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第二章 劫案

作者:赤川次郎

“明白了吗?”那男人提醒地说。“可别让人思疑哦。”

“好噜苏。”手搭住驾驶盘的年轻男人露出似乎很厌烦的样子。“你这样更加让人思疑啦。”

“怎有这种事?”站在车外的男人有点受伤害的样子。“这是雕虫小技。以前的我做更大桩的---”

“叫女的在酒店等,然后收拾好,对不对?我听了十次啦。”

“是吗?不过,不是“酒店”,是“旅馆”。”

“有什么关系?可别忘了拿钱就是了。”

“那还用说。”男人有点光火了。“那我走啦。好好看住周围哦。”

“知道啦,知道啦。”

三宅克己边走边觉心往下沉,因他知道那年轻人在取笑自己。

小伙子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最近很快就忘了别人的名字。已经不年轻啦。

实际上,他犹豫不决也没奈何,三宅想,自己太紧张了。

很久没有“做案”了。已经十年---不,十二三年了。

狙击对象变了,做法也变了。怎么说,这再也不是半夜摸黑偷偷潜入对方家里的时代了,现在的城市人是不睡觉的。

城市本身从来不曾安静过,随时有人醒着。对从事小偷业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愈来愈难住了。

三宅晓得,以规模来说,今晚的工作很“小型”。虽是市中心,但是便利店的收银台不可能有一大笔钱。

此外,他之所以如此紧张,除了是很久没做这工作外,就是他必须在“灯光下”

动手。

三宅是“闯空宅”专家,在这一行是高手。白天闲空宅的事也试过,但三宅通常是夜晚愉里出外旅行不在家的空房子。

他不习惯在明亮的地方做案。

“振作些。我是老经验。我想我是---没啥大不了,沉着下来……”

目标中的便利店,晚上看起来也亮得眩目。由于还不到深夜,客人相当多。

必须速战速决。然后抢着现金上那家伙的事---他叫什么名字?还想不起来。

站在便利店的入口,禁不住用手去开门。咯吓一声,自动门自动打开了。

---久美,抱歉。

三宅走进美观的便利店,反射地想起久美的事。

那孩子很坚强。因她拿着地址的纸条,找到的人会把她带给派出所的巡警吧!

其后附近的人会想办法安置她。

久美……爸爸会尽快回来的。无论如何,爸爸现在需要钱。

钱……对了,那小伙子叫金井。

三宅一边眺望架子的物品,一边窥望收银台的情形。

其实他想一个人做的,跟不热悉的家伙拍档不是好事。可是---三宅无论如何需要金井。

三毛不会开车。

像开玩笑,却是真的。三宅四十九岁了。这个年代的人,拥有驾驶执照的还不普遍。

何况三宅从年轻时开始“闯空牢”(说法也怪怪的),他没时间上驾驶学院拿执拜此所赐,他现在很不“自由”。做案后快速逃跑是当“劫匪”的首要条件,因此他需要车子。他之所以跟金井合作,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时机---这个情形讲究的是时机。

三宅悄悄望一眼收银处。依然有三四个顾客在排队。

畜牲!快点!

他准备等顾客从收银台前面消失时条然接近,露出大衣底下的手。把大钞钞票就够---猛抓着塞进口袋,然后迅速跑去外面。

顺利的话一分钟---不,不到三一十秒吧。对。镇定地干一场,很简单的事。

大衣口袋很重,因为有的关系。那当然是真东西。

几经辛苦才到手的,问题是只有两发子弹……不会发展到不开不行的地步吧。

三宅在冒汗。用是第一次,而且,这样当“正式的劫匪”也是第一次。简单的偷窃倒是做过。

三宅不想承认的是,他很紧张并怯场。

“噢……对不起……”女人的声音。

三宅没想过是对自己说的,不停地愉望收银处,队伍仍然没有中断的样子,使他心烦气躁之至。

“噢……”有人再喊一次,他终于察觉了。

---是谁?

回头一着,见是一个顶多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少女站在那里,不由诧异。有什么事呢?

“什么?”三宅发出极不愉快的声音。

“对不起---”少女怯长地说。“我想拿那个架子的东西。靠右或靠左一点的地方---可以请你移动一下吗?”

“懊---失礼。”

由于从这个位置看收银处最清楚,他一直站在同一个架子前面。

三宅红着脸,慌忙返到一边。

“对不起,谢谢。”

出奇地有礼貌的女孩,三宅想。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懂得尊敬长辈,这女孩倒是顶有礼貌的。

“有啦。好极了!”女孩好像找到了要找的东西,脱口而出。“懊,抱歉。请回到原位。”

三宅半楞住,不由笑起来。有点不对劲约有趣女孩。

“不,我不一定非要站在这里不可。”三宅说。“你只要这个?”

