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尾 声

作者:赤川次郎

“杀手?”夕里子停下手。“你说杀手?”

“是啊。”珠美点点头。

当然,她有手有脚,从刚才起一直好好吃着东西。

“那两个怪人吗?”国友想起来了。“可是,他们为何要消灭你?”

“消灭目击者,他们说。”

“你看到了什么?”绫子问。

这是他们在旅馆的最后一个早餐。

国友加入夕里子他们的阵容,正在房里吃着和式的早餐。

今天中午,夕里子三姊妹将离开这里回家去。

“我看到了。”珠美神色凝重地点点头。“看到他们两个---吓得坐在地上的情形。”

听了原委后,夕里子也惊讶地说:“你对人说话的态度可不可以稍微慎重点?”

“你敢说我?”珠美顶一句。

国方笑了。

“哎,回去才慢慢了结好了。你被他两个带出去,后来没事吧?”

“我好怕呀,以为我的人生就此结束了。很后悔没向姐姐们榨取更多零用钱。”

“别为古怪的事感到后悔嘛。”

“总之,他们把我带去山中了。我完全作好心理准备破人姦杀的,心想不如不顾一切地咬死他们。”

“后来呢?”

“结果,来到宁静的树林中,他们叫我坐下,你猜他们开始做什么?”

“谁晓得?”

“他们在我眼前掏出袋表,然后开始把表往左右慢慢晃动。”

“什么玩意?”

“好像是催眠术,可是完全无效。他们怒吼说叫我一直看着……不久。我觉得烦了,假装中了催眠术。然后他们说“你要忘记曾经见过我们的事。忘记,见到我们的事……”。”

“换句话说……”

“消灭我,即要消灭我的记忆。是不是像傻瓜?”

“那两个活宝!”国友说。

“我假装忘记了,于是他们释放我。不过,他们也白费心机就是了。”

珠美在饭上浇茶的时候,电话响了,夕里子接听。

“---是,请等一下。国友,你的电话。”

“好的。”

国友喝一口茶,拿起话筒。

“不过嘛,二姐。”

“什么?”

“那孩子……久美以后就可怜啦。”

夕里子的心也很沉重。事先答应过久美的,结果还是救不到三宅。

虽是无奈的事,但不能成为对小孩解释的辩词。

国友讲完电话,回到饭桌。

“阿森招供了。他也承认安井叶江是他杀的。”

“他是串谋?”

“他把偷来的钱跟安井叶江吃喝玩乐花掉了。可是,钱花光后,叶江的老公去世,她跟镇长助理丸山开始亲热起来,阿森可能很气吧。这时光子回来,他怕愉钱的事露出去,因为只有叶江知道。于是他约了叶江在旅馆后门见面,在那里刺杀她。”

“好过分的家伙。”夕里子皱眉头。“怎么也不应该杀人。”

“国方哥,那个人的情形怎样?”绫子问。

“你说阿唯那女子?现在好像没事了。她这两三天一直在山里跑动吧。”

“对……希望她活下去。”绫子说。“她也是个寂寞的人啊!”

就这时侯。

“对不起。”传来盘音,拉门打开了。

“啊,早安。”夕里子坐直身子。

“请随便。”增浏光子说。“听说你们要出发了。”

“是的。”

“我还要留下来接受警力的问话。我儿子再也回不来啦。家兄也是……

我有了新的孩子。”

光子振奋心情,微笑着回头说:“你过来。”

久美倏地探脸进来。

“喃。”珠美说。

“姐姐……你生气了?”久美战战兢兢地说。

“很气。”珠美点头。“不过,我的性格是,只要听一句“对不理,生气的事一下子就忘啦。”

“对不起。”

“忘了。”珠美笑说。“祝你好运。”

“姐姐也是。”久美说,又补充一句:“早点找到男朋友吧!”

      ☆          ☆          ☆

“结果,我们等于作了一次温泉旅行啦。”子说。

“瞧你说得多悠闲啊。”夕里子吓呆了。“你让妹妹担心得要死。”

列车来了。

“珠美!快!”夕里子喊。

珠美提着纸袋赶上来。

“干什么去了?”

“回去的时候,我想起码吃个像样点的便当嘛。”

真是的……姐姐有姐姐的一套,妹妹有妹妹的步调:只有我一个人经常心惊胆不过……夕里子改变想法。

不用我担心,她们两个还是顺顺利利地过来了,我只是穷担心而已。

与其说性格使然,勿宁说我为这个那个担心的事是在自娱。假如姐姐和珠美都很坚强并独立的话,说不定我的生活便变得无聊乏味。

这些都算了吧,只有生活不乏味这件事确是肯定的。

列车带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停下来。

“来,上车吧。”

“二姐,你可以跟国友留下来嘛。”

国友还有命案的事后处理工作要做,暂时还不能回去。

“要上学呀,我们是学生哦。”

夕里子提起手提袋,走上列车。

里头至荡荡的。三人就座后,望向月台。

“哎,看!”绫于说。“两个穿着有趣服饰的人来啦。”

珠美着了,大吃一惊。

“是杀手!”

那二人组,依然是一身白西装,黑衬衣,戴上太阳镜的打扮。

中田和田中。谁是谁来着?

珠美也忘了。

“他们也搭这班车不成?”绫子说。

“嗯哼……”珠美耸耸肩。

看来不是搭这班火车。他们进到月台,把手持物摆在长板椅上。

然后---瘦子发现了珠美。

两人脸靠着脸,好像在商量什么。按着瘦子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珠美所生的车窗外面。

“对不起。”他从月台喊珠美。

“唔?”

“现在几点锺?”

珠美忍住笑意。对方在试探珠美是否真的中了催眠术,忘记他们两个的事。

“现在大约是十一点半左右。”珠美答。

“谢了。”瘦子满意地致意一番。

列车肤隆拉隆开动了。珠美向着回到板慌的瘦子背后大声喊说:

“小心别再吓得坐在地上哦!”

两名杀手在月台上呆若木鸡地站着。

珠美向远去约两人大力挥手。

“车内会不会有贾茶的人来?”绫子担心地问。

“不晓得。”

说完,夕里子靠在座位的角落上,闭起眼睛。

列车的震汤也使人很舒服,一下子夕里子就掉进梦乡。

做什么梦?多半是见到国友的梦吧?不然就是三姊妹度过“平安无事”的和平假日的梦……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温泉惊杀》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赤川次郎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赤川次郎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