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衬衣》

第07章:星之诱惑

作者:赤川次郎

车子安静地溜进大厦的地库停车场。

□口在停车场内转了一圈才停下来。

“可以了吗?”后座不见人影,只听见声音。

“不,等一下。”□口说着,走出车外。

深夜一点钟。夜生活多采多姿的六本木大厦公寓也寂静无声。

□口望望周围,走向电梯口。电梯停在四字楼。

他按了钮,快步回到车旁,打开后座的门。躺在空位上用毯子盖着的少女抬起脸来。

“可以啦?”星海翠问。

“没问题。”□口点点头。

阿翠坐起身来,埋怨地说:“我全身发痛。”

“那就叫他替你按摩好了。”□口说。“电梯来啦。”

阿翠打着哈欠走向电梯。恰好门扉打开。

“我一个人走好了。”

“不行。”□口立刻跟着进去,按了三字的键钮。

“我上四楼哦。”

“我知道。”电梯开始上升。“你要在三楼出去,然后爬楼梯。”

“不要。好像小偷似的。”阿翠皱起眉头。

“电梯刚才停在四楼。说不定有摄影记者在那里等候。”

“有什么关系?到时堂堂正正地进去就是了。”

“对你而言可能无所谓,我就惨了。”□口恶狠狠地说。

两人在三楼走出电梯。

静悄悄的、空荡荡的走廊。

“那边是紧急用的楼梯。”□口用力推开不锈钢门。“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上面的情形。”

“快点哦,我没时间了。”阿翠不悦地撅起嘴chún。

□口上了楼,轻轻推开四楼的太平门,窥望走廊。没有任何动静。

“ok。可以上来了。”他喊。

已经走到楼梯半途的阿翠,马上跑上来。

“我走啦。”

“七点半,我来接你。三十分钟以前准备吧!”

“知道啦!”

阿翠快步走向其中一道房门,短促地敲了一下,门立刻开了。阿翠宛如被吸进去似的消失掉,传来上锁的声音。

□口好不容易吁一口气。

不需要走楼梯了。他搭电梯回到地库停车场。

好不好睡个觉?如果回公寓去,时间又太浪费。

□口把车开出大厦,停在附近的公众电话旁边。

她在不在?时间无所谓。她是那种人之故。

可是,只有嘟嘟声一直没人接。正要收线之际,有人接电话了。

“喂──谁呀?”

对方之所以大声喊,皆因背后传来震耳的音乐。

“我是□口──□口!”

“噢,是你。这么晚了。”

“吵死人了。开派对?”

“对,马上开始了。你在附近?”

“嗯。我想去你那儿睡个觉──”

“这里不适合睡觉哦。”女人笑了。“好,你来吧!”

“我好疲倦。不然,我到商业酒店开房过夜好了。”

“不要啦。有人来了,他想见你哪!”

“怎么,谈公事?饶了我吧!我累得──”

“重要人物哦。”女人打断他。“假如你不见他,他说以后你一定见不到他了。”

“啊?难道是美国总统?”

□口虽然口头上开玩笑,但他知道由加利不是那种信口雌黄的女人。

“好吧!十五分钟就到。我饿惨了。有什么吃的没有?”

“薄饼之类倒是有的。”

“棒极了!替我叫一客吧!”

□口收线后,回到车子前,抬眼望望刚才离开的大厦。星海翠走进去的房间还亮着灯。就在这时,灯熄了。

□口摇摇头。然后钻上车内,驱车前往由加利的公寓大厦……

现在,星海翠应认是跟那个摇滚乐队的男孩在床上。

不管经理人的眼睛如何透亮,总不能管制一名十八岁少女的一切。虽然,每天忙得头昏眼花,累得联想男人的时间也没有,倒头便睡。可是,总得有时间流流汗,把年轻的精力消耗掉。

另一方面,她开始烦躁和不满。因不管怎样努力赚钱都好,收入仍是少得可怜。

让她找个地方歇息歇息,也是□口的工作范围。

阿翠选择了最危险的歇息方式──跟艺能界同行谈恋爱。

双方都不满二十岁。他们的拥趸几乎全是高中生。一言蔽之,假如现在两人的感情被揭发的话,乃是两人事业致命的打击。

于是□口在那幢大厦租了一个单位,当有节目安排时,让两人在那里碰面。

但是,必须小心加上小心才行。

新闻界开始嗅出他们之间有“古怪”。最可怕的是周刊的摄影记者。

老实说,纵使像那样悄悄带她进去,还是不能安心。因为万一被人知道两人在那个房间幽会的话,肯定会从远处用远距离对焦相机纠缠不休地瞄准等待拍摄。

经理人的工作,实在不轻松。

“好迟哟!”门打开后,由加利如此埋怨。

“我差点开车打瞌睡哪!喝了咖啡才过来的。”□口说。“派对已经结束啦?”

