在楼梯下面的干夫上面,一口气冲上“伏下!”国友喊,同时推倒光子。

夕里子捉住绫子的手,拉她过来,抱她一起趴在地上。

国友“啊”了一声。向前挺出左臂---可是,黑犬从他头顶上轻轻飞跃过去。

夕里子紧紧握好把。

黑犬瞪地站稳在地,就这样进而来。夕里子看到血染的牙,嘴巴周田的黑毛在闪亮。

夕里子作好心理准备。她庇护着绫子生起,口瞄向黑犬,可是---来不及了!

但那黑犬突然改变方向,它走向大开的房门。

“危险!”夕里子拼命喊。她跳起来,跑向房间然而那只黑兽已跃进房内,踢踢地面,朝向坐在面向房门的椅子上的久美。

它的方向很准确。几乎描成直线的腾空飞起。

可是,久美前面有“障碍物”挡住。

三宅冲到久美前面,咸牙裂齿的黑兽撞向三宅的胸口。三宅仰面栽倒。

国友觉过光子手里的,冲进房间。黑犬的锐齿吃进三宅的喉咙,三宅睁大双眼,鲜血喷出。

国友瞄准黑犬的头部扣扳机。第二次,第三次地开。

时间彷佛停止了似的。

国友的肩膀因喘息而抖动,夕里子站在房间入口,看着眼前悲惨的光景。

久美坐在椅上.仿如冻僵似地一动也不动。增刘和阿森呆立在窗旁,脸色依然灰白。

---三宅死了。

夕里子发觉有人站在背后,差点跳起。

“姐姐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五章 牺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泉惊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