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衬衣》

第11章:东星殒落

作者:赤川次郎

久美放下餐巾。

“怎么啦?”佐田停下手中握住的刀叉问。

“我上洗手间。”

久美站起来,离开座位。

这是酒店的餐厅,相当宽敞。佐田和久美舒适地在靠里头的桌子上用膳。

久美也喝了酒,脸儿发热。

父女两人都想醉一醉。

佐田今晚破例喝了酒。平时他是个滴酒不沾chún的人。

久美喝酒的理由跟父亲不同,她想借酒解除郁闷。

大木幸子的死。然后,晚上的新闻报导了伊东京一躲在幸子的公寓。

好像还没被逮捕的样子……

久美走进洗手间,在盥洗室洗脸。

啪,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久美!”

出现一张怀念的脸孔。

“阿翠!果然是你!”

原来是星海翠。

“怎么?你不是知道才来这里的吗?”阿翠说。“我看到你站起来,这才过来的。”

“因为距离很远嘛,我怕认错人。不过──果然没认错哪!”

毕竟认错人了。从前的小学同班同学星海翠,已经不在了。

如今站在久美面前的,乃是一张被千千万万的拥趸贴在房间的偶像脸孔。

既是星海翠,又不是星海翠。至少有什么地方跟久美所认识的阿翠不一样……

“阿翠,你跟谁一起来?”久美问。

“经理人呀。看厌了的脸。有时好想跟朋友们一同大吵大嚷吃东西唷!”

“说起来,听说你换了公司?”

“噫,你知道了?”

“大学的男同学在报上看到的。”

“是吗?”阿翠对着镜子拢一拢头发。“为了换公司的事,头痛死啦。”

“为什么?发生争执了?”

“当然啰。社长气炸了。昨晚讲耶稣讲到天亮哪!”

“啊。那也没法子嘛。那样的机会不能错过的。”

“我也这样想。所以,即使被揍一顿,我也要跳槽的了。”

“被揍?”

“对呀。我常挨揍的呀。”

久美蹬大了眼。

“为什么?”

“社长本来是黑道人物嘛,脾气暴躁。只要我说话傲慢一点,马上拳头就飞过来啦。”阿翠笑说。

“可是──你不是替他赚钱吗?”

“就是赚钱才要挨揍呀。他们认为艺人不是人……虽然如此,我还是干下去了。”

“阿翠……”

久美的手搭在阿翠的肩上,闻到香水味。

“不要太勉强自己。”

“我可不在乎哪。”阿翠挺直背脊。“当歌迷们为我疯狂哇哇怪叫时,我把自己投身其中,什么都忘掉啦。为了那一瞬,我可以什么也不要。”

那是久美之辈永远不能理解的事。

“对了。”阿翠想起什么似的。“伊东君怎么啦?最近我没看报也没看电视。”

“他逃跑啦。听说藏在大木老师的公寓里。”

“大木老师?”阿翠的脸有一瞬回复从前“阿翠”的脸。“大木老师窝藏他……”

“对呀。虽然已是八年前的事了。”

“她是很好的老师。”阿翠沉静地说。“很想回到那个时代。”

阿翠疲倦了,久美想。她觉得阿翠好可怜。

“那么,老师被捕了?”

久美迟疑了一下。不过,这是迟早都会知道的事。

“老师因车祸死亡了啊!”久美说。

阿翠的脸一下子转白。

“阿翠,你没事吧!”久美大吃一惊。

“吧。没什么。”阿翠摇摇头。

“怎么啦?不舒服?”

“不是的。”阿翠一直凝视镜中的自己。“久美,你还记得克哉的事么?”

久美垂下眼睑。“当然记得。”

“直到如今,我远常常做梦哦。不要,不要,住手。克哉这样呼喊……为何我们那么残酷?那么一个动作做不到而已,有什么相干?体育的分数不好。又怎么样?我们众人涌上去包围他,‘杀’了他唷。”

“别说了。”久美摇摇头。“已经过去的事,不是吗?而且,当时我们都是小孩子嘛。”

“话是这么说──可是,不能说我们没有罪啊。我恐吓克哉,说假如他做不到,我就脱掉他的裤子……”

“不要说了。”久美捉住阿翠的肩膀。“他已经不会回来了嘛。”

“是吗?”