“嗯。进来吧!”

由加利穿着睡袍。像是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年约三十至四十之间,一年前与□口开始交往。

当然,他有时在她这里过夜。有时也在一起谈谈公事。

连□口也不清楚她到底是干那一行的奇女子。不过,她在艺能界的人面颇广,制作所之间发生纠纷时,一旦由加利加入调停,万事顺利解决。那种事经常发生,因此她的存在是很重要的。

由加利把□口带到饭厅。□口把碟子上的薄饼吃个精光,又喝了两杯咖啡。

“傻瓜!”由加利说。“好像饥馑儿童一样。”

“我从傍晚起,什么也没吃。”□口叹一口气。“今天阿翠情绪不佳嘛。”

“她在哪儿?”

“大概在睡觉吧!”□口耸耸肩。

“跟某乐队的主音歌手吗?”

听了由加利的话,□口大吃一惊。

“喂……你从那里听来的──”

“我的耳朵是顺风耳嘛。”由加利笑了。

“不会是从什么地方刺探出来的吧──”

“目前还不要紧。不过,即使阿翠不说,对方醉后失言的话……”

“他妈的!”□口骂了一句。“由加利,拜托,千万别说出去!”

“我不会泄漏出去的。”由加利保证。

“对了。那位重要人物呢?回去了吗?”

“在呀。”

“不在客厅呀!”

“在卧室嘛。”

□口一时语塞。

“原来如此。你叫我来,是为了谈分手的事?”

“去你的!我和你又不是夫妇。现在我去叫他。你到客厅坐坐。”

由加利踏着轻盈的步伐走了出去。

□口再喝了一杯咖啡,走向客厅。身体沉在沙发里,喃喃自语:“我和她又不是夫妇……”

确实是的。在由加利心目中,□口不过是“众生中的其中一个”,总不能呷干醋。

“这是□口先生。”

由加利进来了。后面出现一名高大的男人,虽穿着睡袍,但予人有威信的感觉。

□口不由自主地站起来。

“你说是□口君?我听由加利说过。”

那人应该五十五了,全身散发肥腻的精力。他在沙发上大摇大摆地坐下后,说:“你认识我吗?”

“当然……你是神冢先生吧!”

不知何时,困意飞走了。

神冢是一个拥有电视、电台、报纸网络的企业集团总裁。当然他在艺能界也有很大的力量。对于□口之辈,他是连见面机会也没有的大人物。

“我听由加利提过,你是星海翠的经理人吧!”神冢气定神闲地说。“刚好,我正想见见你。”

“荣幸得很。”□口不由冒冷汗。

“你的制作所社长,我曾在宴会上偶尔碰面。”神冢说。“不是坏人,不过有点吝啬就是了。”

“呃……”□口终于展露笑脸。“不仅是有点而已吧!”

神冢愉快地笑了。

“由加利,替我倒杯酒来。你也来一杯吧!”

“荣幸之至!”

有这样的大人物做对手,无论多烈的酒也不会醉了。

由加利拿了两只玻璃杯过来。喝了一口后,□口吓了一跳。

“这不是乌龙茶吗?”

神冢咧嘴一笑。“我拒绝酒精。”

“是吗?”

“酒虽用来消解精神压力,却会带来另一种压力,饮它岂不是傻瓜吗?”

神冢津津有味地啜了一口茶。

“关于星海翠……工作态度如何?”

“嗯,她很能干。已经十八岁啦,她本人也知道不能不拚一拚了。节目安排虽过密,但她从不抱怨。”

“不错嘛。对目前的待遇满不满意?”

