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惊杀》

第四章 逃

作者:赤川次郎

“夕里子!”

听见那个声音时,夕里子怀疑自己的耳朵。

假的。一定是听错了。他不可能“真的”跑来这里的的……

刚刚夕里子在想国友。想着好不好联系他,叫他来一趟。

“国友!”

回头一看,见到国友真的站在那里时,夕里子不由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他。

“坚强些---不要紧吧?”国友问。

“嗯……姐姐在那边---”

夕里子望一望在黑暗中另一边,明亮得如特大型橱窗的便利店。

“我知道了。看了电视,马上赶来。”

“刚才---我还在想。假如国友来了就好了。可是你很忙。我又觉得不能为这种事麻烦你……”

“喂喂,当我是外人啦。你的家人就等于是我的家人呀。”

“谢谢……”

夕里子察觉自己还在拥抱国友,于是倏地分开。

“情况怎样了?”

“看不清楚。担心死了。”

夕里子只能从巡逻车和警员阵容后面蹦起脚跟着现场。

“万一……劫匪豁出去了,对姐姐……”

“你呀,想的尽是坏事。提起精神来。绫子运好,一定吉人天相的。”

国友那强而有力的声音,使夕里子沉重的心情缓和不少。当然,实际情况并无多大改变。

“哦,国友哥。”珠美走过来。三姐的心灵感应有效了?抑或爱心爆棚的关系?”

“珠美?别胡说。”夕里子气得掀嘴。“这孩子不听我的。”

“不行呀,珠美。”国友说。“必须好好听姐姐的话才是。”

“是吗?”珠美用鼻子哼了一声。“那么,二姐取代大姐当人质如何?”

“话是这么说,是二姐的话---你说什么?”国友瞪眼。

“我说呀,夕里子姐姐进去便利店,取代绫子姐姐可不可以。”

“不可以。”国友慌忙说。“夕里子,有时你也要听听妹妹的话才好。”

“究竟谁听谁的?”

“不---总之,即使你来代替做人质,也不保证歹徒会把绫子释放。对不对?”

“可是,当人质的话,我比姐姐来得---”

“不行。冷静地想一想,好不好?”

夕里子跷曙着点点头。

“好。我去见见警队的负责人。叫他们谈判一下,看看能不能用电话跟绫子谈谈。”

“拜托。”

“在这里等等我。”

国方手拿弩买证,急急地走向以巡逻车做挡箭牌瞄视便利店的瞥员们。

夕里子两手紧紧相握,祈愿似地贴在胸前。但愿姐姐平安无事……

“哎。”有人拉拉夕里子的手。

“嗯?啊,人美。”

三宅久美站在那里,用同情的眼神仰视夕里子。

“不要哭。”她说。

夕里子听了心头一震。

“嗯,我没哭。瞧!”夕里子强装笑脸。

“只要没做坏事,上帝一定保佑。”

假如上帝能替我们惩治强盗的话---夕里子虽没确信,但很感激久美的勉励。

“夕里子!”国友回来招手。“现在从巡逻车打电话去那间店。不晓得歹徒听不听,你也来吧。”

“是!”夕里子飞奔过去。

“你是人质的妹妹?”体格健硕的刑警负责人让夕里子上了巡逻车后这样问。

“是的。”

“如你所见,情况不太明朗。总之只能祈求平安无事。我们接电话去那间店,假如歹徒来到收银处的话,我们可以向他开的。”

夕里子顿时花容失色,吃惊地说:

“不要这样做!万一打不中,只是令他受伤的话,那人可能杀我姐姐报仇的!”

“不---假设罢了。”对方语句含糊。“噢,正在传呼对方。”

从巡逻车的窗口,可以很清楚地着到明亮的便利店店内。

由于收银台就在门口旁边,虽然可以着见,但不晓得歹徒会不会从里头出来接“有人接啦。”外面的一名警员在叫。

凝目一看,确实有人影从架子之间移动,低着头走向收银处。

“那是姐姐。”夕里子说。“但是说不定---”

夕里子从绫子镇定的动作(或者说是优哉悠哉)可以看得出来,好像有人重觉似地躲在绫子的影子后面。

“一个或两个?不太清楚。”营队负责人啧啧舌头。

“喂喂。”

巡逻车的无线电话传来绫子的声音,夕里子不由把手贴在胸膛上。

“听见吗?”

