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衬衣》

第10章:死亡之轮

作者:赤川次郎

“爸爸。”

听见叫声,佐田把埋在报纸上的脸抬起来。

“今天这么早?”佐田绽开笑脸。

“今天不能不早点去哟!”

久美走进晨光满溢的饭厅,拉开椅子坐下,同时拿起桌上的咖啡壶。

“我要咖啡。”

“嗯,喝吧!”佐田的视线回到报纸上。

“有什么有趣的新闻登出来了?”久美一边说,一边在斟咖啡。

“我只看股票的动向。”

“那种东西有趣吗?”

“看得懂自然有趣。”佐田对女儿说。“久美,吃点东西才去的好。”

“我去外面吃。吃汉堡包。爸爸呢?”

“我没什么胃口。”佐田说。

久美稍微垂下眼睑,问:“妈妈呢?”

“好像出去了。”

“是吗?这么早出去了?”

“嗯……”

久美迟疑了一下,说:“昨晚……你和妈妈吵架了,对不对?”

佐田看了久美一眼。

“你听见啦?”

“听见啦。你们的房门开着嘛。”

“是吗?”

佐田慢吞吞地啜着咖啡。

久美,十八岁。大学一年级学生。

长得酷似母亲,虽然脸孔有点严肃,但因遗传了父亲的温和性格,使她的表情柔美不少,可算是不折不扣的美人儿。

“爸爸──你要和妈妈分手?”

佐田微笑一下。

“你可用不着为那种事担心。”

“那可不行。”久美喝了一口不加糖的黑咖啡。“爸爸,假如你们分手的话,我想跟你在一起。”

“哎,操之过急了吧!”佐田苦笑不已。

妻子八重子昨晚回娘家了。久美好像还不知道那么详细。

“爸爸──”久美又说。“你要和那个女人一起生活么?”

结果,妻子也知道了。知道他有二十一岁的年轻情妇,以及六个月大的小孩的事。

佐田受到仓冈恭子的指责后,本来准备好好处理一切。

他没想过要跟八重子离婚。不过,他想在经济上照顾情妇两母子。

大概是出席那个会议的某人告诉八重子的吧!

昨晚,佐田和八重子发生激烈的口角,直到深夜。作为s精机公司总裁的女儿,八重子的尊严不容许丈夫有情妇存在。

结果可能不得不离婚哪,佐田想。

“我还不知道会怎样。”佐田说。“总之,我不想你受苦。”

“我不是说这个。”久美说。“爸爸,你做你认为最妥当的事吧。不必担心我的事。到了这个时候,我可以一个人独立生活了啦。”

“太危险啦。你不是只会玩吗?”

“好过份!”久美瞪她父亲一眼。“对了,爸爸,你跟她是在那儿认识的?”

“你在说那个她?”

“爸爸的‘她’呀!”

“嗯……微不足道。”

“微不足道?连孩子都有了哟。”

“你知道了?我们已用低声谈那些事的哪。”

“可是,我很关心嘛。那是我的弟弟或妹妹吧,是不?”

“总之,需要花点时间才能解决。”佐田叹息。“等事情明朗化之后,我会告诉你。”

“好。我懂了。”久美点头。“不过,爸爸──”

“什么事?”

“你可别为了我而抛弃那个女人哦。”

佐田吓了一跳,盯住久美。久美的眼睛并没有责备父亲。

“我也知道,男女之间的事,不能用道理或法律来解决。所以──我不认为爸爸做了什么坏事。我想妈妈也有不对的地方。”

“谢谢你。可是,你可不许毁谤妈妈。”佐田平静而坚定地说。“这种事,责任在于男方。纵使爸爸和妈妈感情不好,却不等于爸爸可以随便偷情。”

久美瞟她父亲一眼,然后噗哧一笑。

“什么事那么滑稽?”

“爸爸真的太认真了嘛。见到就冒火啦。”

“为什么?”

“偶尔尝试大发脾气,或者打打孩子如何?”

“叫我打你吗?”

“嗯。打一次,给我一百万。”久美清晰地说。

“你在胡说什么。”佐田笑了。“今早不是要早点去上课么?”

“嗯。那我走啦。”

久美噗地站起来,小跑步走出饭厅。动作灵敏,洋溢着青春气息。

佐田的早餐只有咖啡。待会到什么地方吃点轻食好了……

佐田的情妇入院了。精神状态还不安定,需要二十四小时有人看顾。当然也得请人帮忙照顾六个月大的婴孩了。

佐田也猜不着事情发展会怎样。恐怕她要一段时间才能复原吧!