“这个……她本人的开支很大……”

“不,我是问你。”

“我吗?”□口困惑不已。

神冢说:“其实嘛,我想把星海翠挖过来哪!”

□口顿时哑然。

“怎么啦?心情好像很糟糕似的。”

□口一边操纵驾驶盘一边说。

“对。”阿翠冷冷地说。“睡眠不足。”

“不光是那样。跟他吵架了?”

“多管闲事。别管找!”

阿翠十分烦躁。□口的话说对了一半。

睡眠不足,这是偶像派歌手的普遍状态。并非这个早上特别睡眠不足。

的确,昨晚的约会不太有趣。双方都疲倦了,心情烦躁,竟为芝麻绿豆的小事吵起来。

彼此都很年轻,故只懂任性地为自己着想,而不会同情对方。就如火星撞地球一般,结果不言可喻。

若是那样的话,只要背对背而睡就行了……但不仅是那样。

阿翠对那宗命案耿耿于怀。秋崎洋子被杀事件,伊东京一受到指名通缉,还没找到他的下落。

洋子竟然被杀!

阿翠和洋子是义气之交。小时候长相出众的阿翠,反而受到同伴们排挤,可是洋子时常邀请她去玩。

然后是伊东京一。其实,阿翠也偷偷倾慕京一。但因京一是洋子的“恋人”,所以她绝不方便表明自己的心迹。

如今想起来,真是可爱的“初恋”……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是八年前的事,令人难以置信。可是,大家都变了。

阿翠本身也想像不到,八年后的自己竟变成这样。

大概在八岁或九岁左右,阿翠开始意识到自己很“可爱”,但那绝不跟“明星”、“偶像”的憧憬扯上关系。她并不太喜欢那种花花世界。

然而一旦进去以后,那个世界就像大麻一般捉住少女不放。

这一年生活的改变,纵然把过去的十七年全部加起来也不够多。

终于昏昏慾睡之际,车子停下来,把阿翠摇醒了。

“到了吗?”

早上的第一件工作,应该是杂志访问。阿翠睁眼往外一看,困惑不已。

“这是什么地方?”

围墙高筑的住宅区。车子停在一间令人瞠目的豪邸前面。

“迟一些才去接受访问。就说塞车好了。”

“怎么回事嘛!”

“你知道这幢房子是谁的吗?”

“不知道。”

“神冢哟。他的名字总该知道吧!”

“嗯。好漂亮的房子。”阿翠钦佩不已。“可是,为何停在这儿?”

“听着。”□口回头对阿翠说。“懂吗?只是在这里才谈的秘密。”

“什么玩意儿?”阿翠笑了。“偷拍照片吗?”

“昨晚,神冢叫我去谈话。他说他想你过去帮他。”

“挖角?”

“神冢正在着手日美合作电影。预算是三十亿,发售全球。他想用你。”

阿翠吓呆了。

“用我……拍电影?”

“女主角。你将成为国际明星。”

“可是……”

“神冢想把你罗致到自己旗下,然后捧红你。当然,那边可以赚大钱啦。”

“真的?不要开我玩笑哦!”

“一大早就开玩笑?我可没功夫!”□口说。

“那么,你是说真的?”

“他叫我问问你的意思。当然了,收入是比你现在多十倍。广告演出费几乎全进入你的户口。怎样?”

阿翠的困意不翼而飞。

“怎会有那么美妙的事来到!”

“那么,你ok啦!”

“□口先生,你怎么办?”

“我也一起过去。不稀奇嘛。”

阿翠的脸陡地僵住。

“可是──社长会答应吗?”

“对手是神冢的话,他不能说什么。况且,神冢方面应该想到抵押品的。”

“哦。若是那样,好吧!”

“一言为定。”□口咧嘴一笑。“那就进去这幢房子吧!”

车子走进粗大结实的门柱之间。

“怎么啦?”

“神冢先生想见你。小心别失礼哦。万一得罪了他,你在艺能界混不下去啦!”

“没问题的……”

阿翠终于理解□口的话了。然后觉得浑身热起来。

国际明星!

若是当了国际明星,我就不必像现在这样干了。可以选择更好的工作,也可以练歌了!

阿翠愈想愈兴奋。洋子被杀的事和京一的事,现在完全抛诸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衬衣》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