久美盯着阿翠的脸。

“阿翠……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阿翠也盯着久美。“洋子被杀了。京一成为通缉犯。然后,大木老师也死了──克哉君正在向大家复仇啊!”

“胡说八道!”久美禁不住高声大吵。“对不起。不过,请别那样想。不好哇!”

“嗯……不错。抱歉!”阿翠叹息。“我有点累了。”

“休息一下如何?”久美说。“既然换了公司……不是好机会么?”

“谢谢你。”阿翠微笑。“没事的。所谓偶像嘛,休息三天就能忘掉一切,继续往前走下去。”

其他客人走进洗手间来了。见到星海翠,“啊”了一声。

“那么,再见了,久美。”

阿翠快步离开洗手间。

久美回到位子时,佐田说:“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哇。我遇见阿翠哪。”

“阿翠?”

“星海翠。瞧,她现在坐在那边。”

“噢,原来是她,”佐田回头看看那个方向。“我就觉得她很像艺人。差点认不出是那个女孩子啦。”

“因为爸爸一直没见过她嘛。”

“是吗?自从十岁以后就没见过了,不过,我在电视上见过──”

“那不是阿翠哟。”久美说。“真正的阿翠,不晓得跑到那儿去了……”

久美的语调充满了寂寞,佐田悚然。

“你怎么啦?”经理人□口担心地说。“那么久才回来,我正想去看一看究竟。”

“上洗手间罢了,让我慢慢去好不好?”阿翠笑着继续用餐。

“我以为你溜掉了嘛。”□口说。

“今晚,他不是在大阪吗?”阿翠若无其事地说。

“对。周末可以见面。”

阿翠放下刀叉。□口看着她。

“你不吃了?”

“已经够了。”

“必须好好吃一顿哟。”

“我想吃甜品。好累啊!”

“那么,叫点甜品吧!哎──”□口喊住一名侍应。

阿翠叫了甜品后,怔怔地望着空中,喃喃地说:

“我跟他分手好不好?”

“什么?那个当然好──可是,你可以吗?”

“那样做,你也可以安心,不是吗?”

“嗯哼。”□口用餐巾抹抹嘴。

老实说,□口很怕社长会采取什么行动。他应该不会没有动静。

“忘恩负义的家伙!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上电视!”

那个声音是出于内心的。不是普通的威胁。

那样一来,阿翠最大的弱点,就是她和那名摇滚乐歌手的关系了。假如事情被揭发出去,阿翠的事业马上一落千丈吧!

可是,假如阿翠现在就跟他分手的话,纵使社长散布情报,摄影记者四处埋伏,也只能扑一场空。只要不被当场捉住,不管任何消息,只要否认就行了。

“怎么?对他厌倦了?”

“不是的。”阿翠摇摇头,“我有另外一个……”

“嗄?”□口皱起眉头。“你几时──这次到底是谁?”

阿翠笑一笑。

“不用担心。你想见也见不到的人啊!”

“你说什么?”

“名叫克哉……对,克哉。”

“克哉?有这么一个人么?”

“你不认识的人。”

阿翠开始吃端来的甜品。

“总之,小心一点啊。”□口叫了咖啡。“现在是重要时期。知不知道?一旦有了名气,以后做什么都不要紧。好好解除你和神冢社长之间的磨擦如何?在这之前,也要断绝男人。”

“修修口德好不好?简直把我当作色情狂似的。”阿翠瞪着□口。“若不让我交男朋友,从何发泄不满的情绪啊?”

“知道啦。所以,从今以后,我会安排更悠闲的日程……”

这时,餐厅的入口处传来喧叫声。领班说:

“等一等。这样不方便的──”

□口听了皱起眉头。

“糟糕。电视台的报导员来了。”

“什么事呢?若是跳槽的事,已经──”

话没说完,阿翠的眼前亮出了麦克风来。一阵闪光之后,电视的摄影机对住了阿翠的脸。

“且慢──太突然了。”□口站起来。

“小翠小姐。”不熟悉的报导员用亲昵的声音说。“你知道吗?明天的‘f’杂志,将会刊出你和摇滚乐歌手a君的合照哦。”

“嗄!”阿翠愕然。

“听说他们拍到你们在大厦相拥的镜头。这事如何?若是事实,请清楚地回答吧!”