那段时间,孩子怎么办?自己和妻子之间怎么办?只能等候八重子先表态了。

祸不单行。祸事总是接连发生。

希望不再有其他事情发生就好了……

“爸爸!”

久美探脸进来。

“怎么还没出门?”

“哎,零用钱有点缺嘛。”久美侧侧可爱的头说。

佐田十分溺爱女儿。

“那就从爸爸的钱包拿一点吧!”

“谢谢。其实已经拿啦!”

久美丢下愣住了的佐田,翩然离去……

佐田苦笑着,摊开社会新闻版。

由于那是一份经济报纸,对于所谓“事件”的处理篇幅很小,佐田看到的,其实已是死亡新闻之类。

有没有交易客户中的社长、总裁或他的夫人去世的消息,都有必要留意。

本来这些不是社长的工作。可是性格使然,佐田有时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佐田的视线之所以停在一宗小小的交通意外报导上,大概是偶然罢了。通常他只飞快的浏览标题而已。

尤其是发生在高速公路的意外,没什么有趣的记载。然而这特意提出来,原因是牵涉五部车子的连环大车祸,肇事原因是一名女驾驶者驾驶出错。

女驾驶者错误摆动驾驶盘。死亡的是大木幸子,三十六岁。

大木幸子。

佐田重复看那个名字。

听过的名字。在哪儿听过?

这篇报导没有说明死者有没有职业。

佐田决定马上打电话到秘书家里。

到了公司,佐田立刻问女秘书:

“知道了什么吗?”

“刚才向报馆方面查询了。”可以信赖的秘书说。“我想九点半以前会有回音。”

“好的。其他报纸呢?”

“摆在社长的桌上了。”

“是吗?对不起,麻烦你替我到楼下拿一份三文治和咖啡来。”

“遵命。”

秘书出去了。

佐田走进社长室,终于沉着下来。

无论怎样都好,这里是他一个人可以独处的地方。

他把身体靠在椅子上,然后掀开秘书替他买齐的所有报纸。

所有报纸都刊登了那宗意外的报导。可是,一帧照片也没有。

佐田死了心,合起报纸。首先把今天的会议资料过目一遍。

电话响了。

“我是佐田。”

对方不说话。佐田立刻知道是谁。

“八重子吗?”

“我在娘家。”无感情的声音。

“哦。”

“我想目前好好想一下。”

“我知道。”

“久美怎么样?”

“她去学校了。昨晚的对话,她好像听见了。”

“因为你说话太大声了嘛。”

彼此彼此,他想。现在决定不说什么。

“久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必担心她吧!”八重子说。“不过,请你不要让那个女人踏入家里。”

“她入院了。怎能做到这种地步?”

“那就好。”

外线的灯亮了。

“对不起,我有公事上的电话进来了。待会我再打给你。”

“不,我会打给你。在这之前,请别打扰我。”

电话挂断了。佐田叹一口气,转换另一条线。

“喂,爸爸吗?”

“原来是久美。怎么啦?”

“现在我在大学附近的咖啡室。正在看电视新闻……”

“怎样了?”

“昨晚,高速公路发生车祸──”

“噢,我在报纸上看到了。”

“死去的岂不是大木老师?”

“大木老师?”

“对。小学的那位──”

对!想起来了。大木幸子。原来是她!

“爸爸,记得吗?”

“当然记得。不过,大木幸子是个常见的名字啊。”

“可是年龄也是三十六啊。难道不是那位小学老师吗?”

“可能是吧!”佐田装作平静。“即使是她,也已经是八年前的事啦。”

“可是,洋子被杀,伊东又被──好可怕唷!”

“那只是巧合罢了。”佐田微笑着说。“你是为此特地打电话来的吗?”

“嗯。毕竟──太令人震撼了。”

佐田顿了一会,说:

“怎样?今晚跟爸爸一起吃饭好吗?”

电话继续执拗地响着。

京一老早就从被窝坐起来,一直盯着那个响个不停的电话。

早上九点多了。

大木幸子昨晚好像没回来。这种事是第一次。

发生什么事?

京一困惑不已。因为幸子叮嘱过,她不在家的时候,绝对不要接任何电话。

可是,这种响法……也许发生了什么特殊事故了。

会不会是警察?他们猜到京一可能在这里,所以打电话来了。会不会呢?

