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衬衣》

第05章:星何灿烂

作者:赤川次郎

蓦然回头一看,见到伊东京一从被窝坐起来,幸子吓了一跳。

“噢,你醒啦?”幸子笑说。

京一茫茫然环视室内,仿佛没听见幸子的话。赤躶的上身因流汗而发光。

“心情如何?”

幸子熄掉煤气炉,向京一走过去。

京一好像终于发现幸子似的,睁大眼睛。

“老师……这是什么地方?”

“我的公寓呀。”

“老师的公寓?”京一大吃大惊。“那么──不是做梦了。”

“你说什么?”

“我想去找老师……可是,我不知道真的去了,还以为是空想。”

“真的去了。不然你怎会在这里?”

“大概是的。”京一依然茫然不解。“可是,我怎么啦?为何我会在老师的──”

“我看到电视新闻了。”幸子说。

京一终于知道自己的处境了。

“是吗?对不起,我给你添了麻烦。”

“没关系。你还没忘掉我,我很开心。──有胃口吗?”

“大概有的。”京一谨慎地说。

“那么,把我刚才做的汤喝了吧!待会我再做一点可以耐肚皮的东西。”

京一察觉自己是赤躶的。

“请问──我的衣服呢?”

“被汗水弄湿了,我拿去洗啦。已经晒干了,倘若精神不佳,到浴室淋个花洒浴,如何?”

“对不起。”京一慾言又止。“这个样子怎样去?”

“你不是穿着内裤吗?没啥好害臊的。”幸子轻松地说。

京一偷偷摸摸地逃进浴室去了。

恢复精神的京一,食慾是平常的两倍。

喝了两碗汤,摆平了炒饭,甚至连快熟面也不放过。

“可吃的已经没剩啦!”幸子半带惊讶地说。

“抱歉,什么都给我吃光了。”京一搔搔头皮。

“不要紧。”幸子说。“不过,你惹麻烦上身啦。”

“不是我干的。我没杀洋子!”

“我相信。”幸子点点头。“虽然相隔八年,但我一直看看你长大,你没有改变。”

“老师──”

“被你叫老师,感觉有点怪异。”幸子苦笑。“我记得洋子。你和她的感情很好……没想到演变成这样。”

“是我不好。”京一垂下头去。

“怎么说?”

听了京一的解释,幸子恍然。

“原来这样啊。不过,你逃跑是最失策。”

“嗯。可是,当时突然觉得害怕,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想逃……”

幸子望着京一的脸,说:“你的胡子长起来啦。”

“哦。有没有剃胡子的东西?”

“我又没有胡子。”幸子故作严肃状。“如果需要,我替你买。”

“老师。”京一坐直身体。“我不能再麻烦你了。昨晚累得筋疲力竭,终于不知不觉的逛到老师那里。我得走了。不然连老师也被警方……”

“已经太迟了。”幸子轻松地说。“况且,我心理上还觉得是你的老师嘛。”

“老师……”

“还有一点。”幸子补充。“你是前天到我这里来的。不是昨晚哦。”

“那──我睡了一整天?”京一睁大眼睛。

“就是嘛。我把你窝藏了两天,现在你才离开也迟了。对了,你父亲担心吧!”

京一吓得跳起来。

“对。我可以打电话吗?”

“当然可以。不过,也许由我打比较妥当。”幸子说。

“可以麻烦老师到这个地步吗?”

“交给我办好了。横竖现在有空嘛。”幸子微笑。“我去见你父亲,跟他商量你的事看看。一同来想最好的办法。”

“老师──对不起。”京一鞠躬行礼。

必须做个了结的。

这天早上,伊东照常上班。

“伊东先生。”传达处的金井美祢子大吃一惊。

“嗨。”伊东露出笑脸。“我来交辞职信。马上就走。”

“是吗?可是,社长什么也没说呀。”

“他在等我主动提出吧!”伊东耸耸肩。“总之,我想我应该辞掉这里的工作。”

“真遗憾。”美祢子叹息。

“谢谢。大概只有你这样安慰我了。”

伊东走向自己的位子。所有人露出意外的表情看伊东。

大概他们以为自己已经被革职罢。

可是,桌子里面有许多私人用品,况且他还想把有限的工作整理妥当才走。

美祢子端茶过来。

“多谢。”伊东说。“社长在吗?”

“嗯。他在社长室。”

“那么,我去一趟。”

伊东毫不踌躇,拿着辞职信,走向社长室。

“打搅了。”

伊东走进社长室时,年轻的社长露出苦瓜脸看着他。

“耐烦了大家,对不起。”

伊东行个礼,递上辞职信。

社长恶狠狠地抬眼盯住伊东说:“我不能接受这个。”

“嗄?”

“我本可以开除你的。可是──”社长顿了一下。“我不能。”

“怎么说?”

“我不知道。”社长摇摇头。“你认识一名叫三谷的律师吗?”

“三谷?不,不认识。”

伊东向来不跟律师打交道。

“是吗?总言之,三谷以代理人的身份施压力,不准开除你。”

“为我的事施压力?”伊东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

“我正想知道为什么。”

“我完全猜不透。”

“是吗?”社长拿起辞职信,丢回给伊东。“拿回去!我不会开除你。”

“呃……”

伊东带着满肚子疑惑,回到位子上。

不准开除自己的压力?若是施压力开除倒是可以理解。

“我不懂。”伊东就座后,喃喃地说。

没法子。

开始工作时,电话响了。

“伊东先生。大木小姐找你。”

大木?谁呢?