□口顿时脸都青了。

“且慢!阿翠,你不要说话!”

“我是代表歌迷们向小翠小姐问的哦!”报导员反驳。“小翠呀。有没有那个事实,直截了当的回答我吧!”

阿翠呆呆注视吃到一半的甜品。

是的。一早已肯定会变成这样。

我知道。我知道是的。是你──是你把我逼到这个田地……克哉君,对不起!是我不好!原谅我!

阿翠双手掩面,哭了。

“你哭,表示那是事实吗?你承认你和a君的关系了吧!”

报导员将麦克风摆得更前。

“住手!”

就在这时,久美冲过来向报导员猛撞过去,把摄影师的灯摔到地上。

“太过份了!你们做什么呀!这样做还是人吗?”

久美远远看到,再也忍耐不住了。她一面哭着,一面疾言厉色地说:

“出去!你们这些蝼蚁之辈!”

冷不防阿翠站起来,推倒椅子奔了出去。

“阿翠!”久美喊。

“喂,等我一下!”□口慌忙追上去。

报导员和摄影人员也急急地跟着跑出去。

“阿翠……阿翠……”

留下久美哭着伫立在那儿。

佐田走过来,搂着她的肩膀。

“爸爸……我看不过眼……”

“算了。当然的事。算了。”

佐田搂着女儿,瞄一眼被阿翠推倒的椅子。

“万分对不起。”金井美祢子拼命鞠躬。

“不,不要这样。”伊东猛夫急急地说。“是我不好,不该叫你办那种事,不是你的错。”

两人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谈话。

小小的声音在空旷的事务所大大地回响。

灯光几乎全熄灭了,外面的灯光从窗口照射进来。

“我找了好久。”金井美祢子泄气地说。“当时如果不丢下他就好了。”

“你做得很好。谢谢你。”伊东拿起美祢子的手。美祢子惊讶地望着他。

“你不欠我的情,却肯为我做那件事……我真感激你。”

“不。”美祢子摇摇头。“应该还有办法的。”

“我不能再让你受牵连了。”伊东斩钉截铁地说。“请你收手吧。”

“伊东先生──”

“万一以后连你也要问罪的话,我会很难受。所以,请你忘记一切。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我不会收手的!”美祢子强硬地说。

“金井小姐──”

“你不想救你儿子么?刑警在外面监视着。你一个人什么也不能做。”

“那个……我知道。”

“若是知道,请让我帮帮忙。两个人想想有什么好办法吧!”

美祢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这里的电话,可以二十四小时使用。”

“哦?”

“伊东先生,请你回公寓去,等候京一的消息。我一直留在这里。没关系,我可以一两晚通宵都没事。还年轻嘛。”

“可是……”

“假如京一打电话来这里的话!我去接京一,把他带去我的寓所也无妨。”

“怎么可以──”

美祢子伸手按着伊东的嘴巴。

“那个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伊东缓湲地点一点头。

“就这样决定啦。伊东先生,请你快回去。我留在这里守住电话就行了。”

“好吧!就这么办。”伊东站起来。

“灯光全都关掉,这样他们便以为没有人在。”

美祢子在办公室的出口处停下来。

“你搭电梯下去,大堂的灯也关掉吧!”

“唔。”伊东走了几步,蓦地停住。

“金井小姐──为何替我做那么多的事?”

“你真钝。”美祢子微笑。

“嗄?”

“先把灯关了吧。”

美祢子伸手按掣。当周围封闭在黑暗时,美祢子挺起脚跟,吻了伊东一下。

“快走。”美祢子说。

“嗯……”

伊东往电梯方向走过去。

黑暗中,传来伊东被绊倒吧嗒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1章:东星殒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衬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