“不会的──”

若是那样,大概已直接上门来了。

好吧!京一下定决心,拿起听筒。万一是可疑对象,马上收线──不,不如说搭错线比较恰当──

“京一吗?”

从听筒传来的是父亲的声音。

“爸爸,是你!”京一松一口气。“我一直在迟疑着,不知该不该接听哪。”

“糟糕了!”伊东的声音十分迫切。“大木老师死啦!”

京一不太明白父亲话中的含意。

“老师──昨晚好像没回家。”

“当然啦。昨晚发生车祸,她死啦。报纸登出来了。”

京一一时说不出话来。死了?到底是什么意思?父亲是不是神经失常了?

“京一!你有没有听见?”

“嗯……你说什么?”

“振作些!大木老师死了。懂吗?你不能留在那里。马上收拾东西离开!”

京一终于明白,脸都白了。

“老师死了?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为什么撒这种谎?”

伊东的严厉声音终于使京一回过来了。可是,事情变成这样,他不晓得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爸爸──我应该到哪儿去?”

“不知道。我被跟踪着。总之,我会想办法。在这之前,你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懂吗?”

“可是,怎样联络?”

“赶快离开公寓。可能有人会去老师的房间察看。”

“我知道了。”

“晚上打电话回家吧。知道吗?”

“嗯。”

“赶快走吧!”

电话挂断后,京一仍然拿着听筒,呆呆地坐在那里。

老师……死了。

离开。离开这个公寓。对,必须离开!

京一甩甩头,慌忙穿上衣服。可是,必须刮胡子,还有,换洗的衣服怎么办……

不知所措地磨蹭了将近三十分钟。

好不容易来到玄关准备离开之际,传来咔嚓一声,玄关的门打开了。

京一吓得动弹不得。

对方好像也吓了一跳。

“怎么?有人在呀。”

随着说话声,出现一名穿制服的警官!

“不会的,应该只有她一个人住。”开锁的老人说。

敢情是这幢公寓的管理员。

“你是谁?”

对方用不友善的眼光瞅着京一。

“我──我是老师的朋友。”京一说。

“老师?”

“呃──大木小姐,她从前是当老师的──我是她那时的──”

“奇怪。我竟然不知道她把男人带回家。”

“不,我准备回去了。再见!”

京一正要准备出去的时候,警官阻止他。

“等一等──这里的大木小姐因意外去世了哦。”

“嗯。刚才,我听说了,吓了一跳。”

“是吗?”

“嗯。我必须赶着回家──”

由于警官目不转睛地注视他,京一变得语无伦次。

“要不要进去?”老人这样说。警官的视线从京一移开。

“噢,让我看看吧!有没有从她亲戚来的联络?”

“目前还没有。”

“是吗?好吧,你可以走了。”警官转头对京一说。

“对不起。”

京一低头行个礼,急急迈步走了出去。

大木幸子的寓所在一楼,马上可出到马路外面。

京一走得很急。突然有人喊:“喂,等一下!”

那个警官!他发现了。尖锐的声音,不是普通叫人的声音。

京一不顾一切的拼命跑。

“停步!”警官喊住京一。

不要!谁会停步?我要逃!逃给你看!

京一不晓得应该走去那里,只是一古脑儿向右边转弯、转弯……

可是,平常的他运动不足,现在喘起来了,双腿如同麻痹似的沉重起来。

“畜牲!”

京一停下脚步,垂着头,全身都随呼吸抖颤起来。

追过来的脚步声已经听不见了。是否逃脱了?

总之,当下好像没事了。

京一踉跄地迈步往前走。汗水从身体涌出,由背部流淌下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被大木幸子带来这里后,京一一步也没出过外面,他对这一带的环境完全不熟悉。

好像是个不受欢迎的住宅区,安静得怕人。可能是大房子太多的关系。

京一走了一段路,拐了一个弯,立刻呆立在那儿──怎会──怎会这么胡闹?

前面就是大木幸子的公寓。

兜兜转转,居然回到原来的地方!