“喂,伊东先生吗?”女人的声音。

“我是。”

“我叫大木幸子。以前当过京一同学的小学级任老师──”

“啊!大木老师!我记得了。”

伊东因意外的来电而禁不住提高声调。

“现在不当教师,改做自由业了。”幸子说。“其实今次是为京一君的事──”

“让您操心,非常抱歉。”

“听我说。京一现在在我这儿。”

这回轮到伊东哑然无语……

办公室的电话纵使响起,恭子并不会立刻拿起来。也许是习惯吧!

也许是她不喜欢电话的声音。

电话铃声令她骇然。仿佛是通知她孩子发生什么意外。

等了顷刻,恭子拎起听筒。

“是──辛苦你啦。”

“关于大木幸子那件事。”调查员说。“她的制作所倒闭啦。”

“倒闭了?”

“是的。结束了事务所,目前好像什么也没做。”

“哦。谢谢!”

恭子挂断电话。

大木幸子停止工作了?

若是那样,计划有必要修改一下了。为此需要花多些时间吧!

恭子从抽屉取出一份文件。

里头夹着一帧照片。小学生远足的全体合照。

其中也有克哉在内。

照片中,有五张脸孔用红笔圈起来。一个是秋崎洋子,一个是伊东京一,然后是班主任大木幸子。

恭子盯着剩余的两张脸孔,终于缓缓地点一点头。

“下次是这个了……”

她的指尖轻轻碰一碰相片里其中一个女孩的脸。

那女孩在照片中鹤立鸡群,非常瞩目。

可爱的女孩。十岁时,已经显露明星一般的光彩……

在列车的摇晃下,星海翠突然醒来。

“到站了吗?”

“还没有。”坐在旁边的经理人说。

“哗!”

传来怪叫声。三四名女学生见到阿翠,扬声哇叫。

“好像是修学旅行。”经理人□口说。“她们在后面的车厢。”

“是吗?”

阿翠重新靠在空位背上,闭起眼睛。

“你睡吧!我会叫醒你的。”

“嗯……”阿翠假寐。

虽然很疲倦,然而无法马上入眠。

巡回演出一星期,每晚只睡三小时。像这样舟车劳顿,有必要补充睡眠。

以前阿翠完全不能午睡。从小就是这样。

可是,从事这一行以后,若是不抽空午睡,身体可撑不住了。即使一分钟也好,也要找时间休息一下。

这是当偶像派歌星的条件之一。

周围騒动起来。发现阿翠的女学生们围拢过来。

经理人□口借词推诿:“她现在非要睡觉不可。所以嘛──”

可是不奏效。女学生们似乎不肯离去。

阿翠假装睡得很熟。学生们好像放弃了,变得安静下来。

“走啦!”阿翠睁开眼睛。

“怎么?你醒啦?”

□口合起周刊。选不到三十岁的他,头发却稀薄了。

“被人直盯盯地看着,睡不着哟!”阿翠打个哈欠。

“小心!说不定在某处有摄影记者瞄着。”

“打哈欠有什么关系?”阿翠有点不悦地獗起嘴chún。

“明天就回东京啦。”

“是吗?──好累。”

“不错。节目表安排,应该有一星期左右比较轻松点。”

“几时休假?”

“直到明年才有哦。”

阿翠不由嘟起小嘴生气了。

老实说,忙得连休假也没有,也是这种工作的快感之一。

星海翠──这是原名,也许生下来就是准备做明星的。

一年前出道时,才十七岁。

参加某杂志的选美入围,因为演出广告一炮而红,成为明星。

最近两三个月的忙碌足以杀人。不过,不把疲倦表露在脸上,则是阿翠的优点。

“拿报纸给我看看。”阿翠说。

“好的。杂志要不要?”

“报纸可以遮住脸嘛。”阿翠接过报纸,摊开。

“那是旧报纸。”□口发觉了。“这是今天的早报。”

正要递给她时,阿翠却没察觉似的,全神贯注地看社会新闻版。

“怎么啦?”

“她是洋子啊!”阿翠说。

“你说什么?”

“这个女孩……我认识她。”阿翠指着一篇报导说。

“女子大学生遇害”──非常普遍的新闻。

“你的朋友吗?”

“也不是的……念小学和初中时,我俩都在一起。”阿翠说。“竟然被杀了。她是非常温顺的乖女孩啊!”

“凶手好像是她男朋友哦。”

“捉到了?”

“不晓得。今天的报纸好像有登出什么消息。”

“让我瞧瞧。”阿翠一把抢过去,翻开早报的社会版。

“瞧,说是那个。凶手在通缉中。”

阿翠瞠目。“伊东?不可能的!”

“你认识那家伙?”

“小学同班哪。他和洋子感情很好。可是,怎会杀了洋子……”

“他逃跑啦。”□口轻浮地说。“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了。”说着,打个大哈欠。

星海翠的视线移向车窗外的风景。

那一班是特别的。当时的同班同学们……

对。因为发生了那宗意外……

那是十岁的时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衬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