“嗯。旅行用的洗衣粉---我忘了带,幸好这儿有。这种店开到那么晚,很方便哪。”

“是的。”

“你是不是不舒服?”

二字吓一跳:“为何这样问?”

“从刚才起---你一直在冒汗,而且脸色苍白。会不会发烧了?好像在伸舌呼吸,口乾舌燥的……”

她搞错是狗了。

可是,三宅听了苦笑不已。旁人看起来这么紧张的话,表示相当严重了。

“谢谢。我没什么,只是跑着来的关系。”三宅说。

“那就好。”那女孩微笑。“是我多管闲事,对不起,妹妹们时常说我的。”

“不不不,多谢关心才真。”

“失礼啦。”女孩特意鞠个躬而去。

三宅彷佛解除了紧张,心情轻松起来。正当神经过敏之际,突然进来波长不对的讯号,反而得着痊愈的感觉。

三宅眺望那女孩在收银台付钱的情形。没有其他顾客在付钱。

店里还有大约三名顾客,好像还没那么快付钱的样子。

好。那女孩一离开就动手吧!

三宅的手伸入大衣口袋,握紧手。从刚才起又捏又松手的关系,柄被汗水弄得温湿了。

“谢谢。”

负责收银的好像是个大学生般的男孩,说完谢谢就按着打个呵欠。

那女孩边把找回的钱放回钱包边走向自动门---“危险哪。”三宅喃语。

那道自动门需要隔一个呼吸的时间才打开。因为女孩边走边放钱在钱包的缘故---瞪一声撞在厚玻璃上。

“哗---对不起。”她扬声喊。

女孩彷佛对谁道歉似地说完,赶紧从终于打开的门跑出去了。

哎哎哟,三宅苦笑着摇头。一个“失魂鱼”女孩。可是,却有令人恨不来的善良懊,没时间悠闲了。动手吧!

三宅毫不迟疑。决定了就快干,那是成功的诀窍。

他迅速走到收银台前面。

“欢迎光临。”

爱眠的男孩一只手搭在收银机上,见三宅什么也没拿在手上,于是问:“什么事”?

“安静。”三宅低声说。“别作声。真东西哦。”

他把手紧贴住身体摆起架势,身子挡住其他顾客,使他们看不见。

“钱拿出来,只要钞票。有的全拿出来,别出蛊惑哦。”

对方呆了好一阵子。真有这种事吗?心是这么想,但看对方的脸就知道是来真的。

“动作快点!”

“是……”

还以为是电视拍外景什么的,男孩飞快地瞄一瞄外面。终于知道不是开玩笑,立刻苍白着脸打开收银机。

“从大钞开始---对。不少嘛。”

三宅出乎意外地镇定。这样轻松得很。

一万元钞票,五千元钞票。三宅抓起钞票往大衣口袋里塞。

千元钞也拿了?照收不误。

“就这么多?好,离开桌台!”

行啦!简单得难以置信。

可是---毕竟有点紧张兮兮的。

三宅往自动门快步走过去。当他想用身体推门---却发现是自动门时,已经迟了。

额头结结实实地撞在玻璃门上。发出“膨”一声巨响,玻璃板受到度动,但却没破,相反约三字感到强烈的痛楚而眼睛昏花。

他禁不住跟舱后退。眼前“金星乱冒”的经验,乃是第一次。

门咯坡一声打开。畜牲,这个钝门!

开始崩便下来他无法马上迈步。一阵跟枪,他碰向一个架子,堆乱的果汁罐发出咯咯声巨响几名顾客下意识地回过头来。

必须赶紧溜掉才行!

三宅好不容易站稳,准备从打开的门出去时,有人进来了,跟三宅碰个正着。

“哎呀!”

两人跟呛着正面相撞。脚步不稳的三宅险些栽倒之当儿,踩到一个滚下的果汁罐。

也不清楚是怎么搞的,总之三宅和相撞的对手一同栽倒在罐子滚跌满地的地上。

收银台的男孩高声大喊:“强盗啊!那人是劫匪呀!”

吵死人!安静!

三宅挣扎着站起来。

“跑呀!强盗哇!”

男孩一边大声嚷叫,一边从店里冲出去。奇妙的是,他没忘记先把身上的围裙脱下来。

“让开!”

三宅拿的右手从口袋伸出来,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推开。

“是你!”

她是刚才来买洗衣粉的女孩。

“啊,对不起。”女孩坐起来。“我看了收据,发现找错数,所以……”

其他顾客哗然从店里跑出去了。

“总之,你让开!”

“对不起。”女孩站起来。“---你在干什么?”

她终于留意到三宅手里的手。

“我是劫匪!”三宅爬起来。“畜牲!本来顺顺利利的。”

总之逃为上着,刻不容缓!

自动门关起来了。可是并不影响他着到外面,正有两名他最不想见的人跑过两名穿制服的警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泉惊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