两部巡逻车停在公寓前面。红色的警车灯射入京一的眼睛。

好些警官从幸子的房间进进出出。

京一逃跑了,那个警官叫人来这里支援。听说通缉中的杀人犯躲在这里,附近的居民从远处围观看热闹。

京一楞楞地呆立在原地。当然,必须逃走。起码必须马上藏起来。可是,京一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

他感觉到,眼前的光景简直就像映现在银幕上的幻影一般。

一只球滚过来,打中京一的脚。京一看见,把那只粉红色的塑胶球捡起来。

那画了漫画主角脸孔的球有点脏,气泄了,按它马上瘪了下去。

“还给我!”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喊,并且伸出手来。

京一把球递给小女孩。小女孩有点好奇地抬起脸仰视京一。

“小百合!”母亲的声音。“过来!”

小女孩转个身去,背着京一跑开了。

“对不起。”母亲对京一说。

京一知道那句话是向自己说时,忙不迭地回答一句:“不用客气。”

那位母亲也是来看热闹的吧。假如她知道替她孩子捡球的就是杀人犯,不知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京一突然失去逃跑的心情,很想对着站在那里的人群喊道:“我在这里啊!”

如果真的做了,大概很有趣吧!大家一定目瞪口呆,说不定警察不会马上接受。

一阵晕眩。

京一摇摇慾坠,靠在旁边的电灯柱上,闭起眼睛。这样下去,敢情会失去知觉。

突然被人用力捉住手臂,京一睁开眼睛。一名素昧生平的女性站在那里。

不,似乎曾经在那儿见过。

“你是伊东京一吧!”

“嗯……”

“我是你父亲派来的。我是金井美祢子。上次在公司里──”

“啊,原来是这样的。”

“快跟我走。万一被发现了怎办?”

“对不起,我──”京一东歪西倒地往前迈步。

“振作些!能走吗?”

“总觉得──头晕眼花的。”

京一出现轻微的贫血现象了。

怎么说?因他一直呆在幸子的公寓里不动,突然走了那么多路,头晕乃是理所当然的事。

地面好像往左往右翻浪似的起伏不平。

发生什么事?地震吗?

“振作些!”金并美祢子慌忙扶住他。然而京一的体重不轻,凭她实在扶持不住。

“糟糕。总之,你要加油啊!必须走到能够截到计程车的地方。”

虽然金并美祢子这样说,可是京一晕头转向,已经走不动了。

最后他在路边蹲了下来。

“站起来!被人看见就不得了啦!”

金井美祢子尽力拉他起来,然而京一只是摇头。

金井美祢子叹一口气。

“没法子了。你留在这儿,我去叫车,拜托司机来载你好了。知道吗?留在这里别走哦!”

京一点点头,不过,看来又不太知道的样子。

京一模模糊糊地听见金井美祢子急步跑开的脚步声。

怎么我老是在头晕的时候被女人所救。对了,上次大木老师也是。

大木老师──对了,听说老师死了。

可是,那是真的吗?虽然那是老师的车,会不会是别人驾驶呢?

不错。老师一定活着。因她答应过要救我的。

京一对大木幸子倾慕过。

对。就像幸子在临死之前突然产生的遐想一样,京一也在幻想中拥抱过幸子。

老师知不知道?白天当我一个人在公寓的时候,悄悄窥视老师的内衣裤……

京一觉得脸腮痒痒的,伸手一抹,发觉自己哭了。

坚强些!你不是男人吗?

可是,眼泪愈涌愈多,京一怎么也制止不了。

“起来!”一个声音说。

“嗄?”

“站起来。”女人的声音。

可是,噙着眼泪的眼睛,视线模糊,他只能朦朦胧胧的见到对方的影子。

刚才那个女人吗?她叫什么名字?记不清楚了。

不过,好像跟刚才有点不同……

“快来。站起来吧!”

“我……站不起来。”京一说。

“你能站起来的。站站看!”

是吗?不过──真的。不是站起来了吗?

“过来。”

好像是个穿黑衣的女性,她先站起来走在前头。京一茫然地跟着她走。

走了一段路,进了一条窄窄的路中,那里停了一部车。

这是什么车?好有气派。

大概是外国入口车吧!他想。

“来,上车。”

那个女人打开后座的门。

“车子够宽,躺下来也无妨。”女人说。

“对不起。”

京一的头先钻进去,爬上车座,然后低下头来。

传来“唬”一声关门的声音。

很舒适的坐垫。

了不起。的确是好车。

这是什么牌子的车?待会必须问一问。

车子缓缓地开动了。实在舒适无比,京一想。

抬头一看,天花板铺了一层布。有点像被救护车载着的心情。

还是──卧在灵车里,抬头看棺材的心情?

京一笑了。不知道有没有发出声音,就是想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衬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