“好---我知道麦克风的用法。”

这是拥有刑警男友的好处。

“懂吗?问他歹徒在不在旁边。”

乱讲!假如歹徒真的在身边的话,姐姐怎能答是?

那名刑警从巡逻车下去了。

“姐姐?”

“咦,夕里子吗?”

与平日无异的声音,夕里子松一口气。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

“难得买到的洗衣粉,不知掉到哪儿去啦。”

“那种事不重要啦。”

“还有,好些果汁罐压坏了。我又擅自吃了薯片。待会得结结帐---”

“姐姐,振作啊。我们一定救你出来的。照歹徒的意思去做,别反抗。知道吗?”

仔细一想,姐姐不会反抗,但她在某些怪异的地方之顽固却令人擒心。

“嗯。夕里子,这位劫匪“先生”是很好的人哦。我想他不会加害于我的。”

很好的人怎会去做劫匪?

不过,直至目前来说,绫子似乎就加国友所言,是个“好运”的人。夕里子首先松下一口气。

“夕里子,这人说要把我当人质离开这里啊。”

“我想很难离开了。”

“他说不要开。好不好?万一双方搏火的话,我反而危险。”

“嗯。当然,因为有姐姐在,我想警力不会轻举妄动的---歹徒在哪儿?”

“就在我后面。夕里子,你试试要求看着,叫人预备一部车子。但他说他不会开车。”

“姐姐。你也不会呀!”

“所以呀,车子要附带司机的。”

“那种事……总而言之,我对这里的负责人说说看好了。”

“拜托。这边吃的东西足够,别担心。”

说得挺悠闲的,夕里子不由苦笑。

“那么,就这样等等好了。”

“好---哎,夕里子。”

“什么?”

“薯片呀。以m公司的牌子最好吃哦。”

“是吗?”

夕里子下了巡逻车。刚才那位刑警跑到哪儿去了?

“怎么样?”国友走过来。

“姐姐没事。歹徒说要预备车子给他---刚才在这里的刑警先生呢?”

“不晓得……奇怪。跑去哪儿了呢?”

夕里子莫名地不安起来---不祥的预感。

“总之,国方,姐姐的安全第一哦。请这样告诉那位负责人。”

“我晓得。有人质在,他们不会---”

就当此际“冲!”突然,有人喊。

二三十名警员一同朝便利店冲入。夕里子哑然。

“这是什么玩意?”

“他们从后门进去!”国友喊。“你留在此!”

“国友!”

“怎么做这种傻事!”

国友奔过去。仅仅两三秒间发生的变故。

评评的声,从便利店里头传来。门口的玻璃门碎了。

然后,便利店内的灯光完全熄灭。

“亮灯啊!”

“巡逻车的灯!”

声音四起。

一片打混乱。大概谁也没想到店内变得漆黑吧。从外面闯人的警员们在出入口的地方相撞,彼此喝嚷着。

“快进去!”

“脚下危险!”

店内大概有货架倒塌之故,货品陆续掉下,“膨膨”之声不绝于耳。

夕里子只有呆然伫立在那儿的份。

这么鲁莽的行动……是哪个刑警做的!

声又起,夕里子吓得跳起来。

“别开!”

“快亮灯!”

漆黑的店内,警员们四处乱窜。

“发生什么事?”跑来的是电视台的记者。“假如是硬生生闯入的话,必须押后广告时间才行了!”

夕里子很想猛揍那名记者一拳。

---突然,有谁跑动的影子进入夕里子眼。

店内很黑,外边反而不觉太暗。警员们彷佛你推我挤似地跑来跑去---那人的走法引起夕里子的注意。若是十分熟悉的人,单从身体或手部动作就能看得出来。

“姐姐!”夕里子说。

子被一个男子拉着手在跑。由于她穿着大衣,看不清脸孔,但是那个跑法肯定是绫子没错。

“二姐,什么事?”珠美跑过来问。

“那边那个---是大姐。”

“嘎?”

“追上去!”夕里子往前跑。珠美也慌忙跟在后面。

“哪个是绫子姐姐嘛?”

“那个---穿上男人大衣那个!”

“知道了!”

逃跑那两个人,奔向一条横街。

当他们冲向宽马路时,一部车子倏地停在二人旁边。

完了!夕里子焦急不已。他的夥伴在等着!

“姐姐!”夕里子拚命跑着喊。

被推上车的子回过头来。男人把绫子推上车后,他也回头望了一下,然后钻进去。

在车门关上前,车子已呼啸而去。

“姐姐!”

不可能追了。车子一转眼就消失无踪。

“不行了!”夕里子拚命喘气。“真是!干嘛发生这种岂有此理的事?”

“可是---”珠美走到身边。“大致上大姐是安全的。”

“嗯……”

无法安心的事。跟绫子在一起的男人,目前为止似乎没对绫子动过粗。可是一旦有别的夥伴在时,情形则不同了。

也许有变态的歹徒混在其中,也许因着刚才警力闯入而使歹徒勃然大怒。

“怎么办?”夕里子松下肩膀的气力。“没看到车牌号码,无从找起啊。”

“你猜会不会要求赎金?”

“不晓得……不过,他们并非为钱而捉走大姐的呀。”

“是吗?但他们的脸被大姐看到了,万一在逃跑的过程中遇到干扰的话……

毕一竟连冷血的珠美也说不下去。

“干嘛提议去什么温泉呢?假如我不出这个鬼主意的话……”

“姐姐。假如我们不来这里的话,搞不好在别的地方遇到车祸什么的。”珠美说。“你不是常挨国友的骂吗?说你尽往坏的方面想。”

夕里子看住珠美,点点头。

“说的是。被你这么一说,没事啦。”

“振作吧!绫子姐姐总有办法超越难关的。”

“嗯。”夕里子叹息。“总之,必须告诉他们说歹徒已经跑了。”

“愈帮愈忙啦!”

“可不是。”夕里子说着笑一笑。“咦,久美小妹妹。”

不知何时,久美站在那里。

“你跟在姐姐后面来的?”珠美说。

“嗯。”久美点点头。

“回去吧。万一久美的爸爸在那里找久美就不好了。”夕里子把手搭在久美肩上。

“是爸爸。”久美说。

“什么?”

“刚才那个人---是爸爸。”

久美的眼睛望向绫子等人乘车而去的方向。夕里子和珠美对望一眼。

“久美……爸爸怎么了?”

“刚才他坐车走啦。”

“坐在---刚才那部车上?”

“嗯。”

“你看到了?”

“那个姐姐坐的车,不是吗?然后爸爸也上了车。”

“你爸爸……肯定是他?”

“嗯。”久美用力点点头。

那个劫匪就是久美的爸爸!夕里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夕里子!”国友奔过来。“好极啦。我在想你去了哪儿。”

“国友哥,你知道---”

珠美话没说完,被夕里子捉住她胳膊。

“你不要讲话---姐姐他们跑啦。”

“你怎知道?”

“接应的车子停在这里。我们追过来,但来不及了。”

“怎会这样!”国友摇摇头。“叫人赶快通缉才行这孩子是谁?”

国友望一望夕里子手里牵着的人美。

“这是---”

珠美的话被夕里子大声打断。

“没什么---总之,快点通缉歹徒吧。可惜太暗了,看不清楚车子的颜色和号码。”

“好。跑向那边吗?知道了。”

国友快步跑开。

“姐姐。”珠美说。“干嘛瞒住国友?”

“交给我办。”夕里子轻抚久美的头。“因为我想更多了解久美妹妹爸爸的事。”

---对。既然对方拿绫子做人质,我也拿这孩子做人质!

夕里子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设法把绫子救出来---无论如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泉惊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